刚刚更新: 〔直播鬼才:这主播〕〔联盟之魔王系统〕〔我总出现在命案现〕〔全球大佬团宠后,〕〔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陆七权奕珩〕〔在偏执傅少身边尽〕〔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一心御兽〕〔从斗罗开始的武魂〕〔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剑修有点稳 瓪蜶忩颠怡第十一章 罗睺成圣氞
    ..,最快更新!

    时间,在缓缓流逝,转眼间,残酷的道魔之战就已经持续了一整年的时间。

    这一年的时间,对于人族而言,充满着煎熬,充满着提心吊胆。

    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止是齐补天,越来越多人都开始隐隐察觉到,一股让人感受到无边恐惧的威压,正缓缓地从那深渊之中传来。

    这是罗睺,他在刻意释放自己的气息,展现自己的恐怖。

    随着不断的蜕变,即使升华还未全部完成,但他的实力已经是成十倍的增长。

    实力增长到如今的地步,他已经不再害怕陆青山找上门来,不惧世间任何人。

    所以,他选择放出自己的气息,带给人族无限的恐慌与绝望。

    ——这种明知灭亡即将来临,却无能为力只能静静等待的局面,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折磨,足以让人疯狂。

    而人族的压抑与疯狂,也足以让罗睺感到愉悦不已。

    .......

    又是一个月后。

    这一日。

    深渊。

    亿万道魔光陡然升腾而起。

    在那种程度的绚烂魔光之下,连血月都失去了色彩。

    本是血色为主基调的魔域,在此刻,变得斑斓。

    还在深渊中的所有魔民,在此刻都纷纷抬起头,仰望苍穹。

    然后,他们都看见了一个身影。

    无论是位于何域,位于何地,于此时,都看见了同一个身影。

    那道身影,仿佛是天地间最为完美的造物,通体魔光内蕴,蕴含着天地间至高无上的力量。

    血红色的头发如同瀑布般垂落而下,神秘异常,好似夺走了血月的色彩。

    他的面目仿佛被光芒笼罩,看不真切,只能是隐约看到一双邪恶至极但也恐怖至极的青色眼睛,光是看上一眼,就令人有元神破碎之感。

    不可直视魔神的眼睛。

    “好强大的力量啊.....”

    一道漠然的声音,缓缓的传出。

    那声音如从九幽天上而来,顺便传遍偌大的深渊界,分明没有丝毫的情感,却有着一种令天地颤栗的恐怖力量弥漫而出。

    罗睺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身体中的浩荡力量,舔了舔嘴唇,轻轻一笑,显得格外邪异。

    直到这一刻,他才算是真正成为了魔域主宰,深渊至尊。

    他一步跨出,消失不见。

    下一刻,罗睺便出现了深渊的最中心位置。

    地理意义上的绝对最中心。

    罗睺屹立于苍穹之上,回想起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竟也有几分恍然若梦之感。

    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在功成名就之后,似乎都会有一段这样的心路历程,回忆一下从前,为现在增色。

    终于,罗睺停止了回忆。

    他俯瞰着下方已经显现衰败之色的深渊大地。

    千山起伏,群龙昂首。

    他的心绪随山脉的起伏不由激荡。

    如今,他大势已成,不用再瞻前顾后,只需展示自己的手腕就可。

    罗睺一脚在虚空中点下。

    一条条蜿蜒绵长的山脉,拔地而起,宛如一条条魔龙飞跃至天上,在罗睺的身周狂舞。

    一念沧海变。

    魔龙环绕,罗睺胸中豪情万丈。

    “号令天下,谁敢不从?”

    茫茫深渊界中,所有的生灵,都听到了罗睺的这一句蕴含有莫名威压的宣言,同时感到一股巨大的威压降临。

    于是,下一刻,所有的魔族生灵,无不是狂热的跪拜了下来,选择了服从。

    “谨遵圣命!”魔族生灵们虔诚的跪拜。

    可是这还不够。

    罗睺将目光望向除黑甲域外其余七域的王城。

    他需要统一魔域,他要当一个独裁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如果有人不肯顺从,他也不介意先来一场大清洗。

    罗睺的嘴角扬起一抹冷酷微笑,青眸中闪烁着暴戾之色,且毫不掩饰。

    他将自己的意念清清楚楚的表达出来。

    “七日之内,所有人都必须给我一个答复。”

    “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此时,所有的掌权魔尊们都在前线战场上,并不知道深渊中发生的一切,更无法给罗睺以回应。

    但罗睺并不着急,因为他清楚,这个消息,很快就就会传遍两界。

    他号令群魔俯首,在等天下来投。

    哪怕知道前线战争激烈,这种时候要魔尊们回深渊臣服,可能会耽误战机——有他在,又何须去在意所谓战机?

    罗睺高悬于苍穹上,血月无光。

    他身上的残暴之气越来越重。

    “谨遵圣命!”第三天,巨灵一族率先臣服。

    事实上,这根本没有悬念。

    “谨遵圣命!”第四天,雷兽、虚空、兵魔三族臣服。

    .......

    七天之后,最后一个圣魔族口中高呼着“谨遵圣命”向罗睺彻底臣服。

    此时,所有的魔族,都已向罗睺臣服,献上了自己的魔土。

    至此,罗睺兵不血刃便拿下了整个魔域。

    无论权力还是力量,都凌驾于魔域所有生灵之上。

    但他并不满足。

    “很好,诸位,请记得今日,”罗睺不再放眼于深渊这片衰败的界域,而是将目光投向远方,投向富饶的人域,脸庞上,浮现起一抹妖异笑容,一道含着无尽冰冷之意的声音,在深渊大地上浩浩荡荡的响起,“乃是我罗睺圣,一统两界之时!”

    .........

    神威如狱。

    当罗睺成就魔圣之时,人域中灵觉出众者自然也有所察。

    “罗睺.......他成功了.......”

    天河城,齐补天面色骇然地抬起头。

    就在刚刚,他感知到了一种让他灵魂都不由战栗的气息。

    那种气息,唯有魔圣,才能拥有。

    巨阙武帝以及其他尊号境修士,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苦涩。

    魔圣的存在,简直让人绝望到要意志全无。

    即使他们的修为地位已经是人族顶峰,但面对魔圣,他们与那些低阶修士又有什么区别呢?

    “魔圣,即将降临。”齐补天叹息道。

    陆青山以九劫剑仙的境界,都能朝游北海暮苍梧,对于魔圣而言,更是不在话下,天河海的广阔,也不过是片刻而已。

    现在,只是看罗睺准备何时降临了。

    一旦降临,迎接天河城的,只有毁灭。

    能阻拦魔圣的,唯有祖境。

    祖阵,在魔圣面前,不值一提。

    齐补天转头,将目光投向人域。

    眼神中,带着一丝希冀。

    那里,存在着人族最后的希望。

    ..........

    人域,镇江城,密河峰。

    “陆青山”真正的出生之地。

    陆青山漫步于山道上,并没有任何人发觉他的来到。

    漫无目的。

    有微凉料峭春风吹起,吹皱他的眉头。

    所有的风,究其根本,都来自海域。

    海域上的风,又来自天河海。

    此时的拂面之风,便是如此。

    陆青山神情微变,童孔一缩,陡然转头,将目光望向天河城的方向。

    “公子,怎么了?”秦倚天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陆青山的变化。

    “罗睺,成圣了,”陆青山的声音十分低沉,但神情却十分平静,“我们该回去了。”

    “可是,公子你还未成祖.......”秦倚天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陆青山是还未成祖,可罗睺既然已经成圣,那陆青山就不得不去面对。

    这是他的责任。

    公子他从来都不是逃避责任的人。

    “不过就是以下克上,我们不是向来擅长这个吗?”陆青山笑道。

    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一如当年。

    只是当年那道剑光的方向是南海,如今这道剑光的方向,却是天河海。

    决战之地,天河海。

    只能是天河海。

    只有在那,他才有一线渺茫希望。

    .........

    清晨时分。

    玉门关。

    此时的玉门关外有无数魔修,黑压压到处都是,经过长达一年的战斗损耗,依然是看不见尽头。

    这场准备两万年之久的道魔之战,无论最终胜负,必然会持续很长的时间,鏖战个数十年再正常不过。

    赤尊身影巍峨如山,一动不动,面色却是异常难堪。

    因为就在四天前,他得知了罗睺成圣的消息,并且在罗睺的威压下,令手下的魔尊回返深渊,向罗睺传达了兵魔一族的臣服之意。

    虽然臣服,也心服口服,但心中的不爽与憋闷却是与日俱增。

    他的目光落在玉门关城墙上那个已经站立许久,在晨风中如洛水神女般的身影。

    洛神剑仙,夏道韫。

    他决定,拿她来宣泄心中的愤怒。

    就在下一次玉门关大阵的止歇期。

    必须要抓紧。

    因为罗睺一旦出手,足以摆平一切,那就没有他再出手的机会了。

    幸好,罗睺的首目标,并非这里。

    .......

    夏道韫双眸微闭,闭目养神。

    晨风轻拂,她的衣袂微动。

    刷!

    下一刻,她陡然睁眼,绝美的面庞不知为何煞白了几分。

    “怎么了?”一旁的余沧海看出她的情绪在剧烈波动,有些诧异。

    夏道韫脸色很快恢复平静,转身,目光看向那一直在死死盯着她的赤尊。

    “接下来,玉门关要拜托你了。”

    余沧海一怔。

    战局愈发紧张,夏道韫作为玉门关最强大的战力,却说出这种话?

    是要离开?

    怎么可能,那接下来的战斗怎么办?

    难道还有什么事,能比当下的战争还要重要?

    ——余沧海从未想过夏道韫会是趋利避害,这不是夏道韫。

    虽然心中骤起大波澜,可余沧海却没有表示任何异议。

    既然交给我,那我守好就是了。

    这是余沧海的想法。

    ......

    说出那句话时,夏道韫神情很平静。

    仅仅只是刹那。

    夏道韫如山河一般的眉目中闪过一丝狠厉。

    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

    她的脸色骤然苍白,再没有半点血色,仿佛在这一瞬,受了极重的伤。

    可与此同时,她的眼神也骤然清亮,虽然眼角开始淌血。

    玉门关中,起了一场大风。

    风,带来无数的气息。

    所有的气息,全部灌进了夏道韫的身体中。

    天地之间有异象。

    玉门关外,赤尊变了颜色,怒喝道:“夏道韫,你哪来如此大的气运?”

    “不对.......夏道韫,你竟敢窃取大夏之气运为己用?”

    “何来窃取,本就是我的。”玉门关上,倾国倾城的女子剑仙脸色雪白,语气平静。

    她向前踏出一步。

    一步而已,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下一刻,她就已经出现在玉门关之外,天穹之上。

    恐怖的天地气息,还在灌入夏道韫的身体中。

    她的青丝随风狂舞。

    “你不要命了吗,就算你是剑仙,又如何能承受这般磅礴气运所换来的强大力量!”赤尊骇然失色,试图阻止夏道韫。

    夏道韫没有再说话。

    她已经来到了赤尊之前。

    她的速度太快,迟尺天涯。

    她右手紧持牛耳,剑光四射。

    牛耳向前,剑光也向前,将赤尊淹没。

    剑光中,响起赤尊愤怒至极的怒吼。

    他早有准备,根本不敢掉以轻心,瞬息之间,便是施展兵字诀,进入最强状态。

    剑光中,怒吼连连,惨叫连连,哀嚎阵阵。

    然后,剑光四散,显出其中的画面。

    夏道韫静静站着,眼角淌血,唇角溢血。

    她的对面,是赤尊,身上看不到任何伤口。

    “拿大夏万年之气运,换刹那芳华.......疯婆子!”赤尊咧了咧嘴角,说道。

    世上所有势力,皆有气数,只分多寡。

    毫无疑问,继承夏祖血脉,守护人族两万年的大夏是所有势力中的翘楚,气运最盛。

    作为新晋女帝的夏道韫,则是把持着这份气运,这份家底。

    她的责任与使命,是将这份大夏气运壮大,至少是保持不衰败。

    可是今日,夏道韫却是反其道而行,将大夏万年积攒而下的天大气运挥霍一空,不过是为了换取一时之气。

    任是谁见了,都得感叹一句天下头一号败家娘们。

    .......

    夏道韫转身。

    赤尊的身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剑痕。

    继而,第二道。

    第三道。

    .......

    总计十万八千道剑伤,出现在赤尊的身上,密密麻麻,令人毛骨悚然。

    然后,是血液飞溅而出。

    赤尊,仿佛成了一座人形喷泉,不断向外喷射着血液。

    他看着那个正在远去的女子身影,死不瞑目。

    他始终无法理解。

    为什么不惜性命,不惜大夏万年之气运,只为对他出这十万八千剑。

    ..........

    夏道韫并不关心赤尊在想什么。

    也不关心自己此时的变化。

    她的动作太快了,以至于变化此刻才在她的身上发生。

    夏道韫的满头青丝,正在褪色。

    变为白色。

    这就是代价。

    代价是生命。

    美好的是,她此举所为的那个人,早已白头。

    这么看,就算是共白头了。

    她再没有看赤尊一眼,转身跃上牛耳。

    剑光腾起,破开厚重的魔云,向远处而去。

    喧闹的战场上,有片刻的安静。

    或者说死寂。

    没有魔敢拦她的脚步。

    玉门关中,也没有震惊的呼喊。

    因为即使是玉门关修士,此刻也震惊到失语。

    ......

    大夏万年之气运,这般挥霍一空。

    未来之前途,也折于这一刻。

    甚至是大半性命也流泻一空。

    可惜吗?

    不可惜。

    这些东西很重要。

    但远方有更重要的东西。

    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件事,便是要认清对于自己而言,什么东西更重要。

    夏道韫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弄清楚这件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从完美世界穿越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说他碰到你了没〕〔麻衣诡相〕〔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规则怪谈:要求我〕〔甲鱼修仙记〕〔从入赘长生世家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