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只愿流年共相守〕〔无双神医〕〔重生千金逆袭路〕〔闪婚老公不简单〕〔欲爱将晚〕〔重生之豪门导演〕〔妙手狂医〕〔夏日生花〕〔挚求〕〔喜剧大世界〕〔相亲美女博士〕〔趟过职场这条河〕〔都市之我是武神〕〔我在八零搞动画〕〔木叶之超强猫咪系〕〔群雄逐鹿之霸血天〕〔修仙超级英雄〕〔我的全能修炼空间〕〔美好生活从拍视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丹师剑宗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闭关疗伤
    羽城!

    这在魔界之中,只是一座普通的城市。

    不过,它却因魔界四大美女之一的羽雅而闻名。

    为了能够亲眼一睹羽雅倾世容颜,不少魔族都来到此城。

    羽城一时间繁盛无比。

    在这座城市里,还有不少魔族,但只有一个家族,那就是羽雅所在的家族。

    此时的羽家,禁卫森严,气氛严肃,仿佛有大事发生一样。

    一栋楼阁之中,祥和安宁,屋内布置得典雅大方,桌上摆放了一盏雀鸟形状的香炉,雀嘴吞吐沁人心脾的香味儿,有安神醒脑的作用。

    床榻上,躺着一名容貌俊逸,气质潇洒的青年,只是他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发紫,衣服大病未愈的模样。

    他赫然是陆尘!

    羽雅看着他,担忧不已,问道:“父亲,他怎么样了?”

    在她的旁边,就有一位中年,五十岁上下的模样,头发茂密,根根发亮,眉毛浓密,双眼发光,身穿一袭绘画了雀鸟的服饰,看起来富贵大气。

    他就是羽雅的父亲,也就是羽家的族长,羽乞。

    见羽雅担忧紧张,他沉呤少许道:“他没事,只不过因为施展一种秘法,导致浑身气血损失得极其厉害,一年半载之内,是无法与他动手了。”

    “那就好,只要他还能够活下来就好。”羽雅闻言松了口气道。

    “羽雅,为父还从来没有见过你如此关心过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这很不寻常啊!”羽乞笑呵呵的说道。

    “父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羽雅闻言娇哼一声,看了陆尘一眼,说道,‘这次如果不是他的话,女儿已经被遂阴那个魔头给杀死了,他这是救了女儿的命,如果因此死了,女儿一生一世都会难过,不得安宁的。’

    “呵呵,原来如此,看来是为父多想了,不过,为父听了你方才的诉说,觉得此子十分了得了。”羽乞感叹道,‘以魔将境的修为,施展秘法重创那遂阴,这在神将境之中,恐怕难有人能够做到,此子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女儿也这么觉得,以他的天资和底蕴,踏入魔帝境,也不是没有可能。”羽雅点头说道。

    “对了,他叫什么名字?”羽乞问道。

    “这个女儿也不知道。”羽雅道。

    “等他苏醒后,我们问问吧,如果他有什么亲人朋友,我们也好帮他转告一下,以免他的亲人朋友担心。”羽乞说道。

    “女儿知道。”羽雅道。

    “至于那遂阴魔头,为父是不会放过他的,一定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羽乞眯着眼道。

    “父亲,那遂阴老魔也是魔皇,而且还与伤冥、鹿丘二人勾结,到处祸害那些清白女子,你可不要因为女儿的事情,惹怒他们。”羽雅听了急忙说道。

    “难不成女儿你就白白被他打伤不成?”羽乞怒道。

    “父亲放心,这笔帐女儿迟早都会跟他算的。”羽雅冷冷的说道。

    “委屈女儿你了。”羽乞叹道。

    “父亲哪里的话,是女儿自己没用,让父亲你操心了。”羽雅极为懂事的说道。

    “唉。”羽乞闻言轻叹,正准备说什么,忽然听到一道微弱的声音,‘我这是在哪里?’他急忙看去,就见陆尘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

    “女儿,他醒了。”羽乞大喜道。

    “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我也不用为你担心了。”羽雅大喜说道。

    “是你?”看着此女,陆尘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不就是自己出手救下的魔族女子吗?

    只不过,此女现在没有一点狼狈的样子,脸蛋绯红,身段凹凸有致,穿件颜色鲜艳,绘画了曼陀罗花的裙子,头绾风流别致,云髻里插着血凤簪,白嫩的手腕上带着一圈红莹莹的玉环,整个人显得仪态万方,美如秋月,难怪那遂阴魔皇说,此女是魔界四大美女之一,她确实配得起这个称号。

    敛去心头的惊色,陆尘转而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羽城,我羽家的地盘,你放心吧,在这里没有人能够伤害到。”羽雅急忙说道。

    “多谢。”陆尘点点头,感激的看了羽雅一眼。

    “你千万别对我说谢谢,这次如果不是你出手,恐怕我就死在遂阴手上了,说起来,是我连累了你。”羽雅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救了你一名,你也救了我一命,就算是两不亏欠吧。”陆尘笑道。

    忽然,他感觉到浑身的疼痛,脸色一沉,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自己施展阴阳命血术的后果如此严重,不仅把全身魔力耗尽,气血也几近干渴,生命力损耗了大半。

    踏入神将境,拥有五十万年的寿元,但现在,陆尘估计自己恐怕只有二十万年寿元了,这一次的代价实在是太严重了。

    “你施展那秘术,留下的后遗症实在是太严重了,最少半年之内,都无法动用魔力,在这半年时间里,你就在我们家里好好养伤吧。”羽雅见此急忙说道。

    “那我就叨扰了。”陆尘点点头,然后看向羽乞,问道,‘羽雅小姐,这位是你的父亲吧?’

    “是的。”羽雅点点头。

    “我确实是羽雅的父亲,名唤羽乞,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羽乞点点头道。

    “小子剑尘。”陆尘回道,他乃是剑修,便以剑为姓,然后再取陆尘二字之中的一个尘字,也就有了此名。

    “剑尘?”

    羽乞和羽雅父女听了这个名字,相视一眼,心生疑惑,在他们的映像里,魔界青年天才之中,没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

    奇怪,难道此子用的是假名?

    羽乞看了陆尘两眼,然后笑着问道:“剑尘,你现在才刚刚恢复,就好生休息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是啊,你好好调养,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我说。”羽雅见陆尘一副大病未愈的模样,也急忙说道。

    “好的,羽乞族长,羽雅小姐,你们慢走。”陆尘点点头道。

    “嗯。”羽乞点点头,带着羽雅走了出去。

    房屋里,只剩下陆尘一人。

    “唉,看来接下来这半年我都只能够在这里了。”

    陆尘轻叹一声,觉察到自身的气血、魔力、生命力损耗得确实很严重,不得不把立离开这里的心思挥去,安安心心在这里疗伤。

    为此,他拿出分别一粒五脏离合丹和一粒羽灵丹服用,争取早日离开这里。

    虽然他已经把全身神力转化为了魔力,也有了魔族特征,但毕竟属于人族,与魔族有异,像遂阴、羽乞这类魔皇境强者看不出来,那魔帝级别的强者是否也看不出来呢?

    对于这一点,陆尘无法确定。

    何况,他容貌未变,赤玄魔尊、九眼猊兽、血轩三人,乃至那曾经出现过神界,与他比试过的北冥,也能够认出他来。

    一旦遇到这些人的话,他恐怕就要死在这魔界了。

    因此,陆尘要尽快养好伤,离开羽城,离开魔界。

    打定主意之后,陆尘就开始疗伤。

    ……

    魔界,一处莽莽山脉之中。

    “唰!”

    一名绿发中年疾行,没有左臂,面白如纸,身上带着鲜血,看起来有些狼狈,他赫然是那魔皇遂阴。

    “可恶,没想到那小子施展的秘术如此厉害,差点要了我的命。”

    遂阴想起陆尘,心中便是一片怨毒的念头,一定要亲手杀了陆尘,一边想着,他一边进入大山深处。

    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一座通体漆黑,形如魔物的山峰前,大声呼喊道:“大哥,二哥,三弟我来了,你们快开门。”

    原来,遂阴来此,就是来找他的大哥鹿丘、二哥伤冥来了。

    “轰隆!”

    话音刚一响起,那乌黑,魔气森森的山峰立刻响动,从中分开了来,走出一名灰衣老者,一名血袍中年。

    那灰衣老者就是遂阴的大哥鹿丘,身形干瘦,面颊无肉,颧骨凹凸,丑露不堪,两只眼睛有黑又亮,看见遂阴,见他没了左臂,大为惊讶,问道:“三弟,你这是怎么了?”

    “是啊三弟,你怎么会无端遭此重创,失去一臂,莫非有魔帝要杀你不成?”血袍中年跟着说道,他是遂阴的二哥伤冥,面带血光,眉心还有一道血符,看起来异常可怕。

    “我们进去再说。”

    鹿丘老成持重,往外面看了看,就带着受伤的遂阴入山。

    “走。”

    伤冥在后,也护着遂阴,没入那山中,分开的黑山立刻合拢。

    转瞬间,他们就已经进入了此山的内部,是一座漆黑的石殿,四方摆放了石台,镶嵌的雪白明亮的奇石,绽放光芒,将整座石殿照耀得如白昼一样。

    石殿上方,有着三座石椅,鹿丘、伤冥二人将遂阴扶到其中一座石椅上坐下,然后拿出丹药给他服用。

    吞服丹药后,遂阴脸色好了一些,感激的看了鹿丘和伤冥一眼,说道:“大哥,二哥,这次三弟我险些就回不来见你们了。”

    “三弟,你快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以你的修为,除非是魔帝,否则根本伤不了,难道真如大哥所言,有魔帝对你出手?”伤冥问道。

    “老三,你仔细说说吧,如果真有什么困难的话,我和老二自会帮你。”鹿丘说道。

    “对。”伤冥点点头,他们三人虽说是异性兄弟,但一起修炼,共同经历了生死,关系胜过亲兄弟。

    “大哥,二哥,没有魔帝对我出手。”遂阴摇头叹道。

    “那你这是被谁所伤?”鹿丘皱眉问道。

    “是一个只有魔将境修为的小子。”遂阴难以启齿的回道。

    “什么?”

    鹿丘和伤冥听了大惊,一脸不信。

    “那小子手上有一种极其厉害的毒药,若非我及时将左臂断掉,恐怕连这条命都保不住,后来我本想杀了他,可没有想到,他竟然施展了一种以燃烧气血和寿元为代价的秘术,拼着损耗了二十万年的寿元,将我重创,我逼不得已,只能够逃到大哥和二哥这里来。”遂阴一脸颓然的说道,在一个魔将境后辈手上吃这么一个大亏,是他始料未及的,引以为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娱乐之从吐槽大会〕〔山野汉子旺夫妻〕〔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仙子,请升天〕〔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