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别情况管理局〕〔豪门老公,超爱我〕〔极品萌宝:霸道爹〕〔雪落关山〕〔我家爹娘超凶的〕〔重回1985:麻辣俏〕〔超级商业帝国〕〔穿越五十年代之养〕〔鉴宝大玩家〕〔全球武神〕〔金枝〕〔都市巨豪〕〔撩夫攻略:神秘BO〕〔重生之都市魔尊〕〔妙因手〕〔宇宙最强矿工〕〔花开满地伤〕〔都市古武狂医〕〔魔帝宠妻:神医九〕〔最佳娱乐时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丹师剑宗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老狗住口!
    他眼神扫着陆尘兄弟,语重心长道:“你们陆家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小肚鸡肠。

    一点儿小小的不愉快而已,到你们那里,好像就成了生死大仇。

    这种心态要不得!

    好在你们两个还年轻,可以改。

    不像你们爹,已经是老顽固,倔驴一个,改不了啦。”

    “你!”

    陆天星再度气怒。

    陆尘拉着他,强忍着怒气,对江世豪道:“江叔说的对,小侄一定改。”

    说罢,他便望向远处。

    只见那里有两人驾马疾行而来。

    前面的那人身材魁梧,络腮胡子很是霸道,看起来威猛无比。

    他的嗓门也大,看到这边,便一声大喝:“江世豪,江凝雨!

    你们停下来干什么?

    嗯?陆尘!

    四年没出现,怎么长成了这副怂样,比你弟弟还难看。

    咦,修为竟只是托月境四重,真他妈垃圾!

    你们陆家,一代不如一代!

    就陆天星还有点儿出息,不过长得那模样,也只能给女人当小白脸罢了。

    是吧陆天星贤侄。

    出去一趟,是不是被哪个骚娘们拐带跑了啊。

    现在被骚娘们抛弃,又灰溜溜的跑回来。

    可怜的小白脸。

    如果我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

    云岩沛扯着大嗓门,哈哈大笑,极尽侮辱之能事。

    这人在陆云城是个传奇。

    年轻时跑出去做了三年山贼,惹了一身的江湖气,杀人骂人都不含糊。

    明明他长得并不难看,却非要弄着络腮胡子,就是为了显得霸气外露。

    相反他后面跟着的儿子云飞扬,长相就显得清秀多了。

    云飞扬没有络腮胡子,长发蓄在脑后,身穿白色的衣袍,在风声中猎猎作响。

    在见到陆尘的刹那,他突然间站在了马上,一下子就显得高人一等。

    他的后背斜挂着长剑,体态潇洒,远远望去如同一位绝世剑客。

    就见他眼神睥睨地看着陆尘,忽然发出一声叹息。

    “陆尘,在偃月学院修炼了四年,怎么只修炼到了托月境四重。

    你的日子都喂狗吃了吗?

    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本来我还打算和你战上一场,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

    云飞扬摇了摇头,对云岩沛道:“爹,我们走吧,没必要和自甘堕落的废物浪费时间。”

    在他眼里,陆尘以超绝的天赋,四年间却只修炼到了托月境四重。

    这就说明陆尘此人不求上进。

    此等废物,连做自己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自己何必理他?

    看他一眼都欠奉!

    “说得好!”

    云岩沛大赞儿子的态度。

    接着,他对着陆尘戏谑一声,道:“陆尘贤侄,快和你的未婚妻叙叙旧。

    四年没见,人家可能都爱上了其他男人。

    也对,自古美人爱英雄。

    你这个废物,当然要被人一脚踹开了,哈哈。

    陆尘,你说你这个境界,怎么还有脸回来?

    如果我是你,早就找一坨屎撞死啦。

    我劝你也赶快把脸埋到屎堆里,不要再出来见人。

    你也不要回家了。

    你爹要是看见你这样,只怕会羞得钻到你老娘的裤裆里……”

    “老狗住口!”

    一声暴喝突然响起,如同平地起惊雷。

    云岩沛正骂的爽,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声音戛然而止,错愕的看着面前。

    他座下的马儿也受了惊,开始扑腾跳动。

    好在他连忙拉住马缰,元素一沉,这才稳住身形。

    与此同时,云飞扬也连忙坐了下来,稳住马儿。

    江世豪和江凝雨母女二人,亦是如此。

    他们都被吓了一跳。

    一直闷不做声的陆尘,突然间好像变了一个人,发出如此咆哮怒吼。

    这还是刚刚那个一直委曲求全,给他弟弟求情,举止小心翼翼的少年吗?

    “阿星,你们两个退开。”

    陆尘声音低沉,对孟乐山嘱咐道:“带我弟弟走,不要回头。”

    “你要干什么?”

    孟乐山吓了一跳。

    看这个架势,陆尘是要拼命?

    这可不是正确的举动啊。

    在灵池的时候,孟乐山见过陆尘修炼。

    他知道陆尘天赋异禀,突破境界的动静远超旁人。

    但是,就算陆尘你再出色,再能越级挑战。

    你还能打败人家托月境的高手不成?

    孟乐山觉得陆尘这不是在拼命,而是在送死。

    他根本不可能是人家云岩沛的敌手,甚至连阻挠人家都做不到。

    “陆尘,不要冲动!”

    孟乐山低声劝道。

    之前自己在妹妹被带走的时候,就是陆尘一直安慰自己,鼓励自己,不让自己被愤怒冲昏了头。

    那么现在,自己也一定要劝说陆尘,也不能让他因为愤怒而送死!

    “哥……”

    陆天星低声嗫喏。

    自己虽然也很想怒斥云岩沛,却没有这个勇气。

    勇气已经在对付江世豪的时候用光了。

    现在看到哥哥发怒,他一方面觉得内心振奋,一方面又感觉到恐慌。

    面前这位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云岩沛。

    哥哥居然当面骂他老狗。

    只怕这家伙会把哥哥撕成粉碎啊。

    “你说什么?!”

    云岩沛回过神来,铁青着脸大喝。

    他的眼睛如同两团火焰,怒视陆尘,杀机凛凛。

    陆尘冷笑:“不临高山,不知山之高也!

    没有加入过宗门,你们就不知道宗门弟子的强大。

    真以为我四年时间是白修炼的?

    告诉你,我的托月境四重,可和你们的不同!

    不服气的话,咱们可以练练。”

    “练练?”

    云岩沛差点笑出声来。

    什么宗门弟子,老子又不是没见过,以前做山贼的时候都杀了不知道多少。

    你这小小托月境四重,难不成还想翻了天?

    “飞扬,既然这位偃月学院的天才弟子有这个想法,你就和他练练。”

    云岩沛仗着身份和实力,不便以大欺小,便讥笑讽刺一声,命令云飞扬出手。

    云飞扬皱了皱眉头,看向陆尘,道:“陆尘,你怎么越活越回来了。

    之前我只觉得你是个废物,不屑搭理你。

    但是没想到,你竟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无脑发疯的蠢才废物。

    真是可怜又可笑。

    既然你要发疯找死,我就成全你!

    让我也看看你这托月境四重到底有多么天才。””

    虽然每个人都嘲讽陆尘,但是不得不说,他们也被陆尘的一番话吊起了好奇心。

    毕竟这位可是当年陆云城首屈一指的天才。

    再怎么废物,应该也有一定的本事。

    大家就想看看,陆尘的托月境四重,到底是如何的不同法。

    “陆尘,让你一条胳膊,免得说我欺负你。”

    云飞扬看着陆尘,连后背的剑都不屑于拔出来。

    陆尘跃下马来,道:“大家都让让,小心被我的剑气伤了。”

    “……”

    众人先是错愕,接着江世豪和云岩沛都大笑出声。

    云岩沛最夸张,差点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剑气,我的妈呀,好可怕。居然还有剑气!”

    云岩沛发出大呼小叫。

    江世豪则是笑道:“陆尘贤侄,你不要怕,胡言乱语可就有些丢人了。

    你放心,有我和你小兰姐在,就不会让云飞扬杀了你。

    大家只是切磋而已,我相信云兄和飞扬贤侄也是这么想的。”

    “没错,不过是切磋而已,怕什么。

    陆尘贤侄,别忙着求饶,可别让人瞧不起你!”

    云岩沛顺着江世豪的话说,其实是在激将。

    陆尘抚掌大赞:“两位说得好!

    不过虽说是切磋,但是我的剑气凶猛,可能收不了力气。

    若是伤了云飞扬,希望云老伯不要发疯。”

    云老伯?

    云岩沛想骂人。

    自己怎么突然间就成了老伯,简直是在嘲讽我的胡子!

    江世豪哈哈大笑。

    他们这一辈的人,都喜欢拿云岩沛那夸张的胡子来打趣讥讽。

    没想到,这个陆尘竟也学会了。

    “牙尖嘴利,只会逞口舌之勇!”

    云飞扬一声冷喝:“陆尘,你越来越让人瞧不起了!

    速速出手,不要再恶心我!

    否则我一出手,就没有你出手的机会。”

    “是吗?”

    陆尘一声冷笑。

    忽然猛地后跃,在陆天星和孟乐山两人的马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记。

    啾溜溜!

    两马扬蹄嘶鸣,疯狂奔远。

    陆尘长啸:“阿星,你先回家,我随后赶上!”

    “哥!”

    陆天星大声痛呼,眼眶中滚烫着热泪。

    哥哥这是在用性命给自己博得逃命的机会。

    自己如果返回,可就白瞎了哥哥的的一番心思。

    “哥,爹爹应该也在路上。只要遇到爹爹,一定让他来救你。”

    陆天星两腿一夹马腹,元素灌入马身,也奋力加速。

    他其实也不能判定父亲有没有在后面。

    万一父亲走的最快,自己又如何能遇到?

    可是现如今,他也只能靠着这份希望在支撑着前进了。

    看着弟弟和孟乐山离开,而云岩沛等人并没有去追赶,陆尘顿时松了口气。

    “陆尘贤侄,看把你紧张的,你不会以为我会去杀了你弟弟吧。”

    云岩沛摇头不屑。

    自己就算再傻,也不会杀了陆天星。

    若是杀了陆天星,只怕陆天名会疯狂的和自己拼命。

    到时候江世豪凑过来反打自己一耙,自己岂不是就完了?

    因为这三足鼎立的关系,他们相互间都在牵制。

    别说自己不会杀陆天星,那江世豪也不会杀。

    但是眼前这个陆尘,却是可以杀的。

    一来,陆尘的实力不如陆天星,已经不是陆天名的心头宝。

    二来,自己只杀了陆尘,陆天名还有陆天星这个种,就不会拼命。

    这也正是他眼睁睁看着陆天星离开的原因。

    他不会将两兄弟一网打尽,而是会选择杀一个,试探试探陆天名的反应。

    除此之外,他云岩沛也没有亲自动手。

    让同辈之间切磋,不小心失手杀了陆尘。

    等他陆天名过来,又能说什么?

    别看云岩沛是大胡子,脾气暴躁,动不动就骂人,好像没有心机。

    但实际上,他的心机,是所有人里最深沉的。

    江世豪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在这时候做什么。

    他只会选择看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神奇直播系统〕〔女王嫁到:老公,〕〔画爱为牢:神秘总〕〔极品老木匠〕〔从骑士开始进化〕〔快穿我成了男神的〕〔横推三千世界〕〔郎骑木马来女郎不〕〔透视神医女婿〕〔星际绿化大师〕〔宫少,你老婆又上〕〔重回五零当军嫂〕〔治婊专家[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