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祖宗回来了〕〔帝国再起〕〔湾区之王〕〔逆武丹尊〕〔九龙圣祖〕〔武极神话〕〔这个偶像危险哦〕〔九零美发人生〕〔盛世书香〕〔纨绔女帝:邪王来〕〔独佳闪婚〕〔药师种田:娘子,〕〔超牛女婿〕〔娇妻来袭:王牌bo〕〔天上掉下个小锦鲤〕〔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都市至尊龙皇〕〔老子是条狗〕〔梁山事务所〕〔我的师父很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丹师剑宗 第一千九百十三章 补偿
    这一边,江凝雨看到英俊青年,顿时停下脚步,柔声道:“单羽师兄,你怎么来了?”

    如果陆尘在这里看到,恐怕会惊得掉下下巴。

    刚刚还凶神恶煞、杀机凛然的江凝雨,现在却温柔如此,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这人的转变未免快的离谱!

    英俊青年单羽并不知道前情,反而心头一喜。

    因为这几天下来,这还是第一次被小兰师妹如此温柔对待。

    他感动无比,觉得自己的努力果然有用。

    把冰山一样的小兰妹妹都可以融化,这天下还有谁能挡住自己的魅力?

    “小兰妹妹,师叔让我来看看你。问你把婚约要了回来没有?”

    单羽关切问道。

    江凝雨道:“要回来了,不劳师父和师兄费心。”

    单羽点了点头,道:“要回来了就好。

    契约这东西,不管大小,都是一种天地束缚。

    你赶快把它烧了吧。”

    “嗯,已经烧了。”

    江凝雨淡淡说着。

    但实际上,婚约,现在就在她的戒指里好好放着。

    在某一个瞬间,她改变了注意,不打算烧了。

    相反,这个东西,她要一直保存好。

    直到亲手杀死陆尘为止!

    单羽不知道江凝雨的想法,他一听婚约已经烧了,心头顿时开心起来。

    婚约没了,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这一次之所以来到陆云城,是因为望到时不时的有三角境强者落到陆云城,他想来一睹究竟。

    运气好的话,还能顺便捞捞油水。

    谁知道,油水没捞到,却见到了他们太上道的席玉清长老,更看到了一身淡雅气质的江凝雨。

    在他眼中,江凝雨简直就是年轻版的席玉清长老!

    席玉清长老在太上道就是所有人心中的女神,自己遇到了年轻版的女神,自然不能放过。

    所以,他就对江凝雨一见倾心,鞍前马后的细心照顾。

    他还自愿做了江凝雨的陪练,当江凝雨的试炼石。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去找江凝雨练剑,却得知江凝雨出来了,便连忙也赶着出来。

    谁知来迟一步。

    本来还想看看和江凝雨有婚约的那小子到底是谁,看来也没机会了。

    “咦。”

    单羽忽然想到刚刚遇到的那个小子。

    能够顺利的躲开自己,这小子实力不错。

    还偏偏是从这座小山上走下来的。

    难道他就是小兰的未婚夫?

    单羽连忙扭过头去,却发现哪里还有陆尘的身影。

    他暗暗懊恼。

    早知道刚刚就应该顺手把他拦住。

    若是将他杀了,恐怕小兰也会对自己刮目相看吧。

    可惜。

    错失良机。

    “师兄,在看什么呢?

    我们回去继续练习剑法吧。

    这一次我要更高强度的训练,希望师兄助我!”

    江凝雨忽然说道。

    她望向远处,眼神坚定。

    本以为以自己如今的水平,击杀他陆尘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谁知道,今天这突兀一战,自己不但没能杀得了陆尘,反而还被陆尘耍的团团转。

    要不是江心月出现,自己别说拿到婚约了,只怕还会有危险。

    说起来,之前还是有些冲动。

    因为愤怒,在战斗的时候,竟是将师父教导的东西抛在脑后,一个都没有用上。

    如果还有下次,自己绝对会保持冷静!

    而除此之外,自己的剑法也要修炼到顶尖。

    他陆尘能够将无相霸剑术修炼到化境,自己也一定可以!

    江凝雨心头发了怒火。

    接下来的修炼,她要艰苦十倍!

    单羽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小兰师妹也有这样的一面。

    他连忙拍着胸脯,满口答应:“只要师妹有需要,师兄我绝对完美配合!”

    “多谢师兄,我们走吧。”

    江凝雨柔声细语。

    两人立刻返回江家。

    ……

    陆家。

    陆尘一路奔行,元素灌入江心月身体中,为她缓解伤痛。

    此时的江心月脸色越来越白,显然之前陆尘和江凝雨对掌带来的冲击,伤及了她的心脉。

    以她的身体,如果不是陆尘的元素灌输,只怕早就吐血三升。

    眼下虽然没有这么严重,但也有些危险。

    陆尘连忙带她来到了陆家的医师雨娘的住所,把她放到了床上。

    雨娘迅速对其进行针灸。

    因为江心月身体很差,时常生病,江世豪又不管她,她便一直在陆家获得救治。

    这雨娘和她很熟。

    熟到只要江心月身上起了一个红点,她都知道江心月得了什么病。

    “是伤了心肺。尘少爷,难道你又带她出去爬树玩?”

    雨娘疑惑问道。

    “开什么玩笑!”

    陆尘斥道:“你以为我们还小吗?还是你故意取笑我小时候干的错事。”

    “没有没有。”

    雨娘连忙摆手,笑道:“少爷别生气。

    我的意思就是,她的伤势不重。

    就和你小时候带她爬树时受的伤差不多。”

    “这还不重?”

    陆尘简直无语。

    这雨娘也是和自己太熟,说话毫无顾忌。

    小时候她就喜欢开自己的玩笑。

    不过因为人长得漂亮,见识多,小男孩们也都喜欢和她玩。

    说到小时候,有一次江心月一直缠着自己要出去爬山。

    自己那时也调皮捣蛋,就拉着一帮小子一起。

    谁知半路上,江心月上了树,一不小心扑通掉了下来。

    树不高,普通人掉下来一点儿事没有。

    但是江心月不同。

    她差点死掉。

    还是自己把她抱了回来,让雨娘细心照料,这才捡回一条命。

    也是从那时起,他们就知道江心月的身体与众不同。

    大家都不敢和她玩,把她当做瓷娃娃一样防备着。

    只有陆尘因为过意不去,便一直带着她照顾她。

    “陆尘哥哥。”

    经过针灸,江心月醒了过来。

    她伸出小手,拉住陆尘,道:“对不起,因为我,害你毁了和我姐姐的婚约。”

    “没事没事。”

    陆尘连忙摆手:“本来就是大人们制定的婚约,毫无约束力,毁不毁都没所谓。”

    “不,有所谓。”

    江心月忽然坚定道:“陆尘哥哥,为了补偿你,我决定把自己嫁给你!”

    “什么!?”

    陆尘目瞪口呆。

    雨娘也是一脸错愕。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会玩了吗?

    语出惊人!

    豪放的让自己望尘莫及!

    要知道自己都还没有想要嫁人的对象呢。”

    ”“你们两个聊,我先出去一趟。”

    雨娘很有眼色的告退。

    “哎。”

    陆尘连忙叫住她,却发现雨娘已经走远了。

    走得好快。

    陆尘不禁惊讶。

    雨娘看着没有一点儿修为,但是普通人可不会走的这么快,竟瞬间连影子都不见了。

    而且,这都十年过去了,雨娘却是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容颜不会衰老。

    只有直线境的强者才能做到这样吧。

    就算是会保养,也无法保养的这么好。

    记得雨娘是跟着母亲一直来到他们陆家的。

    母亲的来历一直都是一个迷。

    陆尘不得不怀疑,这个雨娘肯定也有秘密。

    只是人家一直兢兢业业,帮助他们陆家人治病。

    而且也从来没有任何坏心,还是母亲的至交好友。

    自己这种怀疑,就显得有些不太好。

    于是,陆尘收起怀疑,看向了江心月,道:“你小心养病,我把雨娘叫回来。”

    “陆尘哥哥!”

    江心月拉住陆尘的手,道:“今天我姐姐给你说了她的心里话,但我还没有说我的心里话。

    我现在想和你说说,你要听吗?”

    “你还是先养病吧,以后再说。”

    陆尘说着就站起身来。

    江心月却紧紧拉住他的手,叫道:“不,我现在就说,你听着!”

    陆尘无奈坐下。

    你既然死活都要说,那你就说吧,为什么还要画蛇添足的问我一句呢。

    陆尘心里暗暗嘀咕。

    说实话,他还真不想听江心月的心里话,总感觉有些不妙。

    就听江心月缓缓道:“我和炎哥哥是双胞胎。

    母亲怀我们的时候被人偷袭受了伤,动了胎气,我和炎哥哥也都被波及受了伤。

    那时候,就听到一个人在问,是保男孩还是保女孩。

    父亲想都没想,斩钉截铁的说:保男孩!

    然后,那说话的人就拿出一些丹药。

    从那天开始,每当母亲服药之后,我就感觉身体里的东西开始往外流逝。

    我明白,那就是我身体里的生命精华!

    精华全部进入了炎哥哥的身体中,我变得越来越虚弱,炎哥哥变得越来越健壮。

    所以当我们一起出生的时候,炎哥哥嚎啕大哭。

    而我,却一声都没有吭。

    大家都以为我是死胎,但实际上,我只是没有力气哭而已……”

    听到这里,陆尘不禁惊愕。

    江心月怎么会连自己在胎里的事情都记得这么清楚呢。

    要知道自己连一两岁的事情都不太能够想起来。

    怀着惊讶,继续听下去。

    “虽然我们兄妹两人顺利出生,但是母亲终究还是没有挺下来。

    她在半个月后就已经死了。

    死的时候还觉得对不起我,泪流满面。

    父亲因此认为,就是因为我,才害的母亲伤心而死!

    从此之后,他视我为陌路人。

    都说上行下效,父亲都视我为陌路人,下人们自然也把我当做普通人一样对待。

    只有炎哥哥对我好。

    可是碍于父亲的威严,他也只是偷偷地给我带些零食而已。

    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姐姐。

    就是我姐姐江凝雨。

    突然发现自己有一个姐姐,别提我有多高兴。

    可惜,姐姐对我不冷不热,根本不喜欢和我玩。

    我的生活还是没有变化,反而愈发无聊了。

    有时候我就觉得,人活着,还真是没有意思啊。

    早知道当初在娘胎里的时候,我就应该把自己性命都送给炎哥哥,何必挣扎的活下来呢?

    但是后来我发现,能活着,还真是挺好的。

    因为有一个大哥哥来到了我家里。

    他不会在乎我们家里的禁忌,不用看我父亲的脸色。

    他想和谁玩就和谁玩,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我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

    ‘嘿,你怎么这么瘦小,没吃饭吗?

    你是小兰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

    走吧,去我们家吃饭,我娘做的红烧鱼可好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神奇直播系统〕〔画爱为牢:神秘总〕〔女王嫁到:老公,〕〔极品老木匠〕〔从骑士开始进化〕〔快穿我成了男神的〕〔透视神医女婿〕〔郎骑木马来女郎不〕〔星际绿化大师〕〔宫少,你老婆又上〕〔重回五零当军嫂〕〔治婊专家[快穿]〕〔来自虚空之女的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