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落修竹忆往昔〕〔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诡秘之主〕〔家丁修仙〕〔特种兵之神级兵王〕〔楚少的暖婚旧妻〕〔透视邪医混花都〕〔神医毒妃:嗜宠废〕〔医仙小猫妖〕〔婚婚欲醉:顾少,〕〔妖孽兵王在都市〕〔我的神秘老公〕〔特种兵之融合万物〕〔奉旨二嫁:嫡女医〕〔透视医武兵王〕〔穿越成了炮灰女配〕〔妙手狂医〕〔兵王之王〕〔逆天狂妃:邪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丹师剑宗 第一千九百十八章 玩阴的
    无相那飘渺的声音传来。

    陆尘重重点头,拱手道:“两位,我先去了,以后再聊!”

    说罢,身形一闪。

    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眼前便是自己的小屋。

    只见小月抱着自己的腿,安然的睡着。

    “陆尘,你终于醒来了。”

    雨娘的声音忽然在外面响起。

    她冲进房间,一把拉起陆尘。

    “哎哎。”

    陆尘大叫,右手一甩,就挣脱开,道:“别急,我把小月叫起来。”

    雨娘漂亮的脸上露出无比惊讶。

    她完全没料到陆尘居然可以随手甩脱自己的抓持。

    “入微境界吗?”

    雨娘心里暗道。

    若是陆尘知道雨娘的想法,绝对会大吃一惊。

    因为从来没人能够一眼就看穿自己的入微。

    ……

    陆云城,八风楼上。

    明家、陆家、江家,各自占据一方。

    中间的擂台是圆形,半径十米。

    此时,擂台上站着的是陆天星。

    在赤龙山熊三阳指点下,陆天星已经放弃用剑,而是改用长枪。

    他刚刚才一枪将明家的一位子弟击飞,此时风头无两。

    毕竟是八星根骨,还拥有天赋火焰,其实力超出普通人太多。

    除了江凝雨和云飞扬之外,只怕无人会是他的敌手。

    “哼。”

    云飞扬一声冷笑,跃入场中,道:“既然陆尘怕了不敢来,那就由我和你先练练。

    你先出招,我让你三招。”

    云飞扬自信满满,双手握于背后。

    陆天星暗怒。

    自己已得恩师熊三阳尽心指点,十五天间实力天翻地覆。

    你云飞扬还敢让我三招,当真托大。

    “看枪!”

    陆天星双手持枪,抖出一个枪花。

    叮叮叮。

    枪尖一瞬间将云飞扬周身各处全部笼罩,不管他如何闪躲,必定都会被击中。

    陆天星暗道,你不是让我三招么。

    此招叫做引蛇出洞。

    面对此招,你不想出招,也得出招!

    “雕虫小技。”

    云飞扬讥笑,身子并不动弹,以不变应万变。

    “死!”

    陆天星大喝。

    枪尖终于刺出,狠狠地戳向云飞扬的心脏。

    “你徒弟要输了。”

    邓云奎摇头。

    所谓引蛇出洞这一招,其实考验的是对方的心性。

    若是云飞扬怕了,连忙出招抵挡,那么他就上了当,处于被动。

    但是如果云飞扬不怕,就等着他刺枪,那么引蛇出洞这一招就算废了。

    这时候,有经验的高手就会立刻变招。

    而没有经验的,就会和陆天星一样,竟真的将长枪刺出。

    众所周知,射箭的时候,箭未出的那一刻,才是最危险的时候,让人不知如何闪躲。

    箭已射出,对方就看到了路线,也就知道如何闪躲,便失掉了危险。

    枪也一样。

    引蛇出洞此招,让敌人看不出枪要刺往何处,所以危险。

    但陆天星现在已经刺出此枪,云飞扬也已经看到,那何谈危险?

    就看到云飞扬身子微微后仰,便轻易躲过此枪。

    除此之外,云飞扬右脚抬起,狠狠地踩向了陆天星的紫府!

    “不好!”

    陆天名紧张大叫,就想上去救人。

    但是以他的实力,现在还不如陆天星,又如何救人?

    “哈哈哈。”

    云岩沛大笑。

    好儿子,一出手就可以废掉陆天星,不愧是楚无双长老的弟子。

    等到陆尘来的时候,我儿再废掉陆尘。

    让他陆天名绝后!”

    ”“还不死?”

    云飞扬发出狞笑。

    说什么三招不出手,完全是他忽悠陆天星的。

    所谓兵不厌诈。

    他早就不是以前那个盲目自信的云飞扬了。

    感觉到小腹处传来的劲风,陆天星连忙调用身体里的寒冰之力。

    这寒冰之力还是当初在江风城的时候,从陆尘那里通过冰晶得到的。

    眼下则成了自己的保命底牌。

    将所有寒冰之力全部凝聚到小腹处,形成一片小冰盾。

    砰!

    云飞扬的攻击终于袭来,打在冰盾之上。

    “什么东西?”

    他面色猛地一变,感觉到一股冰寒,好像能够把自己的小腿冻住一样。

    下意识的,就立刻往后退开。

    而陆天星被一脚踹中,也蹬蹬蹬往后退去,脸色苍白起来,一口淤血被他暗暗吞下肚中。

    “小子,还会玩阴的?”

    云飞扬惊诧地看着陆天星,讥讽道。

    他注意到自己的脚上充斥着冰渣,好像在冰雪中走了一圈似的。

    这个陆天星,不是火焰天赋么,怎么还身怀寒冰的力量?

    “云飞扬,你不是说让我三招么,怎么出尔反尔。

    看来你们明家人都是无耻之辈,可笑之尤!”

    陆天星大喝。

    云飞扬讥笑:“兵不厌诈,战台之上无信义。

    这个道理陆尘都懂,你就不要在这里卖弄愚蠢了。”

    “火龙抢珠!”

    陆天星并不擅长言语争锋,更喜欢战斗中拼胜负。

    他一声厉喝,手中长枪哗的变色。

    从漆黑,变成了如火焰般通红。

    “灵器?”

    云飞扬眉头一挑,冷笑:“有灵器了不起么,对付你,我不用灵器。”

    说罢,他右手拔出腰间长剑,当空一撩。

    当!

    长枪和长剑碰撞在一起。

    就看到火焰般的长枪仿佛被冷水破中,一下子失掉了火焰。

    通红色的枪尖,也再度变得漆黑起来。

    “这是断气?”

    熊三阳和左丘、邓云奎面色皆是一变。

    他们眼力超人一等,一下就看穿了云飞扬这一招的奥妙。

    这是楚无双的绝技之一。

    断气!

    何为断气?

    断气就是将对手的元素断掉。

    比如陆天星现在手持长枪,他是将火焰元素灌入长枪之中,才让长枪变色。

    而云飞扬一剑撩起,正好就撩在了他元素灌输最薄弱的位置。

    接着,云飞扬便将自己的元素灌入长枪之中。

    两种不同的元素碰撞,便达到了断掉陆天星元素的作用。

    这个原理并不复杂,熊三阳三人都知道。

    但是,要让他们和同等级别的三角境强者作战,还想切断对方的元素灌输,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最多只能欺负实力弱小的晚辈罢了。

    相比之下,楚无双就胜他们一筹。

    而云飞扬在这个年纪,仅仅十五天就领悟了楚无双的断气手法。

    其天赋,不可谓不惊艳!

    熊三阳不禁担心起来。

    如果说他刚刚还有自信,自己的好徒儿陆天星不会轻易被云飞扬击杀。

    但是他现在就怕了。

    云飞扬既然能够轻易断掉陆天星的元素灌输,那他就能够断掉陆天星的性命。

    “小星快退!”

    熊三阳大声喝道。

    陆天星在看到自己的长枪失掉控制的瞬间,便已经慌了。

    此时听到师父大喝,想都没多想,立刻往后跃去。

    “哼!”

    云飞扬一声冷笑,长剑丢了出来。

    啾!

    长剑速度极快,一下子穿过陆天星的胸膛。

    好在陆天星在关键时刻,立刻运转寒冰元素,封住了心脉。

    要不然,只怕他不死也得受重伤。

    “小星!”

    熊三阳立刻窜了上去,一把将陆天星抱住,给其喂下疗伤丹药。

    “师父,我不是他的对手,连一招都顶不住,我让您失望了。”

    陆天星低着头,惭愧道。

    熊三阳笑了一声,道:“别难过,你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你的修为还不如他,战斗经验也差了一点。

    等回到咱们赤龙山,我带你去龙火窟,让你经历一次火与血的洗礼。

    你一定会变得更强!”

    “是,师父,我一定努力。”

    陆天星重重点头。

    “此战,云飞扬强势碾压陆天星!”

    八风楼上,江世豪朗声叫道。

    他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看到陆家有人受伤,便兴奋之极。

    “这个家伙!”

    陆天名咬牙切齿。

    自己当年把江世豪当做亲兄弟一样,还和他结拜了异性兄弟。

    谁知道这家伙竟然回过头来咬他们,而且咬的如此凶残。

    简直毫无人心,自己当年瞎了眼了!

    赵玉茹轻轻握着他的手,道:“别生气,不值得。”

    “嗯。”

    陆天名强压下怒气,冷冷看着。

    就听江世豪叫道:“陆家还有人出战吗?

    如果没有人能够战胜云飞扬,你们陆家便被淘汰。

    请立刻举家搬离陆云城!”

    “放屁!”

    陆天名终于忍不住,一声大喝,站起身来,道:“你们江家和明家先比,我儿随后赶来。”

    “哦?是怕了不敢来了吧。”

    江世豪冷笑:“现在所有人都来了,就等他一个人,他陆尘凭什么?

    我们等了就罢了,三角境的前辈长老也要等他吗?”

    “你!”

    陆天名气的发抖。

    这家伙又搬出了三角境的强者。

    仗着背后有太上道的席玉清,就这样肆无忌惮挤兑自己。

    偏偏自己又无可奈何。

    正当陆天名不知道如何反驳的时候,一声大喝从远处奔袭而来。

    “谁说要让我们陆家搬离陆云城,当着我的面再说一次!”

    蹭!

    伴随声音落地,一个人影也窜到了八风楼的擂台之上。

    但还没等众人看清,就看到这人猛地一剑扫向了云飞扬的腰间。

    “你又偷袭!”

    云飞扬惊了一跳,大声厉喝。

    没想到陆尘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当着众人的面偷袭自己。

    他还要脸吗?

    “撒手!”

    陆尘一边出剑,一边喝道。

    其实不用他说,云飞扬也赶忙撒手,使出剑法和陆尘仓促对战。

    但是,陆尘却没有继续和他打。

    而是一把夺过插在地上的长枪,身形退到远处,道:“阿星,是你的枪吗?”

    “哥,你终于来了。”

    陆天星大喜,接过长枪。

    陆天星道:“来迟了一步,让你受了点儿伤。”

    “不碍事,我相信哥一定能帮我报仇!”

    陆天星两眼放光。

    在他心中,哥哥就是无所不能的。

    自己刚刚失掉的长枪,就被哥哥随意一招夺了过来。

    可见,云飞扬根本不是哥哥的敌手!

    陆天星对陆尘的崇拜,是从小长大而形成,印在了骨子里。

    陆尘没有让他失望,点了点头,道:“放心,必定帮你报仇。

    而且从今天开始,陆云城不会再有江家和明家。”

    “狂妄!”

    云岩沛大喝。”

    ”“不自量力!”

    江世豪也是冷笑。

    他们都是亲眼看到了自家儿女的成长,那种天翻地覆的变化,岂是陆尘可以比的?

    而且,他陆尘的修为,还仅仅只是托月境五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傲娇总裁请别闹!〕〔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进化之眼〕〔农门厨色:娇娘不〕〔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在漫威当武僧〕〔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