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狂女学生〕〔名门二婚:墨少的〕〔世子妃世子又扣您〕〔都市灵剑仙〕〔万鬼吞噬系统〕〔轮回乐园〕〔笑傲仙缘〕〔不过尔尔〕〔重生之名门医妃(温〕〔终是繁华如梦〕〔华娱小生日常〕〔我的主角要杀我〕〔无限恶骨道〕〔万古神尊〕〔嗣子荣华路〕〔快穿女配冷静点〕〔我爸给我二十亿〕〔双宝来袭:亿万爹〕〔上门狂婿〕〔毒医凰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丹师剑宗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手法精绝
    毕竟武道之途危险异常,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

    谁能保证天才就能修炼到三角境呢。

    所以说,他们这些活到三角境的老头儿,才是真正的天才。

    鉴于此,他们也更惜命,也更吝啬。

    岂会给陆尘防御灵器来保命?

    更别提更珍贵的防御反击灵器了。

    楚无双这小子就是太年轻,所以大方。

    等他活到这么大年纪,肯定也和他们一样。

    熊三阳他们三人如此想着,觉得楚无双有些糟蹋东西。

    楚无双并不觉得糟蹋东西。

    相反,看到陆尘后退,他心头却是一喜,朗声道:“云飞扬,还愣着干什么?”

    “师父。”

    璀璨的亮光中,云飞扬脸色一肃,看向了楚无双这边。

    他心头有些惭愧。

    没想到和陆尘才打了几招而已,居然就已经被激发了三星防御反击灵器。

    这简直是一种极大地耻辱!

    给师父丢人了。

    说好的这灵器只是以防万一,没打算动用,谁知道却落得如此局面。

    云飞扬又羞又惭又怒。

    自己堂堂托月境九重巅峰强者,九星根骨,战斗天赋根骨,何等天才。

    却居然被陆尘一招给吓住了。

    成何体统?

    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刚刚的失神。

    若不是有防御灵器,自己已经被陆尘腰斩了。

    一想到自己还有很多技巧都没有施展,师父传授的剑法还没有施展。

    他就不甘心。

    “陆尘!”

    云飞扬一声尖啸。

    陆尘看着他,冷冷道:“不要叫唤,有本事把防御灵器丢掉。”

    “你想的美!”

    云飞扬大喝。

    拥有防御灵器,他就立于不败之地。

    有这样的优势,自己根本不需要防御,只需要攻击。

    正好,让陆尘见识一下自己的剑法。

    “月华!”

    云飞扬右手一翻,其手上便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剑。

    “四星灵器剑!”

    陆尘眼神凝重起来。

    三星和四星灵器,虽然只差了一星,实际上差的是一个品阶。

    自己的青霜剑面对此剑,已经处于弱势。

    所以接下来,绝对不能硬碰硬,免得将自己的青霜剑损耗掉。

    这么想着,陆尘开始思考对策。

    不敢硬碰硬,自己就处于被动。

    云飞扬现在又有防御灵器护身,自己又杀不死他。

    这该如何是好?

    “此剑,名为月华。”

    云飞扬轻抚长剑,表情冷肃道:“陆尘,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寒月宫的月华剑法。

    能死在此剑法之下,是你的荣幸!””

    ”“月华剑法?”

    陆尘表情微微一肃。

    这个剑法他听左丘长老说过,是寒月宫的一门地级中阶剑法,也是楚无双的成名绝技。

    当时左丘长老就判断出,云飞扬十有**就会继承此剑法。

    果然不出他所料。

    不过虽然预料准确,但左丘长老对此剑法并不熟,也没有给陆尘多大的帮助。

    最多只是给陆尘提了个醒而已,让陆尘知难而退,不要和地级剑法硬拼。

    陆尘当时不置可否。

    此时看到云飞扬的剑法起手式,还有他身上气势的变化,眼神也不禁有了变化。

    地级剑法,而且还是着重气势的剑法,和自己的平一剑法截然不同。

    这还是陆尘第一次和地级剑法正面交锋。

    他心头忽然有些火热,想要试试同为地级剑法,到底是自己的平一剑法厉害,还是月华剑法厉害。

    “月华剑法第一招,寒月斩!”

    云飞扬高举长剑,口中忽然发出低吟,不知道在念动什么咒语。

    陆尘不敢怠慢,凝重以待。

    他没有去攻击云飞扬,因为知道这家伙身上有防御灵器。

    而且,此时的时机根本不对。

    天知道云飞扬什么时候会把寒月斩施展出来,若自己贸然而动,只怕正好送到人家的气势之中,做了鱼肉。

    所以,他静静等待,以不变应万变。

    “陆尘,你太小心了。”

    云飞扬念咒完毕,忽然冷笑一声,道:“其实你刚刚就应该出手攻击。

    可惜,你错失了良机,死罢!”

    轰!

    可怕的气劲从云飞扬的月华剑上狂涌而出。

    陆尘大吃一惊:“剑气?”

    不可能吧。

    他心中难以置信。

    众所周知,想要打出剑气,或是其他的刀气、枪气,用招者至少得是直线境强者。

    因为只有突破直线境,元素才可转化为更为醇厚的真气,才可激发而出。

    眼下云飞扬不过是托月境,连托月境都没有突破。

    他为何能激发出剑气?

    “不愧是四星灵器剑,竟可以帮助用剑者激发剑气。

    此灵器剑只怕是名家出品,堪比寻常的五星灵器!”

    左丘长老忽然在远处朗声道。

    他似是自言自语,实际上是在给陆尘解释。

    “堪比五星灵器?”

    陆尘吃惊中带着羡慕。

    寒月宫还真是有钱,那楚无双更是大方。

    这样一把好剑,都能够送给云飞扬使用。

    若是自己手持此剑,只怕云飞扬早就被自己剁成肉酱了。

    果然还是老话说得好:资源改变命运!

    只要你有钱,拥有资源,你就可以拥有一切。

    哪怕是一头猪,在这样的资源堆积下,也能成为武者猪。

    若是再身穿各种灵器装备,那就是巅峰的战斗猪。

    对陆尘来讲,眼前这个云飞扬,就是一头战斗武者猪。

    他没有从云飞扬身上感受到招式武技的美感,没有感受到战斗的危机感,没有那种生命在激战中焕发勃勃生机的兴奋感。

    唯一看到的,就是这家伙身上的灵器。

    若是没有这些灵器,他连个屁都不是。

    “陆尘,快退,他已经将气势凝聚到巅峰,不可硬拼。”

    左丘长老虽然不满陆尘的自负,但还是很关心的指点到。

    面对凝聚到巅峰的寒月斩,若是等剑气勃然爆发而出,只怕陆尘会被轰碎成渣。

    毕竟陆尘身上可没有防御灵器。

    “哈哈哈,陆尘,他说的没错。

    你听话滚下擂台,还有活命的机会。

    若是执意找死,那就去死吧!”

    云飞扬得意大笑。

    自己高等灵器加身,高等武技加身。

    以高贵之躯,富贵之体,对付一个穷酸的陆尘,简直不要太爽。

    纵使是你陆尘将无相霸剑术修炼到奇怪的境界,我云飞扬依旧高你一等!

    云飞扬眼神睥睨看着陆尘,就等着陆尘后退的瞬间,将自己的寒月斩激发而出。

    他要让陆尘在退却中死去,让他带着羞辱而死。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云飞扬目瞪口呆,完全没有预料到。

    只见陆尘并没有后退,而是急速前奔而来。

    他居然不避反进,不守反攻!

    谁给他的自信?

    找死也不是这么找死的吧。

    “唉!”

    左丘长老大叹。

    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剑道天才,谁知道却是个盲目自大的主儿。

    自己还为他寄予厚望,以为偃月学院剑道有了盼头。

    但眼下看来,实在是让人失望透顶!

    以这位如此狂妄心性,只怕就算活过这次,迟早也得死。

    如此想着,左丘长老并没打算出手救人。

    所谓救人,救得是那些想要活命的人。

    这位冲着上去送死,显然是不想活命,自己救他干啥?

    看到左丘都没有出手的意思,邓云奎和熊三阳自然也没有出手。

    反正陆尘不是他们宗门的,他们何必多管闲事。

    大家皆是静静看着。

    三人觉得陆尘不死也得重伤。

    他们是三角境强者,眼力高人一等。

    陆天名他们没有这么过人的眼力,但也能看出来云飞扬气势惊人。

    但是,那又如何?

    他们还是坚信陆尘可以获胜。

    因为陆尘本来就不是会冲动送死的人。

    他既然敢冲上去,自然就有冲上去的理由。

    “死罢!”

    云飞扬狰狞大笑,双手举剑,狠狠劈下。

    但是,预料中剑气四溢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相反他感觉自己气劲一泄,元素无法再灌输进入月华剑上。

    “怎么回事?”

    云飞扬大吃一惊。

    他瞪大眼睛,看到了陆尘的长剑,正好就刺在了自己的剑柄之上。

    “怎么会?你这是,这是……断气?”

    云飞扬结结巴巴,惊得呆滞。

    “断气!”

    楚无双猛地站起身来,身下的椅子都因为激动而被震碎。

    居然是断气手法!

    这可是自己的成名手法,必须领悟到入微才可以施展。

    如果没有领悟入微,则此手法只能对付一些不如自己的敌人。

    但是现在,陆尘却使出了断气手法。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小子居然打断了云飞扬的寒月斩。

    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这小子也领悟了入微!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他才多大的年纪,就能领悟入微?”

    楚无双惊得无法自持。

    想自己也是三十多岁的时候,才领悟到了入微。

    这陆尘,不过十六岁,竟能领悟入微。

    他的剑道天赋,到底有多么强?”

    ”“断气,居然是断气手法!他怎么做到的?”

    熊三阳和邓云奎面面相觑。

    要知道云飞扬的修为可要比陆尘更高。

    而且云飞扬施展的寒月斩,是地级剑法。

    外加上云飞扬蓄势了那么久,还用的四星灵器剑,剑气已经几乎凝聚到了巅峰。

    面对这样的招式,哪怕就是他们,也只能以暴力将云飞扬的招式击断。

    可是陆尘却只用了一剑,轻轻巧巧,就将云飞扬的元素中断了。

    前面蓄势了那么久的寒月斩,突然间就好像化成了一个屁,噗的在空中绽放。

    这简直就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断了我的气。”

    云飞扬发出尖叫。

    他整个人陷入慌张之中,连忙后退数步,喝道:“寒月斩!”

    元素灌入月华剑,当空劈下。

    这次他不蓄势,就不信陆尘还能将他断气。

    咄!

    陆尘一剑刺出,再度刺中他的剑柄之上。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刺中的位置,更靠近云飞扬的手。

    云飞扬顿时感觉元素一滞,哇的喷出鲜血。

    就见他一脸憋愤的看着陆尘,心中充满了惊恐和无助。

    自己明明身怀各种宝物,却连陆尘打都打不中一下。

    最可怕的是,自己有防御灵器,却还被陆尘用断气手法憋得受了内伤。

    这简直让人感觉到悲凉!

    云飞扬心中难受,看到陆尘那淡然自若的脸,就想将其撕成粉碎。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娱乐之从吐槽大会〕〔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萧尘〕〔山野汉子旺夫妻〕〔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仙子,请升天〕〔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