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余生只为遇见〕〔咸鱼的自救攻略〕〔我的灵力能交易〕〔我在同一天活了千〕〔都市无敌战狂〕〔妙手神农〕〔王婿〕〔都市妖孽高手〕〔医婿〕〔重生后女主又作死〕〔九品相婿〕〔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这爱妃有毒〕〔这个怪奇物语有点〕〔全能豪婿〕〔农女种田十里香〕〔柳氏有贵女〕〔我的萌妃是大佬〕〔诈尸农女:带着萌〕〔家有悍妻怎么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丹师剑宗 第两千一百零七章 深藏不露
    两个时尘后。

    这几人将陆尘他们带到一个大殿门口,道:“大殿门口不知道有什么东西,阻挡我们进入。

    但前辈是四方境皇者,那东西应该阻挡不住。”

    “自然。”

    屠名刀淡淡一笑,走向了大殿门口。

    刚刚跨步,便感觉到一股阻力。

    他运起灵力对抗。

    砰!

    灵力倒卷而回,将他冲翻在地,灰头土脸。

    屠名刀脸色立刻难看,冲后面几人厉喝:“你们还不快滚,杵在这里干什么!”

    “是,是,前辈,我们立刻滚。”

    几人忙不迭地逃开。

    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给四方境皇者带路了。

    所以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

    那么多人不找,偏偏把他们几个抓住带路。

    真是没天理了。

    不过好在这些四方境皇者也是垃圾,根本进不去大殿嘛。

    一个个还吆五喝六,摆出很厉害的样子。

    其实,和他们并无区别。

    几人心里暗暗鄙夷。

    待隐藏在暗处,看到屠名刀使出刀气,都无法将殿门劈开,顿时齐齐摇头,转身离开。

    本来还想着能跟在四方境皇者后面喝点汤。

    结果这人也是个草包。

    真是让人失望。

    屠名刀并不知道自己都被这些小人物瞧不起。

    若是知道,根本不可能放他们走。

    “公子,您出手吧。”

    刚刚被刀气反噬,屠名刀知道自己奈何不了这大殿,只好请陆尘出手。

    陆尘凝视许久。

    双手掐动手诀,并将手诀打在了殿门之上。

    就见他掐诀速度越来越快。

    玄奥的手印在殿门上泛起一道道的涟漪。

    屠名刀目瞪口呆。

    他完全没有想过,陆尘居然会阵法。

    虽然自己对阵法少有研究,但不妨碍自己的眼力。

    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陆尘公子使用阵法啊。

    咦,不对。

    陆尘公子是会使用剑阵的。

    这也是阵法。

    屠名刀恍然大悟。

    陆尘公子只是深藏不露,让人以为他只会剑阵。

    实际上,人家拥有玄奥的阵法手段。

    难怪陆尘公子越来越强。

    拥有阵法手段,遗迹中很多无解的地方,陆尘公子都可以解开啊。

    对了,之前自己被那绝世宝刀弄得迷迷糊糊。

    好像也是陆尘公子将那阵法破掉。

    先前因为脑子糊涂,没看明白。

    现在看到,才知道陆尘公子的阵法,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

    砰!

    一声响,突然在殿门响起。

    接着就听到嘎吱一声,殿门被推开了。

    “走。”

    陆尘收起手诀,淡淡出声,带着屠名刀进入大殿。

    他现在对小犬的父亲是无比的感激。

    若非自己从小犬父亲的遗产里得到了阵法传承,那面对这地方,也是抓瞎,毫无对策。

    现在可好了。

    大摇大摆进入大殿,根本无惧。

    好像逛自家的后花园一样。

    “这大殿好空啊。”

    屠名刀迅速走了一圈。

    发现大殿只有一层,而里面什么都没有。

    除了一副棺材。

    棺材就摆在大殿正中央,感觉极度的诡异。

    简直莫名其妙。

    这个大殿难不成是个坟墓?

    谁把坟墓会建在地上,而且还弄得这么富丽堂皇。

    简直脑子有病。

    屠名刀心里暗骂一千遍。

    好不容易进来了,却发现就是这样的垃圾。

    早知道,还不如不要进来。

    白白的被殿门阵法将自己攻击了两下。

    “去把那棺材打开。”

    陆尘忽然命令。

    屠名刀面色一变:“真的要打开棺材吗?万一有什么机关暗算……”

    “那万一里面是有人放置的宝贝呢?

    我看那棺材材质不凡,都是宝物。

    既然来了,就不要错失良机。

    你放心,我给你身上加持一道剑印和反击剑阵。

    肯定不会让你受伤。”

    陆尘安慰道。

    面对陆尘的坚持。

    屠名刀只好叹了一声:“好吧。”

    谁让自己受制于人呢。

    如果让陆尘去开棺材,万一被暗算致死,那自己也得死。

    现在自己去,陆尘还可以守护自己。

    说起来,倒是一个万全之举。

    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棺材面前。

    屠名刀摸了摸棺材。

    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

    灵力探入,却发现棺材好像是个无底洞,瞬间将自己灵力吸走。

    屠名刀连忙后退,惊声道:“公子,这棺材可吸我的灵力。”

    “那你就别用灵力。”

    陆尘道了一声。

    双手掐诀,时刻准备着保护屠名刀。

    看到陆尘这个架势,屠名刀心里松了口气。

    应该不会有事吧。

    他安慰自己,然后敲了敲棺材。

    没有发现任何不对,棺材也不会反击自己。

    于是,屠名刀一咬牙,费劲全身力气,开始推棺材板

    这是木制的棺材,按道理不会多重。

    但是屠名刀这位四方境一重皇者,却是累得半死。

    “好重。”

    他震惊出声。

    宛如一个普通的农夫一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棺材板推出一道口子。

    “小心!”

    陆尘突然打出数道手印,将那口子流露出来的气息封存。

    然后一道纯阳之火送出,将其毁灭。

    “继续推。”

    陆尘命令。

    屠名刀脸色有些发苦。

    虽然不知道刚刚那口气息是什么,但感觉极度的危险。

    若非陆尘及时出手,只拍自己会被那口气息喷晕。

    感觉那股气息中有超绝强者的意念,让人灵魂都为之战栗。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屠名刀早就跑了。

    被吓得肝胆俱裂。

    但是现在,只好硬着头皮上。

    结果出乎他意料之外。

    接下来推动棺材板,自己居然不费吹灰之力。

    仿佛那一口气息,将棺材板里的力量全部吐完了。

    “公子,我打开了。”

    屠名刀大喜。

    陆尘道:“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屠名刀忐忑地探头一看:“是一具尸体。

    看起来完好无损,身穿黑色的甲胄,好像是个将军。

    奇怪,他脸色红润,好像和活人一样。”

    “让我看看。”

    陆尘上前一步,将棺材板推倒在地。

    然后在棺材上布置七把剑。

    弄了一个简单的七曜剑阵。

    接着才悬浮到空中,定睛瞧去。

    就看到一个面容粗犷的中年将军。

    这将军明明是个死人,而且闭着眼睛。

    但陆尘却觉得他刚刚看了自己一眼。

    而且那一道目光,凌厉无比,充满了密密麻麻的剑气。

    仿佛一瞬就可以将自己的灵魂绞碎。

    “哦?”

    陆尘并不被那剑气所影响,反而心中生出一丝诧异,自语:“这剑气好生熟悉。”

    屠名刀闻言奇怪:“公子是从哪里感受到的剑气,我怎么感受不到。”

    “感受不到吗?”

    陆尘思索。

    看来剑气是只为自己而放。

    “我想起来了。”

    良久过去,他终于恍然:“这是之前那大河岸上大剑的剑气。

    看来这人便是那大剑的主人。

    布置大剑,阻挡渡河,只为收集剑奴。

    这是对剑道的亵渎!

    今日被我遇到,正好将你灭之!”

    陆尘一声冷笑,棺材上小型的七曜剑阵激发而动。

    嗖嗖嗖!

    就见七把剑凝聚为一体,散发出千万流光,送入尸体之中。

    唰!

    尸体猛地睁眼:“小贼,毁我神剑,灭我本尊。

    此仇不共戴天!

    速速住手,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声音如同炸雷,在整个大殿中响起。

    屠名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是面对强者所流露出最大的恐惧。

    陆尘则是一声冷笑:“你试试看!”

    说罢,七曜剑阵的流光轰然爆裂开来,将尸体炸的粉碎。

    哗。

    一道清风吹过。

    待屠名刀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大殿。

    他惊异道:“公子,我们怎么出来的?”

    陆尘道:“什么出来,我们根本没动。

    尸体灭掉的瞬间,大殿便消失了。

    这棺材也变得极为轻巧。

    我刚刚查看了一下,这棺材是个法器。

    放小了有指甲盖大小,放大可以容纳两人。

    你要不要?”

    “我就算了。”

    屠名刀连忙摆手。

    要这棺材做什么,一点儿都不吉利。

    陆尘倒不避讳,将棺材收了起来。

    这可是一个不凡的法器,材质特殊,防御力惊人。

    不拿白不拿。

    ……

    遗迹中,一个不知名的黑色大殿里面。

    此大殿黑乎乎一片,仿佛终年不见天日。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极度愤怒:“我的神剑被人毁了!”

    “不会吧,什么人可以毁掉你的神剑?”

    三个声音惊疑响起。

    那愤怒的声音大吼:“不止毁掉我的神剑,神剑上的剑气都被毁灭一空。

    我即将成型的剑奴群,被他毁于一旦。

    啊啊啊啊!”

    此声音愤怒癫狂到了极点。

    旁边一道声音安慰:“无妨。

    还有我们三个的刀奴、棍奴和枪奴。

    过不了多久,他们都会齐齐冲过来,将我们救下。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寻回本尊。

    你要去报那毁灭神剑之仇,尽管可去。

    那姓陆的,就由我们来收拾吧。”

    “不。”

    愤怒声音忽然冷静下来,声音沉重:“那毁掉我剑气的,我感觉的到,是纯阳剑气。”

    “什么!?”

    三道声音齐齐震惊。

    “不可能!”

    “姓陆的和我们一起被困在这里,怎么可能还有纯阳剑气。”

    “是他的徒子徒孙吗?我不相信!”

    三人又惊,又恐,又怒。

    似乎对纯阳剑气充满了畏惧。

    同时也充满仇恨。

    “不信也得信。说不定那人便是来救姓陆的。”

    先前那声音冷冷道。

    三道声音齐齐沉默。

    如果真是来救姓陆的,那可就完了。

    他们在这里被困了几千年,好不容易此地有了人烟。

    他们也终于收拢到了各自的奴才。

    假以时日,便可出去。

    现在只希望,那纯阳剑气持有者来的慢些。

    但现实让他们失望了。

    “我的绝世宝刀被人毁了!是纯阳剑气,我也感知到了。不!”

    他发出惊恐和绝望的叫声。

    另外两人安慰:“还有我们枪奴和棍奴,一定可以救我们出去的。”

    谁知过了不久。

    一声凄厉的尖叫响彻黑色大殿之中:“我的本尊被毁了,我的本尊被毁了。

    此人怎么知道我的本尊在哪里。

    他是姓陆的找来复仇的。

    我们完了,完了!”

    一时间,整个黑色大殿都充满了惶恐的气氛。

    陆尘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居然会影响到这些数千年前的老妖怪。

    他收下棺材之后,便继续驾云奔行起来。

    纯阳剑道的传承迟迟找不到,让他很是心焦。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萧尘〕〔星云皓天剑〕〔绝世妖神〕〔黑化萝莉:将军,〕〔永恒校园〕〔超级医生在都市〕〔山贼求存记〕〔抢救大明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