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方战神江宁〕〔叶玄叶灵〕〔甜妻可口:大叔每〕〔海贼之疾风剑豪〕〔剑临诸天叶玄〕〔修罗丹神〕〔从1983开始〕〔好孕甜妻:狼性大〕〔冷艳总裁的超级狂〕〔三爷,夫人她又惊〕〔军师威武〕〔极品萌宝:霸道爹〕〔我创造的万事屋〕〔红楼春〕〔从灵气复苏到末法〕〔小妻太娇嫩,枭爷〕〔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1990〕〔我不好哄的〕〔贝乐顾柏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陈青夏雪 第1072章 不会强迫你们的意愿
    候玉杰走出餐厅,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几口。

    陈优优的话让他不得不三思而行,如果陈优优真的嫁到候家,那将是候玉杰不愿见到的。

    陈优优的城府极深,候玉杰自认不是对手,所以候玉杰必须拒绝这门婚事。

    可候玉杰明显感觉到,侯文龙对陈优优还是喜欢的,毕竟侯文龙才是候家一家之主,很多事情,侯文龙都具有最后的决定权。

    所以候玉杰必须想办法,说服侯文龙才行。

    一支烟抽完,候玉杰正好来到车库,扔掉烟头,开车走了。

    就在候玉杰驶出候家别墅不远,手机忽然响了,拿起来看了一眼,不是别人,正是江南燕打来的。

    迟疑了几秒,候玉杰戴上蓝牙耳机接通电话说:“江少,有何吩咐?”

    电话那头传来江南燕懒洋洋的声音:“候玉杰,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那件事处理得怎么样?”

    候玉杰回道:“江少放心,事情进展得很顺利。”

    “那就好,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抓紧时间呐。”

    “我明白。”

    “嘟嘟。”江南燕没有再说什么,然后挂掉了电话。

    “草!”候玉杰将耳机扔在副驾驶座位上,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候玉杰赶到夏雨的住处时,刚好正午十二点,那几个黑衣人东倒西歪地坐在沙发上,房间里烟雾缭绕,弥漫着浓浓的烟草味。

    “候少。”看到候玉杰走进来,几个黑衣人立即起身恭敬地打招呼。

    候玉杰捂着鼻子问:“夏雨呢?”

    一个黑衣人说:“夏雨在卧室里,她的手机在我们这里。”

    “有人给她打过电话吗?”

    “刚才夏雪打了一次,但我们没有接。”说话间,黑衣人将夏雨的手机递给候玉杰。

    候玉杰拿着手机,径直去了夏雨的卧室。

    夏雨抱着腿坐在床上,脸上明显有些疲惫,显然是一夜未眠,见候玉杰走进来,夏雨将脸一撇,看都不看候玉杰一眼。

    候玉杰笑了笑,关上门说道:“刚才夏雪给你打过电话,你回过去,问问她到哪了?”

    候玉杰似乎担心夏雨耍小伎俩,于是亲自拨通夏雪的电话,等后者接通,候玉杰点开免提,示意夏雨说话。//

    “姐。”

    “小雨,候玉杰没把你怎么样吧?”电话里传来夏雪急切又担忧的声音。

    “姐,我没事,你别太担心我。”

    “没事就好,我天黑之前就能赶到江南。”

    “姐,你是自己开车吗?”夏雨想了想又问。

    夏雪说:“不是,我带了一名司机,有他在,你就放心吧。”

    司机?

    夏雨仔细地揣摩着夏雪这句话,夏雪故意强调有这个司机在,她们就很安全,可见夏雪口中这个司机,并不是普通的司机。

    莫非是姐夫?

    想到这里,夏雨紧张而又惶恐的心里,顿时平静了。夏雨也说不上为什么,但她始终相信,只要陈青在场,任何麻烦都不再是麻烦。

    挂了电话,夏雨也是一身轻松,瞥了眼候玉杰说:“你也听到了,我姐天黑之前就能赶过来。”

    候玉杰当然没察觉到夏雪和夏雨的对话里面的端倪,还以为夏雪说的司机,就只是一名司机。

    “如果你们早点离开江南,也不会发生今天这件事了,敬酒不吃吃罚酒,何苦呢?”候玉杰说。

    “你那么确定这次你们就赢定了?”夏雨不屑一顾地看着候玉杰。

    候玉杰说:“难道你觉得会有奇迹发生吗?你在我手里,夏雪会不就范吗?”

    夏雨忍不住冷笑一声:“没到真正的结束之前,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生奇迹。”

    候玉杰扬了扬眉,沉吟片刻,“那我们拭目以待。”

    …………

    夏雪收起手机时,车已经驶出江南市高速公路,昨晚接到夏雨的电话之后,陈青和夏雪就已经出发了,这时候正好已经到达江南市。

    夏雪之所以说天黑之前才能赶到江南,无非是想迷惑候玉杰,并且他们离开江南这么长时间,对江南的局势,陈青二人也是一概不知。

    “听小雨说话时的语气,她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陈青安慰道。

    夏雪说:“其实我也知道候玉杰真正要对付的人是我而不是小雨,不过她在候玉杰手里,我始终不太放心。陈青,我们现在去救小雨吗?”

    陈青犹豫了几秒,说道:“不如先打探一下江南的局势?”

    “也好,那我们现在去何家?”夏雪问。

    提到何家,陈青的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一张女人的脸,唐清灵。

    这么久以来,陈青和唐清灵都没联系过,二人放佛从对方的世界里消失一样,这让陈青也琢磨不够唐清灵的心思,甚至有点害怕见到唐清灵。

    而且,他已经和夏雪结婚了,陈青必须得考虑夏雪的感受。

    沉思几秒,陈青摇头说:“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

    那晚在会所里,方谨言被陈优优摆了一道,回到家立即将事情告诉爷爷方化宇。

    方化宇当时说了句:“陈优优这个女人,阴险得很呐。”

    虽然方化宇和方谨言都不想联系拓跋家,但江南燕的命令又不敢忤逆,所以方谨言也只能去一趟拓跋家。

    “明月,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院子里,方谨言和拓跋明月并肩走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两边种着花花草草,有一些不知名的花已经绽放了。

    方谨言不时地偷看拓跋明月,心里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挺好的。”拓跋明月的脸上依旧长满雀斑,但这并不影响她浑身出众的气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江南燕让你来的吧?”天才一秒记住

    方谨言苦笑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陈优优专门挑拨方家和江家的关系,我也是迫不得已。不过明月,我了解你,也了解拓跋家,所以我不会强迫你们的意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