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变成毒液从寄生姐〕〔李子染〕〔豪婿战神叶君临〕〔巫女的时空旅行〕〔斗罗之暗影斗罗〕〔金币即是正义〕〔窝囊女媳叶君临52〕〔诛仙日常〕〔君逍遥拜玉儿〕〔墨肆年白锦瑟〕〔叶凡唐若雪〕〔权宠农家悍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我真没想红啊〕〔天降女婿〕〔系统恋人〕〔从道法古卷开始〕〔诸天最强APP〕〔谍海先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被大佬们惯坏了 第106章 腿骨断了
    !

    “啪、啪、啪——”

    清脆的击掌声,伴着冰冰凉凉的晨风传来。

    唐清媛优哉游哉地从树后走出来,看见倒挂在树上的唐栗,拍着巴掌笑开了花。

    好熟悉的声音。

    她努力摇晃着脑袋,试图把糊住眼睛的长发拨开,看看来人的模样,奈何手脚都被格在渔网外,根本碰不到头。

    即便视线被遮挡,唐粒依旧能感觉到身体上细碎清浅的伤口在往外流血。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虚弱的声音飘散在风中。

    悬空的感觉好难受尤其是这种倒立的姿势,让她感觉血液全都聚到了脑袋,昏昏涨涨得喘不了气。

    究竟是谁?

    是谁串通好了程纤纤来抓她?

    又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唐粒百思不得其解,其实到现在她依旧没有想通,到底是谁想要她的命,明明这段时间唐栗都很听话地待在七区,没有惹是生非,更没有得罪什么人。

    看着网兜里不断挣扎扭动的‘唐栗’,唐清媛心底冒出一阵诡异的满足感,她朝树后挥了挥手,守在树后的是一个身材高壮的男人。

    看到她传来的指令,高壮男人点点头,随即从鞋底抽出一把刀,冷漠着脸将绳子割断。

    装着唐粒的渔网承受不住她的重量,从近两米高的树上猛地坠落下来,狠狠砸进泥地里。

    “唔——”一声闷闷的痛呼响起。

    唐粒痛苦地蜷缩成一团,胸腔漫起一股难以言说的闷痛,侧过身‘哇’得咳出一口血。

    好痛

    脚趾痛到痉挛,忍不住蜷缩在一起。

    是谁在折磨她!

    “你、到底是谁”

    “啧啧啧,妹妹这段时间过得可真悠闲,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吗?”唐清媛站在离她十步远的地方,微微倾身,目光从她空无一物的手上扫过,笑意变得更大了。

    唐粒躺在地上,口鼻漫出的血让她难以呼吸,只能像渴死的鱼儿一样长大嘴巴,每一次呼吸都是穿透骨髓的痛。

    凶狠的眼神透过乱发和渔网狠狠射向唐清媛。

    腿骨好像断了

    能力者身体素质自然不会这么差,坏就坏在掉落的地方有很多碎石,藏在肩上的红丝还在沉睡,而渔网坠落带来的巨大冲击力根本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

    好在脖子没断,否则她立刻就能去见上帝了。

    唐粒闭上眼,将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憋回去。

    没别的,她不想在唐清媛面前露怯,更不愿意求饶。

    那会比杀了她更加难受。

    唐清媛欣赏了一下她的惨样,从腰侧拔出一把短刀,把渔网割开一个大口,正好能让唐粒的脸露出来。

    “瞧你这头发乱的,我记得你从小到大头发都梳不好,小时候乱糟糟的,长大了也是,可偏偏就是有那么多人都喜欢你。”

    “还有啊,做人得有一点自知之明,秦乱身份尊贵,连父亲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的,你倒好,在他面前举止粗俗,丝毫没有一点我唐家贵族名媛的风范。”

    “爷爷还打算吧唐家传给你,哈哈哈这怎么可能?你能有什么本事?凭你会哭吗?”唐清媛一把揪起她凌乱的长发,恶狠狠道,“连你这种人都能继承唐家,我为什么不行?我偏要让他们看看,没有你唐栗,我照样能带领唐家重振辉煌。”

    “就算你杀了我咳、咳爷爷也不会把唐家传给你。”唐粒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

    唐老爷子最要面子,怎么会容忍一个有偷窃污点的人继承唐家?

    更何况哥哥身体已经好了,唐家迟早是要传给哥哥的,唐清媛为了争夺继承权一心想除掉她们兄妹俩,一旦事情败露,唐老爷子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

    “我劝你想清楚,你今天能对我下手,只不过是一时走了好运”唐粒微弱地喘了口气,即使是这样细小的动作,她照样痛得面色惨白,声音也逐渐低下去,“而且我真的很好奇,视你为仇敌的程纤纤,为什么会帮你?”

    “呵,她有把柄在我手里,当然得乖乖听我的话。”唐清媛嘲弄地看了唐粒一眼,又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那间破旧的仓库,“不过,至于什么把柄,你是没机会知道了。”

    唐粒早就注意到了那间废弃仓库,垂在身侧的手指略微动了动,在地上抠出一道歪歪扭扭的痕迹。

    她仰躺在地上,连坐起身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被尖利石子划破的脊背不断往外流血,温热的血液穿透薄薄的衣服、混合着汗水渗进地里,更可怕的是,她感觉到身体里象征着生命的热度,正一点一点往外流逝。

    好冷

    痛了这么久,失血的地方已经麻木了,唐栗试着动了一下,这会儿感觉不到痛,同样连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眼皮越来越沉

    彻底陷入昏迷之前,她果然听到唐清媛让人把她拖去那间旧仓库。

    “小心点,别把她拖死了,上次没被野兽吃掉还真是好运,这次我特意给她准备了大礼,总得让她留着命好好享受!”

    唐栗回想起可可西里那只丑恶的异兽,发自心底的恐惧从骨髓里蔓延开来,一股无力感席卷至全身,她望着越来越近的密闭仓库,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男人一路把唐粒拖到仓库门口,用钥匙在锈迹斑斑的锁头上透了两下,看似打不开的锁一下就被他打开了。

    门推开,落下层薄灰。

    里面并不如外面听起来那么安静,急促的喘息声潜伏在墙角,一声声重重地敲击着她的鼓膜上。

    唐粒用力掐了一把大腿,让大脑保持清醒。

    地上脚印很新鲜,很明显不属于人类,空气里漂浮着淡淡的工业原料气味,刺鼻又难闻,但依旧掩盖不住那股浓郁的血腥味。

    她的眼神在仓库四周搜寻了一遍,由于太过黑暗,无法确定喘息声是从何处传来。

    回声太大,严重扰乱了她的判断。

    男人的手抵在她背上,似乎随时都会将她推进去。

    也许就在下一秒。

    “大哥。”唐粒仰起头,冲男人怯生生唤了一句,“你等等扔我的时候,能不让我离它远一点,我好怕,不想死得这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