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我成为黑户〕〔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娇妻在上夜少强势〕〔总裁宠妻有个度〕〔大魔王娇养指南〕〔道先生你又输了迟〕〔威震九州〕〔娇妻在上夜少强行〕〔天降萌宝买一赠一〕〔不会真有人觉得有〕〔迟欢道北庭〕〔超脑玩家〕〔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娇妻在上夜少强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上门狂婿〕〔女主迟欢道北庭〕〔娇妻在上夜少强势〕〔第一章手感真好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被大佬们惯坏了 第111章 开门
    !

    就在唐粒召唤红丝的空隙,巨型兽爪冲着她的脸一巴掌拍下来。

    眼瞳里倒映着不断放大的兽爪,就像慢动作一般渐渐贴近她的脸,锋利趾爪瞬间在上面划出三道血痕。

    唐粒痛得浑身一颤,捂着脸翻滚到一边,喉咙里发出痛苦呜咽,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她整个人差点眩晕过去。

    唐粒竭力压抑住翻滚的欲望,颤抖着手贴上被抓到的地方,只摸到一手滑腻腻的血。

    指腹底下皮肉外翻,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现在这张脸一定可怕极了。

    异兽嗅到一股新鲜血肉味,兴奋地大吼一声,嘴角垂下串儿黏稠涎水,一滴一滴落到地上。

    唐粒看不清它的位置,只能凭借兽瞳冒出的幽光勉强判断兽头所在的位置。

    然而还没等她从上一秒剧痛中回过神,左臂忽然被一股巨力撕扯,她感受到锋利锯齿深深嵌进自己左臂的软肉里,连皮带肉撕下一块,血水飞溅!

    随之而来的是比脸被抓伤更加撕心裂肺的痛!

    异兽叼着从唐栗身上撕咬下来的肉,绿色兽瞳眯成一道细缝,然后嚼吧嚼吧吞吃入腹。

    痛......

    好痛......

    唐粒惨白的小脸血色尽失,仓库外撞门声一下比一下重,她拖着断腿朝门口爬去。

    一步、两步......

    “用力啊!都没吃饭吗!”许飞扯着嗓子怒骂,因急切愤怒脖颈上暴起条条青筋,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滑进眼里,他却顾不得擦拭,只知道一下又一下地踹门、撞门......

    “不行!周围有能力者,我的异能全都被吸收了!”使用火系异能开锁的男人满头大汗,异能源源不断输进去,锁头却连一点松动迹象都没有,“你们没发现,这扇门越踹越紧吗?”

    整座仓库外层似乎被一层薄膜包裹住,火系能力者发现自己输进去的异能就像落入了一个无底洞,洞底有一只永远不知满足的巨兽,在吸收着他传输进去的能量。

    除了有人在暗中吸收他的异能转而用来加固铁门,他想不出另一种可能。

    一群大男人围在铁门外,听着从门里传出的阵阵兽吼声,心如刀割。

    远处山坡上,听着仓库里异兽凌虐唐粒的声音,男人有些不忍地收回望远镜,怯懦地问藏在草里的女人,“你真要杀了自己的亲妹妹?你别忘了联盟法,一旦被抓到,等待你的将是终身监禁。”

    唐清媛目光冷漠地落在他脸上,一手撑着地爬起来,拍掉身上杂七杂八的草屑和尘土,“富贵险中求,唐栗一死,到时候唐烬一定会发疯,等到那时候我才有机会对付他呢。”

    看着唐清媛脸上扭曲的神色,男人感觉到全身发凉,“你跟我说这些干嘛?人是你杀的,我可不会再跟你合作第二次。”

    “那怎么行呢?我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以为你没有亲手杀死她就能免罪?别傻了,你知道她是谁吗?”望着男人害怕的神色,唐清媛眼中闪过愉悦的光芒。

    “她是谁?她不是你妹妹吗。”男人隐隐觉得自己上了一艘贼船,可发现的时候已经下不去了。

    “她啊,当然是我的妹妹了,不仅如此......”唐清媛嘴角轻翘,凌厉的目光扫过围在仓库外的那群人身上,继续缓缓吐出几个字,”她还是秦乱的未婚妻呢。“

    “什么!”

    这次换成男人面色煞白,整个联盟没人不知道七区指挥官秦乱的名字。

    远征军第一预备军首席指挥官,年仅二十二岁就登顶联盟军功榜前三的铁血将领,能有今天的地位,靠的可不仅仅是秦家这个古老世家背后的势力,而是秦乱这个人用命拼出来的真本事。

    看着面色阴冷的唐清媛,男人脱力般倒在地上,手和脚不停发颤,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对秦乱的女人动手,势必会承受永无休止的报复,哪怕是进了监狱,只要秦乱想,能叫他生不如死的法子也多的是。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带给他的!为了区区二十粒晶石赔上下半辈子,男人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

    哼,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女人,自己找死竟然还要拉上他!

    男人眯了眯眼,手背在身后,缓缓团出一个大水球。

    唐清媛面无表情的扫了眼和她拉开距离的男人,冷笑道,“我劝你最好别对我动手,我既然敢告诉你,就不怕你杀人灭口。”

    “什么意思?”男人感受着手中濒临爆发的水球,一丝杀机从眼中掠过。

    “你的能力,还能用出来吗?”唐清媛轻笑两声,看着男人骤然变色的脸,朝远处空地上击了击掌,“出来吧。”

    一个全身上下被黑色斗篷包裹的人凭空出现在草地上,看身形是一个较为清瘦高挑的男人。

    “都办好了,那扇门除了我,没人能打开。”男人声线清润,从斗篷下伸出只骨感纤细的手,漠然无波的眼神直直望向唐清媛,“你答应的报酬。”

    “别急,等我确定她死了,报酬自然会给你。”

    男人皱了皱眉,漠然的眼里流露出一股厌恶和厉色,“我只答应帮你封门,你想违约吗?”

    “我让你封门是为了确保她能死在里面,我们的交易里说得很清楚,这扇门在她死前,我不希望有别人能打开。”唐清媛抬起下巴,丝毫不畏惧地直视斗篷男人。

    ”我当然知道这点时间困不住她,里面那只兽已经被秦乱打得快死了吧,否则她早在被丢进去的瞬间就被吃掉了,这群人用异能开门恰巧帮了我一个大忙,否则就这点时间,怎么够那只丑东西恢复过来呢,哈哈哈......”

    在她以为唐栗必死的时候。

    仓库大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撞开了。

    久违的阳光从大门外透进来。

    漫天晨光中,细小的尘絮漂浮在空气中,外层被镀上一层金光,如散落下来的金丝,坠落到来人肩头上。

    “栗栗!”一声惊怒传过来。

    唐粒仰起头。

    秦乱一脚踹开仓库大门,紧跟着就看见躺在布满灰尘蛛网的垃圾堆里的唐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