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千苒君笑〕〔重生之狂莽年代〕〔缘定你〕〔大道为丹〕〔娇女种田,掌家娘〕〔反派天天想和离〕〔灵魂冠冕〕〔机甲屠魔录〕〔林家有女修仙记〕〔至尊神帝〕〔元帅您马甲掉了〕〔玄天龙尊〕〔穿越西游之这个妖〕〔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却道寻常〕〔横推从极道开始〕〔天汉之国〕〔穿成反派的绿茶小〕〔天降小妻霸道宠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被大佬们惯坏了 第116章 唐粒掉马
    !

    其他人也一样,都是一副嘲讽的表情。

    “你们想要什么?”

    这群人不是为了钱,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来干嘛?

    “和你想要的一样啊。”晋池邪狞一笑,夹在指尖的卡牌瞬间化作一道流光,直直射向江旭后背。

    然而,卡牌却在刺透水墙那一刻,突然偏离了既定轨道,扎入一旁草堆里。

    晋池看了眼秦乱,无奈地耸耸肩,口中啧啧感叹,“真可惜,又被你的水冲歪了啊。”

    秦乱淡淡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转身朝着别墅外的那间仓库走去。

    “别白费力气了,她被异兽咬伤,很快就会变成感染者,就算你带她走,也没有办法治好她。”看了一眼狼狈的斗篷,秦乱的唇微微扬起一个弧度,“这个女人,值得你赔上自己的命来挽救吗?”

    唐粒跟在秦乱身后出现时,前来救人的江旭和唐清媛正死死纠缠在一起,用来阻隔气息的斗篷只有一件,两人争抢得不可开交。

    江旭想要用最短的时间带她逃离这片区域,唐清媛却想要用这件斗篷阻绝自身气息,临死前孤注一掷拉个人垫背。

    听到秦乱语气中淡淡的嘲讽,江旭顿了顿,却没有转身,“值不值不用你说,虎啸临死前把她托付给我,哪怕是拼了这条命不要,我也要救她。”

    虎啸死了?

    唐粒心中有无数念头闪过,虎啸是怎么死的?或许上次能侥幸从兽潮中救出唐清媛,已经花完了他这一生的运气。

    如果他知道自己救的这个女人是如此的蛇蝎心肠,会不会有一点点后悔,后悔为这样一个人渣赔上自己后半辈子?

    正当她神思漫游天外的时候,一声呵斥从快被撕裂的斗篷下传出。

    “松手!你想害死我吗?还是说你打算一个人死在这儿!”江旭声音阴冷,眼底划过一抹厉色。

    目光直视着蠢蠢欲动的群狼,缓缓松开了抓住斗篷的手,“我帮你躲避联盟追缉令这么久,也算对得起虎啸了,你不愿意松手,那就一个人待在这里等死好了!”

    江旭话音刚落,强大的气流从地底振荡而出,冲破水墙,并迅速扩散到四方。

    在这股强大气流的压制下,秦乱稳如泰山。

    气流在触及到他周身围绕着的水膜后,猛然化作片白雾,消散一空。

    “想跑?”秦乱五指虚握,一条水做成的锁链凭空成型,快速飞出,套住了正打算逃跑的江旭。

    脱去斗篷后,江旭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所有人眼前,惨白褪色的脸,完全暴露在阳光中。

    曾经那张意气风发的俊颜早已被沧桑覆盖,唐粒的目光从江旭遍布疤痕的脖子上滑过,忍不住发出声叹息,“江皮皮,我似乎没有得罪过你吧?”

    江旭身上暴发出的异能,和那日她在仓库里感受到的一模一样,现在想来,许飞他们一直撞不开门,一定是江旭使了什么手段。

    许久没有听到江皮皮这三个字,江旭短促地怔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她,干裂出血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字。

    唐粒皱了皱眉,从秦乱怀里挣脱,微微靠近一步,“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江旭有些乖戾地笑了笑,这个笑配上他满头的鲜血,看上去十分疯狂,“我说,秦指挥连死了的人都能救回来,真是好本事!”

    联想到他话里的意思,唐粒的身体僵了僵,很明显,这番话不止是说给她一个人听的。

    唐粒明显感觉到,随着江旭这句话落下,站在她身侧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就在这样诡异氛围中,唐粒抬起头,看向秦乱。

    那对墨色星瞳中闪过一丝寒芒,望向她的眼神一点点冷了下来,从震惊、悲伤、最后全都归于沉寂。

    所有人都在等她给出一个解释。

    唐粒抓着秦乱衣袖的手紧了紧,最终,低下了那颗高傲的头颅,“对不起我们、我们回去说好吗?”

    “棠,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吗?”晋池冷冷一笑,卡牌重重嵌进她脚边泥地里。

    见此举动,严博弈的眉拧在一起,很显然他也对这个交代不满意,只是他表现得没有晋池那么明显。

    他先是笑了笑,然后才温言道,“棠,不如就在这里说吧。”

    “我们和棠可是有着过命的交情,想来秦指挥也不介意我们留下听听吧?”

    “小丫头,别怪我说话难听,你和棠比起来差得远了,从见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不是她。”

    “呵,七区指挥官,也就这点眼力”

    月亮初升,夜幕降临。

    别墅里,偌大的客厅里多了簇火堆,在没有足够电力的情况下,这是夜间唯一能用来取暖的方法。

    火系能力者悄悄加大火力,木材在火里噼啪爆响,显得别墅更加估计空旷。

    一群人围绕着火堆,呈环形坐下。

    秦乱半张脸被火光映得通红,另外半张脸掩藏在暮色中,沉默地拨弄着火堆。

    “喂小子,别玩儿火,当心晚上尿床!”不知谁说了一句,凝滞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唐粒看着男人面无表情侧脸,眼中刚燃起的希冀又很快熄灭了下去。

    “说吧,怎么回事。”

    察觉到她的眼神,秦乱转过头,黑眸静静地盯着她。

    唐粒扯出抹苦笑,“我是唐粒,却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

    “嗯?”晋池挑挑眉,饶有兴致地看向她,“第二人格?”

    被猜中了啊

    唐粒认命地点点头,“她原本是我的副人格,只是后来,她变得越来越强大,逐渐取代了我的位置。”

    “她呢?”秦乱眼神里第一次露出了迫切夹杂着慌乱之色。

    “我不知道,那天从仓库醒来,她就再也没出现过,或许江旭会知道。”唐粒转头,目光落到墙角昏死的江旭身上。

    这个男人一口咬定她死过,说不定,唐栗已经被他害死了就在那间仓库里,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秦乱眼中掠过一丝狠辣,他径直走向墙角,掌心团出一道水柱,朝江旭面门冲去。

    “咳、咳咳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开局签到如来神掌〕〔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