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我成为黑户〕〔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娇妻在上夜少强势〕〔总裁宠妻有个度〕〔大魔王娇养指南〕〔道先生你又输了迟〕〔威震九州〕〔娇妻在上夜少强行〕〔天降萌宝买一赠一〕〔不会真有人觉得有〕〔迟欢道北庭〕〔超脑玩家〕〔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娇妻在上夜少强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上门狂婿〕〔女主迟欢道北庭〕〔娇妻在上夜少强势〕〔第一章手感真好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被大佬们惯坏了 第38章 说喜欢就那么难吗?
    不用想也知道,现在厨房里一定飘满了烤肉的香味。,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太香了!吸~张霁我看到你咽口水了!”

    “我觉得我能吃一整只!”

    “美得你,叫声爸爸,多分你个鸡屁股!”

    “爸爸~”

    “我giao!齐名驹你有没有点节操!”

    别墅里气氛欢快热闹,唐栗站在二楼,听到下面传来的欢声笑语,唇角微微上扬。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么多的欢声笑语。

    这种感觉,倒也不错。

    “乔榛,去采点花摆盘!”她打开门,声音传到客厅。

    “好。”听到她的声音,乔榛放下手机,偏过头看了眼秦乱,深黑的瞳眸里带着满满的挑衅。

    他从茶几底下取出盘子,长腿一迈,就从秦乱面前走了过去。

    “哇靠!他什么意思啊?”

    秦乱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从空气中闻到了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突然明白了什么,抬头往二楼看。

    外面走廊空荡荡的,但是他却从空气里感受到了一丝微妙的情绪。

    焦虑中掺杂着一点喜悦,这种复杂的感情让他有点捉摸不透。

    “栗栗,需要帮你吗?”秦乱走进厨房,那种复杂的情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让他有些心惊。

    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情绪从身体里溢出来,那么娇小的身躯,能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吗?

    唐栗抬起头,表情被锅里冒出的热气熏的有些模糊,但是依旧能看到精致冷艳的小脸。,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里没什么忙的,你出去吧。”她独处的时候不希望被人打扰,尤其不想见到秦乱这种善于窥探人心的人。

    她不是那个小废物,不需要他的安慰。

    秦乱倚在门边,一只手随意插在裤兜里,半曲着一条腿,没有要挪动的意思。

    院外有两口大水缸,里面漂浮着一层绿色的藤蔓,全是唐栗用血养的水植。

    乔榛在院子里转了一大圈,就属它们长得最好。

    绿芽才从细枝里抽出点点嫩绿色,柔软可爱。

    嗯,用来摆盘最合适。

    叶子在风中抖了一下,他指尖一折,刚长出来的叶子就被摘下来了。

    水缸里独留几根绿条被风吹得乱颤,光秃秃的可怜极了。

    这副被摧残狠了的样子让乔榛想起一个老熟人——唐清媛。

    以前在唐家时,唐清媛就很喜欢种各种名贵的花草,不过她种这些并不是为了观赏,也不是为了打发时间。

    每次生气,她就会砸掉一盆,充分享受扼杀生命带来的快感。

    有一回她从二楼砸下来一盆花,直直坠落在唐栗脚边,那天他就在花园里,亲眼目睹那个瘦弱的小姑娘被吓得心神俱裂,瘫倒在地上痛哭不已。

    他抬头往楼上看,唐清媛正笑得花枝乱颤,黑色窗帘隐藏了她的身形,完美掩盖了犯罪现场。

    在别人看来,那只是一场意外,风制造的意外。

    而真正的凶手就躲在暗处窥探,像一条毒蛇,随时准备着给人致命一击。

    他躲在花丛里,手里的剪刀咔嚓一下就剪断了树枝,也就是从那天起他才突然明白,待在唐家,他的命可能连一盆花都不如。

    幸好,他们都走出来了。

    不知不觉摘了满满一盘,乔榛才好心放过那两缸葫芦。

    他端着托盘上二楼,对上秦乱饱含深意深意的目光,随后,托盘就被一道暗劲夺走。

    “怎么弄?把叶子放进去?”秦乱睨了他一眼,随即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唐栗,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唇角微微往上弯,勾起一抹自然的弧度,跟在一边不停的问她问题。

    乔榛眼睁睁看着他臭不要脸地挤过去,抢了本该属于他的位置,还恬不知耻的准备搂唐栗的腰。

    那只作乱的手在她腰间比划,似乎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

    “别乱撒,把他们放在盘子里就好。”唐栗拍掉他作乱的手,把叶子调整了一个角度,意境立马就出来了。

    “哦,我学会了,剩下的我来吧。”

    秦乱发现身边人的心情变好了。

    因为,从刚才见面开始,她就一直用冷淡掩盖自己的情绪。虽然现在还是面无表情的,但是那双墨色双瞳里,却含着浅浅笑意。

    她身边的粒子告诉他,她现在心情不错。

    把叶子摆好,秦乱低下头,在她脸上嘬了一口,“这是奖励。”

    唐栗猝然抬头,撞进那对深邃沉静的瞳眸里,下意识摸了把脸。

    秦乱笑了,伸手摸上她的脑袋,作乱地揉了一把,把她顺好的头发揉得一团糟,“现在开心点吗?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

    唐栗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坏,话里全都是歧义,摆明了就是在引诱她上钩。不过她还是觉得很奇怪,她的情绪有那么明显?

    “不喜欢,下次别这样了。”她伸手挠了下头发,用手指把乱掉的发一根根顺好,然后摸了摸发尾处的小卷卷,短短地舒了口气。

    秦乱搂住她的腰,下颌抵上她的额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口是心非的小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对我说一句真话?”

    “说你喜欢我,就那么难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竟然变得有些不自信。

    想他秦乱堂堂七区指挥,想嫁给他的女人能从七区排到一区,可他偏偏就栽在了她身上。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吸引人吗?

    “问问你的心。”

    他查过她的过往,这种回避型人格很难对别人交出自己的真心,就算他把心脏剖出来摆在她面前,可能也得不到她百分百的回应。

    秦乱轻轻按住她的唇瓣,止住了她将要说出口的话。

    “嘘,我不需要你的回应。”因为你的心会告诉我。

    唐栗撅起嘴,把他的手指顶开,眼神傲慢又冷漠,“我没打算回应你。或许今天我很喜欢你,但是等到明天太阳升起,我遇到一个比你更好的,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你。”

    小废物说得对,她根本没有心,秦乱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情感的慰藉品。

    一个怪物,一个可耻的小偷,对他的感觉真的是爱吗?

    谁能肯定那不是占有欲在作祟呢。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