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我成为黑户〕〔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娇妻在上夜少强势〕〔总裁宠妻有个度〕〔大魔王娇养指南〕〔道先生你又输了迟〕〔威震九州〕〔娇妻在上夜少强行〕〔天降萌宝买一赠一〕〔不会真有人觉得有〕〔迟欢道北庭〕〔超脑玩家〕〔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娇妻在上夜少强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上门狂婿〕〔女主迟欢道北庭〕〔娇妻在上夜少强势〕〔第一章手感真好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被大佬们惯坏了 第67章 水墙
    秦乱动作很快,和唐栗配合得非常完美,一边挥出一道水柱冲刷巨网,一边用力把变异蛙往岸上推。,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扭动的变异蛙在网里惨叫一声,终于被制服。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瘫倒在地上精疲力尽。身上、脸上、头上......一切接触到空气的地方,全都挂着淤泥。

    还有变异蛙吐出的粘液。

    程拾比他们好不到哪儿去,他左手挂着唐清媛,右手勉力抱着程纤纤,三个人像串在一条草绳上的蚂蚱,稍微一动就会陷下去。

    “快来人拉我一把!”他大声喊。

    身体微微用力,却陷得更深,程拾低头一看,淤泥已经沒过膝盖,马上就要漫过腰。

    他动也不敢动,偏头看了唐栗一眼,只看到少女惨白面无表情的侧脸。

    鬓发湿答答贴在她脸颊上,目光平静无波,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可怕的生活。

    他突然有些好奇,唐栗是江城有名富商的女儿,从小锦衣玉食,在家人的庇护下长大,怎么可能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事?

    况且她还是七区指挥官秦乱的未婚妻,应该被保护得很好才对吧?

    唐栗不太习惯别人的打量,微微侧过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背上的红丝听从指令爬下来,懒洋洋蹭了蹭她的手指,最后钻进沼泽里。

    程拾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凭空出现,用力托举着他,阻止他的身体往下陷。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踩到什么东西了,流浪者中突然发出一声高喊。

    “我们快把它拉上来吧,不要等它恢复过来,再打一次真受不了!”男人干嚎完,却没有一个人动。,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唐栗正把陷进淤泥里的队员拉起来,闻言看了一眼,发现自己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

    掉进沼泽里的人太多了,她的异能根本不够用,拉完程拾后体内空荡荡的,再也抽调不起一点儿异能。

    按照这个下沉速度,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来不及救。

    除非所有人都参与救援!

    唐栗用余光瞥了眼在地上躺着休息的男人们,目光骤然冷下去。

    早知道流浪者队伍靠不住,没想到他们这么无能,没帮上什么忙也就罢了,现在还要费力救他们。

    心里正吐槽,这时沼泽里突然发出咕嘟一声响,耳边传来队员发出的急促呼叫,唐栗不得不收回目光,加快营救速度。

    比起快死掉的变异蛙,活着的队员更重要。

    “抓紧我!”唐栗面无表情忙活了半天,因为异能透支过度,眼前阵阵发黑,体内爆发出针扎一样的疼痛,疼得她指尖紧紧捏在一起,身体里异能透支的痛苦一点点涌上来。

    一、二、三十个

    不断有队员从沼泽中挣脱,对她投以感激的微笑。

    “谢谢小嫂子!”队员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眼神里满是对唐栗的崇拜,原本以为小嫂子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厉害!

    唐栗微微笑了一下,对于队员们各种表示和感激,心里半点开心的感觉也没有,她伸手摸了下不断跳动的心脏,眼瞳里漫上一层雾气。

    从她诞生的那一刻起,所有负面情绪都从唐粒身体里剥离了,她就像一件残次品,不得不吸收着被主人格抛弃的阴暗面。

    每一次人格转换都是非常痛苦的,然而为了压制住唐粒,她只能尽力让自己情绪少波动,不去做让主人格产生极度渴望的事。

    压抑感情什么的,真是太麻烦了。

    秦乱把变异蛙拉起来,转身搜寻唐栗的身形,正巧看见她苦恼的神情,不知道在想什么,眉毛蹙成个“川”字,两只大眼睛无神地盯着地面。

    “栗栗,过来帮忙!”

    唐栗听见声音转过头去,男人正笑着对她招手,因为上一世被异兽吃掉的缘故,对带粘液的生物极为厌恶。

    她忍着恶心凑过去,和秦乱一起把巨网里的蟾蜍拽上来,又顶着众人畏惧的目光拉开大网。

    “快看看它死了没有啊?我刚才碰到了它的粘液,该不会有毒吧!”男人们的声音里带着些恐慌,他们是真的怕被感染。

    太可怕了!

    与其变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不如死掉算了!

    好歹还能留住作为人的尊严。

    “大家不要怕,舌头上的粘液只是它的口水而已,不会对我们的身体造成影响!”说着,秦乱挥手立起一堵水墙,结果手掌触摸到暖乎乎的地方。

    伸手一摸,水墙软绵绵的,有点像非牛顿流体。

    稍微用点力,整只手都被温暖裹住。

    被水流冲过的地方很舒服,秦乱把手取出来,细细打量。

    不疼,指甲缝都被水流清理得很干净。

    “来试试,水墙可以冲掉你们身上的粘液和淤泥!”秦乱朝这边招手。

    男人们没有动,他们并没有看到秦乱用手试探水墙的动作,不确定这东西会不会有危险,谁都不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慢慢的,人群开始骚动。

    “要不试试?”

    “那么大压力,万一被压死了怎么办?被水压死的滋味可不好受!我宁愿臭着!”

    听到没人愿意去,唐栗深吸一口气憋在胸腔里,看了眼秦乱,义无反顾地朝水墙走过去。

    她闭着眼睛,伸出一只脚试探性地触碰了下水墙,然后走进去。

    暖乎乎的水流钻进衣服里,紧贴着她的肌肤游走,毛孔被打开,黏液淤泥很快就被带走了。

    发根处像有一双轻柔的手,贴着她的头皮轻轻按摩,水珠从发间滚过,却没有沾湿发丝。

    呼——太舒服了!

    从水墙里出来的时候,唐栗舒服地叹了口气。

    众人看着她从水墙里出来后容光焕发的样子,纷纷从地上爬起来,从水墙一边穿到另一边。

    没有人怀疑水墙的安全性,毕竟从见到秦乱的第一面起,他对唐栗的在乎就表现在脸上。

    要知道,大部队在的地方一定拥有最强的武装力量,也能最大程度保证所有人的安全,但女人们往往都是被留下的。

    而留在营地里,女人们随时都有可能遭到变异植物的攻击,男人们都知道却不肯带上她们。

    因为无论是从力量还是其他方面看,带上她们无疑是累赘。

    如果不是真的在意,秦乱怎么会把唐栗这个娇娇弱弱的大累赘带在身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