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九节 七窍玲珑心
    ..,最快更新!

    巫轻肥总觉得天要塌下来了。惑界气机紊乱,动荡不堪,仿佛嫌他们过得太过安逸,天灾一股脑压了下来,天崩地裂,山呼海啸,狂风暴雨,下层魔物死伤无数,连血气主宰都元气大伤,一个个萎靡不振。是此界本源要抛弃他们这些忠实的拥趸了吗?他貌似蠢肥,其实有一颗多愁善感的七窍玲珑心,蜷缩在冷泉谷不敢轻举妄动,苦苦捱了大半载,天灾非但不见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巫轻肥终于坐不住了,顶着风雨徒步登上齐云山,在行宫外求见帝君。

    彤云滚滚压得极低,金蛇狂舞,电闪雷鸣,饶是巫轻肥道行深厚,已跻身立于此界巅峰,也禁不住胆战心惊。这是惑界本源不稳的征兆,覆巢之下无有完卵,上????????????????境大能与底层魔物,在破灭一界的天灾之下,并无分别。

    他站在风雨中,淋得像落汤鸡,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帝君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命他入内觐见。不知是不是错觉,巫轻肥心头一颤,觉得帝君似乎有些心力交瘁,才从一场噩梦中醒来,迟迟没有回复,并非有意为难或考验他诚心。

    这个世界乱了套了!巫轻肥嘴里嘀咕了一句,雨水顺着脸庞淌入口中,他尝到了苦涩的滋味。行宫内一片狼藉,宫殿坍塌,仙姬仙童死伤累累,巫轻肥心惊肉跳,没奈何,硬着头皮踏入冷清清的大殿,拜服在地参见帝君。

    帝君抬起双眼,面容憔悴,缠绕右臂的“混沌锁链”竟荡然无存!

    惑界遭遇前所未有的剧变,“混沌锁链”一朝不翼而飞,令帝君措手不及,不幸中的大幸是,赤金蛮牛解脱束缚,却并未即刻苏醒,反倒陷入更深的沉睡。这些日子帝君倍加难熬,不知惑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推测如此翻天覆地的动荡,当于上尊大德有关,然而劫余大德业已陨落,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不容置疑,那么又是谁在背后拨弄手脚呢?

    帝君将目光投向巫轻肥,虚抬手掌将其扶起,问其来意。

    巫轻肥本打算问帝君,如何应对眼下的大劫,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犹豫片刻,咬着牙道:“师尊,要不要弟子再走一趟?去往羊肠河,抑或是冰封峡谷?”

    帝君并未一口回绝,思忖片刻,道:“你打算跟那些天外来敌妥协?”

    巫轻肥听到“妥协”二字,心中一慌,惴惴不安道:“虚与委蛇而已,看看能否通过他们,探听上尊大德的意图,哪怕片言只语,也好过一味苦捱下去,没个盼头。师尊,人心要散了……”

    帝君低头看着右臂,臂膀上留下深深的烙痕,血肉模糊,迟迟未能愈合。他一身血气修为,尽用于祭炼“混沌锁链”,操纵赤金蛮牛,如今“混沌锁链”弃他而去,赤金蛮牛彻底失去控制,若巫砧主卷土重来,他未必能压得住他。

    ????????????????帝君轻轻叹了口气,道:“你去吧,哪怕多付出些代价,也可以商量……”

    巫轻肥心中一沉,凛然道:“徒儿知晓了!”

    帝君看了他一眼,道:“你并不知晓。惑界是吾辈存身之地,哪怕让出半边给他们立足也无妨,上尊大德拂下的一粒尘埃,落在你我头上,就是灭顶之灾!”

    巫轻肥答允一声,倍感压力。帝君虽未明言,他不经意流露的无奈和无力,令巫轻肥感同身受。此行前景渺茫,不知何时才能回转,局势反复,翻云覆雨,师尊能否稳住大局,尚在两可之间。他不敢再多言,结结实实磕了四个头,起身告辞。

    帝君屈指弹出一缕血丝,流光一闪没入他眉心,巫轻肥以神念观之,却是一幅地图,羊肠河下数百丈深的地穴中,岩洞四通八达,密如蛛网,当是重元君献出的“投名状”。他眼前一亮,却听师尊低低道:“徒儿,‘血眼通’的法门,你已尽得真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日后若有机缘突破绝境,更进一步,千万莫要错失。”

    巫轻肥闻言微微一怔。开辟“血眼”汲取本源之力,炼而不化,避免血气法则的侵蚀,意识得以安然无恙,这是“血眼通”的好处,亦是它的局限,终其一生,无望执掌一界,跻身上尊大德。然而听师尊的口气,天机并未断绝,似乎犹有一线渺茫的希望。

    他满腹狐疑,慢慢退了下去。

    行宫外雷电交加,暴雨滂沱,巫轻肥沿着崎岖山路一步步走下齐云山,心神恍惚,若有所思,电光时不时照亮他的脸,雨水满面,露出一丝狰狞。

    他回到洞府中坐定,周身水汽氤氲,渐渐蒸干,心中亦拿定了主意,唤来石鲸主、巫玉露、石夔府、楼京华四位血气主宰,告诉他们自己奉帝君之命外出公干,须离开一段时日,冷泉谷中的人马暂且交给他们,这是他省吃俭用积攒下的家底,除非帝君有命,万不可轻易折损。

    石鲸主心中一动,这些时日相处下来,他????????????????也渐渐摸清了巫轻肥的心性,被他称为“家底”的兵马只忠于他一人,堪称精锐,交托给他们照应,看来此行危机重重,不知何时才能回转。他轻轻咳嗽一声,当仁不让,正待开口,却见巫轻肥握住巫玉露的手,恳切道:“雨露道友,烦劳你多费心,从旁看顾,替我拿主意!”

    巫玉露面孔微热,心头一阵迷糊,下意识颔首答允。

    巫轻肥松开手,又向石鲸主、石夔府、楼京华拱手道:“雨露道友孤掌难鸣,还须三位道友鼎力相助,有道是‘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呵呵,呵呵,待吾归来,交托了差事,再为诸位把酒言欢!”

    石夔府与楼京华对视一眼,心下了然,巫轻肥显然信不过石鲸主,故此交托给巫玉露,有意将他撇在一边。石鲸主被削了面子,二人暗觉好笑,决定从旁襄助巫玉露,卖巫轻肥一个面子。

    巫轻肥伸出胖乎乎的右手,在石夔府肩头轻轻一拍,又在楼京华肩头轻轻一拍,意味深长道:“拜托诸位了!”

    一道血气暖流涌入体内,当初被巫刀尺挑断手筋脚筋,用铁链穿了琵琶骨留下的暗伤,顷刻间一扫而空,浑身轻松,精气勃发。石夔府与楼京华又惊又喜,巫轻肥神通手段如此了得,竟不在巫刀尺之下,石鲸主与之相比高下立判,腐草之萤光,又怎及天心之皓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