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迷雾〕〔我有一座发电厂〕〔荒野神宠进化系统〕〔元道帝尊〕〔洛神诀〕〔万古最强部落〕〔贺山红〕〔寒门凤华〕〔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八零神医小娇媳〕〔重生暖婚,裴少宠〕〔都市之仙帝奶爸〕〔最强无敌战神〕〔长月浩浩〕〔红鸾聘〕〔史上最强炼气期〕〔绝品御灵师〕〔大唐第一女相〕〔我被男神克死后〕〔敢问穿向何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一个女军阀 第43章 龙资凰命订婚盟(七)
    眼见两个小男子又吵了起来,长欢方才还有主意的头脑不禁闹成一团浆糊。不都说“七八岁、讨狗嫌”嘛,怎的这两个方才三岁的娃娃就已如此难缠?将来如何得了?

    半晌,长欢被他们俩吵得脑仁发疼,遂喝道:“全都住口!”

    钱斯年和瓜尔佳俊喆齐齐闭了嘴,四目望向长欢。其他人也被这句话的气势镇住,都没敢言语。

    长欢叹了口气,恢复软饴一般的声音,说道:“若是大家都拿不定主意,我来说个方法,如何?”

    容悦卿直觉长欢是护着俊喆的,便顺势力挺于她:“我看可以。长欢既是我都统府的小姐,将来也是督军府的媳妇,我相信她定会不偏不倚,公正处置。不知钱督军意下如何?”

    钱希临略思索了一下,觉得容悦卿此言有理,这长欢小姐毕竟要嫁入督军府,怎可能对未来夫婿不利?如此斯年定是吃不了亏的。至于那瓜尔佳俊喆,一个懵懂稚子,自己本来也没打算将他如何,就随他们去罢!他最看重的还是这门亲事能成与否,况且正巧可以借机瞧瞧这传闻中“奥都妈妈”下凡的女孩儿到底有何真本事。故此,他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沈曼淑还欲说什么,却被钱希临用眼神制止了,只得作罢。

    于是,长欢开口讲道:“既然钱公子和喆儿都喜爱这匹良驹,不如就让它来决定谁是谁非罢。”

    沈曼淑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我还当长欢小姐有什么妙计呢,一匹马若是能断是非,我们这些大活人却不能,岂不叫人笑掉大牙?”

    然而,钱斯年却拉了拉二娘的手臂,止住她下面的话,万分有兴致地说道:“有趣,我倒想看看,如何能叫这匹马分辨是非。”

    长欢莞尔一笑,朗声说道:“古语有云:老马识途,良驹识主。既然两位公子都觉得对方没有资格做这千里马的主人,冒犯了此马,我们便让玑珠自行择主。若它选了钱公子,就请姐夫不吝将它赠与公子,宝马配英雄,相得益彰;若是它选择俊喆,就请钱公子向喆儿致歉,并且不再打这马儿的主意,如何?”

    钱斯年听闻赢了可将这绝世千里良驹牵走,立刻动心不已。但他眼珠儿一转,指了指俊喆说道:“这不公平。此马养在府上多时,自然认得他的面孔声音,怎知不会因为熟识而偏私?”

    长欢答道:“钱公子多虑了,我听说此马性子极烈,除了故主无人可以驾驭,因而养在此处赋闲。若钱公子不信,我们就定个规则:给它套上眼罩,你二人各站一边,不许言语,看谁有办法将它吸引到身边来,好不好?”

    钱斯年欺近长欢,带着冷魅的气息一本正经地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若骗我,将来有你好看。”

    长欢清冷一笑,心说我堂堂大清国宁古塔镇陲少将军,绝无仅有活了两世,何曾受过任何人威胁?你这小毛孩子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竟敢对我放这狠话,真真好笑至极!

    “那就请各位移步苑中罢。”长欢视线绕过钱斯年近在咫尺的玲珑面容,直接望向了苑中的马厩。

    那匹通体雪白的骏马此刻正悠然信步在马厩之中。她是大宛马中难得的纯白品种,当年唐玄宗得此一匹,言其毛色之白能将宿夜照亮,因此取名“照夜白”,极其爱重。

    而这匹叫做玑珠的“照夜白”是清扬征战西伯利亚时觅得的原始大宛幼崽,从小养大的,故而骄纵性烈,不事二主。它是清扬最长久的伙伴,一起征战四方,一起风餐露宿。可以说,它和清扬在一起的时间比额驸还长。

    好久不见了,玑珠。

    突然,那马儿似乎感应到了故主心中的呼唤,一下子回过头来,向正在靠近的众人投去狐疑的目光。然而一个个陌生的面孔令它脊毛倒竖,戒备起来。它焦躁不安地踱着步,试图更清晰地感知主人的所在,却终是惘然。

    斯人已逝,面目全非,对面相见应不识。

    很快,斯年和俊喆两人准备妥当。他们一人站在庭院一边,而其他人则聚在当中,正对着马厩的门。崔穆鲁善因日日喂养玑珠,堪堪可以接近而不惹恼它,故而派他将玑珠的双目用眼罩盖好,再轻轻打开马厩的木门。

    门甫一开,斯年和俊喆便使尽浑身解数发出各种响动:拍手、跺脚、吹呼哨、甩鞭子……无所不用。然而,玑珠始终站在原地一动也未动。

    一刻钟过去,众人等得有些不耐烦,便听沈曼淑说道:“这法子不行啊!我看此马根本不是什么会择主的良驹,长欢小姐这玄虚弄得可有些过分了,竟叫咱们白白在此等上许久!”

    她话音未落,便见玑珠马向着俊喆那边走了几步。众人一下屏住了呼吸,紧张地关注着事态的发展。长欢则在心里默默说道,好样的,玑珠。

    然而,稀奇的事情发生了。玑珠转过身,径直向抱着长欢的连嬷嬷走了过来。到了跟前,它甩动着飘逸的鬣毛,鼻里喷着粗气,似乎在迷惑地搜索着什么。

    玑珠。长欢默念它的名字。

    不意,高傲的马儿竟低下头,将长长的一张脸伸到长欢面前,轻轻嗅着。

    长欢动容,不觉伸出白嫩的小手在它额头上抚摸了一下,又亲昵地捏了捏它尖俏的耳稍,这是她们之间特有的小动作。

    马儿全身一震,触电一般兴奋了起来,它“噗”地喷了个响鼻,在原地踏了好几圈步,看得出很是高兴。

    你认出我了?长欢暗道。没想到,你竟比人更有灵性,也更情长。

    半晌,长欢含笑带泪地说道:“玑珠,那两个男孩儿,你自去选一个做主人罢,拜托了。”

    马儿似乎听懂了她的话,犹疑再三,最后带着不舍走向了钱斯年一边。

    这可真是所有人都没料想到的结果,包括长欢。以她对玑珠马的了解,应该选择俊喆无误,因为她教过他如何驱使马儿的呼哨。而且,刚刚玑珠明明已经往俊喆那边去了。她不懂,玑珠为何突然临阵倒戈,使她的算计落了空。看来畜生毕竟是畜生,怎能将希望寄托在它们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我要的是你爱我〕〔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上门龙婿叶辰下载〕〔厉少宠妻至上〕〔绝品神婿秦菲雪免〕〔前妻难追,周少请〕〔妃要撩人:太子殿〕〔重生娇妻:祁少强〕〔启禀陛下,娘娘又〕〔上门龙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上门龙婿免费全文〕〔逍遥战神江策丁梦〕〔穿越兽世之征服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