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迷雾〕〔我有一座发电厂〕〔荒野神宠进化系统〕〔元道帝尊〕〔洛神诀〕〔万古最强部落〕〔贺山红〕〔寒门凤华〕〔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八零神医小娇媳〕〔重生暖婚,裴少宠〕〔都市之仙帝奶爸〕〔最强无敌战神〕〔长月浩浩〕〔红鸾聘〕〔史上最强炼气期〕〔绝品御灵师〕〔大唐第一女相〕〔我被男神克死后〕〔敢问穿向何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一个女军阀 第234章 金蝉脱壳生死茫(四)
    自新婚第二日钱斯年赶走了沈蕊茵,他也再没有回过自己房间,而是直接住进了曾经属于苏长欢的那间闺房。

    虽然,沈蕊茵已嫁入帅府,但是沈嘉祥并没有放松对帅府的管控,尤其是对钱斯年。他不允许钱斯年出城,更遑论回部队任职。对外,他把持了消息传递的渠道,只对钱希临说斯年身子不适,最近不宜劳累,给他放了个长假而已。钱希临自己近来亦是焦头烂额,便没有去深究。

    其实,沈嘉祥大可不必如此。因为,自从在帅府众人口中确认了长欢为自己“殉情离世”的消息之后,钱斯年整个人便陷入了一种恍惚失神的状态。他把自己和世界隔绝起来、对立起来,不和任何人说话,也不哭,也不笑,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长欢的屋子内,长年累月漂泊着淡淡的药香,其中还夹杂些许清淡的脂粉气,是长欢身上独特味道的残留。如今,只有这种味道能让斯年破碎的心稍稍感到安定,他便日复一日地沉溺其间,难以自拔。

    沈蕊茵搬离了钱斯年的房间之后,挪去了袁飔从前住的花厅小楼居住。

    帅府上下都因为沈嘉祥围城逼婚一事对沈蕊茵十分不满,加之长欢在帅府生活多年,和众人关系都十分融洽,大家早已默认她就是钱家的少奶奶,因此谁也不待见沈蕊茵,都不和她来往。

    成日里,只有从沈家带来的丫鬟春樱陪着沈蕊茵,孤寂地住在仿佛与世隔绝的小楼里。

    即便如此,沈蕊茵依旧未觉索然。她回想自己往前十几年的不长生命中,所思所想所求唯有钱斯年而已。曾经她以为,无论真情假意,无论有无名分,只要能待在他身边便已足够。可如今确实做到了,却发现原来自己想要的更多。

    世人大抵如此,不满足,不知趣,得到了名分还想要身体,得到了身体还想要真心,得到了真心还想要永恒。最后都被自己无休无止的欲望牵累,失却了本心,得不到自在。

    可是,钱斯年已然被她自己刺激得近似痴傻,她便是有再多不甘,也无计可施。

    沈嘉祥如意将女儿嫁入豪门,便开始专心对付被他撩拨起滔天怒火的鲍叔臣。本来,他只要和接到消息赶来驰援的容悦卿里应外合,凭奉天、宁安两城的兵力,对付一个被当枪使的鲍叔臣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谁能料到,北京钱希临为首的北洋政府和广州护国军政府和谈失败,第二次南北之战再次打响。容悦卿半路突然接到钱希临之命,令他速速南下,支援前线。故而,只剩下沈嘉祥独自抗衡鲍叔臣了。

    奉天军和黑龙江军的实力相差无几,沈嘉祥之前被鲍叔臣围困奉天城内,不过是他故意不抵抗逼迫斯年就范的伎俩。但若说他俩谁能轻而易举战胜对方,似乎也并非如此,只能说是势均力敌、棋逢对手罢了。

    因此,在钱希临、容悦卿等人和广州护国军南北对峙的同时,沈嘉祥和鲍叔臣也在东三省展开了一场小规模的“南北之争”,就像此时的整个中华大地,到处烽烟四起,几乎不剩任何一方净土了。

    苏长欢回到寞愁寨,绺子众人又惊又喜,本来大家都以为她不会回来了,没想到还能再见。他们知道,她是为解寞愁寨之围才离开的,因为她走的第二日,山下包围的部队便毫无声息地撤走了。

    江愁眠见长欢回来,不动声色地推了推自己的爹爹江枫,用眼神示意着他什么。

    但江枫并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原地挠了挠头,憨憨地笑了:“回来了?挺好。”

    苏妍紫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情绪复杂地望着长欢。感情上,她是希望她回来的,毕竟两人已是多年“姐妹”,她依稀知道长欢胸中的抱负,唯有留在寞愁寨方可得以实现。

    可是理智上,妍紫又很怕长欢回来,因为她离开的这些日子,江枫一反常态地沉默,好像失去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妍紫知道,他是舍不得长欢了。也许在他自己都未曾发觉的时候,已经开始喜欢上了那个足智多谋、桀骜不驯的小丫头。

    江枫虽然娶了妍紫为妻,两人也有了夫妻情分,但对江枫来说,妍紫到底既非结发,又非情钟,在一起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直至长欢离开,他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心里早就将她放在了和李渔火并排的位置。已是如此满满当当的一颗心,自然无法再容下另一个女人了。

    容俊喆见到长欢自然也是高兴,但同时又有些忧心。他和钱斯年是多年挚友,自然明白这次围困寞愁寨斯年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本来小姑姑离开的时候他是欢喜的,为她和斯年终于可以面对这份感情感到欢喜。可是没想到,这才几天功夫,她居然回来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令斯年最终还是选择了放手?

    刚入寨时人多口杂,俊喆不便询问,于是默默跟着长欢回了她的住处。

    “小姑姑,你和斯年,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为何回来了?”俊喆开门见山地问道。

    长欢反而问道:“怎么,喆儿这些日子一点儿不想我?不希望我回来吗?”

    俊喆扁了扁嘴,在长欢面前仍旧孩子气地答道:“小姑姑,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怎会不想你?只是相比之下,我更关心你是否得到幸福。”

    长欢心中一暖,却又不禁想起钱斯年或许还在奉天城内同沈嘉祥苦苦抗争,又或者他看过自己的诀别信之后已经妥协,接受了沈嘉祥的摆布。但无论如何,他应该是安好的。因为自己一“死”,沈嘉祥便没有理由半途而废,将他置于死地,一定会继续想尽办法促成他和沈蕊茵的婚事。只是,不知他是否听闻了自己的“死讯”。若他知道了,又该如何是好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我要的是你爱我〕〔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上门龙婿叶辰下载〕〔厉少宠妻至上〕〔绝品神婿秦菲雪免〕〔前妻难追,周少请〕〔妃要撩人:太子殿〕〔重生娇妻:祁少强〕〔启禀陛下,娘娘又〕〔上门龙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上门龙婿免费全文〕〔逍遥战神江策丁梦〕〔穿越兽世之征服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