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01 古宅
    在被那些检察者抓住,投进渝林区监狱的时候,罗玉安一度以为自己很快就会被架上行刑台,由审判者处决。

    但是,在渝林区监狱过了半个月,她的命运忽然之间走向了一个未知的方向。

    .

    “您看,这些都是符合要求的死刑犯。”负责看守她们的监管者用从未有过的谄媚语气对身边那个男人说。

    男人正装打扮,穿着讲究,眼神落在屋子里的囚犯们身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挑剔,哪怕说起话来还算客气,浑身上下也充满了高人一等的高傲感。

    他说:“只有这些?”似乎看不上她们。

    罗玉安不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她只是在早上和其他人一样被要求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被赶进这个牢笼里等待。

    微微弯着腰的监管者擦了擦额上的汗,赔笑道:“您知道的,上个月刚好是处决月,那一批的死刑犯已经被处置了,这一批是最近半个月才进来的,所以人数是少了点。”

    外面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话被囚笼里的死刑犯们听得清清楚楚,这群死刑犯有男有女,都是因为杀人、抢劫或者强.奸等等犯罪行为被抓进来,其中不乏胆大聪明的人。

    他们大多将在不久之后迎来处决,最久最久也就只能活到明年的处决月而已。但是外面的男人让他们看见了希望,他似乎想要在他们之中选择死刑犯去做什么。不管他要做什么,肯定都比在这监狱内等死强。

    “不知道这位先生是想做什么,选我怎么样,我什么都愿意做。”牢笼内很快有一个男人主动上前说道。

    他走近囚笼那一侧,外面的正装男人随着他的靠近微微皱起眉,装模作样地拿出手帕捂了捂鼻子,完全没有搭话的意思。站在他身边的监管者好像收到了什么讯号,一改卑躬屈膝的模样,一瞬间变回了平常的趾高气扬,将手中的电击棍拉长伸进牢笼里,狠狠一挥把那人打得趴在了地上。

    “谁许你开口的!闭嘴!给我在地上趴着!”

    蠢蠢欲动的其他囚犯见状,纷纷后退,不愿意让自身和那倒霉男人一样被迁怒。罗玉安也跟着往后退了退。她站在人群最后面,从头到尾都像一个影子,不说话也不动,安安静静待在角落里,怯懦又平庸。

    在这个世界二十多年的生活中,她确实一直是这个样子,平凡朴素干活踏实,看着好像挺好说话,容易被欺负,是随处可见的普通女人。

    她不敢自荐,也不敢去想外面那男人有什么身份,又要去做什么事,她只是希望快点结束,回到监狱去。但是——

    她的眼前突兀出现了一只黑猫。

    那只黑猫从她面前悠闲地走过,长长的尾巴扫了一下她的脚。罗玉安微微瞪大眼睛,不清楚这里面怎么会忽然出现一只黑猫,而且它悄无声息,仿佛是凭空出现。

    “那里面那个女人。”正装男人的声音带着穿透性,刺进罗玉安的耳朵里。

    罗玉安感觉前面遮挡着的人群散开,脚下忽然一亮,不由得慢半拍地抬起头来。正装男人的手遥遥指着她,“那个女人,过来看看。”

    眼角余光中,那只黑猫忽然消失了,就好像是她的错觉。

    罗玉安在监管者的呵斥下走到囚笼前方,看着外面两个男人,略显局促地低下了头。

    正装男人打量了她两眼,问:“她犯了什么罪?”

    监管者立刻拿起随身携带的本子翻看,很快回答道:“她是犯了杀人罪。”

    正装男人有些诧异,似乎不太相信这种看着老实的瘦小女人还能杀人,“就她,杀人?”

    监管者补充道:“是的,她杀了三个人,一个知名大学教授,一个企业老板,还有一个小有名气的演员。三人都被她斩断了手脚和头,身上也被砍了很多刀,是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

    “不错,那就她一个。”

    罗玉安被监管者单独带了出去,随即,她又看到正装男人选择了三个人,包括她一共四个,两男两女。她们被带去再一次洗漱,换上了新的衣服,然后又被人带出了监狱。

    看到渝林区监狱的大门,还有灰白色的围墙,鲜红的路障,罗玉安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出来,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从未坐过的高档宽敞汽车载上他们,渐渐远离了渝林区监狱,开上了一条大路。繁华的高楼和交错纵横的车道,乱中有序,所有在这里生活的人们都遵循着规则。而在这个平时最拥挤堵塞的街道上,这辆车拥有特权,一路没有因为任何一个通行灯停留,畅通无阻地通过了中心区。

    车子开了很久,车上的人都没有说话,有种令人窒息的安静。终于坐在罗玉安身边的另一名女囚犯忍不住开口:“我们要去哪里?”

    车里除了刚才的正装男人,还有另外一个看上去颇年轻的男人,他也是同样的正装打扮,笑呵呵的仿佛脾气不错。听到这个问题,他望一圈不安的四个囚犯,呵呵一笑:“对你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一个男囚犯眼睛一亮,追问:“是什么好事?”

    最开始那正装男人不耐烦地打断他们的谈话:“闭嘴,真是吵死了。”

    笑脸男人无辜地摊了摊手,闭了嘴不再说话,其他人也不敢再问,只是心里都生出期待来。既然不是坏事,还是好事,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好事?只有罗玉安还是感觉不安,但她也不敢出声,老实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快要黄昏时,车子慢慢地驶入一片森林中,清冽又带着腐木味道的山林气息顺着微敞的车窗冲进鼻子里。罗玉安默默看着窗外,有点不确定这是不是还在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渝林区,渝林区已经被完全开发,应该没有这么大面积的山林了。

    宽阔干净的长长山道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座门楼,横跨在道路上方。车子开得太快,罗玉安看不太清晰那些门楼的模样,只看到每一重门楼左右都挂着红灯笼,在黄昏中亮起的两点红光仿佛渐渐苏醒的怪物眼睛。

    车子终于停在了一重门楼之前,罗玉安和其他人一起下车,抬起头看向眼前的门楼。翘起的三层屋檐被漆成红色的石柱支撑起,石柱上雕刻了许多没有具体形状的奇怪花纹,交错复杂的纹路看久了之后让人觉得头晕眼花,恍惚间那种被风雨侵蚀的红色斑驳痕迹都好像是血痕一般,正在顺着柱子缓缓往下流淌。

    在车上显得倨傲和轻浮的两个正装男人同样下了车,看到门边两位提着红灯笼等待的老人,连忙躬身行礼,乖得像一对孙子。

    那是两个头发花白,穿着白裙的老太太,两人的长相不太一样,但相似的装扮又是同样的面无表情,乍一眼看上去简直一模一样。其中一个老太太朝罗玉安四人招手,接着转身在前面带路,走进了门楼之内。

    至于那两位把她们送过来的男人,他们什么都没说,表情敬畏而肃然,很快回到车上,掉头把车开走,像是完成了任务的送货员。

    古怪的地方,古怪的人,在这种黄昏的逢魔时刻,四个死刑犯看看远去的车子,又看看前方的领路人,迟疑却别无选择地跟着两个老太太一起走进门楼,仿佛是主动将自己送进了怪物的巨口。

    门楼之内出现的建筑,让四人再度惊讶震动了一次。

    如今外面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建起了繁华高楼,像这样由木头瓦片建造的建筑,似乎是几百年前或者更早以前的风格,是几个世纪前的遗留物,早已经消失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哪怕是各种电视影视剧里,她们都没见过这样大且豪华精致的古宅。

    置身其中,他们只觉得穿越了时空,连世界都错乱了,心头的恐惧和疑虑不断叠加。

    一重又一重的门,阴郁斑驳的树影,寂静无声的长廊和庭院。影子一般在前方领路的老人将他们带进了迷宫古宅的内部,带到一个极为奇怪的院落。

    整个院落如同一个口字,四个方向分别是四个房间,院落正中央单独建着一座稍小的建筑。不同于一路上看到的那些古建,罗玉安觉得口字正中间那座建筑更像是一个放大的神龛——她曾经和妹妹一起在某个风俗馆见过这种样式的神龛,据说是最高规格的一种神龛。

    “你们,分别住在这四个房间内。”一个老太太开口说道。

    她站在那里,略显浑浊的双眼看着他们,那种毫无感情,像看着死物一样的眼神让人打从心底不舒服。

    四个人都被这诡异的地方给吓住了,不自觉按照她说的话去做,在她的注视下乖乖进入了四方院子的四个房间里。

    罗玉安进入的是右手边的房间,房间里很空旷,什么都没有,地面光滑干净,墙壁上漆着红漆,房梁是重重叠叠的木头,因为光线不好,看不清雕了些什么。

    门外的走廊上响起脚步声,是那两位老太太,她们在走廊上走动,依次合上了四个门。那轻轻一声关门的砰响,让罗玉安无端感觉心里一跳。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屋内什么都看不清,只有透过窗棱隐约的一点点光,罗玉安忍不住凑上门缝往外看,看见两点红光退出了院子。那是两个老太太提着灯笼,从她们进来的那处小门离开了,应该还落了锁,她听见锁的响声了。刚才进入这个院子的时候,她注意到过那个小门上面的锁,有两重锁,都很粗大沉重。

    罗玉安在黑暗中抱紧自己,她环顾空荡荡的漆黑房间,总感觉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暗里悄然出现,可能是一双手,突然拽住她的脚,可能是丝丝缕缕的头发,突然从房梁上垂落到她眼前。罗玉安有点控制不住这样的想象,忍不住把自己缩成一团。

    在不知道多久的安静之后,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四个人中有一个人开了门,应该是男人,他走在走廊上的脚步声特别沉闷,哪怕特意放轻了仍然很响。

    那人去敲了旁边的门,低声说:“开门,都出来!”

    “喂!都快点出来,这什么鬼地方,你们不会真准备就这么在屋子里缩一晚上吧?都出来说说要怎么办!”

    罗玉安透过门缝看见男人模糊的黑影站在隔壁一扇门前,抿了抿唇,她分辨出这是四人之中个子最高的那个男人。

    在这样诡异的环境里,能和其他人待在一起确实更有安全感,但是……这个男人是因为强.奸并杀害了十几个女性才入狱的。男人没能敲开那一扇门,骂骂咧咧地朝她这边走过来,罗玉安迅速抬手把自己这扇门死死按紧。

    就在这时,深沉的黑暗里幽幽亮起了一盏红灯——在最中央那个神龛一样的屋子里。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