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02 祭品
    一点红色如同烛火飘飘摇摇亮起,透过纱帘,呈现出一种异样的鲜红。罗玉安从门缝中露出的眼睛也印出了那一点红光,覆盖于她骤然缩紧的瞳孔。

    门外男人的脚步声忽地停住了,他刚好走到罗玉安所在的门前,两人就隔着一扇门,罗玉安甚至能清晰地听到了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恐惧,无形的恐惧在空气里如同逐渐绷紧的丝线。

    “什么鬼东西。”门外的声音显露出些中气不足的虚弱。

    骤然间,中央一盏透帘的红灯变成了好几盏,陆陆续续亮起的红灯将神龛内部照得通红一片。神龛建筑的四周都只是用了几层帘子遮蔽,此时红光透在上面,她们都能清晰地看见神龛内部有一道阴影摇摇晃晃地出现了。

    她……或者是他,从黑暗里走到红光下,细瘦支棱的身躯,移动的姿态古怪,看影子仿佛身上拖着长长的一件衣裳。

    门忽然发出一声轻响,罗玉安的视线被遮住了,因为门外那男人不自觉后退,刚好挡在了她的视线前方。

    罗玉安退后一步抬起头,发现外面红光更盛,男人贴在门上的影子她都能看得清晰。

    “有人?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咕唔……咕……”男人骂声突然中断,喉咙里发出一阵含混的声音,这声音令人浮想联翩,同时感觉毛骨悚然。罗玉安双眼有些发直地看着门上出现的一片水痕,几乎能想象出这一大片痕迹刚才是怎么泼洒上去的。

    紧接着,外面响起了尖利的叫声,那叫声属于另一个女囚犯。饱含恐惧意味的刺耳尖叫和男人濒死时发出的细微声音混合在一起,由远或近刺进她的耳朵里。她没能看见男人刚才遭遇了什么样的袭击,但是在左右两边房间里的两个人肯定看清楚了。

    来这里之前,罗玉安在渝林区监狱里待了半个月,身边都是死刑犯人,大多拥有着超过常人的冷酷。隔壁那个女囚犯,据说她和自己的丈夫一起,在十年间接连犯下数十起重大抢劫杀人案,后来又因为不满意财产分配动手杀死了丈夫。这样一个女人,现在却这样如此恐惧的尖叫。

    罗玉安僵硬地看着门外的人影消失,看着再次透出光的门缝,缓缓凑过去。

    她首先看到门外的走廊边缘有一只脚,孤零零被丢下的一只脚。

    刹那间,她的感官都苏醒了,尤其是嗅觉,她好像才发现自己刚才是屏息着的,骤然倒吸一口凉气后,那股混合着不知名花香的血腥气,浓烈地冲击着她的所有感官。

    一只断脚不至于让她如此恐惧,在半个月之前,她已经见过最恐怖的场景。但那只脚流出的鲜血,慢慢变成了一根根红线,连接进神龛之中,这样诡异的场景超出了她的想象。

    血怎么会变成红线?甚至那血线不止一条,散落在地面的阴影里,细碎的块状物上都蠕动起红线,如同被人牵引,落入神龛之内。

    罗玉安看见神龛中立着的奇怪影子,那些线连在他身上,让他看上去像一个提线木偶。提线木偶被血线拉动,影子不断在帘子上放大,好像即将要离开那个神龛出来。

    未知的恐惧钉住了她的心口,罗玉安不敢再看下去,可是身体僵硬到无法动弹。只能徒劳地按住门,寄希望于这扇门能保护她不被神龛中的怪物所抓住。

    但是,这样的做法显然是徒劳的,伴随着两声尖叫还有门扇被撞开的声音,罗玉安感觉身子一轻,在茫然中倒飞了出去。

    面前的门大开,几根红线抓住了她,将她拖向外面那个可怕的世界。从门缝里看到的世界骤然间铺开在她面前,她更加清晰地看到了满地的红色,还有其余几扇大开的门,另外两个躲藏在屋子里的人也被红线拖拽了出来。

    女人在试图挣扎,男人在疯狂抓挠身上的红线,而罗玉安,一动不敢动。她的眼睛只死死盯着红光大亮的神龛内部,惊惧到了极点。

    那个身上连着无数红线的影子靠近一道帘子,血色的丝线将帘子往外拉开,露出人影真实的模样。

    头颅低垂,脸庞藏在漆黑流水一般的长发阴影下,身躯被一件样式古怪的白色衣服完全包裹,里面仿佛没有血肉一般空荡。身侧长长的白色袖子拖曳在地上,从袖子底下延伸出无数的血线。

    似人,又不似人。

    不知道何时开始,整个院落里都变成了血线交错的牢笼,无数血线把她眼前所见到的世界分割成碎块,白袖的怪物就踩着那些血线,像一只白色的蜘蛛趴在红色的蛛网上。

    血线吊起碎块送到他面前,仿佛有生命一般的袖子覆盖上去,一阵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咀嚼声后,肉块迅速消失。

    罗玉安猛然间明白过来,她们这四个死刑犯,就是作为肉食来到这里的!原本以为是生的希望,却没料到根本是死亡的深渊。意识到这一点,她又看到怪物踩着血线去到了另一个男人身边。

    那男人挣扎得厉害,口不择言地慌乱大喊大叫。大概是因为他的“吵闹”,让那个怪物首先选择了他。

    吞吃了血肉的袖子仍然洁白,像云一样轻飘飘地覆盖在了男人的脑袋上。刹那间,喷涌而出的红色变成了无数血线从袖子底下延伸出来,将整个院落的红线布得更加密密麻麻。

    罗玉安闭上了眼睛。她没有和另一个女囚犯一样徒劳尖叫,她只是紧紧闭着眼睛,像她从前遇到难以接受的事情时一样。

    接着,那个女人的尖叫声也戛然而止,空气里馥郁的花香和铁锈味都更加浓重了,浓重到让人有些窒息的地步。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虽然不曾尖叫,但克制不住地浑身颤抖。

    那个怪物靠近她了,轻软如云,还带着一股不知名花香的袖子飘飘然笼罩住她。

    来了!来了!

    脖颈处猛然一痛,好像被什么咬了一口,罗玉安想象着自己的脑袋在下一刻被咬断,然后就像其他三人一样什么都没能留下。

    脖子上的疼痛一直在持续着,但她想象中更加尖锐的痛却没有到来,笼住她的袖子停滞住,然后猛然开始颤抖。

    罗玉安眼前一亮,重新看到了上方被血线切割成无数块的天空。绑住她的血线骤然松弛,垂落下去,而立在她面前的那个怪物,忽然间弯下了腰——

    “呕……”

    罗玉安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那怪物慢慢趴在地面吐出了一口血,弓起的背部如同支棱起的骨刺,随时要刺穿那一层薄薄的白衣。

    呕吐平复之后,他被血线吊起,长长的袖子垂在身侧。罗玉安感觉他好像看了自己一眼,接着像一只风筝迅速退回了那座亮着红光的神龛里。

    周围的血线还在,寂静的院落里没有了任何声音,只剩下她一个人。

    猛地打了一个寒颤,罗玉安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向这个院子唯一一个出口。门被锁住了,门外传来那两个老太太平淡的说话声。

    “里面没声音了,氏神已经吸收完这次的‘恶’了吧,明日就又要结茧了。”

    “嗯,仪式需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放心吧。”

    罗玉安即将摸到门的手一颤,又收了回去。她终于从那种死亡和怪物的冲击中清醒过来,意识到如果现在敲响这扇门,外面那两个人不会理她,甚至还会杀死她。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从她被送到这里的过程中看到听到的所有,她能得知这是一个隐秘而古老,拥有特权的特殊存在,她们想要杀死她就好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无法逃离,而这四方院落……罗玉安扭头惶然看着地面上的痕迹,还有那些黑洞洞大开的房间,她根本无法逃跑,房间里也没有地方能躲藏,只要等到明天,她可能就会被找出来。她们会杀死她,或者将她送回渝林区监狱等待原本的裁决。

    这一刻,罗玉安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她虚弱的眼神和发软的脚步都再次坚定起来。

    “不,我还不能死。”

    天明破晓。

    鬼月,十五日。

    还挂在天边的圆月有一点泛红,两位头发花白的氏女提着红灯笼打开院门,准备和从前的每一次一样,准备氏神的重生日仪式。然而映入眼帘的不是空荡的院落,而是从昨晚就没有改变过的满院血线。

    “砰——”

    红灯笼滚落在地,迅速燃烧了起来,在燃烧的火光下,两位老人的脸庞僵硬煞白,“怎么会!”

    “氏神怎么还没有开始沉睡?”

    院落中的三处血迹十分明显,两人目光一扫就看见了,但无论如何都没能寻找到最后一处痕迹。

    “糟了,这次的祭品出问题了!”

    “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

    “赶快让他们再送祭品过来,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慌乱中,院门被重新关上。又不知过了多久,院门再度开启。躲藏在走廊底下黑暗空隙里的罗玉安,听到杂乱脚步声在自己头顶响起。

    似乎有一个人被绑着安放在了走廊上,送人的脚步声离去,接着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

    罗玉安抱住自己紧紧蜷缩着,大睁着眼睛,看着太阳光从走廊缝隙里照进来,还有红色的液体也顺着那缝隙滴下来。

    “滴答、滴答……”

    罗玉安躺到浑身僵硬,终于在漫长的寂静里动了动手指,尝试着把自己从这里挪出去。她小心地从走廊下方的空隙里探出头,看见整个院子空荡荡的,漫天的血线不见了,大约下午三四点左右的阳光照亮了大半个院落,中心处的华美神龛建筑在阳光下明亮灿烂。

    如果不是附近的一片血迹残留,她几乎要以为昨晚的噩梦真的只是一个梦。

    忽然间,院门处有了动响。罗玉安迅速把自己藏了回去,她听到院子里进来了好几个人,每一个人都很沉默,尽量放轻着动作,那两位老太太压低了声音说:

    “一定要把那个人找出来!”

    “已经被她影响了氏神的结茧,不能再让她在这里打扰氏神休憩!”

    “动作都快一点,就算氏神已经开始‘入睡’,也不能打扰氏神太久。”

    “氏女,找到人怎么处理?”

    “杀了。”

    这些冷漠的对话就在她头顶,罗玉安颤抖了一下。随时随地会被找出来杀死的恐惧让她努力把自己往缝隙里蜷缩。可是她又很清楚,这个院子只有这么大,她很快就会被找出来。

    将绝望的目光投向神龛,罗玉安心里出现一个疯狂的想法——如果藏进那里面呢?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