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06 赐福
    上完香的氏女没有如同往日一样迅速离开,她们恭敬地对着上首神台叩拜,说道:“氏神,快到神诞月了,最近族内有九个新出生的孩子有资格得到您的赐福。”

    躲在氏神身后折纸花的罗玉安一愣,神诞月?她还从没有听过这种说法。还有那个新生儿的赐福,让她想起之前听到的八卦,似乎是某种仪式。

    氏神声音温和,“依循惯例,令他们神诞月第二日来此。”

    “是。”

    两位氏女离开后,罗玉安从藏身处出来,看了眼外面浅灰色的天空。她来到这里已经有一个月,来的时候是秋末,如今都入冬了,天气越来越冷。

    一回头,见氏神望着自己,似乎在等她问些什么。没准备问问题的罗玉安在这种目光下试着问道:“刚才说的神诞月,是氏神诞生的时间吗?为什么是神诞月而不是神诞日呢?”

    她想起那些通用的节日,一般来讲传说中的仙神佛祖,都有诞辰,但都是某一日。

    “因为,氏神的诞生,需要一月时间。”氏神缓慢地回答道。

    罗玉安忽然感觉一阵说不出的古怪,又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您……氏神是从哪里诞生的呢?从天地之间吗?”

    氏神笑了,“氏神从人中诞生。”

    罗玉安不是很明白,但她也不是事事都想弄个清楚明白的性格,所以也就算了。在她印象中,仙神诞辰是寺庙道观举行法会的日子,原以为到了那个神诞月,这个古宅里也会比平时喜庆热闹,可事情和她想的有点不一样。

    院落外面所有的红灯笼被更换成了白灯笼,在外院行走的人们不论男女都穿上了黑色的衣裙,佩戴着白色的花,连往日私底下常有的嬉笑打闹声都消失了,院落里哪怕人来人往,也弥漫着一股肃穆死寂的气氛。

    神龛的帘子和帷幔换成了黑色,垂下来时,整个神龛里面光线暗淡。氏女她们上完香之后在院落外烧纸,黄纸为底,描绘满了红色的抽象花纹。一边烧纸,一边念着不知所云的祈祷词。

    这样的行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祭拜死人。

    罗玉安像一个无法被人看见的幽灵行走在外院偏僻的小路上,听见两个从附近澡堂出来的年轻女孩低声聊天。

    “每次到了‘鬼月’我都觉得怕怕的,好像这个宅子突然活了过来,然后又死了一样。”

    “别说得这么吓人!还有氏女不许提起‘鬼月’,应该说‘神诞月’,被听到了你又要被罚了!”

    鬼月?罗玉安知晓的风俗习惯里,鬼月应当是指的七月份,因为有个中元节,是祭祀先祖超度亡魂的节日,不过如今的大部分人早已不在意这个。她们的鬼月和普通人意义上的鬼月不太一样吗?

    黄昏时分,神龛院落比往日更早地关上了,院外传来一阵乐声。那乐声不知道是什么乐器发出的,其中还夹杂着细碎的铃声,令人觉得悠远宁静,伴随着一道似有若无的人声念诵,好像一首催眠曲。

    罗玉安睡了一觉醒来,四周还是漆黑的,她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眼,外面还没天亮,而那入睡前听到的音乐声和人声竟然还没有停止,只是好像隔开了很远的距离,只能听到远远的一点动静。

    忽然间,她感觉有些不对,转头往里面的神龛看去。

    往日端坐在神龛最里层的氏神不见了踪影,狭小的空间被大量的红线充斥。罗玉安一咕噜爬起来,胆战心惊地凑近了最外围一层,轻声呼唤道:“氏神?”

    “您怎么了?”

    一只白袖子从红线里面伸了出来,垂下一只瓷白的手,无力般朝她招了招。

    罗玉安小心走了过去,伸出双手捧住那只垂落在她面前的手,触手一股凉意,仿佛是托着一只陶瓷制成的手。

    骤然间。

    那只手在她手掌中突兀溃散成了一团散乱的红线,从她的指缝里滑落下去。

    罗玉安一惊,整个人忍不住站了起来,就在这一刹那的时间内,她发现自己身边的一切光芒黯淡下去,莫名来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在空旷无边的黑暗里,她的呼吸声和脚步声被回响放大,这里唯一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是一个古旧朴素的神台,神台上放着一尊等人大小的瓷制神像。

    神像周身缠着密密麻麻的红线,脸上带着罗玉安很熟悉的氏神笑容,一道裂痕处于瓷神像头部,正正劈开了那张笑脸。

    神像对她笑着,裂开的笑脸里面却传出幽深的叹息。

    ——好痛啊。

    ——痛啊。

    .

    罗玉安猛然睁开了眼睛,已经天光大亮了,院门被打开的声音让她下意识起身想要躲藏进氏神身后,跑到神龛最里间时她才突然一个激灵,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刚才那个是做梦吗?

    和梦中一样的白袖子伸到她面前,露出一只瓷白的手,那手的主人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望着她:“快来。”

    罗玉安不再去想那个有些诡异的梦,躲到了他身后。

    这是神诞月的第二日,氏女们依照先前所说的,送来了九个婴孩。这些婴孩沉睡着,由他们各自的亲人抱着送进了神龛里,在白色的锦垫上拍排成了一排。

    那些身穿黑色连衣裙或西装的人们每一个看上去都保养得宜,气质高贵,但同样的,他们每一个人对待氏神的态度都是谦卑而恭敬的,甚至不敢和氏神说一句话,磕头跪拜后就在氏女的带领下离开了院落。

    他们将在黄昏到来时回来接走自己的孩子,在此之前,这些孩子将由氏神进行赐福。

    这个过程向来是一件隐秘的事,连氏女也不曾看见,但罗玉安就这么懵懵懂懂地作为一个外人旁观了全程。

    其实过程并不复杂,氏神只是一一拂过这些小孩子的额头,然后从袖子里拉出一根根红线,在他们的脖颈上松松绕上一圈。

    虽然不复杂,但有点可怕。红线缓缓蠕动着,融进了那些孩子的脖子里,慢慢在他们脖子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红色痕迹。罗玉安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莫名觉得自己的脖子也一阵缩紧。

    在她看来这应该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可是九个孩子都只是沉沉睡着,没有任何反应,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这种‘赐福’仪式应该是不痛苦的。

    刚这么想着,有一个孩子忽然间动了动,皱着鼻子小声哭了起来。

    “啊……这有个孩子醒了。”罗玉安看神台上的氏神。

    氏神含笑道:“赐福中途苏醒,这孩子的天赋不错,灵感也强。”

    氏神的夸奖并没有让这个几月大的小婴儿停止哭泣,她哇哇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可以称作吵闹了。哭成这样,外面应该能听得到,但院外的人没有进来哄孩子的意思。罗玉安听着这小孩扯着嗓子哭,都担心她会不会哭出问题来,频频将目光转向氏神,氏神每次都笑着看她,毫无反应。

    罗玉安按照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经验,试着问道:“我哄哄她?”

    氏神点头,罗玉安都觉得他是不是就是在等她自己说出这句话。

    没有带过小婴儿的二十多岁年轻女子,小心翼翼抱起包在包裹里的小孩,轻轻摇晃。这确实有点用,小婴儿的哭声小了点。罗玉安再接再厉,抱着孩子在神龛里走来走去,因为神龛面积不大,她只能绕着氏神走了一圈又一圈。

    在小孩终于停止哭泣后,氏神笑着说:“真是太吵闹了。”

    婴孩的眼睛明亮漆黑,被罗玉安抱着靠近氏神的时候,大大的眼睛里映出他的模样。几乎是氏神话音刚落,原本平静下来的小孩哇一声又哭了。

    罗玉安很有耐心,可能是从前抚养妹妹的缘故,她再度把孩子哄好。刚准备把孩子放回原地,氏神说:“孩子真吵闹啊。”

    下意识低头去看孩子,果然看见她嘴巴一瘪,又要哭了。罗玉安赶紧把孩子重新抱起来,拍着孩子的肩背,“乖乖乖,不吵不吵,一点都不吵闹。”

    氏神他,究竟是像个被人忽视了就觉得寂寞的老人家,还是像个偶尔想要调皮一下的少年?

    罗玉安发现自己最近经常思考这样的问题,对于氏神的印象总在这两个之间不停跳跃。

    虽然中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插曲,但是在黄昏之时,氏神的赐福很顺利地结束了,九个孩子被他们的亲人带走,院落再次恢复了寂静。

    每天院落一关,罗玉安就可以在院子里自由行动,因为在夜晚,她们都是不敢进入这个神龛院落的。前一天晚上响了彻夜的乐声再度响起,罗玉安躺在神龛温暖的地面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仍是昨晚上做过的那个梦,她梦见氏神在神龛的神台上,身躯散落成红线,白色的衣服则像蜡烛一样融化流淌,变成了一堆奇怪的东西。

    她一靠近,就会去到那片黑暗里,看见神台上陶瓷制成的神像缓缓从头顶裂开,黑暗的缝隙里传来幽幽的,仿佛地底溢出的声音。那样不断重复的呓语回荡在脑海里,好像精神都被不断蚕食污染了。

    满头冷汗地醒来,罗玉安抚了抚自己急促跳动的心脏,来到神台前,跪坐在一个锦垫上,双手合十用标准的求神拜佛姿势说道:“氏神,我连续两天做了相似的梦,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帘子被风拂开,光线浮动中,神台上塑像一样的神忽然间好像活了过来,居高临下望着她,微微笑道:“你怎么知道,那是梦呢。”

    罗玉安一愣:“不是梦吗?那是我晚上在迷迷糊糊时看见的情景?”

    她松了一口气,“不是梦就好。”似乎就此放心了。

    氏神含笑一阵,略带遗憾地叹息一声,“你似乎不害怕?”

    罗玉安:“知道是现实发生的事,不是未知的梦就没那么害怕了。”主要是,奇怪的东西是氏神的话,感觉没那么怕。

    氏神发出预告:“今晚还会有,这一个月都有。”

    罗玉安:“好的。”

    果然,晚上她又看到了类似的场景。对于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她有点分不清楚,但是既然氏神说不是梦,那就当它不是梦吧。

    裂开一条缝隙的陶瓷神像立在黑暗的神台上,仍旧从裂缝里发出呓语。前两天罗玉安没敢做什么,今天问了氏神之后她胆子稍微大了点,觉得或许可以看看是什么情况。

    踮起脚望向那裂开的缝隙内里,她朝里面问:“是氏神吗?你为什么说痛?”

    缝隙里麻木不变的声音停顿片刻,猛然间变得嘈杂,无数相同的声音相同的语调重叠回荡。

    “好黑。”

    “好烫。”

    “不能呼吸。”

    “好痛。”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