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问道天师〕〔重生年代:团宠农〕〔玄幻大片时代〕〔我能看见物价表〕〔〕〔婚后心动:凌总追〕〔前妻真香:孟少天〕〔别人打职业,你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07 裂缝
    这些相似的呓语有那么一刻让罗玉安产生了自己脑子即将被刺穿的错觉,她在剧烈的头疼中,将手捂在了那条缝隙之上。人高的瓷质神像本该是冰冷的触感,但是她的手一放上去就被烫得一哆嗦,这神像表面竟然是一片灼热高温。

    “好烫”和“好痛”的声音停止了一瞬,越发激烈地从缝隙里钻出来。

    罗玉安现在也是既烫又疼,如果不是很快恢复神智,睁开眼看见现实中的黑色帘子,她可能真的要被那种痛苦感染,跟着呻.吟起来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来到氏神面前。氏神端坐神台,和那个黑暗世界里的陶瓷神像模样不太一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很相像。

    “氏神,我应该怎么做呢?”罗玉安不是十分聪明的人,遇上这样的事,她并不敢自作主张,只能来询问氏神。如果那个神像和氏神有关系,那他肯定会有指示。

    氏神聆听了她的问题,微笑着给出了建议:“不如你试试看那裂缝里有什么?”

    罗玉安:“看不清楚……难道要打碎了看吗?”

    氏神语气慢悠悠的,格外平和:“打碎啊?那就打碎了看吧。”

    因为这语气太平和淡然了,罗玉安心里那点忐忑都慢慢消失。既然氏神表现得这么无所谓,那应该没关系吧?

    她做好准备,这天晚上再度看到裂开缝隙的陶瓷神像时,一鼓作气,想把它推下神台摔碎,结果神像比她想象中要沉重很多,她没能推动,反而手心被烫红了。罗玉安没有轻易放弃,她爬上神台,瞧瞧那缝隙,伸手卡进去四根手指头,想要用力往外掰。

    她想着有缝隙的话更容易被掰碎,如果能把小缝隙掰成大口子,也能看见里面是什么了。手指头伸进那黑暗的缝隙里,瞬间就感觉不对,那里面的温度比陶瓷外面还要高上许多,简直就像是里面燃烧着熊熊烈火。

    罗玉安被烫得缩回手,抱着通红的手束手无策。脸颊边的头发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微风吹到她嘴边,罗玉安抬手把头发勾到耳后,收回来时发现手指上抓着两根长发。

    头发?

    她捏着那两根头发凑近神像缝隙,试着把两根头发放进了缝隙里,又凑近了想嗅一下有没有头发燃烧发出的气味。

    没有头发的焦味,只有一股淡淡的不知名香味。不过,缝隙里面恐怖的声音停下来了。

    好像有一点用?一会儿之后,那声音再度响起,罗玉安抓着自己浓密的头发思考了一下。人每天都会长出新的头发,相对的,也会有很多头发自然掉落,所以她耐心地用手梳了一会儿,梳理下来十几根头发。只要缝隙里的声音响了,她就赛一根头发进去。

    她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一个屏蔽声音的办法。

    早上醒来,她按照习惯来到氏神面前,还没说话,就见氏神忽然捂着嘴咳嗽了一阵,放下手后,手掌里出现十几根长发。

    罗玉安看着氏神瓷白手心里十几根头发。

    氏神温和地说:“下次,不要在我的身体里乱塞东西了。”

    您的身体里……?

    罗玉安讪讪接过了自己的头发:“好的,对不起。”

    她忽然反应过来这其中蕴涵的意思,惊讶道:“那是您的身体吗?既然这样,您怎么会让我打碎它?”

    氏神笑着说:“正是因为你打不碎才让你去试,左右也无事要做。”

    想起那噩梦一样的经历,罗玉安忽然反应过来。难道,每天晚上的那个,是氏神在玩什么游戏吗?他是不是太无聊了?如果是这样,氏神要她陪玩,她好像也不能说不。

    晚上去到那里,再次听到裂缝里的呻.吟,她觉得头疼,就开始唱歌,想要盖过氏神那个能钻到人脑子里去的声音。这真的有效果,至少她的声音盖过裂缝里的声音之后,裂缝里的声音就消失了,她一刻不停地唱,唱了很久,早上起来感觉嗓子有点疼。

    双手合十,问氏神:“昨晚上,您感觉怎么样呢?”

    氏神含笑点头:“可以,但是,希望你能换一首歌。”

    罗玉安汗颜,她不太会唱歌,而且记不清歌词,所以唱的是楼下超市经常放的那首,非常洗脑的歌曲。

    “那给您讲点故事,背点诗词什么的,可以吗?”

    “好像比昨晚上那首歌容易接受。”

    恐怖的场景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奇怪的场景,除了罗玉安感觉自己成了夜猫子,日夜颠倒,白天需要一段时间补觉之外,并没有其他的问题。

    正午时分,院外没有乐声,氏女们又在外面烧纸了。

    那些都是秦氏族人亲手抄写的祭文,希望能平息氏神在神诞月的痛苦,只是一代一代过去,这个习惯已经成为了一种形式,祭文抚慰痛苦的作用早已消失。在久远的时间之前,人们为族中的氏神抄写祭文,感谢他的庇佑,浓烈的歉疚和真挚的感谢都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传达,而如今,那些祭文里传达的都是十分稀薄的情绪,再没有强烈的感情了。

    还有那彻夜响起的安魂乐曲,对他的抚慰甚至比不上一个小姑娘的真心担忧。

    被他留下的人类小姑娘正蜷缩在他身后睡觉,多亏了她,这个神诞月似乎也没有那么痛苦了。

    虽然和他先前所设想的有些不一样。

    .

    神诞月结束那一日,外面下了雪,安静的大雪覆盖整个院子,遮住了那一丛红山茶。氏女们踩着雪走进院落里,神情比平时更严肃两分。

    她们端来一棵枝丫繁多的树,树干金色,树枝银色,无数分叉的枝干上缀着数不清的白色珠子。

    “氏神,族树送来了。”她们说完,退至帘外等待。

    氏神的长发和衣袖微微浮动,从他的袖子里延伸出数不清的红色细线,一点点将那棵族树缠绕了起来。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当那些红线全部被收回,原本金银色的族树上,出现了零星几点红色,有几个白色的小珠子变色了。

    氏女们进来,仔细看了那几颗变成红色的珠子,找出了它们在族树上对应的族人。

    “氏神,这一次有四人,明日就会将人送到此处来请您判决。”

    罗玉安探出头去看她们端着树离开的背影,有一点好奇,“氏神,那是什么?”

    氏神:“秦氏族树,每一粒珠代表还活着一位秦氏族人。树大根深,难免出现枯枝败叶,需要由我找出修剪罢了,年年如此。”

    第二日,氏女领来了四个人。两个年纪在四十到五十之间,两个看上去才十几二十几岁,四人被带进来,无一不是脸色灰败。

    氏女放下帘子退下,氏神袖中钻出四根血线,落到四人额前,蠕动着准备穿透他们的额心,看透他们的一切。年纪较大的两人不敢反抗,年纪最轻的那个却是吓了一跳之后,往后想逃。他身手不错,眨眼就要逃出神龛,见他如此,另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蠢蠢欲动,抗拒着探到面前的红线。

    不等他也退后,先前那个跑出去的年轻人已经倒在了雪地里,一阵惨叫后,扑倒在雪地上的人融化成一堆红色的血沫,在白色的雪地上留下一个红色的人形痕迹。

    神情和善的氏神含笑望着三人,并不开口说话,那年轻人惊恐而颓丧地委顿在地,任由一根血线刺穿自己的大脑。三人额头连接着血线,氏神闭目细探,过了片刻,轻叹了一声,收回了血线。

    罗玉安从始至终躲在氏神身后,没有看见发生了什么,只听到那一声惨叫和氏神的一声叹息。

    三人神情呆滞地被氏女带走了,氏女询问这三人如何处置时,氏神只轻轻说了一个死字。

    院子里红色的雪被清理了。

    “他们身上是有恶吗?”

    “不只是恶,更被恶意充满,不得不剪除了。”

    “我以为,您会吞噬他们?”

    “被我吞噬的人,再无来生。”

    罗玉安沉默片刻,抱着自己的膝盖出了会儿神。没有来生,这是个很严重的惩罚吗?

    神诞月之后,就是新年的历正月。如今的普通人家过年也不怎么讲究了,但这里不一样。神诞月令人倍感压抑,新年的历正月则从头到尾都很热闹。古宅里的人们喜气洋洋,连食堂里吃的食物都丰富了很多,而且宅子里还多了很多秦氏族人,这些人都是来祭拜氏神的。这座古宅好像就是他们的祠堂。

    有些人只能在神龛院落外面叩拜,所以罗玉安出去吃饭的时候看到院落外多了一排排香炉,上面插满了粗壮的香柱,烟气萦绕着整个院落,氏神都忍不住对她感叹,这些烟实在是太熏人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说。

    少数人能进入院落里来祭拜,大多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氏女叫他们为族老。一个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家跪在神龛里给氏神上香,领头那位气质十分威严,说道:“祈求氏神来年也继续庇佑家族。”

    罗玉安怀疑他们其实看不见氏神,也可能是氏神使了什么障眼法,总之他们对着神台上叩拜那会儿,氏神其实站在他们身后围观。罗玉安拉着他的袖子站在他身旁,听到氏神指着领头的几个老头说:“这几个孩子刚出生时也是我给他们赐福,如今他们又要回归死亡了。”

    “人的时间过得真快啊。”

    .

    这些年老的老人们离开后,陆续有人送来供品,都是秦氏族内有一定地位的人送来的,几乎要把整个神龛摆满。

    “好多供品啊,都是吃的。”

    “嗯,这些食物你都可以吃。”

    罗玉安现在已经完全不介意吃供品会不会被氏女发现不对,因为她们这段时间发现过无数次不对都没能找到原因,只能归咎于闹老鼠了。

    翻找一阵,从那些昂贵糕点天然果脯之类的供品里翻出了一份特殊的供品,竟然是包装精美的许多零食。

    氏神捏了一下窸窣响的包装袋:“这个好吃吗?”

    罗玉安撕开包装尝了尝,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零食。但是,都与时俱进到送零食了,为什么没人给氏神上供手机电脑之类的?

    因为神龛大部分空间都被供品们占满,罗玉安不得不睡到了神龛第二层,距离氏神很近的地方。迷糊中,她嗅到一股冰雪的清冷气息,还有一点幽香萦绕在鼻端,是她这段时间以来很熟悉的气味。

    睁开眼睛,看到脸颊边有一朵带着绿叶的红山茶,微微合拢的花瓣里还积着白色的雪,仿佛是刚刚被人从雪地里摘下。

    这是氏神的礼物?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都是因为你,我才〕〔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打完这仗就回家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