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都市皇途〕〔聂先生又苏又撩〕〔重生之我要冲浪〕〔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09 作恶
    “你这书生,一脸穷酸相,也敢肖想我家小姐!我家小姐金尊玉贵,貌若天仙,吃的是龙肝凤髓,穿的是绫罗绸缎,你呢?我家小姐若是跟了你,那得吃天大的苦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还不赶紧找面镜子照照自己,我呸!”面相伶俐的丫鬟泼辣叉腰,横眉怒目。

    穿长衫的书生羞愧难当,说道:“我……我虽然身无长物,但我是真心爱慕小姐,若能得小姐相伴,便是倾我所有也会好生供养小姐!”

    丫鬟吊起眉梢哼一声,快人快语讽刺道:“倾你所有?你有什么呀,这一身破布烂衣?还是你这一条小命!”

    一旁白衣的小姐终于忍不住开口,她阻止了忠心的丫鬟继续说下去,望一眼那书生,半是娇羞,半是含情道:“书生有一颗真心,只此一样,便已经胜过无数绫罗绸缎金银珠玉了。”

    丫鬟气得跳脚,不断喊着:“小姐小姐!哎呀我的小姐呀!你是被这书生迷了心智了!”

    ——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剧,老套的富贵小姐爱上穷书生的剧情,任忠心丫鬟百般阻挠,也没能阻止小姐要委身下嫁,真是可惜了。

    罗玉安抱着一盆花站在花店老板身后,跟着她一起看完了这一小段电视。中途插起了广告,胖胖的老板意犹未尽地转头,发现店里来了客人,正抱着一盆花在后面等着,忙露出笑容来招待。

    这处花店在小市场附近的一条老街尾,地方逼仄,许多花盆杂乱而拥挤地摆在店铺外面。若是人这样挤着一定会难受,然而花并不需要大房间,它们只需要阳光泥土,再给一些营养就能长得很好。在这处施展不开的小地方,花开得一片热烈灿烂。

    罗玉安在附近买东西,恰好路过,一眼看见成堆花盆中一株红色的单瓣山茶,不由自主就走了过来。

    小小一盆山茶,两朵红瓣金蕊的花被叶子托着。罗玉安把它买下,端着这盆花回去自己暂租的地方时,忍不住走神想起了那处古宅,还有氏神。

    回想起那五个月,好像梦一般虚幻。

    她离开古宅已经好些天了,那天她被一辆车子送到了渝北区——在她从前住的渝林区旁边。因为她在记录上已经是一个被处决了的死刑犯,所以那个接她离开的男人还贴心地为她准备了新的身份证以及一笔钱。

    在车上,那男人就一直试图问清楚她的身份,想知道她在秦氏旧宅到底做了些什么,又和他们秦氏那位传说中的氏神发生了什么。

    他也是个人精,就凭借着氏女那一句“你亵渎了我们的神”不知道脑补了多少东西,觉得罗玉安肯定不简单。要真做了什么渎神的事儿,她还能平安离开?男人带着一点小心思,觉得交好她说不定能结个善缘,所以给她准备的身份很妥帖,给的钱也挺丰厚。罗玉安虽然觉得自己受之有愧,但还是接受了,从前的东西拿不回来,她现在确实很需要这些。

    不过因为氏女对她的厌恶态度,男人并不敢和她过多接触,生怕真惹怒了那两位地位很高的秦氏氏女。

    那天之后,罗玉安彻底和秦家没有瓜葛了,她一个人带着新身份,找了个地方暂时住着,并且开始着手做自己先前没来得及做的那件事。

    她想要杀一个人。

    那个人叫马骏茂,是一个律师。

    .

    罗玉安提着一袋速食食品,抱着花回到暂租的小房间。房间很小,也很空,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没有其他家具,被子和衣服都整齐叠放在一边,日用品少得可怜。

    她坐在唯一一张椅子上,正对着窗户,新买来的花摆在面前的桌上。罗玉安给它浇了点水,然后撕开包装袋吃面包。

    手机忽然亮了一下,显示收到了新邮件,是一家“信息咨询”公司发来的。信息咨询公司,也就是私家侦探,他们会做一些不怎么光明正大的私人调查委托。罗玉安得到的大部分钱都花在了这里,她委托他们查找马骏茂的行踪和其他信息。

    在马骏茂的三个朋友被杀之后,哪怕凶手罗玉安已经被抓,这个马骏茂还是很快离开了自己原先住的家,来到了渝北区定居。这不得不说是一个缘分,罗玉安不必冒着被认出来的危险回去渝林区,省了很多事。

    点开邮件,上面写着马骏茂的行程。他今天出门谈了工作,还和自己手中一个案子的雇主一起吃了饭,又去了个俱乐部健身。

    在此之前,马骏茂有很长一段时间中断社交,连门都不怎么爱出,大概是被三个朋友的惨死给吓坏了。虽然杀他们的凶手被抓,但是他做过的那种事不少,谁知道还有没有第二个、第三个这样的疯子冒出来?亏心事做多了的人,难免心虚害怕。

    不过他的害怕,也就持续了这么几个月而已。如今他显然已经走出阴影,开始和从前一样的生活了。

    但是她还没走出那个阴影,这辈子都走不出去。

    马骏茂住在一个高档小区,对外来人口进出管理得非常严格,罗玉安只能考虑在他外出的时候寻找机会。他的工作、放松和玩乐时间都比较规律,罗玉安耐心等待了一段时间,终于决定了在他去酒吧放松猎艳的时候动手。最近几周,每周六晚上,马骏茂都会独自一人去一个叫做“深色”的酒吧。

    上一次,她真正动手之前都没有想过要杀人,但这一次,经过了深思熟虑,临到事前还是格外紧张。

    在妹妹死前,她是个懦弱胆小的老好人,但是再懦弱胆小的人,如果最重要最想保护的东西被人毁了,也可能变成食人的野兽。

    提前三天,罗玉安去深色酒吧找了份工作。那边并不招人手,罗玉安几次恳求,又主动提起减少工资,老板才答应了。那是个有些混乱的酒吧,不少年轻男女在那里做临时工,有两个才十几岁的模样。罗玉安去的第一天,就一直在低着头搬酒瓶子,打扫卫生。

    有个年纪挺小的临时工妹妹,穿得非常暴露,神情叛逆,看到她一副老实胆小的模样,还特地跟她说过几个注意事项,让她不要往前面最热闹的地方去,不要去楼上哪几个包厢,因为那边的人都玩得比较野。

    “看你这样就知道你受不了,别跑过去把自己吓坏了,到时候被那些客人拉进去做点什么,都没人听得到。你这样的,要是能做其他的事,就别来这种乱糟糟的地方工作了。”年轻小姑娘的关怀藏在浓浓的妆底下。

    罗玉安又想起自己的妹妹了,心中一片酸软,眼底带着水光,和这个好心的小姑娘说了谢谢。

    周六,去酒吧上班之前,罗玉安把自己买来的那盆红山茶移植到了附近的小花坛里。花又开了两朵,开得很漂亮。摸摸柔软清香的红色花瓣,罗玉安给它浇了最后一次水。

    晚上的深色酒吧非常热闹,喝得醉醺醺的大律师,一改往日衣冠楚楚,放肆地和身边不认识的女孩们调笑,他坐在一个角落里和人**,完全没注意到送酒过来的服务人员长什么样,在酒吧朦胧晦暗的光线下,他感觉到自己漂浮起来,那是酒精的副作用。好像喝多了,他想,但是完全没在意。

    今天的酒比以往更加醉人。

    罗玉安脱下身上的马甲,把醉醺醺的马骏茂从后门带到了酒吧后巷。她给马骏茂送的酒加了些料,所以他现在神智不是很清醒,轻易就被她带了出去。

    马骏茂闻到一股垃圾桶的臭味,一股恶心感袭来,哇一声吐了,吐完,他稍稍清醒了一点,看见面前有一个女人。看不清楚脸,但她凑得很近,问他:“你还记得罗玉静吗?”

    罗玉静?谁?马骏茂被酒精麻醉的脑子迟钝了一会儿才想起那是谁。他和几个朋友一起玩过的小女孩不少,这个罗玉静并不特殊,就是挺脆弱,听说是抑郁自杀了。她还有个姐姐,发疯了的女人,杀了他三个朋友,搞得他做了好几天噩梦,还搬了家。

    谁知道会这么麻烦,早知道,当初就不招惹那个小女孩了,惹得一身臊。

    “我之前问那三个人,问他们后不后悔,有没有觉得对不起玉静……他们,一个说给我钱了结了这事,一个说不知道玉静是谁……你们对她做了那种事,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她是人,是我最重要的妹妹,不是你们的玩具你知道吗?你们真的该死!你们凭什么啊?凭什么啊?!”

    刀子抵在脖子上不停颤动,看清了罗玉安模样的马骏茂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酒都吓醒了几分。他感到心脏一阵缩紧,都不知道这是已经死掉的人回来报仇,还是越狱的杀人犯,吞咽了好几下才辩解说:“等下,我……我也没做什么,她不是自杀的吗,跟我有什么关系,你都杀了三个人了,就算要偿命也早就够了……”

    罗玉安突然笑了一下,眼泪滂沱,“是,你没有杀人,你们没有杀她——你们只是一起,合伙吃了她,你们吃人,你们才是真正吃人的恶鬼!”她厉声说着,一刀捅进马骏茂的肚子。

    .

    “你看到安姐了吗?”打了唇钉的浓妆姑娘提着一瓶酒,随口问自己的伙伴。

    那人也喝得有点多,想了下才说:“刚才好像和一个男的从后门那边出去了?”

    “哈?不会是被喝醉酒的客人拉走了吧?草,都跟她说了小心了,怎么还没点防备心!”小姑娘骂骂咧咧,走向后门。

    .

    马骏茂痛呼一声,眼泪鼻涕一齐滚了满脸。罗玉安神情似哭似笑,手里毫不犹豫又捅了一刀。

    就在她准备最后给马骏茂一个了结的时候,后门突然被拉开,妆容很浓的小姑娘出现在门后,她犹豫担忧的目光在看到垃圾桶旁边的杀人现场时,猛地凝固了。

    “啊——”

    一声尖叫,后门哐地关上了。被罗玉安捅了两刀的马骏茂趁着她出神回头的间隙,猛地抓住她手中的刀,反手插进了她的胸口,然后狠狠推开她,捂着肚子上的伤,踉踉跄跄往前跑。

    “救命……杀人了!”

    罗玉安的胸前淙淙冒出血来,巨大的疼痛让她一时间无法起身去追,而且那一刀大约刺中要害,她几乎站不起来,眼看着马骏茂要跑掉了,她咬着牙神情狰狞地试图站起,却又一次摔在了地上。

    后巷一股酒味和臭味,从这里能看到繁华都市高高的灯塔一角,霓虹的灯光闪烁照亮了整个夜空,但这里很暗很暗。如果死在这里,真的就像是一只老鼠死在垃圾堆边。

    罗玉安靠着墙,看着马骏茂的背影越来越远,心中的愤怒不甘烧红了她的眼睛。

    忽然间,她感觉眼前好像落下了一片雪,落在她的眼皮上,凉凉的。一角仿佛散发着纯白光芒的长袖在她眼前微微浮动。

    “氏……神?”罗玉安呆住了。

    “你快要死了。”氏神低头看她,“为了对你之前的陪伴表示感谢,你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

    罗玉安几乎要觉得这是自己的幻觉,伸手攥住了那洁白的袖子,才确定面前并非幻觉。她狰狞的神情渐渐变得平和,望着氏神说:“那我,请求您,吞噬刚才那个马骏茂。”

    氏神似乎仍是微笑的一张脸,温和地对她说:“那人虽然满身恶意,却没有‘恶’。”

    罗玉安记得,氏神能吞噬的,是“恶”,只有杀了人才会有“恶”。

    她紧紧攥着手中的袖子,胸膛起伏,急促地说:“我很快就要死了,等我死了,您就可以吞噬他,是不是?”

    氏神含笑点头:“既然如此,如你所愿。”

    罗玉安终于露出放松的笑容,静静躺在那凝视他。

    氏神见她带着血的手垂落身侧,抬手将她已经变得无神却仍睁开的眼睛阖上。然后,他迎风而起,拖着无数鲜红的血线,将前方挣扎逃跑的男人吞噬殆尽。

    纯白的人影消散在漆黑的暗巷里。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大叔,你暗恋的小〕〔国民法医〕〔全民种田:我的农〕〔开局上错车,我被〕〔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