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医婿〕〔女主被用卡牌创造〕〔修仙超简单,开局〕〔不想赢金球奖的网〕〔投资之神〕〔高武:我捡属性就〕〔重回九零她只想致〕〔你好,1983〕〔我家掌门天下第一〕〔端王殿下又在书房〕〔香火成神:开局一〕〔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13 真实
    对于氏神那漫长的时间来说,或许她在他眼里就是个孩子而已,还是个很小很小的孩子。

    她非常想要安慰氏神,但是氏神并不需要安慰,反倒是把她安慰了。罗玉安抓住氏神的手,贴着缓和了好一会儿。然后在沉默的氛围里,开始怀疑自己。刚才那个氏神诞生的过程那么真实,还有那些记忆,她能幻想出这种东西吗?这死后的世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简直不像是我的幻想,更像是真实发生的。”她低语出声。

    “怎么有些傻气,还不相信这是真实?”氏神微微笑着问。

    罗玉安眼神慢慢变了,讪讪说:“可是,我已经死了啊,死亡也很真实,既然死了,那现在这些肯定不是真的。”

    “嗯……为何觉得死亡之后便没有真实?”氏神语气和缓地和她慢慢讲道理,“你之前确实死去,但是你与我结了神婚契约,今后会以另一种有别于人类的状态存活在这个世界上。此处是我的神像之内,如同一个混沌的天地,你以鬼之身暂且不能出去,需要在此浸染我的气息凝聚身体。”

    “因要待上一段时间,担忧你觉得无聊,才让你看了看我的诞生。”

    罗玉安,如遭雷劈。

    这些都不是我的想象?

    她看到自己紧紧抓着氏神的手,另一手还死死搂着他,一副恨不得钻进他身体里的热情姿态。如果是真的,那她先前所做的一切,不就像是一个变……不,痴汉?她迟疑地将这个词用在了自己身上,羞愧不安,惊魂不定。

    随即她又反应过来,如果是真的,那她也是真的嫁给了氏神,妻子对丈夫做这种事的话,也不算变态?

    她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很正常,抬起眼在氏神带着笑容的脸上转了一圈,仍然想要点理由证明面前发生的事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您怎么可能和我结婚呢?我什么都没有,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你有啊,忘了么。”氏神说:“你虽杀了人,身体里有‘恶’,我却吞噬不了,这样的情况,我只见过一个你而已,如此还不特殊?”

    对啊。罗玉安想起来,她先前就猜测过,氏神留她在这里五个月,就是为了观察她到底为什么不能吃。

    “那您找到理由了,才会和我结婚吗?”

    “那倒不是,既然你已经死去,自然寻不到理由了。”氏神含笑,悠悠地说:“不过,虽未寻到理由,却寻到了个妻子,也算有所得。”

    罗玉安莫名更了一下,有点想笑,氏神在逗她吗?

    “那您和我结婚了,是不能离婚,不能反悔的吧?”她小心地问出这个问题。

    得到氏神摇头的否认后,罗玉安瞬间觉得有点膨胀。不管理由是什么,她真的成为氏神的妻子了!就算她在这里摸氏神的手,不,就算她摸更多的地方,氏神都不能反悔了!

    罗玉安忍不住地笑起来。

    两人坐在混沌的黑色世界里,氏神撑了撑下巴,看见小妻子在偷着乐,乐完,不太好意思,又有点期待地瞧着他的胸口,应该是好奇他胸口上的缝隙。浑身上下显露出一种不敢动手交织着跃跃欲试的矛盾感觉。

    氏神见她坐在那想了半天还没决定,善解人意地体贴了一把,说道:“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不会生气,更不会怪罪你。”

    罗玉安惊喜,她觉得氏神洞悉一切,自己的那些小心思他都知道,并觉得机不可失,所以她在氏神的笑容中抱了上去,抱住他的脖子。双手穿过颈脖,从下往上摸过他的长发——那也是她早就想摸的地方。

    手感果然如她先前所想的一样,清凉,像流水一样。那股淡淡的幽香又飘散在鼻端,想起所见到的氏神诞生,再联系氏神先前那句笑言一般的“是骨灰的香”,罗玉安心里一痛。

    她觉得这香味一定有什么能迷惑人心的地方,让她不自觉就想要更贴近氏神,本来刚才抱上来的时候只是想要摸摸头发,现在被香味所迷,神魂颠倒地直接就亲上去了。

    氏神:“嗯……?”

    他侧了侧头,感觉颈侧被亲了两下,心道,原来不是想看裂缝啊。

    感觉头发被不断轻轻抚摸着,他微微让了让,把沉迷吸他的妻子捧着脸端开,还未开口,见她清醒过来,脸上露出了忐忑愧疚的神情,似乎马上就要道歉忏悔,只好又在她还没蔫下去之前,把她按回了原地,纵容道:“罢了,既然喜欢,你随意即可。”

    被按回了脖子边上,罗玉安反省了一下,她不该像个毛手毛脚的小流氓,简直就像个对着自己国色天香的老婆把持不住,不顾人家乐不乐意就要硬上的那种糟糕的人。可她以前真的不是这样的。

    她收回手,忍着黏上去的冲动,低头说:“我错了。”

    氏神宽慰:“你刚与我结了神婚,确实有受到一些影响,想要亲近汲取我的气息和力量,以便离开这里之后能适应外面的世界,这是正常的,不必如此。只是……”

    他捞起自己的长发放在手中,展示给罗玉安看,“我这头发,在此地藏了许多恶。”

    罗玉安仔细看去,果然见他漆黑的长发里流动着丝丝缕缕的黑气。氏神拉过她的手,让她看自己手中不知什么时候缠绕上去的丝丝缕缕恶气。“因此,你莫要长久摸它们,另选一处喜欢的地方吧。”

    原来不是嫌弃我,而且也不是我问题!罗玉安瞬间就被安慰到了,心里觉得再也没有氏神这样温柔的存在,他怎么会这么好呢。

    氏神捞着自己的头发放回身后,也只能再次感叹,年轻的小妻子,实在太过热情了。

    .

    神龛是熟悉的模样,只是周围的帘子变成了红色,和她身上穿着的红色喜服非常相衬。罗玉安站在神龛中间,环顾了周围一圈,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踏踏实实地踩在地上,但身体有点轻,好像只要她想,轻轻踮脚就能跳得很高。

    两个氏神老太太站在神龛外面等待,见她出现,态度比起从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恭敬地低了头,“夫人。”

    罗玉安见到她们两个,下意识扭头去看神台上的氏神,但是氏神不在。两位氏女也跟着她的动作去看,斟酌着问她:“氏神可是有什么问题,怎么不曾出现?”

    罗玉安同样茫然,她也不清楚。她只记得自己抱着人睡着了,一醒来就在这里,难道氏神是出去了?他在院子里散步吗?

    她往前迈步,走出了神龛。

    两位氏女见她动作,惊呼一声:“夫人!”赶紧跟上去,将手中早已备好的黑伞展开,遮在罗玉安头顶。只是两个老人家年纪大了,动作有些迟钝,没来得及赶上罗玉安的动作,还是让她晒了一点太阳。

    罗玉安只觉得晒到太阳的地方一阵灼痛,像是被浇了热水,有些烫。她停在黑伞的阴影下,瞧瞧自己晒了一点太阳,显出粉红色的手背。

    两位氏女见她没有大碍,放松之余,看她的眼神又变得奇怪了起来。其中那位脾气比较差些的说道:“夫人如今刚被转化,这段时间暂时不能走在太阳底下,严重些可能会被太阳晒成青烟。”

    罗玉安一惊,心想,这不就是鬼吗?原来鬼是真晒不了太阳?她问:“被太阳晒化了……会死吗?”

    氏女回答:“夫人已经同享了氏神的生命,自然不会死,被太阳晒化为青烟,也只会回到神龛深处的氏神身边重新凝聚。只是,夫人不要觉得不会出事就掉以轻心,您重新凝聚的力量,是氏神给予的,您若是受到损伤,您本身没有事,但氏神却是要为您消耗力量的。”

    这么说,罗玉安就明白了,她更不愿意氏神受苦,自然好好记住这个叮嘱。

    脾气不好的那位氏女再怎么掩饰,说话时还是忍不住带出了几分不满,她说:“一般情况下,氏神娶妻,妻子化鬼初生的时候会十分脆弱,被太阳晒了一下都要承受不住,您这状态却是好过了头了,可见是从氏神那里得了许多力量……可这原是一个长久的适应过程,不可急于一时,哪怕氏神自己不在意,您也要知道适可而止,莫要索求无度,否则容易损害氏神。”

    罗玉安目瞪口呆,随即尴尬得脸色爆红,感觉好像是嫁人第一天被批判房事无度。她、她没有做什么啊,只是抱了抱,她问的时候,氏神都是笑着说随她高兴随她喜欢,这、这原来不行吗?

    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犯了忌讳,于是疑惑而不好意思地轻声说:“我不知道怎么从氏神那里得到力量,我只是抱了还有……亲了,没有做其他的事。”

    不对,还有沉进他身体里看了他的诞生!想起来这茬,罗玉安又添了句:“还看了氏神的过去与一些记忆,难道是这个吗?这对氏神有害?”

    两位年纪一大把的氏女闻言,脸上的抽搐已经无法用多年职业素养掩藏了,她们对视一眼,眼中写满了痛心疾首。想说什么,但无法张口,最后只喃喃说:“难怪氏神今日未曾出现,原来是消耗太大。”

    罗玉安:“……?”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重了。

    氏女们不再提起这个,罗玉安自觉也没脸提了,她走在氏女们举起的黑伞下,都没有勇气回头去看一眼神龛。

    氏女们给她撑着伞,用询问的语气说:“您如今在秦氏地位极高,是我们的老祖宗,族中许多人要拜见您,只是旧宅这边不方便,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先去渝菡区的秦氏别宅住上几日,让族中子弟们前来见过?”

    罗玉竟然一下子从这段话里听出了两位老人家的言外之意。

    两位老太太担心她不知轻重回去再缠着氏神要……力量,所以希望让她消停点,先迂回地用族人拜见这种事拖一拖她。

    罗玉安捂了捂脸,语气发虚:“可以。”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不小心成为了异界〕〔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在遮天请老祖升〕〔这个武圣过于慷慨〕〔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记忆埋在心碎巷〕〔全职猎人之失控〕〔甜诱!奶香娇妻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