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天神帝〕〔东京泡沫人生〕〔我以神明为食〕〔张云川白色孤岛〕〔乡村桃运小神医〕〔二战风云:铁血苏〕〔绝世神医〕〔陈古吴沁薇〕〔灌篮之中锋荣光〕〔重生南非当警察〕〔王爷,听说你要断〕〔不做炮灰,我是路〕〔狂妃来袭:腹黑王〕〔山村小神医〕〔分家后,我靠商城〕〔重生之工艺强国〕〔高手回归被七个姐〕〔重生农门小福妻〕〔骗了康熙〕〔抗战之兵王出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15 二哥
    罗玉安在太阳落山前,终于赶回了旧宅。车子进入山林,远远地看见山道上红柱的门楼和灯笼,她忽然就有种回家了的感觉。从相依为命的妹妹离去,她的家就没了,但是现在,她又有了一个新的家。

    哪怕过去千百年,许多人和事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氏神也仍然会在这里,相比人短暂而无常的生命,他就像是永恒。只要想到这里,罗玉安就觉得无比安心。

    梁氏的那位客人已经离开,在说了一通似是而非别有意味的话之后,见她没什么反应,哼笑着走了。她好像真的只是随便来看她一眼而已,而且除了她,并没有其他氏族相关的人前来,罗玉安心里猜测,氏族之间大约也是有着许多错综复杂的关系,表现得友好不一定是真的友好,表现得不友好,也不一定是真的不友好。

    在旧宅门口下车,跟着她一起外出的西装保镖将那棵蔷薇小心从车上卸下。为了移植后能更好地成活,枝叶花苞都被修剪了许多,光秃秃的并不怎么好看。

    修剪下来的许多蔷薇花枝,罗玉安挑选了花型饱满美丽的,全部扎了起来,做了个花束。抱在怀里,巨大的花束几乎把她的脸都遮住了,一路上保存得很好,花束刚从枝上剪下来一般娇嫩欲滴。

    她抱着花去见氏神,像一个新婚出门干活,回家后给妻子带花想讨她欢心的丈夫。她脚步轻快,给她撑伞的氏女都有点跟不上。

    “太阳已经下山,不用再给我撑伞了。”罗玉安看见夕阳西下,对身边的老太太笑笑,抱着花快跑了几步,抬脚跨进了神龛院落里。

    属于氏神的院落分割了世界的内与外,好像是一道无形的结界,在这里面,空气更加静谧,时间的流逝也更加缓慢,幽幽的花香和经年累月的燃香气息混合在一起。繁复雕琢出的华丽神龛顶部折射天边最后一点霞光,璀璨鎏金,片刻后光芒消散,又重归漆黑沉寂。

    罗玉安的脚步不自觉稳重起来。很奇怪,在氏神面前,她非常想要表现出自己稳重成熟的一面,但是心里又好像突然退化成了一个小姑娘,总是轻浮又冲动,想要向他撒娇。

    “氏神……我回来了。”她抱着花走进神龛里,看见原本漆黑的神龛中悠悠亮起一点红光,瞬间照亮了整个神龛。

    氏神端坐神台,仍是那个姿势,但是——他的神情和容貌都变了!

    变成青年模样的氏神如冰雪雕琢,仍是黑发白衣,黑的愈黑白的愈白,失去了从前拂面春风一般的温和,只有风刀霜剑的凛冽与山石冷玉的坚硬。

    罗玉安停下脚步,怔怔看着面前冷漠的氏神,脑子里一下子翻涌出从前听过的传言。氏神每一次沉睡苏醒后的性格都不同,她是知道的,还曾向氏神求证过。

    算算时间,她死时那段时间氏神应当就沉睡苏醒了,但是昨日早上分明见到的还是那个温和的氏神,怎么今日回来就变了?在她身后的氏女神情如常,一如往常姿态恭敬,对于氏神的变化,她们早已习惯。

    放下罗玉安让人带回来的花树,两人自然退下。

    罗玉安抱着花站在神龛中,忽然觉得夜风有些冷,这时候的夜风本不该这么冷的。她微微颤了一下,还是抱着花慢慢走向氏神,捧起花送到他面前,如同从前为他送上纸折的山茶。

    “这是……我想送您的花。”

    声音说出口,略显迟疑,先前那种迫不及待和无法掩饰的喜悦都如同遇上了冷雨的花丛,被打得七零八落,心中有种道不明的轻微不适感。

    这是氏神,是我熟悉喜欢的那个氏神,虽然是不同的神情,但还是他,他记得的。罗玉安在心里再三强调,不希望自己对这个稍显陌生的氏神露出什么排斥的情绪。

    氏神冷漠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将手从袖子里伸了出来,接过她的花束。

    罗玉安不着痕迹地放松了紧绷着的肩,缓缓呼出一口气,又露出些不知道怎么办的无措。

    就在这时,氏神的另一只手伸出袖子,握成拳放在她面前,在她疑惑的目光下翻转张开,露出手心里一朵红山茶。

    单薄鲜红的几片花瓣,围拢保护着中央金色的花蕊。

    看着氏神手心这朵红山茶,罗玉安愣了好一会儿,突然有种劫后余生般的喜悦。她心底的忐忑与不适瞬间被这朵花带走,伸出手拿过那朵山茶,抬头露出个亲近的笑容,说出在路上早就想说的话:

    “我在那边看到一树很好看的蔷薇,想把它移栽到这里,但是园艺师说想要成活那些枝叶都要修剪掉,觉得太可惜了,又很想让您也看看它开着花的样子,就把剪下来的花都带回来了。”

    “您喜欢这个花吗?”她说话时,目光紧紧盯着氏神冷漠的神情看。他虽然神情冷漠,却回答了她的问题。

    “这花,开得很热烈。”

    那是喜欢的意思。罗玉安仔细辨认着氏神的心情,抓着红山茶的手紧了紧,又试探着将手伸过去,附在他那冷白的手背上。

    氏神没有推开或排斥的意思,仍是随她触碰着。

    罗玉安的心就像是一朵花,先前缩成一朵花苞,在这轻微的试探中慢慢放松,缓缓绽开。

    她将脑袋靠在这个冰冷氏神的膝头,没有忍住自己的失落,“……您变成另一个样子了。”

    “嗯。”

    她带回来的蔷薇是很香的,比山茶浅淡的幽香要浓烈许多,氏神身侧放着那么大一束的蔷薇,身上也沾染了这香。沾了陌生的香,好像也添了几分陌生,罗玉安心中生出几分惶惑,不自觉更加抓紧了他冷香的手。

    “怎么?”

    罗玉安艰难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了关怀的意味,她摇摇头,头发在氏神膝上晃动。

    “没有,就是想您了。”如果知道他这么快会变成另一个样子,昨天早晨不要那么匆忙离开就好了。

    氏神在红色光芒照耀的神龛里,脸上漠然的神情如同画上去的面具,连眼睛都是木然地望着膝上的妻子,“你不习惯我的模样?”

    罗玉安仿佛做错了什么,低下头抿了抿唇,“我很快就能习惯了。”

    “如此,我明白了。”他将罗玉安拉起来。

    罗玉安略带茫然地被他拉着撞向自己的身体,只感觉眼前一暗,突然出现在了那片涌动的粘稠黑色里。那是前两日她穿着喜服来到的地方。

    氏神如同那天一样沉没在黑色里,见到她,睁开眼睛朝她微微一笑,“过来。”

    罗玉安看见他的笑容,眼睛瞬间亮了,离开前想着的矜持一下子全都抛开,只觉得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她扑过去,紧紧抱着这个会对她温柔微笑的氏神,拼命嗅着他身上的气息。

    氏神便略有些苦恼地叹息了一声,“都是我,怎么反应如此不同。”

    罗玉安搂着他的脖子,有些尴尬,“您,怎么在这里是这个样子,刚才是另一种样子?”

    氏神顺了下她蹭乱的头发,缓声道:“是面具而已。公正严明、冷酷无私、仁慈和善……都是族人为我奉上的面具,唯独在这里,是我真实的模样。”

    罗玉安若有所思,因为这里,其实是氏神力量所在,是他陶瓷神像内部的世界吗?

    “不用害怕,只是不同的面具而已,本质都是我。”

    被他的态度安抚了,罗玉安终于感觉彻底放松,她摸到氏神的手抓了抓他的大拇指,“嗯,我不怕,以后还有很长时间,我一定会习惯您每一个样子。”

    相似的话语,第一次说时是紧张保证,这第二次说,充满了哄人开心的意思。

    氏神笑说:“你方才乍然回来见到我,被吓一跳的模样,倒是有些可爱。”尤其是小心试探他会不会生气的那些小动作,有趣,有趣。若不是看她确实被吓到了,便不把她带到这里来安抚了,多看看也好。

    突然皮一下的氏神让罗玉安心里蠢蠢欲动。她抬起头,直直望着氏神,说出自己想了一路的那句话,“我可以单独给您一个称呼吗?”

    氏神歪头:“嗯?”

    罗玉安:“您是他们的氏神,是所有秦家人敬畏的一个意象,但是对我来说,您是不一样的,是我能见到能触摸到的一个具体的人,您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只把您当做一个神,所以我不想叫您氏神。”

    氏神静静听着她这一番毫无保留的大胆发言,漆黑双眼中的一点亮光如映在湖中的明月,波光微微荡漾。

    他问:“你想叫我什么?”

    罗玉安吸一口气,“我想叫……二哥。”

    见氏神没有反对的意思,她略有些紧张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在我老家那边,妻子称呼丈夫,有时候会叫哥,我小时候母亲就喊父亲叫大哥,因为父亲在家中排行第一。”

    而氏神还是神胎的时候,他们秦家的习俗是男女分开排序,他排行第二,所以是二哥。

    在她老家那边,夫妻之间这样称呼,是一种很亲密的叫法,通常只有感情很好才这么称呼。

    “我想叫您二哥,可以吗?”

    “好。”氏神凝视她热切期盼的脸庞,声音柔和,“你可以叫我二哥。”

    这对他是个极新鲜的称呼,在几千年前那个时代,大家都习惯喊名字,哪怕弟弟妹妹也并不喊他二哥,而是更加庄重些的兄长。

    她叫二哥时,莫名有种缱绻亲昵的意味。就像她此时缠在他脖子上的手臂一样,明明纤弱柔软,却又坚定执拗。

    罗玉安舔了舔有些干的唇:“您可以叫我玉安,从前我父母和朋友都这么叫我。”

    氏神却含笑唤了她一声,“安。”

    “我从人中诞生,安既是我,也不是我,我承认这个名,但它早已被人遗忘。如今我将这名送与你,从今以后,你也是我的安。”

    作者有话要说:  倒也不必给氏神做的一切找理由,虽然我总打趣他是个深闺大小姐,但别忘了他其实是恐怖故事里的boss来着……

    这个系列里的男主们,都不太适合用简单的善恶好坏来定义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捡了个美女未婚妻〕〔我在惊悚世界扮演〕〔离谱!我攻略的黑〕〔末世重生:反派大〕〔选秀爆火,病娇千〕〔王者荣耀之return〕〔文娱:从为国献唱〕〔徐南南帅〕〔回到九零,她在外〕〔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夫人你人设崩了〕〔天行医尊陈一笑〕〔系统之农妇翻身〕〔西游之开局送唐僧〕〔不装了,抱上厂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