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17 退休
    秦明宇正玩着手机,瞧见自己那个老古板爷爷板着脸踱步过来,立即把手机藏到身后,摆出若无其事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样子。

    他这爷爷是个典型的固执老人,常说什么玩手机对眼睛不好,对身体不好,年轻小孩子玩多了手机,玩物丧志,不注意锻炼身体,沉迷网络不知道关心身边的生活等等,每回被他瞧见了玩手机就要好一通说教,说得秦明宇头疼不已。

    “爷爷?您老人家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秦明宇半是做作半是真惊讶地问。他爷爷平时一个人住在郊外花园别墅,懒得和他们这些小辈住一起,没事很少会过来这边。

    “过来看看你们。”老爷子板着脸,十分严肃地说。他面容刚硬,是做了几十年裁判长的习惯,坐在小孙子身边,看上去比这个孙子还要挺拔硬朗。

    秦明宇不自觉地学着爷爷板起腰坐端正,免得被骂,就见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只最新款超大屏手机。对手机这些东西最唾弃的爷爷拿着他垂涎许久的手机,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秦明宇心中瞬间有了个激动人心的猜测,莫非,这是爷爷送自己的礼物?!靠!这真是亲爷爷啊!

    “你教我怎么用这东西。”爷爷说话了。

    秦明宇:“谢……嗯!?”

    他弄明白了爷爷突然来这里干什么,竟然是让他教他玩手机!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爷爷这是中邪了?心里奇怪,面上还得陪着笑,卑微的孙子打开手机,一步步教导爷爷如何使用。

    瞧着爷爷一改往日嫌弃,学得还挺专心,他心中的好奇怎么都忍不住,“老爷子,您怎么突然想学手机了,你平时不是很嫌弃的吗?”

    老爷子拿着手机,不太熟练地操作着,加上了几个好友,如今正对着一个头像为红山茶的联系人稀罕地瞧着,秦明宇瞄了一眼,看见这红山茶头像名字是“氏神”,顿时噗了一声。

    “什么啊,谁这么大胆用这个名字?不怕氏神他老人家来一个天降正义制裁他吗!”他笑着笑着,瞧见爷爷看自己的目光满是嫌弃,突然间明白过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这……这不会真的是氏神的联系号吧?!”

    这才是真活见鬼了!氏神还玩手机的吗!

    “咋咋呼呼干什么,这么大人了一点都不稳重!”老爷子浑然忘记了自己先前接到这消息时失手摔了两个上好茶壶的事,开始数落他:“历正月的时候让你帮家里准备供品,你倒好,直接准备了一大堆零食,要不是你爹妈拦着,又没被氏神怪罪,我都要抽你一顿!当年氏神给你赐福,你灵感不错,结果呢,这么大年纪了也不为族里做贡献,每日吃了睡睡了吃就知道玩手机,简直辜负氏神的期待!要你这孙子有什么用!”

    “爷爷……我还没毕业呢,贡献什么的,毕业后再说吧。”秦明宇嘴里说着,眼睛不断瞟着爷爷手机上那个氏神联络号,心里忽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氏神这么厉害,守护着代代秦家后人,不知道求他保佑一下抽卡会不会有用啊。

    想起自己五百抽都没能抽到一个金卡的悲惨经历,秦明宇忽然间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试一试老祖宗的威力。趁着爷爷午睡,他把老人家的手机偷了出来,打开氏神联络号的页面,对着拜了两拜,正好家里有香,他还点了三根。

    “求氏神保佑我抽卡十连抽到金卡!”拜完刚准备抽,他又觉得这样似乎有点不太尊重,求氏神帮忙没点供品也没有诚意啊,他头脑一发热,拿起手机,给氏神发了个两百元红包。

    “老祖宗保佑,十连两个金卡就可以了,我一点都不贪心!”秦明宇跪坐在沙发上,紧张地点了抽卡,瞪着眼睛等着奇迹出现。

    无情的铜卡白光刺痛了他的双眼,当第五个铜卡出现的时候,秦明宇已经绝望了,彻底相信玄学改变不了命运。然而,下一秒,至尊的金色卡光芒闪耀起来,一张、两张、三张……五张!最后五张全是金卡!这个出了名出金卡率低的游戏,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样可怕的掉率!这就是他最高光的时刻!

    “我靠!氏神好吊啊!”一声激动的大吼从客厅里响起。秦明宇激动地狂喜乱舞中,忽然听到手机叮咚一声,他一低头,发现自己的两百块红包被领取了。

    从疯狂的快乐中回神,他呆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啊……原来氏神这个号,对面真的有人用的吗?”

    .

    罗玉安整理着手机上许多新的联系人,那些都是秦氏族中有头有脸有年纪的人物,她一一分类备注,并且时不时和氏神说两句话。突然收到红包时,她感到格外讶异,“二哥,有人给你发红包,你看。”

    见识过这些老人家们对于秦氏老祖宗氏神的尊敬,自从加上这些号之后大家都是毫无动静不敢打扰的状态,这个第一个发红包的人就显得非常突出,真是有勇气有魄力。

    氏神忽然嗯了一声,说:“小孩子太调皮。”

    小孩子太调皮?罗玉安看看那个发红包的人头像,一位长得特别板正严肃的老人家,规规矩矩的半身照。这个,小孩子?好吧,在氏神眼中,确实是小孩子。

    氏神冷漠地吐出两个字:“抽卡。”

    罗玉安茫然:“抽卡?什么抽卡?”

    冷漠脸的氏神问她:“你要抽卡吗?”

    罗玉安:“我不用,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氏神:“小孩子抽卡很高兴。”

    没头没尾的,罗玉安不太懂他的意思,但她还是顺从了自己的心意,一手拉住氏神的白袖子说:“我跟二哥在一起最高兴。”

    刚走进神龛的两位氏女恰好听到这话,一时都不知道该不该进来打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夫人她不能讲究一点吗,这种情话张口就来!这些小年轻真是太不端庄了!

    两位氏女看着夫人面前的几个手机平板电脑,真切地感觉到自己大概是真的需要退休了。她们两人今日,就是来请示退休的。

    氏女对秦氏一族来说,是一份终身的职业,她们不能结婚,需要常年留在这里侍奉氏神,与此相对的是,她们的家人都会得到补偿,而她们在族内的身份会极为特殊,人人尊敬,吃穿住自不用提,待在氏神身边,自然会拥有普通人梦寐以求的健康与长寿,而等到老迈退休之后,也会得到妥善照顾。

    从前求着来侍奉氏神的族中女子十分多,但是这些年,随着社会的发展与变化,自愿来当氏女的年轻族人越来越少了,因为许多人都不愿意忍受几十年的寂寞。哪怕是她们挑选出来的这两个,也没有了从前人们的虔诚。

    想起自己年轻时刚来当氏女的光景,两位氏女略觉心酸惆怅,又觉得自己未能尽到职责,教导出合格的继任者,感到羞愧难安。

    “我们二人年纪大了,已经不能再继续侍奉氏神,今后,就由这两个孩子延续我们的责任。”

    两个穿着氏女服饰的小姑娘恭恭敬敬地走上前来叩拜,年纪大约刚成年,也就比妹妹大上一两岁的样子,罗玉安记得她们两个。

    从前总在外院看到她们跟着氏女背各种祈祷词,有一个挺贪吃,尤其爱吃小蛋糕,她拉着氏神的袖子过去偷偷吃饭,撞见过好几次这孩子偷吃。另一个偷偷玩手机,玩的和她妹妹从前一样的少女养成游戏,也让她印象深刻。

    两个小姑娘很少看见氏神,突然接过了氏女的重担,忐忑不安但强装镇定。

    氏神对两位老迈的氏女抬抬手,她们卸下担子后过两天就要走了,此时双眼通红,虔诚地望着他们的神灵。氏神如同安抚两个孩子,在她们布满时光痕迹的额头上点了两下。

    这是他的赐福。长久的生命里,从来没有能一直陪伴他的存在,哪怕是这些孩子的一生,对他来说也就是短短的几十年而已。他经历了无数个这样的一生。

    “这几十年,多谢您的照顾,但是我们没能照顾好您……实在惭愧,希望您日后能更加开心。”两位老太太终于还是流下了眼泪,望了眼在旁边静静看着的罗玉安,第一次没有露出挑剔的神色,反而是有些欣慰安心。

    两位氏女退休,新的氏女上任。大约是每一任氏女都要求端庄稳重,不苟言笑,两个十**岁私底下还喜欢说说笑笑的姑娘,一进神龛就板起脸,规规矩矩地学着从前的两位老氏女。

    不过,在罗玉安看来,她们两个这样子,实在像小孩子。她看着她们,总想起自己妹妹,所以爱屋及乌,对待她们很是温柔。

    两个小氏女听着氏神的各种可怕传闻长大,对比之下罗玉安这个夫人显得温柔可亲,再加上气质实在太无害,因此没过多久,两个小姑娘在没有氏神在场的情况下,就能和她说笑了。

    不过那个“没有氏神在场的情况”指的是“两个小氏女看不见氏神的情况”。两个小姑娘坐在外院瞧着罗玉安玩游戏,和她讨论游戏,随便聊天,浑然不觉她们又敬又畏的氏神就飘在一边。

    虽然有着一张冷漠的面具,但罗玉安总感觉二哥比从前更喜欢待在自己身边……也有可能是手机的魅力,她到外院来充电,他也会跟着,只是隐藏了身形没让人看见而已。

    “安姐,你这样每天在外面充电也挺麻烦的,不如叫人来在神龛里面装上电。”叫明茴的小姑娘建议。当然,如果没有罗玉安,她绝对不敢提这种“大逆不道”的建议,因为神龛里任何的变化都令人害怕。

    罗玉安说:“还是算了,也不怎么麻烦。”其实,她是觉得有点网瘾老年趋势的二哥,在手机没电时默默跟着她跑到外面来充电的样子,非常可爱。

    “安姐,外卖我拿回来了!”明黄提着一大堆外卖回来,快手快脚地把那些小吃都摆上,一边摆一边吸口水,“以前上学的时候偶尔还能偷偷吃一点,自从到了旧宅,这些都吃不上了,压根没有外卖会配送到这边,要兴师动众每天让人去买来又觉得不太好意思,嘿嘿,现在终于能跟着安姐蹭到吃的了。”

    “安姐,你现在吃这些还能尝到味道吗?”

    “能啊,就是没有饱腹感,吃了和没吃一样。”

    “这样多好啊,都不会长胖,而且胡吃胡喝也不用担心闹肚子,真是极致的享受。”

    罗玉安瞧着她们笑,但看一眼旁边飘着的二哥,心里又觉得难受。要是他能尝到这些味道就好了。

    凉凉的手安抚地摸了一下她的脸颊。

    “安姐,我一直有个疑问,你能不能给我解答一下?”明黄忽然鬼鬼祟祟地小声凑过来问。

    “什么?”

    “我绝对、绝对没有冒犯的意思!就是特别好奇!”

    “好,我不生气,你问吧。”

    “你跟……”明黄小声而谨慎地指了指神龛方向,眼中充满了求知的渴望和八卦的光辉,“是夫妻关系,那你们有没有那个夫妻生活啊?和咱们人类一样的形式吗?”

    现在的孩子,真是什么都敢问啊。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感觉二哥的袖子搭在肩上,手指碰了碰她的脖子,轻轻唤了她一声:“安。”

    被这一声喊得心里一动,罗玉安吸一口气,把手里的鸡翅放到明黄面前,“多吃点。”

    明黄哼哼唧唧还想求个明白,她按着肩上无人看见的袖子笑了一下,吓唬小孩:“再问下去,会被诅咒的。”

    明黄立即怂成一团,对着神龛拜了两拜,“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