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18 老人(01的刀很锋利。...)
    “女人的一生, 不就那回事吗,结婚、生子……一眼就看到头了。”

    秦明黄小时候还在秦氏的孤儿院时,有个负责打扫卫生的大妈和院里的老师闲聊。

    当时一群孩子也在附近, 其他人都听得懵懵懂懂,只有秦明黄不太一样, 她丢掉手里的球站出来大声说:“我不!我不嫁人,不要生孩子!我要娶个男人,让他给我生孩子!”

    她当时人不大, 声音却大,掷地有声,不仅震惊了其他小孩, 还镇住了那位大妈。

    接着就是一群大人们夸张的笑声, 她们好笑地和她解释了男人是生不出孩子,以及只有男人娶女人, 没有女人娶男人。

    当时秦明黄感到十分不公平,因此她小小年纪就决定,再也不嫁人了!后来她成功当上氏女,也算是应了小时候那一句孩子话。

    但她没想到, 命运会曲折至此, 多年后她竟然误打误撞完成了幼时宏愿――孩子确实是她丈夫生的, 她除了性生活之外,没有一点关于生孩子的参与感。

    什么怀孕时遭罪, 生孩子的痛苦,生完了后调养, 还有心理压力, 她统统都没有,就是睡了一觉而已。

    秦明黄啃完梨, 人还有点飘忽,反应不太过来。把沾了梨汁的手往旁边一伸,纪伦自动给她清理干净了。

    缩回手,秦明黄站在玻璃水箱前继续沉思,看着那些粉色的小水母一个接一个贴在玻璃上,排成整整齐齐的一行。

    纪伦陪着她看了一会儿,说道:“亲爱的觉得有趣可以多看会儿,我去给你煲个汤,这两天没吃东西,要好好补回来。”

    他说完就走了,把刚出生的孩子丢在了水箱里,没有丝毫多管她们一下的意思。秦明黄简直怀疑他是在骗自己玩,这其实根本就是他在水产市场买来的小水母,而不是亲生的孩子吧,不然这个语气和态度也太随便了点?

    还是说,他们种族养孩子就是这么放养的?

    扭头看了眼厨房那边纪伦的背影,秦明黄伸出手指在玻璃上戳了戳,粉红色的小水母立即游啊游,游到她手指指尖的位置,把自己整个挤在玻璃上,挤成瘪瘪的一张小圆饼,好像非常想触碰到她。

    她把手指挪开到另一个位置,那些小水母又追着她的指尖到了另一个位置。秦明黄觉得有趣,在玻璃上划来划去,把一群小水母溜得来来回回游动。

    她们都特别活跃的样子,秦明黄莫名觉得她们玩得很高兴。

    又看一眼厨房里认真做食物的纪伦,秦明黄移了把椅子过来,她站在椅子上打开水箱顶部的开口,把手指伸进水里逗水母。

    她晃晃手指,那些在底部的小水母往上游,像一个个小气球小炮弹之类的朝着她就过来了。

    她们小小的,整个裹上来,也就刚好能包住她的一根指头。

    秦明黄一共五根手指放下去,被游得最快的五个小水母裹住,把手拿起来一看,好像戴了五个粉色指套。

    她看了眼又放回水里,免得她们离开水会脱水死亡。

    但是她没有想到,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水里其他的小水母已经浮到了水面,她们飞起来了!离开水面漂浮在空中!

    旁边开着加湿器,所以屋内空气比较湿润,这些才刚出生的小东西竟然就已经能使用这样的浮空技能。

    她们在空中时,就和在水里一样游动,一个圆圆的小伞盖下方有细细软软裙边一样的小足肢,当她们摆动身体,会发出细小的“叭”声。

    “叭。”

    “叭。”

    秦明黄惊叹了一会儿,突然发觉不妙。这些脱离了水箱的小家伙们快乐又自由地鼓动着小身子,叭叭叭地飘走了!

    “卧槽!”秦明黄小声惊呼,连忙伸手去抓。

    眨眼间,所有的小水母都跑了个干净,包括先前裹在她手指上的那五只,她们飘向房间里各处,因为太小了,一眼看去,秦明黄差点没看见她们到底在哪。

    她心虚地看了眼厨房,赶紧跳下椅子,伸手抓住一只逃逸的小水母,把她塞回水箱,又去寻找第二只,用同样的方法把她逮捕送回出生点。

    她在客厅里上蹿下跳,踩着沙发、爬着柜子去抓水母。还有一只飘得特别高,贴在天花上,她够不着,只能拿着扫把尝试把她扫下来。

    她一边和空气斗智斗勇,一边偷瞄纪伦,希望他不要回头。

    好不容易抓住大半,就打开水箱盖子把她们放回去的那一瞬间,又有几只刚抓回来的小水母从缝隙里逃出来,在她身边飘啊飘。

    “亲爱的。”纪伦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秦明黄下意识盖上水箱盖子,回头露出一个笑容,“什么?”

    她心里祈祷着,不要发现水箱里少了水母!不要发现水箱里少了水母!然后她感觉脸颊一凉,一个小水母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小水母:“叭。”

    秦明黄:“……”

    纪伦脸上那温柔的表情一点都没有变化,对于她玩孩子的举动没有半点不满,甚至,他看到水箱边溅出来的水后,贴心地说道:“你想玩的话,在水箱里确实不方便。”

    他很快给她整了个盆,装满水,捞出水箱里的小水母放进盆里。在房间里四处游荡的其他小水母,被他身体里伸出来的足肢全都给抓了回来,十秒钟不到,十二只小水母就全部被他放进盆中。

    “好好待在这,你们还小,不该乱跑。”他将足肢在水里搅了搅,似乎是和这群过分活泼的小家伙沟通好了,将盆放置在客厅的茶几上,顺便递给了秦明黄一个大勺子。

    “亲爱的,你继续玩吧。”

    秦明黄看他走开,又看看自己手里拿着的大勺子,最后看看盆里乖巧游动的十二只粉色水母,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捞金鱼的小孩。

    ――“嗨,海绵宝宝,我们去抓水母吧!”秦明黄捶了下脑袋,把自己脑子里突然跳出来的这句话捶走。

    盛情难却,那她就……玩了?

    用勺子去捞盆里的小水母,她们灵活地游动着,不让她的勺子捞到,秦明黄捞了半天,发现自己竟然斗不过这些刚出生的小东西。她燃起斗志,越发认真,终于捞起来一个。

    露出胜利笑容的下一刻,她这才发现纪伦站在她身边,俯身看着她们玩耍。

    “待会儿再玩吧,先去吃东西。”纪伦扶着她的肩。

    秦明黄还不太饿,她端着碗坐到沙发上,瞧着水盆里的小水母们下饭,兴致勃勃问:“她们能吃东西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秦明黄连饭也不想吃了,拿了纪伦给她的饼干,捏碎了把饼干碎屑扔进盆里。

    发出叭叭声的小水母们试探着伸长自己短短的小足肢,扒拉浮在水面上的饼干碎屑。

    见她们真的吃了,秦明黄乐滋滋地继续捏饼干喂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这完全不像是喂孩子,真的就是喂鱼而已。

    晚上,在秦明黄的要求下,本来准备把她们塞进水箱过夜的纪伦,不得不端着盆把她们安排进卧室里。

    秦明黄趴在床边玩水母,她将手指绕着圈圈,小水母们努力摆动足肢,发出嫩嫩的叭叭声,绕着她的手指飘起来。

    纪伦走进房间,所有的小水母立刻钻回了水里,乖乖游泳健身。

    垂着一根足肢放在水盆里,其他的都归自己的雌性。秦明黄躺在床上,临睡前终于想起来一个问题。

    “你的身体没事吧?辛苦你了。”惭愧惭愧,毕竟是他生的,结果她一起来只记得玩孩子去了,完全不记得关怀“孕妇”的身体,她真是太渣了。

    纪伦满足地扒拉着她,把她包在怀里一顿猛吸,“没关系,我储存了很多营养。”

    他们种族里雄性代雌性养孩子,负责给孩子输送营养都是常态,他当然不会有什么不满。

    对他们的种族繁育秦明黄不是很懂,但听他这么说就放心了。虽然今天的一开始受到了惊吓,但那些小东西还是挺好玩的嘛。

    第二天早上,秦明黄醒来,差点没被自己看到的场景吓出尖叫。

    她坐在床上,看着床单上被她压瘪的一只小水母,用两根手指把她捻起来,轻轻晃了晃,小水母一动不动。

    “啊啊啊不要死啊!你怎么跑床上来的!不会被我压死了吧!”

    披头散发,赤着脚从楼上跑到厨房,秦明黄摊开手给纪伦看自己掌心那只瘪瘪的小水母,紧张兮兮地问:“她是不是死了?!”

    见她一脸天崩地裂,纪伦忙安抚道:“没事的,就是有点脱水,扔水里一会儿就好了。”

    顺手把那只小水母放进了面前的洗菜盆。

    秦明黄眼睁睁看着那只小水母慢慢恢复饱满,扒拉在青菜叶子上,把青菜叶子啃出一个小缺口,放松地呼了一口气。

    吓死爹了,还以为发生了人伦惨剧――母亲睡觉时不查,一个翻身压死孩子什么的。

    纪伦心疼地替她擦擦脸上的汗,“怎么吓成这样,你放心,她们和人类不一样,生命力很顽强。”

    说完他端来旁边的一盆小章鱼哄她:“你看,我今天买了些小章鱼回来,给你做章鱼丸子吃,压压惊。”

    ?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秦明黄:“……不了不了,我不想吃章鱼,这辈子都不吃章鱼了。”

    从那十二只小水母出现后,秦明黄走在屋里每一步都要小心观察地上有没有小水母,免得不小心踩到;坐上沙发之前要看沙发上有没有水母,免得压住;喝水也要仔细观察里面有没有泡着一只水母,免得不小心喝进去……她们四处溜达,简直无孔不入。

    但是短短几天下来,秦明黄逐渐习惯,不再束手束脚,因为她发现这些小水母真的格外顽强,根本不能用人类小孩的标准来看待她们。

    就算真有什么问题,她们发出求救讯号,章鱼爸爸就会来救她们。

    小水母出生三天后,秦明黄和以前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的脚搁在茶几的水盆边,一只小水母站在她的大拇指上抖细细的足肢,弄得她脚趾痒痒的,几只水母趴在她脑袋上,抿着她的头发丝,还有几只在和小狗香香玩耍。

    电话响了两声,惊跑了一只趴在电话上的小水母,又引来两只好奇的小水母凑过来,秦明黄接过电话,“喂。”

    “我这就准备过去你那边了。”电话那边的秦非莫提着行李走上飞机。

    秦明黄:“好,我先提醒一下,我这边会有一些比较……神奇的存在,非莫哥先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害怕。”

    她越是这么说,秦非莫想得越多,就越害怕。他强撑着精英人设,冷静地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道:“我是秦家人,我不会怕。”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卓禹安和舒听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