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19 血虫(会变成一团马赛克。...)
    越过灯塔,越过冰山群,穿过那条不结冰的蓝色冰河,她们跋涉在一条风雪严苛的极地之路。

    穆里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很久,他身体里的剧痛在催促着他到达某个地方,所以他抱着梅莉,在路上几乎是一刻都不曾停歇地追赶那个声音。

    他们到达了一块飘满浮冰的汪洋前方,穿过这里,才能真正到达极地深处范围。穆里小时候第一次听到那个声音,追寻着它跑到这里,因为太过幼小无法横渡这片冰海,只能回去。

    上一次他失去理智,跟着那声音的指引也来到了这里,被冰冷的海水泡清醒后,想起独自等待在灯塔的梅莉,硬生生抗拒着冰海另一边的吸引转身回去。

    如今,他又一次来到了这里。

    他跳下冰冷的海水,将近处一块浮冰推了过来,让梅莉裹着毛毯子坐在上面,自己推着那块载人的浮冰往前游。

    浮冰露在海面的面积不大,但底下往往都很厚重,甚至是倒锥形的冰山杵在海面下。在这片海域上,想要推动浮冰无疑是一件困难的事,哪怕是一直很厉害,几乎没什么能难倒他的穆里,也第一次显露出了吃力。

    梅莉裹着毯子瑟瑟发抖,时时注意着水中的穆里。

    带她过来,他多了许多麻烦,但是他看上去并不后悔,她也是。

    拥有感情的生物,总是爱做一些会给自己添麻烦的选择,有些人称之为错误,有些人称之为快乐。

    推累了,穆里暂时停下来,将下巴搁在浮冰的边缘呼气。梅莉凑过来,摸着他的鼻子和脑袋。

    穆里一下子觉得自己又有了力气,连身上的许多痛楚都能忽略。

    如果他是一个人上路,来到这里大概会更顺利,但是,他也一定会更加痛苦。在看不到边缘的冰海中,孤独地失去方向,甚至失去前进的动力,变得疯狂。

    现在,看到自己推着往前的浮冰上,梅莉坐在那,他心中就有一个很坚定的念头――带她渡过这些危险,到达彼岸。

    在漫长的冰海行程中,他有几次和之前一样短暂失去理智,在发现这个征兆之前,他担心自己失去理智会吃掉梅莉,于是一脑袋撞上了旁边的一块浮冰,将那块浮冰撞得四分五裂,慢慢沉进了深蓝的海水里。

    他同样因为这撞击眩晕,沉进海中。不过沉到一半就醒了,忽然睁开眼睛用力往上游。

    他迷糊中也惦记着还有个梅莉在上面,要是没人管,她会死的。

    梅莉趴在浮冰上差点准备跳下去了,见他从水里冒出来,嘴里竟然还咬着一条奇怪的鱼,甩着头丢在冰面上,含糊地对她说“这里还有鱼,你吃不吃?”

    梅莉哪还管得了什么鱼,她之前还以为他会死。想哭又被这小熊抓鱼的情况逗笑,于是抱住他的脑袋,一边笑,一边把眼泪都滴到他脸上。

    “醒了不赶快游上来,还抓什么鱼啊。”梅莉用力抓他的耳朵。

    穆里动动耳朵,辩解了一句,“我没抓它,是它自己撞上来的。”

    极地的鱼都是傻的,动不动往他嘴上撞。小熊委屈。

    他没有事,梅莉激动地亲了好几下他的鼻子,穆里这下子是不摔跤了,毕竟这水里也摔不了,他就是不吭声,忽然爆发出很大的力气,推着浮冰往前猛冲了好一段距离。

    他还有一次是忽然失去了意识,梅莉死死抓着他的胳膊,让他趴在浮冰上不至于和其他碎冰一起沉进海里。

    他在梅莉不停的呼喊中醒来,迷迷糊糊地舔了舔她冻得通红的手背,打起精神继续推着她往前。

    梅莉也有因为太过寒冷而失去意识的时候。那时候她就趴在浮冰上,一动不动,面色冷白好像凝结着一层霜,眼睫毛都被冻住了,哪怕裹在毛毯子里身体仍然冰凉。

    穆里一度以为她被冻死了。他从水里爬起来心急地清理掉身上的水,把她抱在怀里想让她暖和起来。

    身下的浮冰失去方向,缓慢地移动,他抱着梅莉等待她苏醒,细细去听她柔软胸腔里那点心脏跳动的动静。

    那一阵子,他感觉自己走在漆黑的夜里,手里捧着一点微弱的火苗,小心翼翼,生怕一阵风吹来,这火苗就彻底熄灭了。他从来没有过这么紧张的感觉,连呼吸都不敢。

    好在,最后那摇曳的火苗又慢慢壮大了,她坚强地燃烧着。

    发现她在自己怀里清醒过来,穆里高兴极了,将脑袋搁在她胸前蹭了好一阵,也待在浮冰上陪了她很久。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醒来的梅莉笑着对他说,“梦见你说的极地夏日开的花了。”

    还梦见了一只小熊,他还是幼崽的模样,虽然只有孤零零的一只,但他在鲜花盛开的苔原上打滚,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

    穆里表示奇怪,“你都没见过,为什么能梦见?”

    梅莉“一定要见过才能梦见吗?”

    穆里坚持“当然,不然你怎么知道是什么样子。”

    梅莉“可是,我有看过很多的花,我觉得花和花都差不多。我以前的家里还种了很多的金雀花,你见过金雀花吗?”

    ……

    她们说了很多这样的对话。

    哪怕身体与能力有强弱之分,但他们能清晰感觉到,他们都在互相依靠支撑着对方。

    冰海的中央,有一片浮冰连成了小块的陆地,她们在那里停下来修整,吃了难得的一顿熟食,好好睡了一觉。

    梅莉睡了太久,没有睡着,窝在穆里的怀里看天上的星空。这个最严酷寒冷的地方,拥有最瑰丽惊人的美景。

    星星明亮地织成了一条光带,深色的夜幕下,铺垫了蓝紫色的背景。

    身下是铺满碎冰的海,天上是铺满碎星的海。

    广大的天地不断蔓延出去,在想象中无边无际,世界上的一切在这里都变得纯粹。

    置身在这样广大的世界,她本该感觉到人的渺小和寂寞,但是……穆里太累了,打呼的声音有一点响,于是她就感觉不到那样辽阔的寂寞,只忍不住去寻找他呼声中的规律。

    他借给她的温暖太有存在感了。

    他们终于渡过了满是碎冰的海,冰海另一边的“陆地”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流动的蓝色海水在渐渐变成固体,到了某一个界限后,浮冰已经无法再靠近,它撞上了坚硬透明的冰块,海水在那里结成完整的一块陆地。

    深蓝色海洋与冰岸中间,还有一层浅浅的绿色薄冰地带,那里的冰层可以让梅莉踩着经过,但体重更重的穆里踩上去,半个身子都会陷下去。

    梅莉只好一个人往前,走到安全的位置等待,穆里在后面扑腾着爬上岸。

    两人踩在冰岸上,来到一个洁净透明的世界。

    在这里,积雪很少,只存在于凸起的冰柱上方,地面上没有积雪,只有一层层厚厚的冰块,低头看能看到冰块底下的东西。

    还保留着水流动形状就被冻住的冰层显露出特殊的纹理,冰层中凝固的水泡仿佛鱼群。

    梅莉踩在冰面上,透明的特殊冰面,她能看到下面十米深。

    穆里牵着她,也很稀奇地低头去看,他同样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

    “这里冻着一条鱼。”穆里发现这奇怪的鱼背上还有四片小小的翅膀,“我没见过这种鱼。”“真的……这是什么时候冻上的?”梅莉往前走,忽然被吓一跳,退后一步撞在穆里身上。

    在那条奇怪的鱼前方冰层里,冻着一条更大的鱼,身长起码十几米,一张巨口朝上方张开,好像随时都会破冰而出将上方的人一口吞下。

    梅莉连它巨口中的每一颗尖牙都看得一清二楚,还有猩红的大口里褶皱般的纹路,生动到令人害怕。

    “我们绕着走。”她说。

    穆里很感兴趣,勒着她的腰就直接踩上去,还站在那张巨口的中央往下看。梅莉原本踩在冰面上的脚抬起来,怎么都不肯踩实。

    走过那张凝固的巨口,冰原后面才是真正神奇的地方,这里的透明冰层里凝固着大大小小的动物,隔一段距离就能见到,不只是鱼,还有其他的动物。

    这些动物为什么会被凝固在这里?这里形成多久了?这些又是些什么动物,都是魔兽吗?梅莉有许多的疑问,但是这里亘古不变的寂静冰原不会回答她的问题。

    她们在冰原上走了一段时间,第一次看到活着的生物。穆里比梅莉更早发现,他停下来,抱着梅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向某个方向。

    那边移动过来一座雪白的雪山,大雪山后面还有一座小雪山。

    等他们走近了,看清楚那原来不是雪山,而是一大一小两只……熊。

    他们长得和穆里很像,毛发更加蓬松雪白一些。那只个头小的熊,身形比穆里稍微大一点点,但是他的日子看上去比穆里好多了,身上皮毛干净,脸圆又肥,姿态悠闲。

    梅莉再看看自己这个有点狼狈,毛发都失去了光泽的穆里,忽然觉得他受了很多委屈,有些可怜。

    穆里没有她这样的心思,他的反应就和平时遇到了难对付的魔兽一样,进入战斗状态的凶狠警惕。见小熊好奇观察他,露出一脸凶恶的神情,把那只小熊吓唬得贴紧了前方那只大熊。

    体型是小熊五倍大的大熊扭头看了眼穆里,没什么反应。

    梅莉觉得那眼神很像是人类的眼神,看穆里就是大人看小孩。

    那只小熊又撞了撞大熊的腿,大熊就发出有些不耐烦的声音说“快一点,你一路磨磨蹭蹭的,都快赶不上了。”小熊嗷一声,“我不是最后的,赶得上。”

    等他们走远,梅莉抓着穆里的肩,惊叹地对他说“他们……会说话!”

    穆里不知道她惊奇什么,“我也会说话。”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