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30 好人好事(01在细节方面真的很注意...)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一场降温,病了两个老人家,秦明茴晚间回到房间,也咳嗽了两声。

    01格外紧张,凑过来给她上上下下扫描了一顿,担心她大病还没好,又染上小病。

    “冬天快要来啦。”秦明茴拢着01给她的厚外套,看着外面,有些感慨,“我刚醒来时,那个温度还是初夏呢,一转眼都快要到冬天了。”

    01拿出据说是他特制的止咳药,给她调了温水:“小小姐,来喝药。”

    秦明茴端着温热的水杯,感觉袅袅的热气扑到眼前,她听着外面的风声有些担忧地说:“01,你出去几天了,还没回来,你的那具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怎么说那都是他的主控体,万一遭到损毁就糟了。

    01举起手说:“我保证没问题,其实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这一行非常顺利,已经完成了任务,明天小小姐就能看见大机器人01回来了。”

    “那就好。”秦明茴捧着杯子,长长叹息,“天气不好的时候,想到你独自在外面就比平时更担心,而且也想大机器人01了。”

    01忽然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按住胸膛。把秦明茴吓了一跳,忙问:“01?!”

    “没事,只是小小姐担心我的样子太让人心动了!”01说。

    秦明茴:“……”01,你真的是一天一个样呢,不知道今天又学到了什么奇怪的知识。

    深更半夜,万籁俱静,唯独寒风呼啸。一个戴着头套的黑影出现在街道上,他身形敏捷,像一道影子在各个老人的房屋周围闪现,非常可疑。

    他走到村子外围,转了一圈,选择了几个地方,然后就开始忙忙碌碌起来。

    老人们第二天早上起床,从温暖的房子里出来,迎面不是刺骨寒风,而是徐徐暖风,外面的温度竟然和屋内差不多。

    起得晚的老人还不明所以,起得早的已经找到了温度升高的原因。

    只见在村子周围,突然多出了四个奇怪的巨大装置,高高的杆子上一个圆环,圆环内外两侧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扇叶,以一种奇怪的方式交错旋转着,看上去像风车,但是又并不是风车。

    “这是谁做的东西?”

    “就是这个,让温度升高了?”

    “我测了下,整个村子的温度都稳定在22c到25c之间,和室内温度一样。越过这些装置外面,温度就降低了很多。”

    “这是让暖空气循环,固定温度的装置吧,怎么制暖的?让我研究研究。”

    “哎呀你别搞坏了!”

    秦明茴也起来了,看到一群老人们正在讨论究竟是谁做的,她回头看01,语气肯定地说:“是你做的吧。”

    01点头说:“是的,降温会导致免疫力低下的老人和病人不舒服,所以我从资料库里找到了办法,花了两天完善方案,并且在昨晚建造了这套装置。”

    秦明茴微妙地从01的语气里听出了一点期待的情绪,于是她说:“01真厉害!这是你一个人做到的吗?太好了,这温度太舒适了。”

    01谦虚地欠身:“没什么,小小姐,只是小事而已。”

    秦明茴笑着想,两天前,那时候丽泽奶奶生病的事她还不知道呢……但是估计01是知道的,自从他入侵了主系统后,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瞒不过他的眼睛。那时候他就想着要制作这样的制暖装置了吗?

    惠奶奶也过来了,她一边走一边咳嗽,眼神挑剔地看了会儿那些暖风循环装置,又狐疑地看一眼01,然后若有所思地看向地面。

    “咳咳!01,你是动用了主系统权限,激活了‘睿瑟’的一部分,让它进行制暖了吧?”

    ‘磨’的首都‘睿瑟’是个巨大的机器人,它就沉睡在这里――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秦明茴也有所猜测。

    01诚实道:“是的,这是最方便快捷的方法。”

    惠奶奶咬牙,想骂人,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主系统的权限,从前只在她这个管理员身上,但是因为系统太过庞大,他们又不敢赋予这个主系统太强的自主管理权限,所以一切功能都需要她来管理。她年纪大了,有心无力,为了以防万一出现错误,就干脆关闭了大部分的系统,停用了很多功能。

    现在01这个依靠入侵得到了主系统权限的家伙,它的运行速度比她快多了,短时间内就掌握了主系统的各种功能,并且活以致用。

    她有心想发脾气,勒令01把这些关掉,但是看看老朋友们舒展的脸和在暖风中舒服的样子,她又说不出口。

    见惠奶奶又坐到一边去和自己生闷气了,秦明茴捏捏01的手,让他到一边坐着,自己走到惠奶奶身边。01在身上掏了掏,递给她一个保温杯,秦明茴一愣之下笑了。

    “又来给你的01说好话了?咳咳!”惠奶奶说。

    秦明茴打开保温杯给她倒了杯水,关切问:“咳嗽还没有好一点吗?”

    惠奶奶哼一声,还是接过了那杯热水喝了一口。她看了眼在附近欲盖弥彰背对着她们的01,说:“好得了才怪,你问问你那个机器人做了什么好事!气死我了!”

    “啊?他做了什么?如果是不好的事,我肯定会和他好好聊聊的。”

    “做什么?哼!”惠奶奶把01换了个猫脸头套,特地去她那演婆媳狗血大战的情景描述了一遍。秦明茴想忍,但真的没能忍住,扑哧笑了。

    惠奶奶瞪她:“你还笑?!”

    秦明茴说:“这样不是更好吗?01也是有脾气的,惠奶奶你不喜欢他,他一直就能感觉到,他能用这种幼稚的方式发泄,我更觉得放心。”

    惠奶奶继续哼哼:“你就没想过,他是运算分析出这种做法更显得无害,所以才会特意这么做,用来减轻你的防备心?”

    秦明茴笑容退去,有些无奈说:“为什么对待01的时候,不管他做什么,第一反应就是否定和质疑?”

    “就像教导一个有缺点的孩子,否定和质疑不会让他变得更好,信任和引导才能,如果惠奶奶担心他会变坏,可以尝试去教导他?或许没有那么糟呢。我请求奶奶稍微给01一点相信,相信他怀着友好的态度,对大家带着善意,好吗?”

    惠奶奶一直想着秦明茴的这些话,回到了自己的家。环顾一圈,她的家里空荡荡的,几十年如一日。她扶着桌子在椅子上坐下,神情有些怔然惆怅。

    她排斥01,最大的原因是01攻陷了主系统,得到了管理员权限。作为一个机器人,他拥有的能量太强大了,如果他想,他现在甚至能轻易毁灭他们所有人,而她没有办法关闭01。这样没法控制的力量让她觉得担忧,机器人的不可控是写在历史上的。

    “咳咳!咳咳咳!”想得出神,惠奶奶用力咳嗽起来,好半天都没能停下。

    忽然她听到细微的声音,侧头一看,她家里那个做饭用的机械手臂在没有启动的情况下动了起来,它接了热水,拿起旁边那瓶据说是治咳嗽的药,泡了药之后,交给墙角停着的一个清洁机器人。

    迟钝的清洁机器人端着药过来,送到她面前。

    惠奶奶的家里,大概是所有老人中辅助机器最少的。这些机器在她没有主动开启的时候,根本不会主动工作,现在它们自己动了,显然是被某个掌握了主系统的01调动。

    “……”惠奶奶沉默片刻,接过那杯治咳嗽药,“我会看着你,看看是我错了,还是你的小小姐错了。”

    她话音刚落,墙边的媒体播放设备忽然自动打开,响起一阵脚步声模拟音效,似乎是谁在走近,接着是咚咚敲门声,嘎吱开门声,然后一句机械音说“打扰了,我来是想说一句,小小姐肯定不会错,再见。”

    这一连串动静后,媒体播放设备啪的被关掉,室内又恢复了安静。

    惠奶奶捏着杯子,被叛逆的01气到,额头再度暴起两根青筋。

    偏偏这个时候她的家用医疗机器人再度自主启动,过来给她量了量血压。

    惠奶奶:“……”

    村子里温度变得适宜,之前待在室内的老人们又出来走动了,大家聚在广场中心大树下,晒着太阳聊天,只有惠奶奶不在。大家聊着聊着,又说到了01。

    “其实惠也不用这么排斥01嘛,我看他其实也不错啊。”一个老头这么说道。

    其余人都颇为惊讶地看着他,丽泽奶奶也停止打毛线,稀奇地说:“你以前不是和惠一样吗,还说应该删掉01的系统呢。”

    老头尴尬地看看头顶落光了叶子显得稀疏的树枝,小声说:“这不是……前两天晚上,我忘了吃药,半夜发病,又忘了开护理机器人,差点给我疼死,当时护理机器人自动开了,过来给我喂了药……我现在猜,可能是01在主系统那边开的护理机器人。”

    “就这个事而言,我是该感谢他的。”

    丽泽奶奶好笑:“感谢他你自己去对他说啊,你对着我说什么。”

    老头哼唧两声,不说话了。

    秦明茴刚发病了一场,喝了药,披头散发坐在床上。01抱着她,手抚着她的头发,望着她太过苍白的脸颊,不愿意把她放下,就这么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秦明茴也随他,她痛得不想动弹,看见头套缝隙里滴水,伸手揭开他的头套看了眼说:“01,你漏水了……?”

    “其实我之前就想问你,你这个眼泪是怎么做到的?”

    01说:“为了更像人类,我做了细致的泪腺系统,会将一些水储存在身体里,产生悲伤情绪的时候就会凝聚成眼泪流出来。”

    秦明茴好奇地瞧着自己指尖上一滴眼泪,尝了尝,惊讶道:“是咸的?”

    01在细节方面真的很注意呢。

    01回答:“嗯,我在身体里储存着加了盐的咸水和加了糖的甜水。这样万一在外面小小姐渴了,一时找不到水,就能直接取出来喝。”

    “还能加热。”他补充了一句。

    谈起自己的功能,01总是一本正经,带着三分献宝展示的意思。

    忽然他看了眼外面,说:“小小姐,我快到了,三分钟后到达村子外面。”

    “回来了吗?”秦明茴高兴地起身,“那我们去接你。”

    她们到了村口,时间刚好,恰好看见巨大的机器人01走到村外。和他离开前的模样完全不同,现在的机器人01堪称面目全非,他巨大的身体上有许多被液体腐蚀留下的痕迹,脑袋上的圆眼睛破碎了,除了胸口的主控室保存还算完好,其他地方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和他这糟糕外表同样引人瞩目的是他丰硕的成果。他竟然用自己残破的外壳,栽了十几只血虫回来,一大串的血虫拖在身后垒成小山,除此之外,还有白色岩石一样的东西被他抱在怀里。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秦明茴攥紧01的手,“难怪你不肯给我放那边的情况!”

    “没事的,小小姐,我那具身体并没有痛觉系统。”01安慰一句,把她抱起来不让她靠近,“小小姐,不能靠近感染源,你会再一次被感染的。”

    秦明茴只顾着看01身上那些损伤,差点忘记这回事。刚准备转头去找防护装置,惠奶奶戴着头罩,穿着密封服装过来了。

    “赶紧穿上。”一套防护服被她丢到01脑袋上。

    秦明茴将衣服从01脑袋上摘下,自己默默穿上,01又给她仔细检查了一遍。

    村子里其余老人也穿上了防护服,纷纷避到建筑里,村外的01这才带着那些血虫走进村子,径直去到了那个制药的建筑里。但凡他走过的地方,都有机器人进行仔细的清理,不让感染源留在周围。

    “走吧,你们跟我一起去学制药。”惠奶奶张了张戴着手套的手,对秦明茴和01吩咐。

    秦明茴:“嗯,好的。”

    01:“虽然我也想说‘好的’,但我已经学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