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07 安魂香(偷偷跑到我这来砍我的树,...)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罗玉静跪坐在棺材边,垂着头颅,苦生这个姿势也就只能看见她的发顶。他一手按住罗玉静的脑袋,边大喊诛邪剑。

    “昨夜你便这样跟着她为非作歹!”

    这可新鲜了,诛邪剑跟着苦生多年,第一次遭受如此污蔑。因此,罗玉静被一只“铁手”按住脑袋受了刺激,抬手握住它往后戳向苦生时,诛邪剑不曾抵抗,顺势就刺了出去。

    ――它只是一把剑而已。

    苦生脑袋一歪躲过罗玉静这一剑,从棺材中翻身跳出来,罗玉静又是踉踉跄跄一剑戳过来,被苦生张开两指夹住剑刃。

    “这是……被精怪迷了心窍。”苦生一看罗玉静双眼无神,再看地上死状凄惨的黄鼬,就知晓昨夜发生了何事。

    若是一般人,被精怪迷了,也就是混混沌沌听令行事而已。但罗玉静不一般,她以厉鬼之魂藏于人身,又不见身体排斥,仍能保持神智清醒。

    若一旦遭受刺激,她的戾气便被引动,蒙蔽心智,致使她做出一些过激之举。

    看她如今这模样,比一月前见到她时还要严重些。苦生大感头疼,口中说道:“不要哭!不要哭!不要哭!”

    然后双手抓住她的手腕,夺下她手中诛邪剑。

    双手被锁住,神智不清的罗玉静被他一碰,果然大哭起来。苦生听着她的哭声脸色一阵扭曲,一手将危险的诛邪剑丢出去,插进几米外的剑鞘中,然后便要去堵她的嘴。

    谁知见他的手靠近,罗玉静像是受到了更大刺激,奇迹般地恢复些许神智,避开他的手,挣扎说道:“不行……刚摸过僵尸的手……没洗!”

    苦生一愣,下意识反驳:“胡说,我方才没摸过僵尸!不对,你恢复了?”

    下一瞬罗玉静又哭着挣扎起来,稍有清醒的眼睛再度变得浑浊。

    苦生:“……”好罢,没清醒。

    他一指戳中罗玉静,将她往后按倒,一脚勾过棺材,恰恰好将她装进去。罗玉静咕咚一声落进棺材,正要爬起来,苦生蹲上棺材边缘把她再度戳了回去。

    他解下腰间葫芦,蘸上里面朱砂墨,在罗玉静脸上画了个镇鬼符。

    诛邪剑在一旁疯狂闪烁。

    画完符见罗玉静还在挣扎,苦生反应过来般用手指敲了敲额心,自言自语:“弄错了,应当画安神符。”

    他灭鬼诛邪的事做多了,起笔就是诛鬼,都未曾考虑。

    捞起罗玉静的白袖子在她脸上一顿擦,把先前的墨迹擦去,他重新在她脸上画了个安神符,这才见她渐渐安静下来,眼睛一闭睡过去。

    不过此时,她的脸上和衣服上已经一片黑红墨迹。

    她这么一安静,苦生发现她小腹处一片红色,原来她腹部受了伤。本已不再流血,方才挣扎厉害,又开始渗血。看那衣服上的破口形状,分明是诛邪剑刺的伤。

    苦生不高兴地扭头对诛邪剑道:“诛邪剑!你不许我伤她,你自己倒好,在她肚皮上刺个窟窿!”

    诛邪剑懒得理会他。

    “这可怎么是好?不管?不管便死了!”苦生扭过头盯着罗玉静肚子,自己琢磨片刻,还是准备解开她的衣服看看伤口。

    但才伸出手去,他想道,若是她醒来发现自己解她衣裳,岂不是要误会?误会也就罢了,若是让她再受刺激,得不偿失。

    这也好办,不能解她衣服,直接撕开一个小口就好了。

    “撕拉――”

    诛邪剑,死去一般,失去了颜色。

    在罗玉静衣服上撕出一个洞,苦生看过伤口,觉得这伤比自己想的要轻,顿时放松,摸出一张黄符,画了张止血符往罗玉静肚子伤口处一贴。觉得不够,又画了两张全糊上去。

    做完这些,他从棺材上跳下来,蹲到诛邪剑旁,心有余悸,说道:“诛邪剑,我入世近百年,第一次发觉厉鬼如此可怕。”

    一般厉鬼出现就要杀人,若是被刺激到,厉鬼就更厉害了,想让这样的厉鬼恢复平静,苦生向来是直接诛杀,给它一个永久的平静,但眼前这个不能杀,只好去寻求第二条路。

    “只能给她烧些安魂香,去一去她的戾气,免得她一受刺激就发疯。”苦生挠着自己的脑袋。他当年在白鹤观中虽然也学过制这些祭香,但从未想过会有用上的一天。

    “去哪找制香的安魂木?”苦生琢磨着。

    这安魂木非指某一种树,而是于香火旺盛之地生长的灵性树木,得了滋养,天长日久便可称作安魂木,用来制作安魂香效果最好。

    他们如今所在之地是素州,素州最为出名的则是锦川,锦川府城一地有位氏神庇佑,正是“白衣祝氏”。

    苦生在外行走,向来不爱去那些有氏神庇护的地方,原因无他,只因有氏神在,附近就少有邪祟鬼魅,更没有他要寻的厉鬼。

    不过如今他要寻安魂木,若要问这附近哪里可能出现安魂木,不用说,氏神宅邸附近定有。恰好锦川离此处不远,他便去走一趟。

    罗玉静此时昏睡过去,不能坐那藤椅,苦生又不敢将她贴身背抱着,干脆仍让她躺在棺材里,一手将那口棺材扛在肩上,另一手背着杂物,就这么一路叮呤当啷朝锦川行去。

    以他的脚程,没半日就到了。

    锦川府城有大家族祝氏,又无鬼怪侵扰,人们生活富庶,屋舍比别处更豪华,街道比别处更宽阔,连这里的人都比别处见多识广,见了苦生这般“奇特”的人行在路上,都只是多看两眼而已,少有指指点点。

    锦川多河流,祝氏大宅恰被锦川支流单独隔开,除了祝氏族人,不许普通人靠近。在当地人眼中,那座大宅万分神圣,常有人去河流附近建的氏神祠上香。

    苦生路过那些当地人自发修建的氏神祠,脚步不停,绕到人迹罕至的树林外,从那里悄悄潜入祝氏大宅。这些家族供奉氏神之地很容易找,香火气最浓郁的地方就是。

    而且进去了,只要不闹出大动静,短时间内也不必担心被人发现,毕竟这些侍奉神的人哪一个对他们的神不是又敬又怕,敬而远之。

    避开那些穿着素色白衣的祝氏守卫,循着香火气息,苦生端着棺材杂物来到一个湖泊边。湖泊被层层叠叠白纱遮挡,内里安安静静没有活人气息,一座华美阁楼建在湖边。旁侧一棵大树,树下祭神香灰积了厚厚一层。

    这是一棵安魂木,苦生瞧瞧树干,还算满意,放下棺材杂物,抽出诛邪剑往树干上戳。

    戳了两下,一个声音幽幽响起在耳边。

    “偷偷跑到我这来砍我的树,合适吗?”

    此时是正午时分,周围到处是飘扬的白纱,漂浮在空中的男子让苦生第一眼看去,差点将他也认作是一块飘荡的白纱。

    因为他身形飘渺,又穿着一身白纱衣,整个人褪色一般素净。阳光从树叶缝隙落下,穿透这男子的身形。

    苦生知道这大约便是祝氏神了。

    “怎么不合适,削点树皮而已。”他说道,手下动作不停,刨下一大片树皮。

    祝氏神不见生气,飘在那看他削自己的树皮。作为氏神,他自然能感知“同类”气息。人与非人身上的“气”在他眼中是截然不同的。他能看见,面前这不请自来的客人,是一个“胎死腹中”的氏神。

    虽然没变成氏神,而是变成了其他的东西,但以他诞生的时间来看,是个十分稚嫩的小家伙。

    祝氏神见他不理会自己,又漂浮到一边的棺材上,看了看里面躺着的罗玉静。

    他奇道:“这莫非是你的妻子吗?你将她弄成这般狼狈模样,待她醒来,怕是要和你生气。”

    苦生将削下来的树皮往怀里塞,说道:“不是妻子,莫要胡说!况且她生什么气,她拿我的剑乱砍,该生气的难道不是我?待她醒来我要好好教训她才是!”

    祝氏神望着他,摇头叹气:“嘴硬什么,我都是过来人了,不比你更懂吗。”

    苦生只觉得这厮莫名其妙,懒得与他多说,东西拿到手了,恰好听见远远有人过来,他立马端起棺材提起杂物,与来时一般快速离去。

    祝氏神飘在重叠的白纱中,望着他的背影翻.墙而走,笑叹一声,挥着袖子身形消散。

    很快,有几位穿白衣的祝氏族人端着香与供品穿过一层层素纱走到树下,准备如往日一样供上。他们的氏神不愿见族人,他们只能在外面的神树下供奉,谁知这一眼,看到他们的神树上少了一大块树皮,露出底下的白色树干。

    “啊!”几位族人大惊,“怎么回事!神树!神树的树皮被割了!”

    最后,当然也没能找出是谁做下的这大逆不道之事,只是在祝氏氏神谱上记了一笔,某年某月某日,神树树皮离奇消失一块,并在日后着人好好看守神树。

    这些不论,且说苦生离开祝氏大宅,找了个地方将树皮捣成灰,配上一些其他材料,最后还用诛邪剑割开手臂,挤了两滴血,做好了安魂香。

    他将安魂香点起,插在棺材边上。

    一股熟悉的幽幽香味萦绕在四周,罗玉静在一片浑噩中逐渐清醒。这股令人安心的香味像是某种引导,带着她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终于走到了正途。

    罗玉静感觉到一股许久未曾有过的安宁平静。

    她在颠簸中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被砍得到处是划痕的棺材里,头顶上插着一根香,颤颤巍巍的香灰坠下,飘到她脸上。

    抬手擦了擦脸上的香灰,摸到一些黑色和红色的灰块。一下、两下……越擦越脏,怎么都擦不干净。

    罗玉静:“……”感觉平静在慢慢消失。

    她试图坐起身,又发觉肚子上凉飕飕的,低头看去,肚子上的衣服被撕开一个洞,几张黄符贴在那欲掉不掉,衣服上更是沾满了墨渍污血,以及灰,她整个人弥漫着一股奇特的臭味。

    苦生见她醒来,将棺材放下,正要质问她滥用诛邪剑。

    罗玉静先开口问:“……你把我扔进茅坑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