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14 画符(鬼神借气。...)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罗玉静从前用诛邪剑,都是将它当做刀随便劈砍,诛邪剑,毫无作为剑,并且是作为一柄灵气宝剑的尊严。

    苦生教她,便是教她用剑,御剑术配着轻身的功夫,练好了和一两个大汉周旋不在话下。

    “能御剑飞行吗?”罗玉静问。

    苦生答:“再修炼两百年。”

    罗玉静:“……”

    他教的御剑术,通俗来说,更像是召剑术,隔着一段距离念咒,能让飞剑飞到手中。

    罗玉静迟疑道:“可是,我不用念咒,短距离内只要喊诛邪剑,它也会飞过来的,毕竟是灵剑。”

    苦生不信:“怎么可能。”

    罗玉静当场为他表演,走出去三米距离回头喊:“诛邪剑!”

    插在一边的诛邪剑瞬间出鞘飞来,被她接住。

    见到这一幕的苦生抓着自己的头发:“怎么可能,我不用御剑术,它根本不听我的!”

    他气急败坏,对着她和诛邪剑大喊可恶。

    罗玉静:“人和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

    从此,诛邪剑就由罗玉静拿着,她每日将剑擦得干干净净,还配上一个白色剑穗。平日练剑,诛邪剑也很慈爱随和地让她用,与之相比,苦生从前可谓是养子待遇。蹲在一边将可恶翻来覆去念叨了八百遍。

    不过苦生这御剑术还是有用的,可以控制诛邪剑远距离与人缠斗,由近战变作远攻。缺点便是要看得见敌人才好指挥,若看不见便如盲人打架。

    为了练习,罗玉静从苦生背上下来,自己行走。苦生常不走寻常路,什么峭壁山崖、什么茂密森林,寻常牛马骡子不好走的地方,没有路的地方,他都照走不误。可对罗玉静来说,路途艰险,行走吃力,苦生为了等她,赶路的速度慢下来许多。

    若是从前,他大概要对着缓慢的速度暴躁烦恼,但如今他对此一声不吭。罗玉静若走得慢,他便在一旁等着――倒不是他脾气突然变好,而是他一旦显露出暴躁的情绪,罗玉静就要求燃安魂香。

    “看到你暴躁,我也想暴躁。”罗玉静此话一出,苦生只好抓着头发遮着自己的脸,拼命忍着,连喊可恶的声音也没有从前那么中气十足。

    如此一日不停地走着,罗玉静到晚上休息时,脚上尽是水泡红肿。苦生凑近一看,吓了一跳:“怎么不与我说!”

    罗玉静:“我可以忍。”

    身体上的痛,对她来说,比心理上的痛更容易忍受。便是如这般近乎自虐的行为,会让她觉得好受一些。一旦陷入糟糕的情绪,她就发狠地练剑、狂奔。

    苦生拧眉画符,给她贴在脚上,隔日又让她坐着背后的藤椅,带着她走一天,等到好些了,再放她下来自己走。

    习惯这样行走的速度之后,罗玉静感觉身体都轻了不少。

    待到再遇到那种越不过去的沟壑,苦生用手托着她的脚,轻轻将她往前送上一送,罗玉静便如同乘着风轻飘飘跃到另一边。

    便是翻.墙,也不需要苦生或是墙边树木的帮助,轻车熟路翻上去。

    黄昏时路过一个县,县内不知是什么节日,搭了戏台表演,简陋的草台子上热热闹闹红红绿绿,敲锣打鼓弹琵琶。台下的人们挤作一团,大人小孩还夹杂着一些精怪。

    见了这场面,罗玉静不愿意走,说要看上一场,跳到戏台不远处一棵树上坐下。苦生一声两声唤她不下来,无奈只得也跳到她身旁的枝桠上,一起看着这一场不知演什么的戏。

    罗玉静往台上看得出神,不像是在看戏,而是在回忆。

    “我小时候,好像家附近也有戏班子搭台唱戏。”演的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那种热闹,那种亲人都在身旁紧紧牵着她手的安全感。

    她不自觉看向旁边苦生的手,他正在不自觉挠着脚边的树干,手上有铁指套,挠的人家树皮上都出现了几道印子。

    罗玉静忽然抓住他的手。

    苦生的身体往另一侧倾斜:“做什么!”

    罗玉静说:“给我牵一下。”

    眼睛继续看台上的戏,心里却想:凉冰冰的,和记忆里温暖的手掌不一样。但是,天气快要热了,这样抓着也不难受。

    她漫无边际地出神,手上松松地牵着那只凉凉的手。想的太出神,一不注意身体一滑险些从树干上掉下去。那瞬间,被她握住的那只手迅速抓紧她,将她拉了上来。

    不只是在她要摔下树的时候。

    走在陡峭的山路,脚滑要摔下深涧,这只手轻轻一推就能把她推回去。不管从哪里摔下去,这只手都能拉住她。

    ……真是奇怪,明明以前是一双想要杀死她的手。

    罗玉静不爱走夜路,从前一到天黑便要休息,如今偶尔会走一走夜路。

    夜晚最容易遇见鬼怪,罗玉静坐在苦生背上,提一盏灯笼,这灯笼里油灯添了些定风香,不容易摇晃,一旦开始晃动,就代表着周围出现“妖风”,有些非人的东西来了。

    诛邪剑归了罗玉静用,只要不是诛杀厉鬼僵尸,寻常遇到那些拦路作妖的非人之物,苦生大多用符。

    但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画符,嫌麻烦。

    停下来休息时,见他画符,罗玉静说:“我也想学画符。”

    苦生头也不抬说:“普通人画的符只是废纸,不可驱邪杀鬼。”

    罗玉静说:“我也想学画符。”

    苦生:“聚气才可成灵符,你无法聚气于符。”

    罗玉静:“想画符。”

    苦生愤怒地抓一把头发,把笔让给她。

    捏着苦生的笔,蘸着苦生调的朱砂墨,拿着他的黄纸,罗玉静照猫画虎,照描画符。画完一张,果真没什么用。

    虽然没什么用,但她这人有几分倔性,偏要画,而且好像画上了瘾,常常乱画打发时间,哪怕被苦生背着走的时候,她有空都要垫一张纸在苦生头顶画符。

    本来只是随意玩耍,谁知这一日,罗玉静画出一张符,觉得看上去还不错,随手贴在苦生脑袋上。

    只听滋啦一声,苦生的几根头发冒出一缕青烟,打起卷来。

    罗玉静:“?”

    苦生:“……”

    “刚才是不是,有反应了?”罗玉静讶异,随即露出一个惊喜的神情,摇晃他的肩膀,“你感觉到没有?”

    见她露出笑容,苦生心道罢了,也不说话,任她高兴地又画了一打符。

    路上又遇到缠着人的邪祟,苦生刚站出去,被罗玉静拉回去,她期待地说道:“让我来!”

    苦生抱着胳膊退后,看她险象环生地将符贴到那邪祟身上――若如此,还不如直接拔出诛邪剑给那东西一下。

    符是相同的符,罗玉静不曾想换做一只不怎么厉害的普通邪祟,威力竟如此大,符被烧成灰的同时,那邪祟也化作青烟消散。

    “这符……这么厉害吗?”罗玉静拿着符看苦生,又朝他头发上贴了一张,见青烟过后,他的一缕头发打卷。

    捏着自己打卷的头发,苦生问:“你是想超度我?”

    罗玉静再也没敢往他身上贴符,怕自己万一当真是个天纵奇才,画符厉害,一不小心把他消灭了。

    经过几次试验,罗玉静发现自己的符当真是有用的,哪怕拿那些厉害的鬼物没办法,对付一些小精怪邪祟完全不成问题。

    炎炎烈日下,她们停在一处绿荫下休息,罗玉静捏着笔画符,对身旁的苦生说道:“你之前还说我画的符没用呢,明明就有用。”

    树荫下还坐着一位头发花白,身穿深蓝色道袍,风尘仆仆的老道,他突然插话道:“普通人哪怕照着符画的一丝不差,确实也是无用的。想让符成为可用的灵符,若非自身修为到了可以聚气,便是从鬼神处借气。”

    “这位姑娘……”老道瞧着罗玉静,笑眯眯地说,“你能画出灵符,乃是有鬼神借气。”

    罗玉静不清楚,追问:“什么鬼神借气?”

    苦生将手指在石头上叮叮当当敲了敲,那老道哈哈一笑,过来喊道:“苦生师叔,又是九年不见了,近来可还好?”

    “如你所见,一如从前。”苦生回答道。

    老道说:“哈哈哈,从前可未曾见过苦生师叔身边有什么人,这怎么叫‘一如从前’。”

    老道名延同,是白鹤观弟子,苦生的师侄之一。苦生在外游历斩杀厉鬼,每九年便有一位白鹤观弟子下山,来为他加固封印,从前还是他的师兄师弟,后来成了师侄。

    加固封印,同时也身负监督之责。若他心性有变,滥杀无辜,白鹤观弟子有责拼尽性命将他诛杀。

    山间野庙,渺无人迹。苦生脱去上衣,坐在蒲团上,让师侄为他加上封印。

    他脱去衣服后,胸膛与后背以及手臂上,都是红色的符文,深深印进皮肤,那些红色正在脱落,变得斑驳黯淡。乍一看去,他整个人充满一股邪气,有些可怖。

    罗玉静第一次看见他衣服下面的身体,原来是这个模样。她本来在一边等着,忽然起身走过去。苦生垂着头,见她走过来,一伸手说:“裤子也一起脱了吧。”

    苦生:“……”

    正准备封印事宜,悄悄听着这边动静的延同老道:“……”

    罗玉静说:“反正要脱,一起给我帮你洗洗。我说实话,我真的受不了你不洗衣服了。”

    拿着衣服到外面的溪涧去清洗,延同老道展开自己的包袱,拿出画好的封印,贴在苦生背上,无声描画,片刻后符纸自燃,一道鲜红的符咒如同被烙印烫进皮肉,甚至闪烁着一种烧灼中的金红色。

    烙印封印十分痛苦,但如这般的符咒,一次性要在身上烙印九十九道。

    苦生闭着眼睛,听到外面隐隐约约的洗衣声。

    “苦生师叔,你可是想收外面那姑娘做弟子?”延同老道问。

    苦生:“不是。”

    延同老道奇怪:“若不是,师叔怎么借气给她画符?师叔虽然与鬼神无异,但这借气也不是寻常关系能借得到的。”

    苦生不回答,抬手摆了摆,示意此事不提。

    还能为什么,她一直学不会画符,很不开心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