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20 生死(我不想死。...)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罗玉静用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抱住苦生,发觉他浑身衣服都破了,摸索一下,皮肤上有着细小的啃噬伤口。苦生则在她将手搭上肩膀时,看见她袖子上鲜红的血。

    罗玉静:“你怎么被厉鬼咬成这样?”

    苦生:“还有何处受了伤?”

    两人同时问道。

    又同时回答:

    苦生:“不用在意。”

    罗玉静:“只伤了手臂。”

    一顿,两人又同时说:

    罗玉静:“什么叫不用在意,分明很严重!”

    苦生:“血流不止,你需要包扎止血。”

    乱糟糟说了几句都撞在一处,听不太清楚对方说些什么,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可恶!”

    这两句可恶倒是听得最清楚。

    不等他们继续交谈,那些厉鬼已经再度扑了上来。罗玉静捂着自己流血的胳膊,从袖子里掏出黄符打出去:“怎么还有这么多厉鬼!”

    这符对付不了人,对付厉鬼还有些用,好歹能缓一缓他们的攻势。

    不过她那手臂一挥就洒出去一片血,苦生看得眉头直跳,硬把她的手捞回来,给她画止血符。

    情势紧张,他只能简单处理一下。罗玉静在他怀里急得险些要骂脏话:“别画了,厉鬼在咬你!”

    苦生道:“被厉鬼咬上几口我不会死,你继续流血却会死!”

    话虽如此,看见厉鬼冲着罗玉静出手,他还是暂停画符,先将那厉鬼斩杀。如今的罗玉静不比从前,她的怨气已经十分淡薄,与常人无异,承受不住厉鬼的攻击。

    罗玉静急怒:“当人真他……真麻烦!”

    她心说,还不如换成最开始,她怨气最重的时候,也不至于怕厉鬼。

    见苦生还要先处理她那伤口,罗玉静唤道:“诛邪剑,来!”

    诛邪剑落在她完好的那只手中,被她转了一圈,挥开绕在苦生身边咬他的那些厉鬼。

    可她能用剑暂时对付厉鬼,却对付不了那些被厉鬼附身的钟氏族人。这些人只是被附身,还未死,用起剑也束手束脚。

    苦生终于将她那伤口处理好,接过诛邪剑,抱起她一把将那几个人踢出去,口中对她说道:“你那手莫要乱动,否则无法止血!”

    她虽然说话大声,可分明脸色苍白,身体发冷,强撑着挥舞诛邪剑都没有力气。

    这底下被怨气戾气充斥,冷如冰窖,人进到此处,被怨气缠身,再出去恐怕都要病上一场,更何况她状态又是如此低迷。

    他们都不能再在此多待……可是,他被厉鬼纠缠得无法脱身,比起普通人,现在这些厉鬼更想要吞噬他,就算他如今想办法脱身上去,这些厉鬼也会继续追着他,除非他将这些厉鬼除尽,否则他们不会干休。

    偏这时候,上面那些钟氏族人又陆续下到井下。他们不知晓情况严峻,一心只想着将冒犯氏神的“妖邪”捉出去。

    又下来十几人,他们见不到井下满满的厉鬼,只看见自己的族人围着苦生打斗,附近还躺着几个被挖去了心脏的族人,误以为是这“妖道”所为,霎时更加愤怒。

    此地的戾气激发了他们心中凶狠恶意的一面,不要命地向着苦生二人逼杀过来。

    颈脖上固定头颅的敕字摇摇欲坠,怀中抱着的人呼吸沉重气息渐弱,身边是杀不尽的厉鬼,还有不断破坏封印下来的人……

    苦生停下动作,捏住自己手上的指套。

    那看上去是铁质的指套被固定在他十根手指上,现在奋力撕扯,生生将那些指套撕了下来。

    罗玉静见他将扯下来的指套丢在一边,露出底下鲜血淋漓的手指。一惊之下挣扎着要去握他的手指,被他避开。

    “不可触碰。”苦生伸了伸手指,他的手长而瘦,似乎比一般人稍大一些,骨节分明,上面血迹未干,露出乌紫色的指甲,那指甲肉眼可见地生长并变得尖锐,邪气丛生。

    他总说自己是僵尸,罗玉静从没什么感觉,如今看到他这双手的真实模样,才有了几分真实感。

    这样的一双手,狠狠插入一具躺在地上的尸体胸膛,那尸体飞快变得僵冷,皮肤乌青,从地上坐起来,竟是变成了僵尸!

    如此再三炮制,地上那些新鲜尸体,全部变成了僵尸。

    罗玉静这才明白,他方才为什么不让自己碰他的手,这般厉害,怕是碰上一下就要尸化。

    他就像一株突然长刺,而且刺上带毒的植物,捧着她的时候都不再用力。

    苦生将手从尸体胸膛拔出:“去!”

    变成僵尸的数十具尸体对上了那些被厉鬼迷失心智的人,双方打得火热,暂缓了这边的压力。

    将罗玉静放下在神龛前靠坐着,自己挡在前方,苦生重新握起诛邪剑斩杀厉鬼。

    罗玉静捏着符,偶尔驱散钻着空隙过来的厉鬼,将他们打退,一边注意着苦生,发觉他握剑的姿势有些奇怪,挥剑出去的动作比起往常也稍稍有些迟滞。

    她先还忍着,待见到他手冒起了烟,忍不住猜测道:“你的手……是不是去掉了手上的封印,诛邪剑排斥你?!”

    诛邪剑,本就是一把克尽世间一切邪祟的灵剑。苦生从前一身僵尸邪气被封印起来的时候,诛邪剑虽为他所用,对他也颇为排斥,如今手上封印被毁去,诛邪剑自不能再安生地待在他手中。

    想通这一点,罗玉静怒得险些忘记自己身上的痛,恨不得立马起来夺过诛邪剑替他斩尽厉鬼。

    见她一脸暴躁的模样,苦生有些怕她冲上来,回头见到那空荡荡的神龛,顺势将她推进去道:“你先在里面躲一躲,莫要出来!”

    将罗玉静推进神龛,苦生踉跄一下。他制造出的僵尸,杀了那几个被厉鬼附身的人,他身上封印未除,因此遭到反噬。

    不过,如今这底下已经没有了活人,除了厉鬼,尽是他造出的僵尸。二十多个僵尸与厉鬼搏斗,将那些厉鬼抓散。

    诛邪剑在他手中虽说也有些反噬,但他如今直接用手也能撕开厉鬼,形势好转许多。

    罗玉静被推进神龛,神龛之内黑暗狭小,约莫只有一米多高,她跪坐在门口,感觉自己伤口又在流血,忙伸手捂住。

    她心知自己现在最好还是待在这,免得让苦生分心,于是只低声骂了声可恶,担忧地透过缝隙看着外面的苦生。

    在她身后,供奉氏神的神台上,从一口小钟内钻出一道影子。这厉鬼是一个钟氏族人,因为犯下大错被投入此地杀死,成为第一个化作厉鬼的人,她奇迹般地保留了一些神智,十分凶悍狡猾,躲藏在神龛的灵钟内遮掩气息,连苦生都未曾发现她。

    被罗玉静身上浓重的血腥气吸引出来,这厉鬼朝她扑来,本想掏出她的心吞吃,察觉她这身体似乎有些特殊,对她有着另一种吸引力。

    苦生正斩杀厉鬼,在那些僵尸的辅助下,厉鬼的数量急剧减少,他斩杀得越来越快。

    忽然,身后爆发出一阵冲天戾气,他身后只有神龛以及神龛里的罗玉静。猛然回头,见神龛门被砸开,那素白衣衫的人影挣扎着抓着神龛栏杆,抬头看他。

    那张面庞扭曲,半张脸萦绕着黑气。

    “啊――!”她惨叫一声。

    那只厉鬼在抢夺她的身体,吞吃她的魂魄。

    “厉鬼退去!”苦生喝道,急步上前,将符纸打在她身上。但他的符纸对她没用,就如同最开始她还满身厉鬼怨气的时候,他的符纸也对她无用。

    这具身体是罗玉静的护身符,此时也成了那只厉鬼的护身符。

    “嘻嘻、嘻嘻!”抢夺罗玉静身体的厉鬼用她的身体发出嘻嘻笑声。罗玉静怨气所剩无几,斗她不过,被她吞噬魂魄,痛得不停挣扎惨叫。

    苦生将她按住,从未有过的焦躁。他大可以将这厉鬼杀死,但如今这厉鬼与罗玉静魂魄纠缠在一起,要斩她,会连罗玉静也一同斩去。

    他早便知晓这并非罗玉静自身的躯体,可没想到会出现今日这般两难局面。

    转瞬之间,罗玉静身上的黑气渐浓,苦生还在拧眉不知该如何做,罗玉静挣扎起身,抓住他身边的诛邪剑,狠狠用剑穿透自己的身体。

    她仍带有变成厉鬼后的狠厉一面,苦生还未做下决定,她已经直接动手。她宁愿死在诛邪剑下,也不愿被厉鬼吞噬魂魄再被占据身体。

    这一剑对那厉鬼伤害极大,苦生迅速一手握住诛邪剑念咒,将那厉鬼从罗玉静身体里撕扯出来。

    被撕扯出来的厉鬼仍不死心,往罗玉静身体里钻,苦生见状用诛邪剑将她扎住,以血为符打在她身上,厉鬼霎时如同遇到火的油腾腾燃烧起来。

    罗玉静脸白如纸靠在神龛前,腹部伤口不停流血,苦生伸手要为她画止血符,看见自己伸出的乌紫色尖锐指甲,又放下,去翻找先前备下的止血黄符,贴在她小腹处。

    可这符仅能暂时止血,无法让她体内的伤口长好。

    僵尸们阻拦着厉鬼,苦生看了一眼此处,心下焦躁不安,想将罗玉静送出去寻人医治。

    “苦生……”

    听到她唤,苦生俯身要去抱她起来:“无事,马上便能出去。”

    罗玉静抓住他的手臂,眼神有些涣散:“我……”

    苦生的动作停下,他看见罗玉静的身体就如同破漏的玉瓶,里面的水溢了出来。

    ――她的魂魄被那厉鬼吞噬了一些,如今无法维持地散开,正从这身体里逸散。

    不止是死,她甚至要魂飞魄散,就如同那些厉鬼的下场一样……可她分明那般努力地散去了自身的怨气,却还是要落得这个下场。

    罗玉静看着他的眼睛,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她的神情就像是从前吸了安魂香之后,平静的恍惚。

    她说:“我……一度很想死,但是为什么,每次,都是在临死前觉得……后悔。”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苦生单膝跪在她身边,听到她如此说。

    他忽然一手按住自己唇上铁质的罩子,顿了一顿,接着用力扯开,露出同样被红线缝住的唇。用作封印的红线被他尖锐的指甲扯断,溢出血来。

    带着这满嘴淋漓的鲜血,他揽过罗玉静,拂开她颈边的头发。从他口中长出的狰狞獠牙,混着他的血深深扎进她的颈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