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问道天师〕〔重生年代:团宠农〕〔玄幻大片时代〕〔我能看见物价表〕〔〕〔婚后心动:凌总追〕〔前妻真香:孟少天〕〔别人打职业,你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23 团聚(我姐在一本正经地说些什么...)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若是不算沉睡的这些年,罗玉静也早已成年,随着苦生一同行走时很少再哭过。可是看见以为死去的姐姐出现在面前,她还是一下子变成了个小女孩似的,又哭又笑地跑过去,望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哽咽着除了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已经知道自己当年一时冲动给亲人带来了多大的影响和伤害,那几年她不断思索,当初应该如何做,每次回想都觉得后悔。

    尤其是刚才看到那个新闻,以为姐姐死了,再也见不到了,她心里的后悔一下子将她击倒。

    那份绝望,现在都变成了惊喜。还好,还来得及,还能再见面。

    见姐姐脸上露出疑惑询问的神色,罗玉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不是姐姐熟悉的身体,面容也不一样了。

    她连忙拉着罗玉安的手仓皇解释:“姐,阿姐,是我,是小静啊!”

    罗玉安脸上温和礼貌的神色慢慢变了,她喃喃一声小静,平静的双眼骤然掀起波澜,上前一步按着罗玉静的肩,细细看她:“小静?”

    “是我!是我!姐……”罗玉静努力扬起一个笑容,“我遇到了一些很奇妙的事,我可以解释给你听,你信我,我真是小静。”

    作为僵尸,只有痛极才能流下血泪,她此时一脸血,看着有些可怖,除了罗玉安,其余人都退后在一定距离外警惕又迷惑地看着。

    罗玉安抬起袖子擦了擦她的脸,忽然也动容地上前拥抱她,拍了拍她的背,吸着气说:“小静,你回来啦。”

    .

    秦明宇坐在前座,目不斜视,不敢去看后面坐着的夫人和那位神秘僵尸女士。前后座隔开,他听不到后面的谈话,只是从方才那出似乎是亲人相认的戏码来看,夫人好似是那位僵尸女士的姐姐。

    这就神奇了。他们夫人生前的具体身份在族中只有少数人知道,他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但夫人的具体年纪并不大,她就是这个时代生活的人,这是一定的,怎么会有个在土里埋了几百年的妹妹?这不是差了辈吗?

    时间对不上啊。秦明宇百思不得其解,抓心挠肝地猜测着,却不敢去探究其中的秘密。

    后座上,罗玉安听了妹妹讲述完她的经历,长叹一声:“原来是这样。”

    她忍不住露出心疼神色,她和妹妹相依为命长大,几乎将她当做自己的孩子,甚至当初能为她杀人,此刻听到她又经历了那么多痛苦,自然难免伤怀感叹。

    罗玉静倒是不再在意那些,她更难受于自己让姐姐承受的杀人罪,将额头抵在她的手背上,说:“姐,对不起。”

    罗玉安把妹妹羞愧的脑袋抬起来,对她说:“没关系。你做了傻事,姐姐从前生过气,但现在已经不气了。”

    比起生气,更多的是心疼和愧疚。她带着妹妹生活,忙着学习,忙着工作养家,很多东西都没教过她……很多的原因交杂在一起,导致了那样的结果。

    所幸,那时悲剧的结果并非结局,哪怕面目全非,隔着这么长的时间,她们还是重逢了。

    罗玉安拉着她的手温声说:“姐不骂你,也不怪你。你做得好不好,对不对,别人要怎么评判我没办法阻止,但我是你的亲人,你受了委屈伤害,我只会心疼保护你,不会再伤害你一次。”

    罗玉静露出笑容,那笑容依稀有几分从前灿烂的模样。

    仇恨在时间中消磨,愧疚在爱中释怀。她终于放下了沉重的包袱,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姐,我现在不是人。”罗玉静才想起自己的手指,忙握起拳免得不小心扎到姐姐,“我现在可能是僵尸,姐你不要怕……”

    罗玉安笑出声:“怕什么,我也不是人。”

    罗玉静:“……?”

    她一心激动着再见到亲人,问也没问地跟着上了车,连去哪里都不清楚,更不清楚如今姐姐是什么身份,骤然听到这话,惊愕地瞪着眼睛。

    又轮到了罗玉安给妹妹解释她如今的身份。

    她们各自隔着时空,却又相互映照,命运在她们身上仿佛形成了一个圆满的闭环。

    罗玉安说完,车子恰好也停在旧宅门口。罗玉安带着迷茫的妹妹下车,对着告辞的秦明宇和其他人点了点头,便领着妹妹进入旧宅。

    罗玉静发觉面前的巨大宅院仿佛带着一种无形无影的洁净气场,与她相斥。但因为身边姐姐的带领,那股气场又相当包容地接纳了她,可就算如此,她还是觉得有些淡淡的压力。

    明茴和明黄离去后,旧宅里没有新的氏女,只有一些轮流来值班的保安以及老宅养护清洁、园林维护以及处理家族事务的族人,见了罗玉安都恭敬喊夫人。

    走到内里第二扇门前,一道白色的身影飘在门前,是前来接妻子的秦氏神。

    见到他,罗玉静脚步一顿,那种无形压力越发沉重,就好像面对庞然巨物的凝视,潜意识里警惕起来。

    见到他,罗玉安笑着给两人介绍:

    “二哥,这是我的妹妹玉静。”

    “小静,这是你的姐夫,秦氏神。”

    秦氏神毫无犹豫,态度自然,微笑着张口就道:“妹妹。”

    罗玉静内心充满着复杂的情绪,一时还没能彻底消化姐姐如今的身份,又要接受一个氏神成为自己的姐夫。相比她这个小年轻,年纪一大把见多识广的沉稳老氏神,已经相当干脆地喊完了人。

    罗玉静简直要怀疑,这位氏神是不是早就知晓她的事,才一点诧异的意思都没有。

    一眼看出妹妹那怀疑的小眼神表达着什么意思,罗玉安解释道:“二哥不清楚你的事,晚上我再和他解释。二哥脾气很好的,你是我的妹妹,他当然能接受你。”

    罗玉静看看好似戴着微笑面具的姐夫,再看看姐姐,忽然觉得姐姐好像是被她的对象传染了,这个笑真是微妙的相似。

    “可恶!”她在心里不大爽快地说道。

    “姐夫好。”还是老实地喊了人。

    之前只是简略地说了双方境遇,如今姐妹两坐下来,这才得以好好交流,这次就说得更加细致一些。

    “当年那四个人都死了,在他们死后,他们从前做的那些事都被我披露出来。通过秦氏,在整个渝州都设立了新的监管部门,修改律法,从严从重处理这一类案件,加强对受害者的保护……”

    听姐姐将这些事一一道来,罗玉静释然道:“姐,其实我已经不在乎了,现在已经很好。”

    罗玉安:“可是我看你还是有忧愁。”

    罗玉静一顿:“姐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现在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苦生,忧愁也是因为他。”

    罗玉安肃然问:“就是你在车上说的,那个第一次见面觉得你是厉鬼要超度你,用破竹篓把你装走,后来又把你变成僵尸还把你埋了的那位僵尸道长?”

    “……”罗玉静听了她的描述,艰难地给可恶僵尸挽回形象,“姐,可能我描述的时候他有点缺心眼的样子,但是……”

    “噗嗤。”罗玉安瞬间笑出来,“不用解释,姐明白。”

    她哪能听不出来,妹妹言语中对另一个人的爱。

    在经历了那样的事后,妹妹还能去爱一个人,这让她感到欣慰。或许妹妹能走出阴影,就是因为对他的感情。如此一想,不得不对那位苦生生出感激之心。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罗玉静望着自己的手指,“你们都说我睡了三百年,这么久,他没来找我,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罗玉安想起自家二哥说的近三百年前天地之气变化,妖邪尽散,推测那埋下小静的邪神也已经消散的事。她自然不会对妹妹这么说,便问:“小静,你知晓他可能会在哪里吗?”

    罗玉静打起精神对姐姐笑一笑,回答说:“我们从前一直四处走,没有固定的所在,我只知道他师门在白鹤观,具体不清楚是在哪里。”

    “既然知道地点,那就好了,说不定能在那里找到他呢。”罗玉安安慰妹妹,“往好处想,可能他也被埋在那里,说不定四处挖一挖,就能挖出来。”

    怎么可能随便挖挖就挖出来。罗玉静心中清楚苦生大约不在了,但心里又还怀着一些希望,就像姐姐说的,她一定要去亲眼看一看,找一找才能罢休。

    只是……

    “我在这多陪姐姐一段时间再去吧。”罗玉静说。已经三百年了,也不差这几日。

    罗玉安道:“我这边什么事都没有,哪要你陪,应该是我陪你去找白鹤观才是啊。”

    话虽如此。

    “姐你陪我去,秦氏神会答应吗?”罗玉静问。

    “哈哈,二哥当然会答应。”罗玉安回答。

    罗玉静神情复杂地将目光移向房门,说:“可是姐,秦氏神已经在那里看了你很久了。”

    从她们开始说话,那个氏神就一直飘在那边笑而不语,像个背后灵一样。

    罗玉安回头问道:“二哥,我陪小静出一趟门好吗?”

    秦氏神飘在门外叹气:“唉,好吧。那你要早去早回啊。”

    罗玉安:“好,我每天晚上给你视频。”

    和氏神说好,罗玉安扭头对上妹妹的眼神,说:“看,我说二哥很好说话吧。”

    罗玉静:“……”是挺好说话的,但是他现在不盯着你了,开始盯着我了,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劝我识相?看我不爽?

    秦氏神自然没有这种意思,他只是有些稀奇罢了。现在的情况在他眼中,就像是妻子带回来一只流浪猫,非常疼爱地照顾,但那猫看上去有些排斥他,于是他只能像个被嫌弃的老父亲,在不远不近的距离背手站着,带着慈祥和蔼的笑容看着小猫对着妻子喵喵叫的一幕。

    “你先在这好好休息,我这就去联系人查查看什么地方有白鹤观。”罗玉安起身,忽然想起什么,又说,“到吃饭时间了,对了小静,你吃人吗?”

    罗玉静:“……不。”我姐在一本正经地说些什么可怕的话?!

    她看着姐姐走出门,在秦氏神的陪伴下走远,隐约还听到两人对话。

    “得给她准备点什么吃的,太瘦了。”

    “蛋糕如何?你每年去扫墓都要做的那种。”

    “我怕她现在不喜欢吃蛋糕了,不然还是小羊排吧。”

    “僵尸的话,猪血如何?”

    “……”

    罗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都是因为你,我才〕〔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打完这仗就回家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