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医婿〕〔女主被用卡牌创造〕〔修仙超简单,开局〕〔不想赢金球奖的网〕〔投资之神〕〔高武:我捡属性就〕〔重回九零她只想致〕〔你好,1983〕〔我家掌门天下第一〕〔端王殿下又在书房〕〔香火成神:开局一〕〔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24 复生(听说这里以前有一座白鹤观...)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丰州化云山,此处是从前一处灵岳,传说有仙人在此修仙得道。但传说这种事,虚无缥缈,也无人真正相信,只当个故事听一听。

    近年丰州旅游业发达,但凡有些景色的地方都被大肆开发,建造旅游区,还有不少房地产商在此买地建房,要做什么“原生态、最贴近自然”的疗养别墅。

    化云山上有一座道观,叫做白鹤观,地方不大名声不显,藏在山中隐逸处――可惜现如今这时代,便是藏在深山老林,也会被人发现,隐逸是不能再隐逸,甚至还要被人收购铲平,用作建造山间别墅。

    这白鹤观如今只剩下一个伶仃老道,过着寒酸日子,观内建筑都是破漏古旧,便是不推平,看着也摇摇欲坠维持不了多久。

    整座化云山被一个房地产商给承包,山中这座破道观自然也留不下,老道得了些赔偿,唉声叹气,也准备收拾东西回山下,用这钱养老过日子。只不过,离去之前,他对那来观中查看情况的负责人道:“此处其他地方都能推倒重建,唯独一个地方,万万动不得。”

    他将人带到观中后院一座一人高的狭小屋子里,那屋子里黑黢黢不见天日,只正中央一口井,井口重重叠叠覆盖着黄符,痕迹新旧不一,像是在镇压着什么东西。

    “这是一处镇压邪物的井,从我祖师爷那时起,已经过了几百年。祖师爷曾说,千万不可随意破坏这封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听老道说得严重,那负责人无语地打量了这地方几眼,好笑说:“你怎么不说这底下镇锁着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共一百单八个魔君在里面呢?”

    “那些什么神神鬼鬼的,都是古人想象,哪会真实存在。”

    老道:“……”

    “唉,该说的老道都说了,这就下山去,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老道说罢果然就扭头走了。

    负责人也不管他,倒是好奇这所谓镇压邪物的井里究竟有些什么,随手撕开黄符,将手机往井口照了照,探头去看。

    那重重叠叠的黄符一撕开,底下蓦然升起一股凉气,仍是黝黑看不清楚半点井下动静。

    负责人怎么都看不清楚,收回手机嘀咕道:“到时候直接填了算了。”

    反正在这上面盖别墅,也要卖给别人,他自己可买不起。又不是他自己住,管他土里到底埋了个什么东西呢。

    之后没多久,施工队带着大量建材上山,果然在这附近盖起了别墅。大大小小二十座别墅坐落在这山间,背靠森林,面朝云海。其中两座别墅,就在白鹤观旧址附近。

    .

    罗玉静在旧宅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就见姐姐拿着资料过来。

    “小静,我昨天让人去找了,一共找到三个白鹤观,一个在交州,一个在汴州,还有一个在夷州,你来看看资料有没有觉得熟悉的地方,要是没有,我们就一个个找过去。”

    姐妹两离开旧宅,秦氏神依旧是将人送到门口,又殷殷叮嘱妻子早些回来,看得罗玉静都想让姐姐留下算了。

    之前见过的秦明宇,以及另一个叫做秦是原的干练女孩,作为助理,带着一队保镖跟随她们前往那三个州一一寻访白鹤观。

    其中一座是在近百年前建立的,这么短的历史自然不可能是苦生的师门。

    另一座历史倒是悠久,能上数至少五百年,可坐落在一处热闹的街市,香火旺盛,而这座城也有千年历史,这座白鹤观从建立至今都是人来人往。

    罗玉静记得苦生说过一次,他那师门有些偏僻,地方也不大。

    最后一座白鹤观的问题就是占地面积太大了,原是一座老君庙里面的一所小观,单取了个白鹤观的名。罗玉静在那庙里问了许久,才不得不死心,确认这三座白鹤观都不是她要找的地方。

    “既然不是,那就再多找找,不要急。”罗玉安陪着妹妹寻找的同时,也让人不断再去搜集白鹤观的消息。扩大范围,放宽条件。

    如此过了一段时间,又找到一处。

    “丰州化云山……”罗玉安将文字与照片资料递给妹妹,“小静你来看,这里从前也有一座白鹤观,只不过是个小观,现已不存。几年前被人买下来改建成别墅了,你要去那里看看吗?”

    既然旧址都已经不在,纵然去也看不到什么,但亲自去一趟,多少是个安慰。

    从被修整出的别墅区平整道路上去,罗玉静看着在半山腰若隐若现的别墅屋顶,心中已经不抱希望。

    她们是打着购买别墅旗号来的,有顾问陪着她们一同看房,为她们介绍房子的信息和周边设施景色等等。

    顾问一路上都态度殷勤――不殷勤不行,客户身后跟着一队保镖,还有两个看着就厉害的助理,是有能力买下别墅的客人。

    只是来看房的两位女士,一位看着温和但什么都不说,不知是什么打算,另一位看起来对他们这里的别墅并不怎么满意,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这可不行!顾客对他们这里的房子不感兴趣的话,房子怎么卖出去!

    “听说这里以前有一座白鹤观?”

    听到那位微笑的女士这么问,顾问双眼一亮,他恰好知道这事,于是立刻滔滔不绝开始就着白鹤观说起来。

    也是凑巧,当初那个来勘查情况的负责人是他亲戚,还与他说了些相关的趣事,所以他还记得清楚。

    “那座白鹤观我没亲眼见过,但是我一个亲戚在那观没铲平前是去看过的,那时候好像观里就剩下一个老道士,说起来也很有趣,那老道士还说观里有个镇妖井,当然这肯定是没什么妖的,就是道观里一些传说……”

    说到这,顾问发现一脸冷漠不搭话的那位女士忽然间目光灼灼地看向他,问:“镇妖井?”

    将她们带到一处别墅前,顾问说道:“这附近就是那个白鹤观的遗址了。”

    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是否在此处,当初建的时候他又没来过,怎么清楚具体在哪个位置,但顾客感兴趣,他只能随便指了指大概的位置。刚好这边有座别墅还没卖出去,说不定她们就看上了呢。

    罗玉静站在这地方,感到一阵心血来潮,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强烈预感,之前去另外三座白鹤观的时候,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罗玉安见她这样子便明白了,对顾问说:“这里不错。”

    然后她对秦明宇指了指面前这座别墅,又指了旁边一座别墅,说道:“这两座都买下来。”

    这附近离的最近的也就是这两栋别墅,其余的别墅都有一段距离。

    “是的,夫人。”秦明宇带着一脸惊喜的顾问到一边商谈购买事宜。

    若说渝州秦氏神,如今没几个人知晓,但要说渝州的秦氏集团,那就是普通人都能了解的巨大家族集团。但这个集团最奇特的一点,是他们只在渝州发展,基本上不去其他州活动,这可能与渝州是个自治州有关。

    听说他们是渝州秦氏的人,顾问还颇觉稀奇,怎么会大老远跑到这旮旯地方来买这种噱头大于用途的冤大头别墅。

    这边才谈妥买房事宜,顾问就听那边另一位干练的女助理在联系人,要找人来把这座别墅推了。

    顾问:“……”好好的别墅说推就推,这就是有钱富豪的爱好吧。

    罗玉静入住了旁边那座别墅,有些紧张地等待着秦氏过来的施工队伍在另一座别墅周围挖掘。

    这些人都清楚他们不是来建房,而是来挖东西,但是具体挖什么并不清楚,他们一连挖掘了好几日,周围地皮都翻过一遍,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没能挖出来。

    罗玉静的心情也从一开始的激动逐渐沉淀下来。

    她知道苦生一定在这,但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存在,可能他只是死在了这里,或许这里的某一g土壤,就是他曾经的身躯。

    从施工现场离开,罗玉静在附近一棵树下找到了姐姐,她正拿着手机和人视频,镜头对着眼前的森林云海。偶尔温声细语说一句什么,很寻常的话语,也带着几分自然亲昵。

    一看便知她又在和秦氏神闲聊了,她每日都会联系在旧宅的秦氏神,没什么事也喜欢开着视频,让他看一看自己在外看见的人与景,似乎是担忧他寂寞。

    发觉妹妹到来,罗玉安朝她招招手。罗玉静走过去,坐在姐姐身边,脑袋靠着她说:“姐,你陪我出来一个月了,明天就回旧宅去吧。”

    罗玉安:“怎么呢?嫌弃姐姐烦人啦?”

    罗玉静:“我在旧宅的时候,会感到有压力,不好在那多住,但姐你跟我状态不一样,待在那对你才好。不管能不能找到苦生,我就先住在这,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了,姐你就先回去吧。”

    看她神色不似逞强,罗玉安心中叹息一声,答应下来:“那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罗玉安回去渝州旧宅,只带走了秦明宇,留下秦是原继续主持挖掘工作。罗玉静独自住在旁边的别墅里,拒绝了姐姐找人来照顾她的建议。

    她现在是僵尸,如果有气血充足的活人日日夜夜生活在她身边,她担心自己会有控制不住伤人的时候。会看着她阻止她的苦生,已经不在她身边。

    黄昏,持续一天的挖掘工作停止,工人们陆续离开回去休息。罗玉静坐在另一座别墅阳台上,远望着那被挖开的大坑。

    深深的地下,被最近不停挖土轰鸣声吵醒的苦生睁开双眼。他伸手轻轻松松抓开上方的木板和泥土,坐起来。

    放在胸前的诛邪剑滑落砸在手边。

    这把曾经灵性十足的剑已经失去了灵性,像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铁剑,被他抓在手里也没有半点排斥。

    苦生在黑暗中感受了一下地气,发觉与他被封印之前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时间的流逝在他脑海中也格外清晰,他自然而然明白,已经过去三百年。

    身上只有一道简单的封印,手指牙齿与眼睛都没有任何束缚。

    他忽然间明白了。

    那时他回到白鹤观,以为师兄师侄们是觉得他太过危险才要将他再次封印,他并不想伤害寿元将近的师兄以及一群白胡子师侄,于是不曾挣扎。

    可现在看来,师兄与师侄当年或许也是在为他争取一条生路。

    ――因为他本该死在井下,所以将他封印在井下,让他无限趋近于“死”的状态,借此瞒过天机,躲过天地灵气消散、邪祟消亡的那一场大劫。

    还有斩杀了一千多数厉鬼僵尸的诛邪剑,一面镇压着他,一面护住了他,为此甚至耗尽灵性。

    师祖、师父、师兄还有师侄们,他们每一个人都曾担忧他为祸人间,但是最后,他们仍然选择了让他活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不小心成为了异界〕〔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在遮天请老祖升〕〔这个武圣过于慷慨〕〔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记忆埋在心碎巷〕〔全职猎人之失控〕〔甜诱!奶香娇妻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