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完美世界开始吃〕〔我绑定了魔教圣女〕〔忽悠世界为我打工〕〔从同窗开始的影视〕〔完美世界之轮回天〕〔超神学院:天使指〕〔制周〕〔预备偶像在线屠龙〕〔总裁宠妻套路深〕〔权宠暖妻:少帅总〕〔蜀汉双枪将〕〔我真的不想写歌〕〔离谱!我攻略的黑〕〔规则怪谈:不存在〕〔影视诸天从少年派〕〔全网震惊:我能无〕〔修仙归来当神探〕〔一切从华山开始〕〔踹掉前任后,我竟〕〔天赐小福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25 相见(这种时候你还洗什么手!...)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月亮从山林中升起,罗玉静仍然坐在房间的阳台上。

    “今天的月亮好圆。”

    “今日是十五。”

    手机里传出姐姐和另一人交谈的声音。罗玉静看了眼正在视频的手机,见那边姐姐将镜头对准天上的月亮,说:“小静,你看。”

    “姐,我们看的是同一轮月亮,我这里也能看见。”罗玉静说着,抬头望天,今日的月亮果真很圆,明月清辉遍洒大地。

    “是啊,真好。”罗玉安说道。

    能在同一个世界,看着同一轮月亮,真好。罗玉静明白姐姐的意思,心里一动,感到一阵安慰。

    姐姐虽然回到旧宅,但经常和她开视频,就像之前陪着她的时候,也常和秦氏神开视频一样,她担忧他们独自一人会寂寞。

    因为有失而复得的亲人陪伴爱护,罗玉静才没有沉溺在时光转眼三百年,想见的人可能再也不见的悲痛中。

    除了悲痛,她还有许多的无措与不习惯。

    不习惯这具不畏惧寒冷、不需要吃喝的身体,不习惯这个原本出生长大的世界……睡过去的三百年对她来说很是短暂,她总觉得自己现在还走在那条永远走不完的诛邪路上,苦生背着她,她拿着诛邪剑,她们走走停停。

    她那个冬天还没有过完,怎么这里已经是夏季了。

    在罗玉静感到悲伤难言的这一刻,在别墅的地下室,一块地砖被破开,露出底下刚挖开的土洞,混杂着被砸碎的水泥块,一个满身尘土拿着铁剑的人从里面钻出来。

    苦生看着这处光洁精致的墙面地面,又察觉到熟悉的气息在头顶,于是抬步往上走。

    卧室里只开了一盏朦胧的小夜灯,外面的灯倒是亮着。罗玉静正发呆,忽然看见房门口站着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她瞪大双眼,不敢置信自己刚才想念的人会忽然出现在面前,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低下头揉了揉眼睛,再度抬头。这一回,卧房门口空荡荡的,那人影不见了。

    视频里的罗玉安见到她奇怪的动作,问道:“小静,怎么了?”

    罗玉静失望地看着门口,苦笑:“我刚才出现幻觉了,以为苦生就在面前。”

    妹妹这么喜欢那个苦生吗?竟然连幻觉都出现了。罗玉安心道妹妹情况有些糟糕,嘴上安慰她说:“小静,要是那边的别墅挖掘不到什么,就挖你现在这座别墅,说不定只是弄错了地方呢。”

    罗玉静苦笑:“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却说苦生方才站在门口看到了罗玉静,很是惊讶她会出现在这里。见她忽然低头捂眼睛,他下意识往身上一看,满身脏兮兮的泥土,手上更是糊满了泥。

    想到罗玉静那喜欢擦擦洗洗的癖好,他便转身走到一边准备找个地方洗洗,见一楼有个水池子,下楼蹲在池子边洗手。

    对自己刚才看到的“幻觉”耿耿于怀,罗玉静有些打不起精神,正恹恹着,又听到底下院子里断断续续响起水声,她转个方向,往院子里看去。

    熟悉的苦生蹲在水池边。

    罗玉静:“……我又出现幻觉了。”

    这回视频正对着下面,罗玉安在另一头冷静地问:“你说的幻觉,是下面水池边蹲着的那个人吗?”

    罗玉静:“嗯。”

    罗玉静:“……嗯?”姐为什么能看到她的幻觉?

    不,不对!罗玉静整个表情变得奇怪,她木木地对手机那头的姐姐说:“姐,待会儿再联系。”

    说罢挂掉视频,直接抓着栏杆从二楼跳下去,直奔水池边,如同抓犯人一般一把按住苦生。

    真的抓住了,这人是真的!压根就不是什么幻觉!

    被她按住的苦生还一脸诧异莫名地盯着她。

    罗玉静无数想说的话憋在嘴里,最后还是对着他那张脸先吐出来两个字:“可恶!”

    她抓着苦生的衣服喊道:“刚才在楼上也是你是不是,你都看到我了不先跟我打招呼跑到这干嘛!”

    苦生:“可恶,我这不是在洗手吗!”

    罗玉静大怒:“这种时候你还洗什么手!”

    她一个用力,苦生那套三百年的古董衣服撕拉一声被她拽破,露出底下的皮肤。

    苦生见她这么激动,一副恨不得咬死他的模样,不由目露警惕,他刚一张口,就被堵了回去――罗玉静整个人撞进他怀里,把他按倒在水池边。

    搂着他的脖子,罗玉静大哭。

    苦生:“……”手蠢蠢欲动想要抬起来堵耳朵。

    刚抬起来还没碰到耳朵,又被罗玉静瞬间抓住按了回去:“你给我听着,别想堵耳朵!”

    苦生只得郁闷地躺在地上,听了好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哭得他感觉浑身上下有蚂蚁在爬似的。

    直到罗玉静自己爬起来,他才跟着从地上翻身起来。罗玉静忽然又凑近他,捏着他没有了口罩的脸左右看看。

    “你的封印没了?”

    苦生拉开那被她撕成一条条的衣服,给她看了眼:“只剩下一道封印,封住我身上煞气。”

    虽说只是一道封印,但也几乎遍布他大半胸膛,复杂的符文像是一道红色的纹身,嵌在皮肤里。

    “诛邪剑怎么了?”

    “……失去灵性了。”

    罗玉静一听,捧着诛邪剑,感觉格外悲伤,她张嘴要哭,苦生迅速将手臂塞进她嘴里卡住。

    罗玉静:“……”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嘴里还有土。

    愤愤地抡起拳头锤了苦生一拳。

    不痛不痒,苦生表示无所谓,只要她不哭就行。

    “弄得这么脏,满身泥腥味,这回不洗澡真的不行了。”罗玉静说。

    苦生脸色一变,后退想逃,又被罗玉静抓住:“别想跑!你刚不是还在这自己洗吗!”

    苦生的衣服被她这么一抓,碎条条变成碎渣渣,直往下掉,他一手捞衣服,一边道:“可恶!就是不想洗澡才会先在这洗手!”

    不管他喊得再大声,罗玉静还是把他按进了浴室,推进浴缸里拿着毛巾一顿擦。劈头盖脸淋下来的热水让苦生狼狈地捂着眼睛嗷嗷叫,挤在浴缸角落里背过身去,看那样子,几乎想要再原地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

    罗玉静一脚踩在浴缸里,一脚踩在边缘,搓他的头发和背,完了想把他翻个身,死活翻不过来。

    她稍稍冷静下来,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放手说:“……好吧,你自己来。”

    然后去一边把诛邪剑仔细擦了擦。

    半个小时后,苦生裹着一床薄毯,蹲在沙发上,和被罗玉静擦得闪闪发亮的诛邪剑相对。他们两个都在被等待晾干中,沉默无语。

    罗玉静拿着干毛巾过来,坐在苦生身边给他擦着那头乱发。躺了三百年,总感觉又变得毛毛躁躁了。

    洗干净那身土腥味,苦生身上淡香变得异常明显,香香实至名归。

    给他擦着头发,擦着擦着,罗玉静眼神不禁变得迷蒙,整个人凑过去。

    感到鼻尖一凉,一点水滴在她鼻子上,罗玉静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把脸凑到了苦生脖子边上。她咬住有些发痒的牙,不好意思地退后,忽然见苦生默默抬起手,在自己脖子上戳了两个洞。

    通红双眼望着那脖子上溢出的血,罗玉静晃了晃脑袋,还是无法抵抗地凑上去。苦生裹着毯子将挤过来的人抱住,仰着脖子靠在沙发靠背上。

    脖子上的伤自动愈合,不再流出血来,罗玉静还是静静靠在他肩上。

    没吃饱,还想吃?苦生又抬起手,不等他再戳两个洞,罗玉静已经按住他的手,抓着他的手抱在怀里。

    “我好想你啊。”

    ……

    第二天一早,接到旧宅那边消息的助理秦是原,来到罗玉静所住的别墅。

    对于别墅里面多出来的那个奇怪男人,秦是原一句话都没多说,先把小助理们准备的衣服拿出来,然后她端着相机说:“这位先生,请过来拍个证件照。”

    “这位先生的身份证会加急办理,还有其他各类证件我这边都会准备齐全,如果有特殊要求的话请提出,比如飞行执照之类。”说到这,秦是原看一看眼前两位,问道,“冒昧问一下,两位的结婚证需不需要一起办了?”

    罗玉静:“这个就……不用了,谢谢。”

    秦是原很是理解的点头:“也对,毕竟如今有离婚冷静期,离婚不易,结婚也要慎重。那结婚证我这边就先不准备了。”

    罗玉静:“……”

    秦是原:“还有,旁边的挖掘工作从今天起就暂停了,夫人那边说要在原地给二位建一座新别墅,静小姐这边有什么要求吗?”

    ……

    秦是原带人离开后,罗玉静忽然从和她的对话中发现了一个问题。

    她和苦生,似乎还没有确定关系。

    虽然她们同生共死,朝夕相处,姿态亲密甚至曾经抱在一起睡觉喝血,但他们都没有说过任何确定关系的话。一般来说,她们现如今的关系只能定义为朋友,都不能带回去见家长。

    “啊,是这样吗?”手机视频里的姐姐笑着说。

    独自蹲在院子角落里,罗玉静撑着脑袋,郁闷地说:“他就是块木头!等他先说,我再等三百年吧,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罗玉安说道:“可是,为什么一定要等他先说呢?小静,如果很喜欢的话,就去和他说吧,他可能也一直在等你呢。”

    罗玉安觉得,那位苦生应该是明白的,明白小静的痛苦与排斥,等待着她的创伤恢复。

    “你和我,我们都已经不再是正常的人类,我的二哥和你的苦生也是,我们的未来或许很长,也或许很短,还能陪伴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值得高兴的。”

    “好不容易在此时此地重逢,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话,想做的事,一定要早早说出来,早早去做,不要再留下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心头好〕〔神豪的幸福人生〕〔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徐南南帅〕〔猎谍〕〔卡牌:以攻击表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