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26 酸(不好意思,铁剑不能带进地...)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一番话将妹妹说得陷入沉思,等她快要挂断视频的时候罗玉安又说:“对了,小静,你把他带到渝州这边来再和他说吧。”

    罗玉静回神:“怎么,姐姐是想见一见他吗?”

    “不,在二哥的地盘,如果他不答应……”罗玉安话说到一半,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罗玉静一惊,如果不答应会被干掉吗?!

    “姐,你在开玩笑是吧?”

    罗玉安:“哈哈,当然是开玩笑。”

    她这么一说,罗玉静反而有些不太相信了,忍不住又在心里嘀咕起来,她姐是真的被那个秦氏神传染太多了,可恶!

    .

    苦生换上长裤和长袖,看上去对这衣服颇不习惯,但他也没说什么,蹲在沙发上看大屏的网络节目,手边放着一些翻过的家电说明书。

    罗玉静瞧见他那一头散在背后的头发,蓬松杂乱,顺手拿了把梳子走过去问:“你看得懂吗?还有这些字和从前的字不太一样,你也会认?”

    苦生:“看一看便懂了。”

    等她给他梳好头发,苦生突然说道:“我要走了。”

    什么?!罗玉静丢开梳子,瞬间神情凶恶地从后面勒住他的脖子:“你要去哪!你要丢下我?”

    苦生愣了愣,说:“你不是说,你姐姐在这里吗?”

    罗玉静摁着他说:“对,我姐在这,不管你要去哪,先跟我一起去见过她。”

    她说着,发现苦生忽然有些异样。他表现得忐忑,说话也不太爽利,皱着眉说:“非得……非得去见?”

    面对罗玉静的虎视眈眈,苦生郁闷道:“我可是僵尸。”

    罗玉静冷笑一声:“僵尸了不起吗,我也是啊,我姐还不是人呢。”

    苦生:“不是人?”

    罗玉静:“不好解释,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把人押上了车,在秦是原的陪同下来到渝州。才进入渝州境内,苦生便拧着眉头道:“此地氏神是秦氏,怎的他还未消散……虽是氏神,分明已经变成邪神了。”

    罗玉静迅速跳起来捂住他的嘴。

    被迫弯下腰的苦生含糊问:“做什么?”

    罗玉静看看四周,有些心虚,悄声在他耳边说:“秦氏神,是我姐夫。”

    就算要说他的坏话,也不能这么光明正大。

    苦生:“……”被罗玉静解释了一番姐姐姐夫的事,苦生一路上就好像被割掉了舌头一般,一个字也不说。

    反而是罗玉静有些忍不住好奇,趴在他肩上小声问:“你怎么说他是邪神,我上次去旧宅,觉得那里气息很是洁净,让我不太舒服。”

    苦生:“此处气息很是奇怪,灵气在外,邪气在内。”

    那股邪气似乎也是被封印的状态,寻常人只会觉得舒适,如她这般的活尸会被外层的洁净气息影响,但他却能察觉到内里的混沌邪恶。

    初醒来时,苦生便发觉天地之气全然不同,从前如同天上星子一样闪烁的各地氏神气息黯淡无光,唯独此处,仍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强盛。

    车子还未到旧宅,罗玉静接到姐姐的消息,车子转道去了渝菡区的一座大宅。

    “二哥说,如果苦生去了旧宅,离他太近,大约双方都会感到不适,所以见面就改在这里了,二哥也不能到现场,只有我过来,真是抱歉。”罗玉安将两人带进宅院里,笑着看一眼妹妹,就开始仔细观察苦生。

    在她还算温和的目光下,苦生如坐针毡,展现出一种奇怪的郁卒,三人坐在一起,气氛莫名怪异。

    罗玉静左右看看,心中忐忑不解。苦生为什么扭着头不看姐姐,为什么眉头拧着,他对姐姐有什么意见吗?姐姐为什么只看着苦生不说话,糟糕,笑容好像稍微落下了一丝丝,她是不是对苦生不满意?

    “小静,苦生的各种证件做好了,你去后面院子拿过来吧。”罗玉安说道。

    将面带不安的妹妹支开,罗玉安对对面的苦生说道:“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大约没有办法再见到小静了。”

    苦生言简意赅:“不必。”

    罗玉安见他不愿多说的模样,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好似不太喜欢自己,只能单刀直入地发问:“我就不嗦了,请问,我妹妹喜欢你,你知道吗?”

    苦生终于扭过头来看她,面上无喜无悲,分明是一片郁闷神情,他说道:“她只喜欢你这个姐姐。”

    罗玉安脸上的笑容里掺杂着许多的问号:“你的意思是……?”

    苦生说道:“她每次生病做梦意识不清的时候,只会喊姐姐。路上遇到别人喊姐姐会看过去,对不认识的年轻姐妹态度都格外好。最开始她带着死志,是因为想再见到你这个姐姐才会挣扎着要活下去。最开始主动和我说话,说起的也是姐姐……”

    听着苦生滔滔不绝的话,罗玉安收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他哪是不喜欢她,分明就是嫉妒她。

    再来看他的态度,一下子便明朗了。这人一副不想见到她的样子,不正像是拿第二的人看拿第一的冠军,觉得输给她了,所以心怀郁闷,怏怏不乐地回避。

    这就有些好笑了。

    看到她面上的笑容,苦生更加苦闷,说道:“如今她与你相见,想必十分快活,她自然会情愿留在你身边,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做出什么。”

    你什么都不做这才让人担心啊。

    罗玉安发觉苦生好像误会了什么,不仅将她当做一个战胜了他的胜利者,还以为她是要阻止他们在一起的大家长。

    “等一下。”罗玉安说,“既然你说到这里,我觉得有些话很适合现在说。”

    她拿出一张银行卡,推到苦生面前,一本正经地说道:“这里面是一千万,给你了。”

    苦生来时恰好在那个叫电视的东西上看了这么个相似的电视剧片段,恶婆婆给女主角五百万让她离开自己的儿子,这场景分外契合。

    苦生:“……”

    罗玉安忍笑说:“这一千万你拿着,带小静去玩吧。”

    “可恶,”苦生下意识说完才听清楚罗玉安说的话,霎时怀疑道,“什么?”

    罗玉安小声说:“小静这几天应该会和你表白心迹,你注意点,适时给她一点鼓励知道吗?”

    苦生:“……什么?”

    罗玉安:“小静应该快回来了,我就不多说了,有一些问题,你们自己两个人内部解决。”

    罗玉静果然很快拿着东西回来了,紧张地在两人身上看了看。罗玉安起身,挽着她又往外走:“小静,来。”

    “姐,怎么了?”走的足够远了,罗玉静问道。

    罗玉安:“是这样的,刚才我和苦生谈了谈,发现了一个问题。”

    罗玉静略紧张:“什么问题?”

    罗玉安噗嗤笑出声来:“他吃我的醋,觉得你更喜欢我。”

    罗玉静默然片刻,忽然愤怒道:“他是个傻子吗!”

    罗玉安扶着腰:“哈哈哈哈哈!”

    罗玉静撑着腰郁闷地骂道:“可恶!”

    她思索了一下,对罗玉安说道:“姐,我要和苦生一起走,过段时间再来看你好吗?”

    罗玉安笑着:“好啊,你们好好玩。手机带好,保持联系。”

    .

    目送妹妹走远,罗玉安拿出手机,对视频那边的秦氏神说道:“二哥,我发现小静最近那个口癖是怎么来的了,是在苦生那学的,可恶。”

    秦氏神道:“‘可恶’是这个吗?”

    罗玉安笑眯了眼睛:“二哥你不要学啊,可恶。”

    秦氏神也微笑着:“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又想念你了,可恶。”他念起这两个字,板板正正没带情绪,完全没有灵魂。

    这夫妻两个学了两声可恶,一齐笑起来。

    罗玉静回到之前的待客厅内,见苦生抓着头发苦大仇深地盯着对面空荡荡的椅子,扑上去一把勒住苦生的脖子:“你这个傻子!可恶!”

    不等他说话,罗玉静又道:“我已经跟姐姐说好了,我们这就走吧,你先前说要走,去哪?”

    苦生不信:“你与我一同走?”

    罗玉静:“不然呢?”

    苦生:“你不待在你姐姐身边了?”

    罗玉静:“我姐姐过得好好的,不需要我陪……你真是个傻子啊,她是我姐,你是我……你们能一样吗!”

    苦生:“你当真要与我一起走?”

    罗玉静:“当真!你要去哪?”

    拿起放在一边的诛邪剑,苦生说道:“我要去寻姓商的铸剑师,看看诛邪剑还有没有恢复灵性的可能。当年这把诛邪剑就是一位名为商岐的铸剑师所铸,或许他的后裔继承了他的衣钵。”

    一听这话,罗玉静喜出望外,抱过诛邪剑高兴道:“真的吗?诛邪剑的灵性还有可能恢复!太好了!”

    她怜爱地摸摸一动不动的诛邪剑,发觉苦生的神情又变得郁闷。

    福至心灵,罗玉静不敢置信地问:“你吃我姐的醋不够,还要吃诛邪剑的醋吗!”

    不对,仔细想想,其实从前他们一起四处行走的时候,因为诛邪剑更喜欢她,看她们相亲相爱,苦生就一个人蹲在墙头吹过很多次风。

    原来那么早的吗?!

    苦生:“可恶!休要乱说!”

    罗玉静一把拉住他,哭笑不得地咕哝:“真是怕了你了,怎么这样。”

    虽说如此,但罗玉静的心情一下子明朗了许多,有种说不出的快乐。她脚步轻快地带着苦生离开,拒绝了秦助理的帮助,准备就此两人一同去寻商姓铸剑人。

    然后,他们在地铁入口被拦了下来。地铁工作人员说道:“不好意思,铁剑不能带进地铁哦。”

    罗玉静:“……”很久没坐过地铁,忘记这回事了。

    她拉着苦生退出来,小心避过其他人。旁边一对情侣从她们身边经过,女孩子不住偷偷看他们,然后对身边的男友说:“快看,那边一对情侣戴的同款红色美瞳好好看!”

    那男孩子也瞧了过来,稀奇说:“还有同款美甲呢,随身带铁剑,什么中二杀马特情侣吗?”

    罗玉静抱着诛邪剑对苦生说:“我们还是,先去买手套吧。”

    免得手指在人多的地方不小心划伤别人,这么一想,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都不能坐,尤其是拥挤的地铁,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僵尸狂欢舞会了。

    最后,戴上皮手套的两人,还是用上了罗玉安准备的一辆车,自驾游前往璜州寻找商姓铸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心头好〕〔霍格沃兹1991〕〔卓禹安和舒听澜〕〔从一头牛开始模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