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27 旧地(这地方她再也不来了!...)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罗玉静死时年纪还小,没来得及学车,倒是苦生,作为生而知之的神胎,哪怕从前从未见过这样的车子,里外看过一遍后就会了。恰好秦是原助理先前为他准备的各种证件里就有驾照,所以他们得以自己开车上路。

    苦生开车倒是没什么问题,这两个僵尸不需要吃喝睡觉,车子里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准备,唯一的问题是――车子需要加油。

    渝肃公路,这条公路长而曲折,有一段穿越了山区,中间人烟稀少,道路两边都是未开发的山,车子开在上面,一天都未必能遇得上一辆车,罗玉静与苦生两人的车,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没有油停在了路边。

    “我忘记了……之前路过一个加油站,应该加油的。”没有经验的罗玉静戴着手套靠在车边说。

    更加没有经验的苦生不以为意,直接一用力将整个车子抬起来:“前方应当有加油站,走吧。”

    看他抬着车子往前走,罗玉静迅速四周看了看有没有人,再看路边有没有监控,然后捏着苦生的胳膊让他把车放下来。

    苦生:“做什么?”

    罗玉静抓着他的胳膊说:“万一被发现你就火了。听着,这里可不是三百年前的世界,现在的人看到你这样超出常人的样子,不会大喊‘妖怪’然后逃跑,他们只会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拍下来传进微博和朋友圈。”

    “然后十分钟之内,你举着车子的图片就会传遍整个东洲。接下来就会有警方或者督察员来找你了解情况,还有人要来采访你,对你进行身体研究,甚至会有人来找你参加节目,问你要不要出道……无穷无尽的麻烦!”

    苦生:“……你莫不是在吓唬我?”

    罗玉静:“不信你大可一试。”

    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眼看就要天黑了,他们两个站在高速路边,对着一辆没油的车子沉默三分钟。

    苦生:“既然如此,那这车便放在此处,我们继续上路。”反正从前也是步行。

    罗玉静:“可以,但是没必要。咱们去前面找个加油站买油回来就行。”

    她说完,跳到苦生背上,勒着他的脖子笑着说:“走吧,我们去前面买油。”

    苦生发觉她有些开心。从醒来后再见她,她已经笑了好几次,苦生心道,她果然还是因为回到了姐姐身边而高兴。颠一颠背上的人,苦生不大高兴地往前走。

    才走出去不到一百米,后面有车灯打到了他们身上。是一辆道路维护的车子,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后,帮忙把他们的车子拖到了最近的加油站。

    那车上有两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人,一个年轻,一个年长。年轻人和苦生两人搭话:“你们是情侣出来自驾旅游的?出门在外,还是要多注意安全。”

    这一对情侣都长得好看,女孩子冷冷清清,男人也是一头长发,但是头发凌乱不羁,他推测可能是学艺术的学生。

    “两个人颜值都高,还戴红色美瞳,刚才乍一看,我还以为是两个吸血鬼呢,刚好又是晚上在这种地方出现,还有点吓人。”年轻人和自己的同伴嘀咕。

    “我们这是科学的世界,网上那些小说里的吸血鬼狼人,那都是虚拟的,捏造的。”年长那男人神情严肃,完了语气一转又说,“就算有也不该是吸血鬼,应该是我们本土的僵尸,你怎么这么不爱国!”

    年轻男人哈哈笑起来。后面车子里,耳聪目明听到他们对话的苦生问:“他们看穿了我们的真身?”

    罗玉静面无表情的抱着自己的手臂:“没有,我们只是两个普通的戴美瞳做美甲的杀马特。”

    在发达的道路交通系统、给力的车载导航以及一些好心路人的帮助下,短短几日,罗玉静和苦生已经离开渝州,穿过了两个州,来到了郭州境内。

    车子停在路边加油站加油,旁边还有个小服务站,大约是这边人少,那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大姐见到有人来就要来搭话唠嗑。

    “你们是要去璜州啊?嚯,那可远了啊,你们这开车去要多久,怎么不直接坐飞机……噢,没钱是吧,还是你们年轻人现在就流行这个穷游?”大姐兴致勃勃。

    罗玉静被她逮着一时脱不了身,只胡乱应两声,等苦生加完油立刻跑走。

    之所以不坐飞机,一是怕万一苦生身上有煞气外露影响磁场,导致飞机失事,二是不好乘坐人多的密闭交通工具,毕竟是僵尸。

    两人路上开车无聊,罗玉静就给苦生放了个恐怖片,关于丧尸出现在上班高峰期的地铁,大家如何求生,或者说如何求死的片子。

    那夸张的画面和剧情效果,看得罗玉静和苦生两人都颇有压力――对他们两个来说,这不算恐怖片,算是出行教育片。

    万一他们一个不好,乘坐了这一类交通工具,再不小心把人戳了,就是恐怖片重现。

    罗玉静:“我们是不是应该再戴一层手套比较保险?”

    苦生:“……倒不至于,若只是被我的指甲划伤,至多也就是中些尸毒而已。”

    罗玉静:“在没经过妖魔鬼怪洗礼的时代,这已经很可怕了。”

    “这个时代很是奇特。”苦生顿一顿又说,“但十分不错。”

    他所见到,人们大多过得不错,衣食丰足,不像他那个时代,被各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和邪祟威胁着生命。这是一个很好的世界。

    郭州经济发展不错,穿过郭州的时候,罗玉静意外在导航地图上看到一个眼熟的地名。

    “息城?”罗玉静问苦生,“就是那个钟氏所在的息城?”

    苦生感受了一番:“确实是,地气虽然变化许多,但仍能认出来。”

    对于息城,罗玉静没有什么好印象,毕竟她就是在这里濒死变成僵尸,但是从结果来说,她又很难说那次的钟氏之行是好是坏。

    “我们的路线要经过附近……顺路去息城看看?”罗玉静忽然问道。

    他们去璜州找商姓铸剑人其实没什么头绪,姐姐那边也没有半点相关资料,那注定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所以在路上耽搁一阵也没什么。

    怀着旧地重游的复杂心情,两人来到地图上显示的“息城”,这里如今是郭州内小有名气的旅游区,最大的看点就是保存完好的息城古城,每年都有无数游客前来古城参观,感受历史的气息。

    前不久……对罗玉静来说还是前不久,那次来到息城是冬日,古旧的房屋与清冷诡异的氛围都让人觉得不适。

    转眼来到现在,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人流如织的热闹旅游区。房屋确实是古代样式,但是显然只是“仿古”,全都是用水泥重建的现代房屋,只在外表做出了点没有诚意的古代样式。

    街上一眼望去数不清的店面,全都是卖东西的,卖纪念品卖本地特产和小吃,各种各样数不胜数。

    苦生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面前一条街上人挨人人挤人,稠密的像是涌动的鱼群。因为前不久看到的那恐怖片,他下意识紧了紧自己的皮手套,又把罗玉静往身边拉了拉。

    倒不是怕她走丢,而是怕她被这么多人气吸引,冲进人群咬人。

    她一个没喝过多少血的新生僵尸,很容易被这样的人气影响神智。

    罗玉静果然觉得有些难受,捂住了嘴,免得不受控制露出的獠牙被人发现。

    才走出几步,苦生就将她带回了附近停车的地方。

    “先喝一点血,短时间内便不会轻易被影响。”

    虽然是个连自己的头发也不愿意梳,还会默默喝醋的僵尸,但某些时候也非常可靠。

    苦生又给罗玉静喂了一点血,两人就这这个姿势在车里拥抱着。

    忽然,车窗被人敲了敲。一位街道执法人员拿着小本子对他们说:“这地方不能停车知道吗,罚款单拿好。”

    罗玉静悄悄擦擦嘴,接过那张罚款单。

    一脸正义气息的执法人员又看了看他们的姿势,严肃补充道:“这周围有很多监控,不建议在这里做一些私密的事情!维护公共和谐,人人有责!”

    罗玉静:“……”你以为我们在这做什么!是吸血不是车震!

    但是吸血好像更难解释,可恶!

    重新停好了车,两人随着人流穿过那卖货商业一条街,来到人稍微少一些的小巷,从一道小门进去,一下子就清冷不少。

    藏在这个古城偏僻处的,是一座座真正带着古旧气息的古代宅院,需要买票进入。

    他们两个来到的这处,恰巧就是钟氏大宅。从前占地面积极大的宅院外面都已经基本上被拆除干净,只剩下里面的两三个小院子。

    罗玉静和苦生对视一眼,走进了内里。

    那里有一座被栏杆保护围起来的钟楼,钟楼内一口大钟沉重地盖在地面上。

    旁边一个牌子上写着介绍,说这是“钟氏大钟”。

    罗玉静看着这钟,除了她和苦生,这里没人知道这口钟下还藏着一口井。那井下从前是一位氏神的神龛,还曾出现许多厉鬼。

    “那些厉鬼,现在还在吗?”罗玉静小声问。

    苦生答道:“早已消散。”

    如今这下面,什么也没有了。看来当年他离去后,那些钟氏族人并没有试图移开大钟挖掘下方,不然的话,恐怕这息城也留存不到如今,更不会有现在的繁盛。

    零星几个游客都是稍微看一看就走了,只有罗玉静和苦生站在这钟楼面前久久沉默。

    “我还没和你说,”罗玉静侧头看身边的苦生,“那时候,谢谢你把我变成僵尸。”

    苦生:“我以为你会怪我,变成嗜血怪物,再做不成人。”

    罗玉静轻哼一声:“做人有什么好的。”

    她有些犹豫,伸手拉住苦生:“我、我们……”

    苦生看她,红色的眼睛没有鲜血的浓稠感,反而剔透清明。罗玉静干巴巴地舔了舔唇,又觉得牙根有些发痒。她上了两级台阶,捏着苦生的耳朵,亲在他的脸颊上。

    过了片刻,有人在不远处说:“唉,小姑娘,你们亲好了没有?那边台阶不能踩的。”

    罗玉静和苦生回过神侧头一看,这边院子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中老年旅行团,出声提醒的是一位中年阿姨,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们。

    罗玉静垂头,一手捂住脸,一手搭着苦生的肩,苦生则一声不吭地把她从台阶上抱下来。

    她们刚让开,那位出声的阿姨瞬间上前来占据了他们先前的位置,摆出个姿势,对另一位阿姨说:“现在可以拍了,记得把后面那个钟那个楼拍进去!”

    罗玉静怀疑这阿姨就是想拍照才把她们赶开。

    阿姨凹了一个造型,拍完了去另一个阿姨那边看,不太满意地说:“等下等下,等我把丝巾解下来再拍一张。”

    她将脖子上的丝巾解下来做陶醉飘飞状。结果朋友拍出来的照片她还是不太满意:“哎呀,怎么这样的啦,你拍的都不好看的!”

    看见还站在一旁的罗玉静,阿姨问:“唉,小姑娘快来快来,帮阿姨一个忙好不啦?麻烦你给我们两个拍一张哈!”

    罗玉静莫名接过阿姨的手机,顺着她们的指挥,给两位阿姨拍了十几张合照。

    此时的她,已经再没有了任何旧地重游的感慨心情,也没有了在这个特殊地点表白心迹的心思。

    这里越来越热闹了,搞什么鬼,怎么突然这么多人!

    罗玉静正郁闷地要拉苦生离开这里,那阿姨又说:“麻烦你了哈,你们要不要拍照,我给你们拍两张。”

    罗玉静和苦生两人木头一样站在阶梯上看镜头,阿姨举着手机,看着她们的样子大笑:“哎哟,怎么跟我们那时候拍结婚照一样,不要害羞嘛,离近一点啊。”

    “对对,离近一点,我看你们刚才那个亲上去就不错,你们再亲一下,给你们拍情侣照!”

    罗玉静恼羞成怒:“……”这地方她再也不来了!可恶!

    这时候,她听到旁边的苦生突然笑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