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28 途中(这个技能我怎么不会?...)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罗玉静听到身边传来的笑声,抬起头,发现苦生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神情。她没能看见苦生笑……但手机镜头记录了下来!

    在现代科技面前,某些僵尸想要掩饰的情绪,简直无所遁形。

    他可能以前也曾笑过,但那时他脸上还蒙着一个口枷,许多细微的表情都看不清晰,所以这还是罗玉静第一次看清楚他的笑容。

    和他的“可恶”一点都不一样,非常明亮温柔。

    拿着手机盯着上面的笑看了一会儿,罗玉静将这张照片设置成屏保,还单独截出苦生的笑脸发到朋友圈。

    她如今的朋友圈只有姐姐和秦家几个接触过的人,发出去姐姐第一时间就给她留言评论。

    ……还没呢,有些话确实说不出口。本准备在钟氏那口大钟面前说,毕竟是她之前变成了僵尸的地方,多少有些特殊的意义,但是被打断又在许多人的注视下拍完照片后,一点气氛都没有。

    看着她手机屏幕上硕大一个笑脸,苦生捂住自己的额头表现得很痛苦。罗玉静强迫着把他的手从脸上拔下来,发现他似乎是在不好意思。

    “可恶,这样不习惯!”苦生买了个口罩戴上了。这附近只有那种纪念品的布口罩,画着两个铃铛。挡住自己的小半张脸后,苦生终于恢复了从容。

    他越是这么在意,罗玉静就越是想拿这事逗他,甚至特地把他的笑脸截下来设置为头像。

    “你不给我看脸,我还可以看自己的头像。”罗玉静说。

    苦生无言以对,怒而拉下口罩甩到一边。

    罗玉静正和他玩笑,忽然手机上响了一下,有人申请加她好友,她低头一瞧,那人打招呼说:“头像是本人吗?小哥哥缺不缺女朋友,交个朋友呗!”

    忽略这人的好友申请,又来了一条新的。

    这人打招呼说:“头像是本人,约吗?”

    罗玉静:“……”

    火速改掉头像,扑上去将苦生刚扯下来的口罩又给他重新戴上。

    苦生被她冲得往后一退:“做什么?”

    罗玉静磨牙:“夏季流感容易传染,你把口罩给我戴上!”

    苦生:“你做什么又磨牙,饿了与我说就是。”

    罗玉静咬牙切齿:“我不饿,就是牙有点痒痒!”

    “牙痒痒?莫不是在长?”苦生捏着她的脸让她张嘴往里看,又摸了摸她的两颗暂时收起的獠牙,有些奇怪,“没有异常,怎么会痒?”

    罗玉静扒拉着他的手,声音含糊道:“跟你说不清楚,你这块木头。”

    两人路过息城,继续往前。他们反正也不需要休息,夜晚也在开车。

    这日夜晚,路过一条偏僻的公路,他们的车子车胎被扎了。苦生和罗玉静刚下车,路旁跑出来三个拿着刀和棍的男人。

    “手机、钱包、手表……还有没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一个男人说。

    他们看上去是惯犯,动作异常熟练。

    苦生道:“我还以为这时代的人过得不错,并无这种人存在。”

    罗玉静冷笑:“再好的世界都有人渣。”

    苦生:“倒也是这道理。”

    两人站在车边自顾自说了两句,对于那三个手持武器的大男人不加理会,其中两人刚要冲上来,忽然见苦生一手将车子抬起一米多高,徒手将扎在车胎里的钢钉拔.出来丢到一边。

    三个男人看着这魔幻一幕,沉默片刻,扭头就跑,很快钻进路边的杂草丛不见了踪影。

    将车放下来,苦生问:“现在要如何做,等人经过来拖车?”

    罗玉静摸出手机,查了查地图道:“这附近不远有个加油站,旁边是个汽修店。这么晚了,这附近应该也没人,这一段没监控,所以我们自己把车推过去吧。”

    苦生单手轻轻松松将车子推出去几百米,果然见到前方有一家汽修店,这时候还亮着灯,只是店内无人。

    将车推到门口,苦生看着屋内,说道:“是方才那三人的气息。”

    罗玉静一听,了然:“这就是那三个人的老巢?厉害了,在路上抛钉子抢劫,抢不了就赚补胎修车费?”

    这时店内走出来一个中年女人,女人看他们一眼就摆手说道:“屋里男人有事出去了,不在,现在修不了车。”

    苦生拆穿道:“那三人不正藏在后面的房间里?”

    罗玉静哼笑,抱着胳膊说:“把那三个人叫出来,给我们把车修好,不然……哼。”

    女人见鬼一般转头就走,并且关门落锁。

    罗玉静:“她这是,把我们锁在外面了?”

    苦生点头。

    这黑白双煞一对僵尸,从前其中一个还是活人的时候,就遇到过不知多少凶恶的狠人与邪祟,如今这夜遇拦路党只能算是一件小事,因此苦生直接坐到一边,抱着诛邪剑熟练地摆出等待的姿势。

    罗玉静则上前,一脚踢开门。门锁与另一边的链接都被她踢开,整个门往内砸倒。只听房间里发出好几声惊叫,片刻后,罗玉静一脸郁闷地走了出来。

    苦生听着房间里哭天抢地,再看罗玉静神色:“怎么?”

    “发生了一点意外。”罗玉静默默伸出手给他看,她乌紫色的指甲,因为前方是尖尖的,颇为坚硬,方才她用的力道稍大一些,便把皮手套前方给戳破了,指甲尖从手套上戳出来。

    “我把他们划伤了,现在他们三个脸色发青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会真变成僵尸吧?”罗玉静神情糟糕,“如果变成僵尸,根本就是公路恐怖片。”

    苦生起身去房里看一眼,回来对她说:“无事,你是活尸,手指上尸毒不比我厉害,他们只是中了些微尸毒而已,至多面目浮肿身形僵硬,不致死。”

    “那就不管了,让他们自己去医院吧。”罗玉静说。

    苦生记起这个世界的世俗规则,问道:“他们此时应该报警?”

    “他们还敢报警?报,让他们报!不报警是孙子!”罗玉静十分郁闷,“现在他们都躺着了,谁给我们修车?”

    最终苦生推着车,罗玉静坐在车顶,就这么把车推到了下一个服务站。他们把车子寄存在了那里,也懒得再修了,两人一身轻松地上路。

    ――好像又变成了最开始时的模样。

    只是这次,没有隔开两人的藤椅和那些杂物,罗玉静趴在苦生背上,抱着他的脖子,让他背着她走。

    苦生:“可恶,分明可以自己走,为何不自己走!”

    罗玉静晃了晃腿:“可恶,我就不自己走。”

    苦生也就嘴上那么一说,稳稳地背着她,没有半点放她下来的意思。两人商量着弃了车,也不再特地走公路,而是直接钻进山林。

    有些地方,直接穿过一座山,距离反而比走公路绕过去更近。苦生对着地图,走直线距离,竟然比开车速度还要快些。

    趴在他背上,罗玉静拿着一个指甲钳和自己的指甲较劲,可是剪了半天,她那指甲没剪掉,指甲钳反而变钝了,磨也磨不动。

    她啪一声把没用的指甲钳扔掉,捏捏苦生的耳朵问:“你的指甲不是比我更长吗,怎么不会戳破手套?”

    从他身上跳下来,罗玉静走在他身边说:“你把手给我,我看一下。”

    苦生伸手。

    扯掉苦生一只手套,发现他的指甲竟然变得很短,罗玉静诧异道:“你是怎么剪掉的?”

    就在她说话时,她捏着的那只手指甲忽然变长,又忽然变短。

    罗玉静:“……!”你是猫科动物吗,指甲还能藏进肉垫里,可以伸缩的!

    她大感不忿:“这个技能我怎么不会?我也要学。”

    两人走在山林里,附近没有路,前方有许多荆刺,她一心摸索着他那可以收起来的尖指甲,也不看路,苦生只得抬手把那些荆刺挥开,免得勾上她的头发。

    罗玉静捏着苦生的手指,强调:“我也想学这个收起指甲的技能!”

    走到开阔一些的地方,苦生的头发被那些树枝勾得更乱了。他抓着自己的头发无奈,伸出指甲在脖子上戳了一下:“来喝。”

    罗玉静一愣,上前将唇贴在他的脖子上。苦生便就着这个姿势,将她抱在胸前往前走。

    埋头把那些血舔干净,罗玉静说:“要喝你很多血才能做到吗?那算了,不要这个功能也行。”

    这山林里荆棘很多,再小心,她的头发也是被勾乱了一丝,苦生见了,顺手抚平。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忽然想到什么,说:“我刚被师父从井里带起来的时候,总是不能控制我的手指。”

    带着尸毒的僵尸爪,戳入人脏腑,就能将人变成僵尸,哪怕是最简单的划伤,也会带着难以清理的尸毒。

    “所以我刚入白鹤观时,常会抓伤师父师兄他们。”

    那时,观里的师父师叔师伯师兄们隔三差五就要苦哈哈地画一些祛除尸毒的符咒,往他们自己身上贴,再画些清心符咒贴在额头上,免得被尸毒煞气影响心智。

    整个白鹤观,到处是身上贴着黄符的活人,唯独他这个僵尸身上一道符都没有。

    后来,师父问他愿不愿意戴上封印的指套,他答应了。

    口枷也是,他刚离开井,因为僵尸天性,也因为脖子上的断口需要鲜血浇灌,他经常会忍不住追逐人气,想要攻击人。

    他会不自觉尾随在观内的大家身后,让所有人都觉得后背发寒,还吓哭过一个小师兄。因此,师父给他戴上了口枷。

    在戴上口枷之前,师父为他缝上了一道朱砂线。最初,他的僵尸獠牙暴露在外,模样十分可怖,这朱砂线就是为了让他的獠牙不能外露。

    他还记得师父缝这线时手一直在抖,倒不是因为其他,他就是眼神不好看不清楚,师叔在旁边提醒他:“不要缝那么紧,缝太紧不能说话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吵!”师父说着,“苦生啊,你把獠牙收一收,别露出来啊,诶,对,收进去。我给你缝松一些,你可不能悄悄把獠牙探出来。”

    说是封印,其实很是儿戏,他之所以不解开是因为师父,也是为了不吓到他人。

    那么多年里,他早就不再需要口枷和指套的封印,他再也不会无法控制地伸出指甲抓伤他人,也不会追逐人气想要去吸食人血。

    “……我可以控制这些后,想过是否要回去白鹤观,告诉师父他们。可我又心知,哪怕是不需要的封印,还留在我身上也会令他们觉得安心。”

    “我久未回去,忽有一日,师兄找到我,告诉我说师父去世,但叫我不必回去送他……我便再未回去。”

    自下山离开白鹤观开始四处诛杀厉鬼,他唯一一次回到师门,就是三百年前那次。

    罗玉静听着他的述说,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悲伤。她察觉到,苦生爱着他的师门,还有那些师父师兄们,就像她爱着她的姐姐,那都是他们的亲人。

    可她的姐姐还在,他的亲人却全都不在了。

    摸到诛邪剑,罗玉静想起苦生曾说过,这诛邪剑是承了他师祖灵性所化。她抱着苦生的肩说:“没事的,还有诛邪剑呢,诛邪剑一定能恢复灵性的。”

    “恐怕希望渺茫。”苦生平静道,“虽然希望渺茫,但仍然值得去做。”

    如同他很早就知晓诛杀厉鬼之事不会有好的结果,仍然执着去做。他已习惯了去做毫无希望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