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29 追逐(小情侣竟然在高速上做出这...)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僵尸并不需要睡觉,但是,罗玉静发觉自己在苦生背上睡了一觉,还做了一个梦。梦中是冬日,她趴在苦生的背上,被他背着走过一座旧的断桥,桥边长着黄色的腊梅花。

    她不知为何心里不大痛快,闹脾气一般不高兴,背着她的苦生发觉了,苦恼地摘下几朵香气浓郁的梅花放在她手中,不熟练地做出了个哄她的姿势。罗玉静便觉得心里的抑郁突然好了许多,接住花不再闹了。

    迷糊中,罗玉静醒来,耳边听到声声不停歇的蝉鸣,睁开眼看到苦生那一蓬不容易盘顺的长发,她才反应过来现如今已经不是冬日。这是夏日,三百年后的夏日。

    他们翻过几座山,正走到一条公路附近,是要去璜州寻人。

    对于自己变成僵尸后还会做梦这事,罗玉静感到神奇。

    听到她惊异地描述刚才那短暂的迷梦,苦生道:“非是做梦,那是你的一段记忆,是你化作僵尸初期所经历的事。”

    她如今正在适应这个灵气趋近于无的世界,又喝了他的血,需要消化,才会出现这种昏睡的情况。

    “真实发生过吗?”罗玉静仔细回想,好像又确实有些熟悉感。

    苦生也记得这回事,他仍带着困惑问:“那时你究竟为何不高兴?”

    “不记得了。”罗玉静抱着他的脖子,脸压在他肩上说,“我只记得在黑暗中有种很着急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事还没做,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才焦急不安。”

    因为那时的分别太仓促,她失去意识时,苦生还被困在井底,那么多的厉鬼,他又浑身是伤,没亲眼见到他脱困,她自然不安心,死也不安心。

    想到这,罗玉静又将苦生抱得紧了些。

    真是奇怪,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会变得这么喜欢他。

    “香。”

    “香!”

    罗玉静喊第二声,苦生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喊他,顿时露出受不了的神情,就像是她之前将他的笑脸截出来做屏保时一样。

    他拧着眉头苦着脸扭头往背后看:“做什么?”

    罗玉静将他的口罩拉开,对着他的唇亲上去――在她亲到之前,苦生敏捷地一个闪避,避开了这个突然袭击。

    罗玉静:“……”

    苦生:“……”

    他真的只是下意识躲避袭击。

    在令人窒息的安静中,就连苦生腰间的诛邪剑都好似无法直视地微微颤动一下。但此时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发觉罗玉静的眉毛慢慢挑起,怒气聚集,苦生忽然一松手将她放下,往前蹿出去十几米,大喊:“莫要冲动!”

    罗玉静大怒:“你跑什么!”

    不跑岂不是要被她打死。苦生其实也知晓自己这般厉害,她打不死他,但那种莫名的危机感还是促使他拔腿逃跑。

    两人速度飞快地穿过树林,跑到了旁边的高速公路上。

    公路上路过的车子看见了这迷惑的一幕,有人忍不住抬起手机拍摄:“各位老铁看看我今天拍摄到了什么?一对情侣在高速公路上追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矛盾,都说人在愤怒时可以超越人体极限,以前还不相信,今天亲眼看见了才明白这话是真的!你们看看他们跑得多快,都超越车速了!”

    最后一辆公路巡逻车将两人叫停,将他们带到车上调解。

    苦生和罗玉静一左一右坐在后座上,各自伸手按着额头。对面的公路巡警说道:“你们这样在公路上奔跑,知道多危险吗?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不管闹了什么矛盾,坐在一起好好说清楚就行了,不能打扰公共治安,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正义的巡警颇为负责地问:“你们这是因为什么吵架,说出来我给你们调解一下。”

    面对这个调解现场,罗玉静感觉就很离谱,怎么会这样,她忍不住瞪了一眼旁边的苦生,面无表情说:“没什么,就刚才亲他他躲开,有点生气。”

    巡警:“……”

    假装严肃的巡警憋不住,笑了一声,又连忙收起笑容,恨铁不成钢地对苦生说:“这你就不对了,女朋友亲你,你躲什么呀?”

    他满脸“这种男人怎么找到的女朋友简直离谱”的神情。

    罗玉静:“不是,还不是他女朋友。”

    巡警怀疑道:“不是男女朋友你们戴这个同款红色美瞳?”

    罗玉静怒锤膝盖:“就不是!”

    “好好好,不是就不是。”巡警换上正义的神情,肃然对罗玉静说:“那这就是你不对了,没有确定关系,你这样的亲热行为不顾及对方意愿,就叫耍流氓,就算是女生对男生,这也是骚扰!”

    苦生、罗玉静:“……”

    被这位巡警用车送到下一个服务站,给他们做教育还意犹未尽的巡警最后说道:“有什么问题,千万不能乱解决,还可以报警!”

    目送他离去,苦生抱着胳膊说:“这时代之人,果然规矩颇多。”

    经历了这么乌龙的一出,罗玉静已经懒得和他生气,同样抱着胳膊说:“说不定马上我们就要上社会新闻,还是那种会被很多人哈哈哈哈转发的沙雕新闻。”

    两人站在服务站边上,前方是灰尘飘飞的马路,身后是老旧清冷的服务站。

    苦生忽然说道:“方才……我并非故意,只是未曾反应过来。”

    罗玉静不动也不吭声。苦生伸手晃了晃她的肩,她才抬头又瞪他一眼:“你怕什么呀,我难道很吓人吗?”

    苦生点头:“确实。”

    罗玉静:“确实?!

    苦生说:“我确实怕你。”

    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怕她,怕她大哭,又怕她生病,还怕她生气发怒。他怎么会在这世间遇到这么可怕的人,喜怒哀乐都能将他影响,偏又脆弱易碎。

    摘下口罩,苦生微微低头,在罗玉静唇上亲了一下,一股熟悉的香味瞬间将她笼罩,仿佛一个无形的拥抱。

    一辆车从旁边开过,慢慢停下来,车窗打开,一个胖胖的男人手机对着两人,说:“老铁们,太有缘了,我又拍到了刚才那对闹矛盾在高速上极速追逐的情侣,现在看来他们是和好了!哪怕生活中吵吵闹闹,最后陪在你身边的还是那个人,太令人感动了,希望大家在生活中都能珍惜那个陪你吵闹的对象!”

    罗玉静:“……”(脏话)

    还能不能好了!

    到晚上,罗玉静收到姐姐的信息,她分享了个视频,罗玉静看到标题的“小情侣竟然在高速上做出这样的事”就发觉不对,一点开,果然,是她和苦生再高速公路上追逐的背影,还能看到他们两个不断超越旁边的汽车。

    姐:小静,这是你和苦生吧?这是你们的情趣吗?(笑)

    连她姐都刷到了这视频,罗玉静痛苦地捂住了脸:“啊――!”

    她蹲在地上不愿起来,苦生只好陪着她蹲在路边。

    一路上,这样的事发生了无数,两位僵尸才总算辗转来到目的地璜州,但是来到此处才是一个开始,因为苦生根本不清楚那所谓的商铸剑师还有没有后代,有的话又在哪里,所以他们只能一个区一个区走遍打听。

    “姓商的人?这里好像没有姓商的人啊。”罗玉静向人打听姓商的人,往往得到的都是这样的答案。

    而苦生,他比起询问别人,更爱蹲在街角,静静感受着地气――他要找还留存着灵气的地方,或者曾经有浓厚灵气的地方。他认为若是继承了铸剑师传承的人,定然会留在灵气旺盛之处,毕竟灵剑需要蕴养。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斑马线旁,站着许多等候绿灯的行人。基本上所有人都要侧头看一眼旁边,那里蹲着个戴着口罩的长发男人,他一手虚悬在地面,好像在感受什么。一个同样戴着口罩的女孩坐在他背上,两人奇奇怪怪的。

    罗玉静坐在苦生身上,送走了五波等红绿灯的行人,他才站起来。

    “此处也没有灵气留存。”

    两人走向下一个街道。

    “前方有一处,曾经有过大量灵气。”

    走到近前一看,是一个大商场。商场里自然没有铸剑师,他们进去转了一圈,假剑都没得卖。

    璜州繁华,全都是现代建筑,没有留下半点古旧的痕迹,就连那什么古董一条街,里面的东西都是近年新制复古做旧款。

    苦生发觉那古董收藏街也曾有过浓厚灵气,于是和罗玉静一同前去查看。有一家店里摆放着一把剑,苦生多看了几眼,那老板闲着无事便和他聊起来,夸张地说道:“我这剑起码三百年往上数,见过血的,能镇煞气……”

    罗玉静瞧一眼那剑,说:“什么三百年,也就三年。”

    老板白她一眼,不乐意道:“怎么说话的呢,年轻人,什么都不懂就少开口,好自为之。”

    罗玉静指指苦生:“你这店里的‘古董’加起来都没他一个历史悠久。”

    在老板发火前,罗玉静拉着苦生离开,倒是有个识货的老板叫住他们,提出要收藏苦生腰间的诛邪剑,被拒绝后遗憾地站在门边看着他们离去。

    半夜,无人的公园,两道影子在湖边树林徘徊。

    “此处也曾有灵气。”

    “但公园肯定没有铸剑师。”

    巡逻的保安来到附近,听到声音将灯照过来,罗玉静和苦生回头,露出两双血红的眼睛,吓得那保安大叫一声。

    最后发现只是一对小情侣,虚惊一场的保安擦着虚汗离开,边走边不高兴地叨叨:“现在这些小情侣真是吃饱了没事干,跑到这种地方来找刺激,家里没床还是怎么样!”

    罗玉静:“……算了,这么晚了还是别到处跑吓人了,找个酒店休息一晚。”

    主要是洗澡换衣服,她和自带体香不爱洗澡的苦生可不一样。

    她洗澡的时候,顺手把诛邪剑带进了浴室。

    苦生:“……啊。”

    罗玉静将诛邪剑清理干净,顺手放在一边的洗漱台上,走到一边脱衣服准备洗澡,刚脱了外套,就听见啪的一声,诛邪剑不知怎么摔到地上了。罗玉静过去将剑捡起来,推开浴室门将剑交给苦生:“你给它擦干。”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苦生擦了擦诛邪剑,又默默脱下手套,在诛邪剑刃上划了一下,将鲜血涂抹,看着那抹血光如同之前一样逐渐消失在雪白的剑光中,他才合上剑鞘。

    “诛邪剑,你何时才能恢复灵性?”

    诛邪剑仍是死气沉沉。

    苦生将剑放在唯一的大床上,剑柄靠着枕头,还给它盖上了被子――左右他们两个都不用睡觉,床正好可以用来放诛邪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