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奇怪的先生们 30 事毕(那老少二人,应当是我子孙...)
    www..,最快更新奇怪的先生们 !

    夏日过去,时间来到秋季,苦生二人走遍璜州每一个角落,都没能找到有关于商姓铸剑人后裔的消息。

    苦生心中明白,大约那商姓铸剑人一脉早已灭绝,让剑恢复灵性的养剑之法也已经失传。在这片繁华都市中,灵气早已全部消散。

    “不如去这里看看?”罗玉静拿着一沓旅游册子,指着其中一处。

    这旅游册子不是璜州本地的旅游景点介绍,而是隔壁藤州的旅游观光册子。罗玉静只是在酒店大厅随手拿来翻看,谁知就看见里面有介绍的隔壁藤州,有一处刀剑博物馆。

    “你看,藤州和璜州离得这么近,那商姓铸剑人搬到隔壁去住了也不一定。”罗玉静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想要安慰苦生罢了,却见他盯着那旅游册子蹙眉,若有所思。

    “怎么了?”罗玉静问。

    苦生摇头:“无甚,去瞧瞧也好。”

    来到藤州,直奔那刀剑博物馆所在的龙泉区。虽然这里与隔壁的璜州只有几公里之隔,但两处地方气氛却大不一样。

    相比璜州那个繁忙的现代化都市,藤州这边步调更慢,在此处生活的人们都有种悠闲之感,走在街上自然而然便会被这种悠然所感染。

    虽然此处也有高楼大厦,但是一些老城区的老房子并没有完全被拆除,反而融合出一种特别的气质。

    苦生自来到这处后,就变得沉默许多。

    他没有告诉罗玉静,此地在几百年前,叫做赤城,当年他师父就是在此地一口井中发现了他。因此,此地可以说是他出生之处,也可说是他死亡之地。

    多年来,他从未来过此处。

    罗玉静只以为他是在为诛邪剑担忧,拉着他去寻刀剑博物馆。

    这世间最浓郁鲜明的黄,就是深秋的银杏,仿佛凝聚了一整个夏季的阳光才变得如此灿烂。

    去刀剑博物馆的那条街边,几十棵高大的银杏正在落叶,地上一片璀璨金黄。

    到了博物馆正门,罗玉静才发现这原来是个私人博物馆,而且大约是为了契合收藏的刀剑,整座博物馆特地做成了古代大宅的样式,从外表看,竟然比宣传册上的照片更精致两分……门票很贵。

    内里游客稀少,估计着也是因着这个原因。这么个精致博物馆,只有一个老人坐在闸机旁,眯着眼睛不像是在工作,更像是在摸鱼养老。

    “诶,两位,这个博物馆不能带利器进入……对,说的就是你们二位,年轻人腰上那剑放下吧。”老人神情不善地指指旁边的寄存箱。

    去很多地方都不能带铁剑,苦生两人已经习惯,解下诛邪剑放置在寄存箱,这才进入到博物馆内。

    博物馆内部与外面一样精致,空间宽敞,刀与剑分开摆放,每一把刀剑都有专门的展览台,游客只能隔着玻璃观赏。

    苦生见到这些刀剑,略有诧异,这些刀剑虽说还不到蕴养出灵性的程度,但无一不是精品,其中好些对普通人来说都是真正的古董,上百年,甚至他还见到了上千年的古剑,同样摆放在隔离箱内供人观看。

    罗玉静如今对这些古物也能感应一二,再听苦生这般一说,不由咋舌,这样的古剑若拿去拍卖,大约能卖到天价,如此多的天价藏品,又是个私人博物馆,难怪门票价格贵到离谱。

    同时,她心中又不由猜测。私人能有这么多的珍贵刀剑藏品,难道说真的与他们要找的商姓铸剑人有关系?

    从博物馆转过一圈出去,发现工作人员已经换成了一个年轻的女性,苦生前去寄存箱取诛邪剑,还未拉开柜门他便察觉不对,再一拉开柜门,里面的诛邪剑不翼而飞。

    面对询问,工作人员微笑着说道:“二位是说东西放在寄存箱失踪了是吗?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寄存箱带锁,没有钥匙打不开……”

    罗玉静:“查监控,刚才有个老头在这,可能是他拿走的。寄存箱没被破坏,说明是有人用钥匙打开,那个老头是你们这里的员工吗?”

    工作人员仍然是微笑:“什么老头?不好意思,这里一直只有我在,刚才我并没有看到二位在寄存箱里放东西。”

    这人明显是要装傻,罗玉静和苦生对视一眼,更加确定是这博物馆的人将诛邪剑拿走。

    见他们神情不对,那工作人员道:“如果两位确实丢了东西,可以报警处理。”

    这么有恃无恐?不知道那老头是什么来头。

    “难道是本地的黑恶势力?”罗玉静猜测。

    站在博物馆门口,苦生回头看了眼道:“不必恼怒,待我感应诛邪剑气息,直接取回来便是。”

    这样的流氓手段对付得了普通人,却对付不了两个僵尸,他们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把剑取回来的时候,注意不要杀人。

    罗玉静一脸煞气,将脸上的口罩取下来,冷哼:“走,找那老头,让他体验一下中尸毒的感觉。”

    刚走下台阶,她的手机响了,是罗玉安的来电,她们姐妹两个隔两天就会打个电话聊一聊。

    “喂,姐……我不在璜州,我和醋生到藤州来了,在龙泉这边一个刀剑博物馆……”罗玉静先前要杀人的语气和缓下来,边走边说,将方才发生的事述说了一遍。

    听得这事,罗玉安关切地问:“你们可还能应付吗?需不需要姐姐去帮忙?”

    罗玉静道:“不必了姐,我们直接找上门把剑拿回来就是。”

    秦氏神飘在罗玉安身旁,听到姐妹两个的对话,在一旁说道:“藤州,从前赤城那片地方吗?我倒是记得一些,那处是商氏神陨落之地。”

    “莫非与氏神有关?”罗玉安对电话那头道,“小静,你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过去吧。”

    “姐,一桩小事,不必你特意过来。”罗玉静说道。

    罗玉安笑着:“倒也不是专为此事,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和你商量,快到中秋了,我去陪你过。”

    秦氏神在一旁叹气,罗玉静甚至听到他平静地说了一声可恶。

    挂断电话,罗玉静一拳锤在苦生的胳膊上,愤然道:“你听到没,那个秦氏神竟然学我们说话,可恶!”

    用私人飞机出行的罗玉安,带着她的标配助理和保安迅速到达藤州龙泉。

    助理秦明宇和秦是原拿出刚查到的资料,那刀剑博物馆的拥有者姓尚,是个颇有些名气的收藏家,也是龙泉一个大富豪。

    “难怪住在那么守卫森严的地方,周围上百保镖。”罗玉静说道。

    在罗玉安来之前,她和苦生已经循着诛邪剑的气息找到了一处别墅区,那里到处是监控,十步一岗哨,外人禁止入内。

    “走吧,我来时就给尚先生发了拜帖,我们这就去拜访。”罗玉安用的自然是渝州秦氏集团内的身份,但去到尚家别墅,尚先生却站在门口,摆出了隆重的架势接待了他们一行人。

    “不知道秦氏神夫人来此所为何事?”尚先生问道。

    一语先点破她身份,这便是从氏族来论,而不是从集团来论,一般这种属于对方也有氏神传承的情况。

    “冒昧来访,还请不要见怪。”罗玉安道,“尚先生既然知晓我身份,应当也有氏神传承,不知是哪一姓氏?”

    尚先生不卑不亢道:“惭愧,我们一族的氏神消亡许久了,如今族人只剩我们这一支,还知晓氏神之事的唯有我与父亲罢了。几百年前我们祖上遭难改了姓氏,从前乃是商姓。”

    商姓。

    罗玉安了然,难怪氏神消亡已久,提起此事还如此骄傲,商姓那位氏神,乃是第一位出现的氏神。将神胎炼成氏神,就是从商氏起,商氏神是从前最为强大的一位氏神,也是最早陨落的氏神之一。

    苦生望着尚先生,面上戴着口罩看不清神色,但眼神深邃,带着一丝惊异。

    一行人进了屋内,尚先生第二次问起他们来此所为何事,这时从楼上下来一个老人,他一身乱糟糟的工作服,手里抱着一把剑说:“若崇,你来看看这把剑,看这灵光……”

    见到一屋子人,他话音一顿。

    尚先生满脸无奈:“爸,有客人在,你怎么这个样子出来。”

    尚老先生则瞪着罗玉安旁边戴口罩的苦生两人:“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剑我是不可能还给你们的!”

    尚先生:“……”这下不用问他们是来做什么的了。

    罗玉安说道:“这位老先生,抢夺别人的东西怕是不好吧。”

    尚老先生一脸理直气壮:“看这两人一身煞气,不是好人,我商家老祖宗炼制的灵剑怎么能落在他们手中!”

    他偶尔在自家的刀剑博物馆里看看,一见到这两人带着的古剑他就认出来,这是商氏流传下来的铸剑之法所铸造的灵剑。而且他鼻子灵敏,嗅得出这剑上一股土腥味,可见出土没多久,他怀疑这两人是盗墓贼,那身上煞气是在古墓中沾染,当然不愿意灵剑落在他们手中。

    罗玉静见这老者一脸高傲,顿时气不顺,脚一抬刚要上前,罗玉安握住她左手,苦生同时抓住她右手,将她拦下。

    只听罗玉安温和地说道:“老先生,我们来此并非与你商量,只是来拿回我们的东西。”

    尚老先生气得不清:“好大口气,你是什么人,敢在我家里这么对我说话!”

    尚先生忙站起来,在自己老父亲耳边耳语两句,尚老先生一听,脸色慢慢变黑。

    普通人只知明面上的事,说那渝州秦氏集团是老牌家族企业,资产丰厚,有氏神传承的人才明白秦氏究竟有多可怕,他们家那位隐逸的氏神至今还强盛着,秦氏家族庞大,短时间不会没落,和他们对上不是件明智的事。

    他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交出了诛邪剑,嘴里不停咕哝:“这可是我们商家老祖宗炼制的剑,应该放进玻璃保险柜里保存起来,这么一把有灵性的剑,怎么能这么随便对待,拿着到处跑……”

    苦生接过诛邪剑:“你说有灵性?诛邪剑的灵性不是已经消失了?”

    他和罗玉静如今都可以毫无阻碍地拿着诛邪剑,而不会为它所伤,所以他一直以为诛邪剑已经失去了灵性。

    尚老先生怒道:“当然有灵性!方才我为他做保养,它都在散发灵光!”

    苦生口罩下的神情慢慢变得复杂。如果诛邪剑灵性还在,却不在他面前显露,难道……诛邪剑又在嫌弃他了吗!可恶!

    走出尚家,罗玉静才放松了一脸冷酷的表情,问道:“诛邪剑能自己恢复,那我们这找了这么久都是白折腾一场吗?”

    罗玉安安慰她:“有什么不好,借此机会,你与苦生一起出来玩,也好适应如今这个世界。”

    苦生则口出惊人之语:“也不算白走一趟,我知晓了方才那老少二人,应当是我子孙后辈。”

    罗玉安、罗玉静:“……”

    在博物馆见到尚老先生,因为他年纪大了血气不足,苦生没有发觉什么,待到来这里,近距离见过尚先生,感受到他们之间互相牵连的血脉气息,苦生便发觉,这两人可能是他的亲族。

    当年他被师父带回白鹤观,师父就告诉过他,他是神胎之身,只是天机被蒙蔽,不知他到底应是哪一族的神胎。到如今,苦生才有所明悟,原来如此。

    若他当初成功降世,便是这世间出现的第二位商氏神,那从他起始,将开启第二轮的氏神轮回。然而天地之气变化,不许式神再出,注定他未出世而亡,因此“氏神”这一存在在他这处结束。

    “我明白了,你刚才阻止我说话,就是因为不好和孙子计较。”罗玉静恍然大悟。

    罗玉安则很有感触地说道:“这年纪大的老孙子,有时候比小孙子还难缠。小静,既然如此,我们当太奶奶的,便不和他们计较了吧。”

    为什么姐姐很有经验的样子?罗玉静冷静道:“好吧,不计较。”

    她扭头又对苦生说:“下次诛邪剑要做保养,再来这里找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