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空姐老婆〕〔诸天死亡游戏〕〔我来自海贼〕〔一戟平三国〕〔我的伯爵夫人〕〔震惊,我被女帝抢〕〔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开局绑定女武神〕〔西游之一拳圣人〕〔时能武王〕〔我有五个大佬爸爸〕〔鉴宝黄金指〕〔王爷,王妃貌美还〕〔青萍〕〔团宠妹妹六岁半〕〔横推从拔刀开始〕〔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战锤神座〕〔算死命〕〔医婿当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 4 章
    云歌接过十张百元钞票。

    这粉色,该死的迷人。

    这是钱吗?不,这是她接下来的每一个能够安然入睡的夜晚,是她撕碎钟馗画像捍卫底线的底气。

    云歌将一千块钱放进书包夹层。进入学校后没去教室,而是径直走向年级主任办公室,“冯主任,今天我要请一天假。”

    云歌在年级主任疑惑的目光中,说明自己请假的理由:“我要办理住校,然后将生活用品搬到宿舍。”

    年级主任更疑惑了:“你为了搬进宿舍请假一天?为什么不等到周末——”

    云歌:“还有,学校每个月给我的特殊补助,请您帮我停掉吧。那些钱打到我舅舅的银行卡上,并不能作为我的生活费。”

    年级主任的声音戛然而止。

    住校、停掉补助,年级主任立刻将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自动补足其中的来龙去脉。

    “啊——”冯主任注意到云歌脸色苍白的可怕,双眼下一片青紫,锁骨和手腕的骨骼都过于清晰,瘦得让人心疼。

    冯主任心疼云歌,但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冯主任作为老师能做的也十分有限,他最终只是说道,“那以后特殊补助直接以现金的形式发给你本人。”

    云歌摇头拒绝:“不必,我现在有钱,可以保证自己的生活,学校的补助发给更需要帮助的学生吧。”

    两年前的意外发生后,崇礼中学深表歉意,立刻减免了云歌初中三年的学费、书本费等一系列费用。除此之外,每个月还给云歌发放三千块的特殊补助,这笔钱足够云歌每个月吃饭、住校、维持基本生活。

    如果说云歌上辈子还有些怨恨崇礼中学管理失误,这辈子也不怨了,都是剧情之力。

    冯主任给财务处打了一个电话,停掉每个月给云歌舅舅银行卡的打款,然后又带着云歌班里了住宿手续。

    崇礼中学作为学费高昂的私立学校,宿舍只有单人间和双人间两种。单人间每个月住宿费1000元,双人间每个月住宿费500元。

    云歌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单人间。

    刚到手里还没焐热的一千块钱,就这样花出去了,换回来一枚小小的钥匙。

    不过云歌打开宿舍门,顿时觉得一切都值得。

    单人间和双人间的面积户型完全相同,都有四十平方米,自带阳台和干湿分离的独立卫生间。

    两个人住都不会拥挤的房间,一个人住自然非常宽敞。

    宽敞的书桌、防尘的书柜、嵌入式衣柜顶天立地占满了一整面墙。

    进门处还有一个长长的玄关柜,下方用来收纳,台面上摆着饮水机和微波炉。除此之外,宿舍里还有空调、冰箱、洗衣机。

    单人床一米五宽,云歌身体后仰倒在床上,床垫的弹力刚刚好。

    云歌躺在床上,看着浅枫木色的木地板上洒满阳光,突然感到久违的轻松。

    她重生回来后,不,包括她重生前的好多年,都没有这么放松过。

    不过云歌只允许自己在床上躺了五分钟,就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她坐在书桌前,张开双臂丈量了一下书桌,唇角微微上翘,新书桌好宽敞!

    “系统,发布新任务!”云歌提醒道。

    「您真的需要休息。」

    云歌轻叹一口气,“你要是真的想让我休息,不如把每个任务的奖励提高到200元?”

    她昨天通宵完成十个任务得到的一千块钱,已经全都交了住宿费,再次身无分文。

    “虽然我的东西很少,不需要搬家公司,但也得打一辆车把行李从舅舅家搬到学校宿舍吧?”

    “还有今天的午饭、晚饭。”

    系统安静片刻,终于还是发布了新任务。

    「新任务!掌握初二数学第十一章:全等三角形,奖励100rmb。」

    ……

    云歌一口气做完三个任务,得到三百块的奖励,估计着暂时够用了,去校门口福利彩票店兑了奖,又在隔壁便利店买了一个三明治一瓶牛奶,填满通宵后一直饿到现在的肚子。

    趁着舅舅舅妈还没下班,表妹还没放学,云歌径直打车去舅舅家收拾行李。

    那一家人,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了。

    云歌的行李很少,她在舅舅家住了快三年,真正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却只收拾出两箱。

    一箱书,主要是课本,因为没钱,云歌重生前根本没买过几本辅导书。

    还有一箱衣服,冬天的一件羽绒服就占据了一半空间,夏装春秋装加起来占满另一半。

    云歌将两个箱子搬出去,将钥匙留在舅舅家,一脚踹上防盗门,显然这次搬走之后,云歌再也不打算登门了。

    然而在防盗门即将合上的一瞬间,云歌又动作飞快地拉住防盗门,大步流星地重新走进舅舅家。

    云歌径直走进表妹住的主卧,猛地打开衣柜的一扇又一扇门,杏眼微微眯起,眼尾上挑,角度锐利如刀。

    表妹的衣柜里,果然大半都是云歌的衣服。

    爸妈在世时,云歌的家庭条件比表妹好上不少,表妹又比她小两岁。云歌青春期飞速长高后穿不下的衣服,表妹每个季度都会来她的衣柜里挑选,然后大包小包地带回家。

    妈妈爸爸先后离世,家里的房子卖掉还债,云歌寄居在舅舅家。她带过来的衣服被放进表妹的衣柜里,就全都变成了表妹的。

    云歌自己每个季节只剩下一两套衣服,遇上梅雨季,洗过的衣服晾不干,她只能湿漉漉地穿上身。

    云歌从衣柜里将属于自己的衣服全都挑出来。时隔十年,款式她当然记不清了,但是她少女时期买的衣服全都是同一个品牌。

    表妹也特别喜欢那个品牌的衣服,但是因为售价偏高,超出了舅舅舅妈的承担能力,因此从来没有给表妹买过。

    云歌根据颈标,动作飞快地将自己的衣服挑出来丢在地上,很快就在地板上堆成一座小山。

    表妹穿过的衣服,她当然不要了。

    但是她不要了,也不会留给表妹。

    丢出来的衣服比云歌的行李还要多,她搬运五六趟,才全部丢到楼下的垃圾桶里。

    最后一次下楼的时候,云歌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微微眯起眼睛,已经过了崇礼的放学时间。

    表妹也在崇礼上学,正在读初一。

    以舅舅舅妈的收入,按理无法负担崇礼高昂的学费。但是在表妹上初中前,舅舅舅妈已经将崇礼发给云歌的特殊补助据为己有两年时间。

    每个月三千块,两年加起来就是七万多,后续每月三千块的补助,舅舅舅妈也早就视为家庭固定收入。

    也就是说舅舅一家用云歌的补助供养表妹读贵族私立中学。

    云歌双手抱着衣服,站在垃圾桶旁边,耐心等待了几分钟,看到表妹背着书包轻快走来的身影。

    “郝茜茜!”云歌叫出表妹的名字。

    表妹郝茜茜转头看到云歌,“你怎么在这里站着?”

    郝茜茜一阵窃喜,云歌这是昨天发疯之后,今天不敢回家了?

    云歌微笑:“我在这里等你。”

    郝茜茜:“啊?等我干嘛?”

    云歌用实际行动做出回答,她双手一抛,厚厚一摞衣服噗通一声落入垃圾桶。

    郝茜茜:“你这扔的是什么啊?衣服?”

    “你就那么几件衣服,扔了你穿什么?”

    云歌安静地从郝茜茜身边擦身而过。

    郝茜茜后知后觉地感到有些不对劲,探头向垃圾桶里看了一眼,这一眼瞬间令她崩溃,“啊!我的衣服!”

    郝茜茜顾不上脏臭,将胳膊伸进垃圾桶里,将衣服一件一件往外捡,然后越来越绝望。云歌到底扔了她多少件衣服?该不会是全部吧?

    郝茜茜直到这时都没有想起,这些衣服都是她从云歌手中抢过来的,在她心中这些就是她的衣服。

    “云歌!你这个贱人!贱人!”郝茜茜顾不上垃圾桶里的衣服,疯了一样拔腿跑去追云歌。

    郝茜茜追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云歌刚刚坐进出租车,从后视镜里看到郝茜茜狂奔而来的身影,降下车窗,微探出头,朝着郝茜茜挥了挥手。

    郝茜茜被云歌这样一刺激,顿时更疯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着出租车跑,然而吸了满肺呛人的尾气后,当然还是被远远地甩开了。

    郝茜茜的身影在后视镜中越来越小,云歌颇有些惋惜地看了最后一眼,唇角勾起愉悦的弧度。

    她不愧是恶毒女配,云歌承认自己的性格是佛系的反义词。她睚眦必报、格外记仇,无论是爱还是恨,都比一般人更加强烈。

    看到郝茜茜刚才的样子,她真是太开心了。

    .

    云歌回到崇礼的时候,已经错过了食堂的晚饭高峰。她先给饭卡里充了200块,然后去三楼点了一份崇礼有名的鳗鱼饭。

    崇礼食堂的鳗鱼饭在学生间大受欢迎,上辈子云歌无数次端着米饭和免费汤从摆着鳗鱼饭的餐桌旁经过。她目不斜视,但是鳗鱼饭的香气却一直往她鼻孔里钻。

    偶尔,她也会趁着无人注意,目光飞快地落在金亮诱人的鳗鱼上,再飞快移开。

    云歌站在窗口等待,厨师就在玻璃之后的透明厨房里现烤鳗鱼,随着脂肪层被烤的哧溜溜的轻微爆响声,云歌闻到了鳗鱼和酱汁混合在一起的香气。

    耐心等待十几分钟后,云歌端着现烤现做的鳗鱼饭坐在餐椅上。

    鳗鱼饭上的鳗鱼并不是很多,但全都是鱼腩部分,一根刺都没有。春末夏初不是鳗鱼最肥厚的时候,但是肉质紧致弹牙,也别有滋味。

    云歌一口咬下去,满满的幸福感简直要溢出来。

    云歌喜欢美食。她不仅爱与恨比一般人强烈,欲-望也比一般人强烈。

    或许因为她拥有过又失去,或许因为她是典型的恶毒女配,她爱美食华服,爱豪宅豪车,名利都想要,贪财又好色。

    上辈子当主播赚钱后,云歌也吃过不少美食。然而无论是168元、268元还是368元一份的鳗鱼饭,都比不上这份崇礼中学食堂里68元一份的鳗鱼饭更让她满足。

    今天一整天,云歌只潦草地吃了一个三明治和一瓶牛奶,现在鳗鱼饭吃下肚,空虚的胃渐渐被填满,同时填满的还有心中小小的一块空洞。

    她十六岁时闻着香气偷偷咽过无数次口水的鳗鱼饭,真没想到,竟然真的还有能吃到的那一天。

    云歌的眼泪滴落在桌子上,她才发现自己哭了。

    鳗鱼饭的厨师站在玻璃后,目瞪口呆地看着云歌。

    此时,云歌和厨师都不知道的是,许多年后,厨师离开崇礼食堂,开了一家生意好到爆的日料店,店名叫做“好吃哭了”。

    既是厨师又是老板的他逢人必说:“你知道吗?咱们国家特别厉害的那个科学家云歌,就是崇礼毕业的,她读书的时候啊——”

    “我做的鳗鱼饭都把她好吃哭了!”

    .

    吃饱之后困意成倍汹涌,回到宿舍后,昨晚通宵的云歌再也坚持不住,洗完澡连头发都来不及吹就倒在了床上,头沾到枕头的那一刻,云歌立刻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云歌被从窗帘缝里照射进来的阳光唤醒。昨晚拉窗帘时太匆忙,不小心留了两指宽的缝隙,清晨的阳光恰巧通过缝隙落在她的脸上。

    云歌看了一眼时间,早上六点。昨晚她不到八点就睡了,一觉睡了超过十个小时,中间没有噩梦更不曾惊醒。

    神清气爽!

    云歌又洗了一个澡,然后早早走出宿舍,赶在早餐高峰之前走进食堂。

    时间还早,教室里只有寥寥几个学生,所有人都在云歌进门的那一刻,齐刷刷地将目光落在云歌脸上。

    云歌对此视若无睹,径直走向墙角的座位,心中默念,“系统!新任务!”

    她现在有了一间舒适的宿舍,每天能吃可口的食堂,但是对于云歌来说,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为了完成自己最终的心愿,她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系统安静两秒,明明其他小世界中的系统普遍反映让绑定者完成任务非常难,要用尽各种办法,甚至有的系统都采取了电击手段。怎么在自己这里,云歌比它还急切?总是催它发布新任务?

    系统虽然不解,但对此当然乐见其成。

    「新任务!制定一份科学的数学科目中考前学习计划,奖励100rmb。」

    此时,同桌哈欠连天地走进教室,看到已经坐在座位上的云歌,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你没被开除?”

    云歌诧异地看了同桌一眼。

    同桌脸上从惊讶变为兴奋,“啊!啊啊啊啊牛x啊!你那么怼班主任!班主任竟然拿你没办法?”

    学生们都不傻,彭老师这样人品有问题的班主任,自然很多学生讨厌。云歌手撕班主任时,办公室里就有学生在,云歌的光辉事迹几小时内就传遍了全班、传遍了全校!

    大家都听得目瞪口呆又万分解气!

    同桌满脸激动地追问细节,“只是昨天停了你一天的课?还有其他惩罚吗?”

    正在制定英语学习计划的云歌头也不抬,“没有,昨天不是停课,是我请了一天假。”

    同桌再次开口,直接被云歌制止,“安静,我要学习。”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名女生风一样地跑进教室,说话的声音不大,却精确的传入教室里每一个女生的耳朵里。

    “慕司琛!慕司琛来学校了!就在教学楼外面!”

    一瞬间,教室里的女生全都呼啦啦地跑出去,甚至还有不少男生也跟着一起跑了出去。

    同桌早就站起身,为云歌让出了一条路,然而云歌依旧坐在座位上巍然不动。

    同桌茫然四顾,确定教室里只剩下云歌一个女生,“你怎么不去看慕司琛?”

    云歌幽幽道:“我怕看到他,控制不住内心的**。”

    折磨他、凌虐他,杀死他、再分尸的**。

    同桌瑟瑟发抖,“你怕看到他……控制不住内心的**?”

    “你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恰在此时,一个气宇轩昂的男生走进教室。

    脚步顿住。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