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宇智波斑爷〕〔大奉打更人〕〔至强上门狂少〕〔至尊狂婿林栋〕〔豪门弃婿林栋〕〔豪门狂婿林栋〕〔主角是林栋沈心若〕〔长生路行〕〔学神的小心肝又美〕〔我不是神豪〕〔从网王开始的无限〕〔来自未来的神探〕〔林婉安东华〕〔楚扬苏芷洛〕〔超凡大卫〕〔女主叫叶清心〕〔我叫波风鸣人〕〔顶流大佬的小福包〕〔木叶老魔头想当个〕〔战龙临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 27 章
    云歌侧身倚靠在门前, 听了一会儿,才转身按下密码。

    密码锁发出的声音惊醒了刚打完电话的舅舅,他顺着声音望过来, 看到云歌后顿时一脸震惊。

    “云歌!你怎么在这里?你也住在这?”

    “这是你租的房子?”

    云歌双手抱臂,打量着转过身来的舅舅。

    半年不见, 舅舅瘦了很多,两颊都凹陷进去, 神色萎靡,身上穿着一件沾着油渍的薄款羽绒服。

    云歌诧异挑眉,舅舅以往十分注意自己的形象,三天两头买新衣服打扮自己,发型更是时时打理。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云歌都不曾见到舅舅如此邋遢狼狈的模样。

    舅舅心中焦急, 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通电话被云歌听到了多少。她应该没有听到太多吧?自己刚才和房东吵架, 也并没有说出太多内容, 就算云歌全都听到了, 也没什么要紧的。

    舅舅深吸一口气, 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露出一个略带尴尬的笑容, “没想到这么巧!我们租房子竟然租在了对门!呵呵……呵呵呵……”

    “我和你舅妈都换了工作,现在上班的地方离家里有点远,就出来租了一套房子。”

    “刚才房东和我们说, 他想把这套房子卖了。我正和房东说呢,不要再带别人来看房了!这套房子我们买了!”

    “我和你舅妈准备把这套房子买下来,还是自己的房子住着心里踏实, 省得今天要涨价、明天不租了……”

    舅舅半真半假地说了一通,遮掩自己刚才的那通电话。

    云歌点头, 用身体遮挡住舅舅的目光,快速按下密码回到家里,关上防盗门,把舅舅的声音和目光全都阻挡在门外。

    和舅舅这一家人,她是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但云歌对舅舅一家都发生了什么还是十分感兴趣的。

    很明显,发生在舅舅一家人身上的不是什么好事,云歌非常感兴趣。

    舅舅舅妈为什么会换工作?上辈子完全没有这样的事情,两个人的工作都很稳定,直到云歌被逼跳江,两人都没有换过工作。

    云歌想了想,给卖房的中介大哥发了一条微信,“我家对门要卖房,你知道吗?”

    中介大哥秒回:“姐!我知道!你家对门的房子也挂到我们店里了,现在也是我在卖!”

    “姐!你又赚够钱啦?是不是还想买一套?”

    “对门的报价和你这套一模一样!对门的房主认识你这套的原房主,就是因为知道你这套房子成交的这么愉快,才也生出了卖房的想法。”

    “姐!你再买一套呗?自己的两套房子正对门,住起来多方便啊?”

    云歌:……

    中介大哥卖的是房子,又不是白菜,她前几天刚买了一套,怎么今天又来向她推销?

    云歌回复道:“我哪里能几天赚够一套房子?”

    中介大哥回复:“……靠学习?”

    云歌:…………

    云歌买房前凑钱的速度,显然让中介大哥对她的经济实力产生了误解。

    云歌告诉中介大哥不买,然后找中介大哥打听消息,中介大哥态度依旧很热情,并且云歌打听的消息,中介大哥真的知道!

    “哦,你说现在住你对门的租客啊。他们一家三口就是h市本地人,之前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出来租房的。”

    “这个租房业务也是我经手的。姐,我和你说,我真的太苦了!那一家三口就是奇葩!房主三天两头找我抱怨。”

    “他们这套公寓刚租了不到两个月,天天骚扰房东,让房东换新家具家电,嫌弃衣柜太小!嫌弃洗衣机太小!嫌弃这个嫌弃那个!把房东给烦死了!”

    “不仅如此,交房租还要拖欠,第二个月的房租到现在还没给呢,房东不知道催了多少次了。”

    “就是因为遇到的这一家三口太奇葩,房东才冒出了卖房的念头。正好,你这单不是顺顺利利地成交了吗?对门那家的房主就找你这套房子的原房主要了我的联系方式,让我也帮他卖房子。”

    “说起来,还得谢谢姐!”

    中介大哥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高兴自己成交后又能赚一单提成。

    “姐,你真的不考虑买啊?”

    云歌:“……真的。”

    .

    中介大哥解决了云歌的疑问,但是又带来了新的疑问。

    舅舅舅妈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为什么?

    云歌打开《偏执宠爱:慕少的千金影后》,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没有找到关于舅舅舅妈一家的只言片语。

    云歌是恶毒女配,舅舅舅妈一家是恶毒女配身边的炮灰,凡是和云歌五官的剧情,根本没有出现在书中的资格。

    云歌自己忙着学习忙着直播,就随口对生活助理梁勤勤提了一下这件事,“如果你能查到是怎么一回事就告诉我,如果查不到就算了。”

    “这不算工作内容,就是让你帮我个忙。”

    梁勤勤听到云歌的吩咐,立刻摩拳擦掌去查了,“老板!你放心!我保证给你查清楚!”

    梁勤勤现在每天的工作十分轻松,她一直对自己没什么事情要做感到不好意思。

    其实云歌现在用不着生活助理,只是因为梁勤勤是林清漪经纪团队里的优秀人才,不要白不要,于是云歌就先占上了这个人。现在梁勤勤在公司里的岗位是后勤,她不是云歌一人的生活助理,而是要帮助公司里的所有签约主播解决杂事琐事。

    但是公司里的签约主播一共两个半……

    云歌、薛时晴,祁d只在周末兼职,算半个。

    薛时晴带爸爸去医院看病,梁勤勤帮忙开个车、挂个号、拎个包;

    祁d购买化学试剂,梁勤勤帮忙下个单……

    除此之外,没了。

    云歌很少叫梁勤勤帮忙,只有之前搬家的时候,梁勤勤自己主动帮老板做了一些事情。

    很明显,云歌习惯独来独往,自己一个人搞定一切。梁勤勤虽然想在老板面前积极表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太敢经常往云歌面前凑。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势不凡吧……

    云歌很少吩咐梁勤勤做事情,这次难得吩咐梁勤勤做点什么,梁勤勤自然抓住会。

    两天后,梁勤勤怀里抱着一个文件夹,郑重其事地敲开了云歌的家门,“老板,我调查清楚了!”

    云歌:……?

    梁勤勤翻开文件夹,一边看着其中的资料,一边向云歌汇报,“半年前,也就是今年五月,沈茜茜在学校里意图伤害慕司琛,被慕司琛的黑衣保镖抓住,带回慕家的地盘审问。”

    云歌:……?

    “沈茜茜拒不承认自己有伤害慕司琛的意图,她坚持声称当初是朝着你冲过去的。慕家审问几天之后,就放沈茜茜回家了。”

    云歌:…………

    云歌当然记得这件事。她从舅舅家搬出来之前,扔掉了表妹沈茜茜衣柜里所有属于云歌的衣服。表妹沈茜茜愤怒地冲进教室找云歌,却正好碰到慕司琛,被慕司琛的黑衣保镖们拖了出去。

    云歌原本以为沈茜茜只是被拖出去,没想到竟然还被慕家抓了回去?

    无论慕家是怎样的豪门财阀,也没有权力随便抓人审问吧?

    看来不仅慕司琛一个人违法犯罪,恐怕整个慕家都根本不把法律放在眼里!

    “沈茜茜被慕家抓回去审问了几天,沈志鸿和郝秀云两人都吓坏了,在单位不停地哭诉这件事,单位领导听说之后,就把沈志鸿和郝秀云两人开除了。”

    云歌:…………?

    梁勤勤看到云歌不解的眼神,解释道,“在单位领导眼中,沈茜茜得罪了慕家。”

    “单位领导避免慕家对他们不满,或者为了在慕家面前邀功,就把沈志鸿和郝秀云两人开除了。两人丢掉工作之后,拼命给领导送礼,想要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先后送了好几个不同的领导,领导们收了钱,却没有一个人为他们办事。沈志鸿和郝秀云送礼送出去十多万后,终于认清事实,他们曾经收入尚可十分稳定的工作,再也回不来了。所谓的稳定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只要慕家一句话。不,甚至慕家都没有说话,单位领导揣度着慕家的心思就把他们两人开除了。”

    “沈志鸿和郝秀云两人看清慕家的权势滔天后,转而给慕家的手下送礼,又送了十多万,然而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沈志鸿和郝秀云两人花钱原本就大手大脚,家里没什么存款,送礼的钱都是从信用卡中借出来的。两人迟迟找不到工作,又花了几十万送礼,信用卡很快就还不上了。”

    “信用卡一旦逾期,利率高的惊人。每个月欠债的数目都在猛涨,两人别无他法,只能卖房填上这个大窟窿。”

    “沈茜茜之前学习成绩一般,家里出了这样的变故,负担不起崇礼初中的学费,沈茜茜就从崇礼初中转出来。家里的房子又卖掉了,不再有对应的学区,无法进入公立初中上学,转进了一所学费便宜的民办初中。”

    “新初中的校园风气很差,沈茜茜转学后立刻学会了虚荣攀比。”

    云歌:……那倒不能怪学校,沈茜茜原本就很虚荣攀比。

    “一家人租房看房的时候,沈茜茜的爸妈想要租一套两室一厅,但是沈茜茜却看不上附近的老破小,嫌住在老破小里丢人,会被同学们看不起,执意要租小区环境好、内部装修精致漂亮的房子。”

    “这样的房子,沈茜茜一家就承担不起大户型了,最终沈茜茜爸妈为了满足女儿的要求,只能租下这套公寓。沈茜茜自己睡在楼上的卧室,爸妈两人在楼下的客厅里添了一张床,睡在客厅。”

    云歌对沈茜茜的骄纵任性毫不意外。舅舅舅妈就是自私自利到极点的人,沈茜茜有这样一对父母,自然有样学样。

    何况舅舅舅妈对沈茜茜一向溺爱。老房子没有卖掉的时候,就是沈茜茜睡主卧,舅舅舅妈睡次卧。现在租住在这套公寓里,沈茜茜睡楼上唯一一间卧室,舅舅舅妈两人睡客厅,一点也不奇怪。

    “这一家人租住在这里的两个月,惹得房东不胜其烦。”

    “就在这个时候,房东得知对门邻居把房子卖给了老板你,卖了一百二十多万,你直接全款付清,非常省时省力。”

    “房东顿时心动了,觉得一百二十万的价格已经很高了,比起自己当年买入的价格,已经能赚一笔,最重要的是再也不必一个月又一个月地催房租,和这一家奇葩的租客打交道。”

    卖房之前中介自然要带着一波一波人来看房,云歌撞到舅舅和房东吵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舅舅一家完全没想到租房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他们才搬过来不到两个月,就被房东下了逐客令,很快就不得不再次搬家。

    之前担心这套公寓住着不舒心,保险起见只签了三个月的合同。没想到合同到期后房东不肯再续约,竟然要把他们扫地出门了。

    房东要把房子卖掉,不愿意再租给他们。舅舅和房东吵架时声调极高,实际却没有任何办法。他对云歌说自己一家想从房东手中把房子买下来,不过是在云歌面前强撑面子。

    老房子虽然卖了一笔钱,但是还清债务就用掉了一小半。舅舅舅妈两人的工作还没有着落,目前打零工的收入远远不如从前,家里的开销却居高不下,每个月还多了房租这一笔支出。

    还清债务之后明明还剩下不少钱,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少一点、明天少一点,不过几个月时间,存款就又缩水了不少。

    现在舅舅一家根本买不起租住的这套公寓!

    自己买不起,当然没办法拦着房东让人看房,舅舅一家不胜其烦。家里的东西很多,搬一次家特别麻烦!刚搬了一次,眼看又要搬家了!

    租房更是一件麻烦事!舅舅一家一边要给来看房的人开门,一边要自己跑出去看房,看接下来要租的房子。

    舅舅一家人发现云歌租住在对门后,当然是惊讶的,但是这份惊讶很快也就消失了。

    之前还有更惊讶的呢!

    初中成绩一直倒数的云歌竟然在最后两个月成绩突飞猛进,考了状元!

    云歌考状元的消息,犹如一颗炸弹扔在舅舅家,三人震惊的回不过神来,过了很久才接受这个现实。

    相比之下,云歌有钱租公寓,也就没那么让人惊讶了。

    肯定是考状元后学校发的奖金,听说每个状元都能拿到不少钱呢。

    “拿到钱后就不愿再住学校宿舍,花这么多钱出来租房子,等不到高中毕业就把手里的钱花的一干二净了!”沈茜茜咬牙切齿地说道。

    沈茜茜得知云歌就住在自己家的对门后,心中十分不是滋味,每次回家都动作飞快,生怕在家门口碰上云歌。

    半年前,云歌还借宿在她家,沈茜茜住在宽敞的主卧,云歌睡在狭小的阳台。

    半年后,沈茜茜家里的房子卖了,一家三口出来租房住,竟然就租在了云歌的对门,和云歌租下了一模一样的房子。

    同样的房子,云歌自己一个人住,沈茜茜家却是一家三口住!

    也就是说,她家现在住的还不如云歌!

    如此的落差、如此的颠倒,让沈茜茜如何能接受?

    每次有人来看房,就提醒沈茜茜一次她现在的处境。很快,沈茜茜在中介带人来看房时不胜其烦,站在门前大喊道:“不要再看我们的房子了!”

    “去看对门的!你们都去看对门的!”

    “对门的房子也租出去了,你们去问对门的房东想不想卖房,你们把对门的房子买了!让对门的人搬家!”

    中介小哥一脸茫然:“啊?对门的房子租出去了?”

    “没有啊!对门的房子刚买下来,也是通过我成交的,就因为这里离崇礼中学近,买下来自己住的啊!”

    “你们的房东想卖房子,就是看到对门房子成交顺利呢。你们房东对我说,只要能卖出和对门一样的价格,他就满意了。”

    沈茜茜先是茫然,然后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在她身后,沈志鸿和郝秀云也都听到了中介小哥的话。

    郝秀云尖叫一声。

    沈志鸿高声喊道:“你说什么?对面的房子不是租的?是买的?”

    “云歌把对面的房子买下来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