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宇智波斑爷〕〔大奉打更人〕〔至强上门狂少〕〔至尊狂婿林栋〕〔豪门弃婿林栋〕〔豪门狂婿林栋〕〔主角是林栋沈心若〕〔长生路行〕〔学神的小心肝又美〕〔我不是神豪〕〔从网王开始的无限〕〔来自未来的神探〕〔林婉安东华〕〔楚扬苏芷洛〕〔超凡大卫〕〔女主叫叶清心〕〔我叫波风鸣人〕〔顶流大佬的小福包〕〔木叶老魔头想当个〕〔战龙临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30章 第30章
    沈茜茜一家搬走的那一天,  恰巧赶上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沈茜茜一家可以从刘先生手中租房子,但是无法接受从云歌手中租房子。

    这样的落差太大了。

    新电脑刚安装好,就要拆掉搬走,  还有一大堆直播要用的东西。

    如今沈茜茜全家都将直播看做赚大钱的唯一希望,搬家时生怕搬家公司的工人们将新电脑和直播用具碰坏,于是舅舅舅妈自己动手,  搬了一趟又一趟。

    寒风刺骨,雪花落地即化,  地面湿漉漉的滑脚,舅舅和舅妈搬着沉重的电脑,  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难。

    两人终于将所有东西都搬上车之后,双手十指早已冻得没有知觉。

    .

    云歌坐在二楼的飘窗上,  手中捧着冒热气的咖啡,身下是长毛的毯子,飘窗的三侧都堆满软绵绵的靠枕,  身旁电暖气的热度熏得云歌昏昏欲睡。

    楼下舅舅舅妈一趟又一趟艰难搬家的模样,是云歌这个午后最好的消遣。

    终于,  舅舅舅妈搬完最好一趟东西,自己也挤上面包车,面包车越开越远,消失在云歌的视线中。

    云歌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听到手机响了。

    “老板,今天初雪,  我们聚一聚吧!”生活助理梁勤勤打电话说道。

    云歌心中自然没有这些风花雪月。但是员工想聚一聚,  云歌也愿意满足。

    恰巧云歌今天心情也很好,  碍眼碍事的舅舅一家终于搬走了,  门对门的两套公寓都是她的。

    从此以后,云巅之歌公司的直播地点就有两处了。除了低价租下的地铁底站临湖休闲小镇c139的玻璃房子,还有这套位于市中心的公寓。

    祁旸因此提出申请,将他的直播地点从临湖休闲小镇的玻璃房子换到云歌对门的公寓中。除了每周末之外,他想在每周二、周四加两场直播。

    也就是说,将以往每周往返临湖休闲小镇路上的时间,改为直播时间。

    祁旸每周花费的总时间不变,直播次数却能增加两次,直播时间大大增长。

    对祁旸来说,多直播就能多赚钱、多赚钱就能多做实验。

    对云歌来说,不仅自己多赚钱,也是帮她多赚钱!

    摇钱树愿意多生钱,云歌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

    总之,最近发生的都是好事,买了新房、要多赚钱的云歌十分爽快地说道,“初雪你们想去哪家饭店吃饭?你帮我问问大家的意思,想去哪里就预订一下吧,我请客。”

    “不用给我省钱,订个餐厅环境好、窗外景观好的包厢。h市难得下雪,很多年才有一场——”

    梁勤勤声音惊奇地打断云歌,“怎么会?”

    “h市每年冬天都下雪啊?”

    云歌愣住。

    h市每年都下雪吗?

    她记忆中的最后一场雪,还是在十四岁那年,父母仍在时。

    此后从十四岁到二十六岁,云歌记忆中再也没有一场雪。

    片刻之后,云歌恍然,雪每年冬天都在下。只不过上辈子的十多年中,她从不曾关注阴晴雨雪。

    云歌半倚在飘窗上的软枕堆里,伸手抚上冰凉的玻璃,六角雪花贴在玻璃外,很快就化为水滴、消失不见。

    时隔十多年,跨越两辈子,小小的雪花终于又一次落入她的眼中。

    被她看见。

    .

    梁勤勤并没有订饭店。

    在云歌答应趁着初雪天聚一聚后,公司里的所有人就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云歌家对门的公寓中。

    “我们来收拾一下新的直播间!”

    十来个人一齐动手,舅舅一家刚搬空的公寓很快就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大家讨论一番之后,决定将楼上设置为休息区,将楼下设置为直播区。

    试验一番后,在直播区的地板上画好线,划分出三个互不影响的直播位置。回头请装修工人安装隔音玻璃,将每个直播位置分隔开。

    需要购买的一应物品,大家也都列好清单,交给云歌过目后,再由张秘书采购。

    忙完这些事后,才到晚饭时间,大家直接在公寓里点外卖吃火锅。

    云歌为难道,“出去吃吧?这里没有椅子啊!”

    “不用椅子!直接坐在地上就可以!”

    “在新公寓里吃火锅暖房!我们公司以后更加红红火火!”

    火锅外卖很快送来了,十来个人点了两个锅,配着便携燃气炉。张秘书动作娴熟地将火锅底料放入锅里,注水,开火。

    火锅底料在滚水中飞快融化,鸳鸯锅一侧变得通红,一侧变得雪白。气泡咕嘟咕嘟地从锅底翻滚上来,每一次爆裂都将一阵香气送入鼻腔。

    张秘书打电话给薛时晴和祁旸,“我问问他们来不来。”

    公司里的员工们早就打算好,下午早早来新公寓是帮云歌干活来的,就没有叫薛时晴和祁旸。现在干完活开始聚餐,总要问问公司里的签约主播。

    虽然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薛时晴和祁旸还是都冒着雪来了。

    薛时晴带来一束花,大朵大朵的重瓣百合用深紫色的纸包着,香气浓郁到火锅味都遮不住。

    唯一的问题是……云歌家没花瓶。

    最终只能在洗手池里放上半池水,将百合花斜靠在水池边上。

    祁旸也带了东西,带了满满一大盒手打牛肉丸,“这是我家阿姨最拿手的,带给大家尝尝。”

    祁旸的伴手礼显然比薛时晴的更受欢迎,大家欢呼着将大颗牛肉丸丢进锅里。

    “好吃!”梁勤勤一边烫的哈气一边赞叹连连,“这牛肉丸真的绝了!比我吃过的都好吃!”

    云歌好奇地捞出一颗,一口咬下去,皱起眉头。

    祁旸将盘子递到云歌面前,“快吐掉!这边几颗我刚放进去,还没熟!”

    云歌吐掉,漱口,等待片刻后,再次将筷子伸向牛肉丸。

    祁旸连忙拦住,“没熟!”

    云歌诧异道,“这么久还没熟?”

    祁旸一脸无奈,“没熟……这个牛肉丸很大,要多煮一会儿。”

    云歌收回筷子,夹了几根鸭肠,丢在锅里。

    “诶——”薛时晴出声阻拦,却已经晚了,鸭肠已经沉在锅底不见。

    “鸭肠不能丢锅里啊!鸭肠很好熟,用筷子夹着涮几秒钟就好了,丢锅里就老了!”

    薛时晴惊诧地看向云歌,“老板你竟然不会吃火锅?”

    在薛时晴眼中云歌是个天才。复习两个月就考状元,高中开学前就自学完所有高中知识,学科竞赛同时兼顾好几门,直播守擂时赢退役选手、赢竞赛老师、甚至赢提前知道题目的作弊攻擂者!

    云歌不仅学习厉害,赚钱更厉害。她明明比云歌还要大几岁,遇到爸爸换肾手术费的不够的事情,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不是云歌帮了她一把,她现在已经辍学了。

    但是云歌尚未成年,就开公司、当老板、全款买房……在薛时晴眼中,云歌无所不能。

    现在薛时晴突然发现,无所不能的云歌竟然不会吃火锅。牛肉丸没熟就一口咬下,鸭肠也不知道用筷子夹住,直接丢进锅底。

    突然间,薛时晴觉得面前的云歌更真实更可爱了。

    听到薛时晴的话,云歌突然一阵恍惚。她确实不会吃火锅,对每种食材下锅多久会熟毫无概念。

    爸妈在身边时,云歌吃火锅从来不需要自己涮菜夹菜,都是爸妈将火候正好的食物夹到她的碗里。

    上辈子爸妈离开后,云歌告别了火锅这种通常意味着许多人一起热热闹闹用餐的食物,更没有独自一人吃火锅的心情。

    吃饭对云歌来说唯一的意义就是不会饿死,什么简单方便快速就吃什么。

    薛时晴看到云歌静默的脸,眼中突然浮现一丝慌张,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祁旸不动声色地将锅底的鸭肠捞出、丢掉,重新用公筷夹住两根鸭肠,烫熟之后放在云歌碗里。

    然后又捞了一颗牛肉丸,“现在好了,小心烫。”

    云歌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顿时一脸惊艳。

    牛肉丸劲道又多汁,咀嚼起来弹牙无比,唇齿间满是牛肉的鲜香。

    确实如梁勤勤所说,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牛肉丸。

    接下来的时间里,云歌的筷子再也没机会伸进火锅里。薛时晴和祁旸两人一左一右,直接承包了帮云歌涮菜夹菜的工作。

    “午餐肉?”“土豆粉?”“杏鲍菇?”

    云歌的目光移向哪里,祁旸的筷子就伸向哪里。

    薛时晴不仅动手还动口,不停为云歌示范讲解各种食材要在锅里煮多久。

    云歌伸出手,在旁边满是白雾的飘窗玻璃上抹了一把。透过一抹清亮,她看到外面的雪越下越大,房顶树梢都变成白色。

    重生一次,云歌孤身踏上报仇之路。

    不知不觉中,身边竟然有了这么多在初雪之日围炉吃火锅的人。

    她会记得这一天。

    这一天,她重新看见了雪。窗外白雪茫茫,屋内火锅热气熏人欲醉。

    “开瓶酒吧。”云歌说。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