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宇智波斑爷〕〔大奉打更人〕〔至强上门狂少〕〔至尊狂婿林栋〕〔豪门弃婿林栋〕〔豪门狂婿林栋〕〔主角是林栋沈心若〕〔长生路行〕〔学神的小心肝又美〕〔我不是神豪〕〔从网王开始的无限〕〔来自未来的神探〕〔林婉安东华〕〔楚扬苏芷洛〕〔超凡大卫〕〔女主叫叶清心〕〔我叫波风鸣人〕〔顶流大佬的小福包〕〔木叶老魔头想当个〕〔战龙临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34章 第 34 章
    “陆学姐, 你身体不舒服吗?”云歌没有拐弯,直接问道。

    陆文君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没……没有啊。”

    云歌心中一沉。

    尽管交浅言深并不是云歌的习惯, 她还是对陆文君说道,“学姐昨晚四点才睡。偶尔一次还好,如果总是这样熬夜学习的话, 身体会受不了的。”

    “身体是学习的本钱, 身体是一切的本钱。没有好身体, 是不可能有好成绩的。”

    云歌经历过上辈子被迫吸毒后半死不活的日子,这辈子深知健康的可贵。

    她除了刚重生时通宵完成学习任务,之后一直注意充足规律的睡眠、健康的饮食和日常的运动。

    “明星网红靠颜值吃饭,就要用心维护身材和脸蛋。”

    “我们竞赛选手靠头脑吃饭, 那么也要用心呵护自己的大脑。”

    “熬夜这种损伤大脑的事情,尽量少做。”

    陆文君愣住, 云歌寥寥两句话, 竟然让她红了眼眶。她连忙低下头眨眼睛, 低声说道,“好。”

    云歌明白陆文君的苦衷, 对于现在的陆文君来讲, 不熬夜或许太过奢侈。

    但是云歌怀疑陆文君有一定程度的抑郁症, 或是焦虑症,或者二者皆有……

    总之陆文君的心理和生理目前都不太健康。

    云歌上辈子也有过这些问题,虽然她从不曾走进医院看医生做诊断, 但是经历过那些事情, 云歌没有疯就已经证明她非常坚强了, 心理健康……就不奢求了。

    即使这辈子, 云歌知道自己依旧算不上心理健康, 没有哪个心理健康的人日日夜夜地想着杀人。

    正因为云歌自己经历过,还正在经历,她一眼就能看出陆文君身上充满了危险感。

    此时的陆文君,仿佛站在江边,一只脚悬空,只剩下另一只脚站在地上,摇摇欲坠。

    这时候如果有人伸出一根手指推她一下,她就掉下去了,如果有人伸手拉一把她,或许能把她拉回来。

    云歌一直认为自己的是冷漠的。

    不久前,她连每年冬天的雪都看不见,更看不见身边的人们。

    但是现在,云歌试探着朝着陆文君伸出手。

    她忍不住去想,如果上辈子她跳江的时候,也有人对她伸出手……

    云歌没有对陆文君提起抑郁症,她不知道陆文君是否愿意听到这类词汇。

    但云歌十分诚恳地劝陆文君在保证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努力学习,普通人尚且不能这样熬夜,病人当然更不可以。

    “如果你有困难的话,我可以帮你。”云歌对陆文君说道。

    云歌刚重生的时候,都曾为了搬出舅舅家的阳台通宵完成学习任务。陆文君一个真正的十几岁学生,又不像她这样拥有系统,除了熬夜拼命,大概真的别无选择。

    陆文君经济方面的困难,对现在的云歌来说不算什么。既然云歌看到了,她愿意伸手帮一把。

    陆文君静默许久后,轻声说道,“谢谢。”

    “但不是钱的问题……没有人能帮我……”

    “还是谢谢你。”

    .

    云歌和陆文君一起到食堂吃早餐。

    另外两名室友,季婕和叶蔓,没有和她们同行,两人也没有凑在一起,而是各自单独行动。

    季婕起床后立刻抢占卫生间洗漱,然后第一个冲出宿舍,咣当一声将门关上,震得门上窗户的玻璃都晃了两晃。

    叶蔓在云歌和陆文君出门时,坐在书桌前吃小零食,大概不准备去食堂吃早饭了。

    食堂的窗口只开了一半,窗口里的饭菜明显不如崇礼。云歌随手拿了一碟鸡蛋饼和一罐牛奶,叶蔓拿了两只菜包,几乎是早餐中最便宜的。

    云歌吃早餐时,一行男生女生从云歌身前经过,纷纷和云歌打招呼。

    这些人都是崇礼高二年级的数学竞赛生。云歌惊讶的是,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但是他们似乎全都认识她。

    “我们有个微信群,加一下好友吧?我拉你进来!”

    “小学妹,你住哪个宿舍啊?”

    “别叫小学妹了,云歌和我们是同一届的竞赛选手啊!都是28th!”

    “也是,小学妹高一就来参加寒假集训了,以前从来没有高一学生来参加过,高二肯定就能拿省一,比一般人提早一年时间。”

    “诶?原来小学妹要和我们这一届竞争啊!”

    五位学长学姐在云歌旁边的空位上坐下吃早餐,热热闹闹地说话。

    吃完早餐走向教学楼时,其中一位名叫李沛然的学姐十分自然地挽住云歌的手臂。

    云歌将手臂从李学姐的臂弯里抽出来,“抱歉,我不太习惯肢体接触。”

    李沛然毫不在意地笑了,“该我说抱歉才对!”

    旁边的学长也笑了,“小学妹别理她!沛然颜控晚期,看谁长得好看就往谁身边凑!她就是看上你的脸了!”

    从五位学长学姐的谈笑间,云歌能看出来五个人关系很好。

    同一科竞赛生之间的关系确实容易比一般同学之间关系更好些,每天一起上课、一起自习、一起钻研难题、一起外出培训……是同学,是竞争者,也是战友。

    奇怪的是,陆文君和五位学长学姐之间的关系看起来生疏得很。

    刚才在食堂里,五位学长学姐因为看到了云歌才走过来,全程和陆文君没有一句话的交流。

    明明陆文君和他们才是同届的学生啊?来参加这个寒假集训的,都是崇礼高中数学竞赛成绩拔尖的学生,明明应该相当熟悉才对。

    上课地点在很大的阶梯会议室。

    云歌走进会议室时,前一半的座位已经坐满了。

    李沛然学姐惊叹道,“竟然有这么多人!这里的位置全都坐满的话,得有五百多个学生吧!”

    数学竞赛生对于数字都很敏感,大家一眼扫去就知道会议室有多少排多少列,估算人数只需要半秒。

    崇礼一行学生连忙找座位坐下。

    刚坐下没多久,后面一半的空座位也很快就被坐满了。学长咋舌道,“竟然真的坐满了……”

    另外一个学长说道,“也不奇怪,我们一所学校就来了8名学生。”

    “全省有11个市,每个市都有几所像崇礼这样的竞赛强校,其他弱校每隔几年也会碰上一两个不错的竞赛生……”

    “零零总总加起来,有五百个人很正常。”

    李沛然学姐听到学长的话,突然啊呀一声,“我们忘了给徐鑫占座位了!”

    学长愣了一下,然后说道,“算了!就算给徐鑫占了座位,他也未必会过来找我们。他一向独来独往。”

    云歌注意到,学长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下意识地飘向坐在自己身边的陆文君。

    大概率,陆文君平时也独来独往。只不过碰巧和云歌分到一个宿舍,和云歌一起吃早餐时又碰到了另外五名同学,现在上课才会坐在一起。

    云歌心中了然,交朋友这件事对于很多人来说,的确是时间上的奢侈品。

    尤其窘迫的境遇,更愿意一个人面对,而不是被熟人在旁边围观。

    云歌将身体稍稍偏移一下,恰巧挡住了学长看向陆文君的视线。

    李沛然学姐也没有过多地纠结这个问题,“从明天开始,我们几个人轮流早起占座位吧?”

    就在这时,一位老师走上讲台,在话筒前试了试音,偌大的会议室在试音声中迅速安静下来。

    老师进行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崇礼中学的数学竞赛教练贾浩楠,今天由我来为大家讲这个寒假集训的第一堂课。”

    云歌略带惊讶地转头,“你们这届的竞赛教练?第一堂课就由我们学校的竞赛教练来讲……”

    李沛然连连点头,脸上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另外四名学长学姐也都是如此,脸上的神情都很自豪。

    学长低声对云歌说道,“我们h市是省会,在z省中竞赛最强。我们崇礼又是全市竞赛最强的高中,自然有最好的竞赛教练。第一堂课由我们学校的老师来讲,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往年也都是这样,我们学校的老师一定会来讲几堂课的,第一堂课也多半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云歌点头,余光突然看到陆文君的头垂得很低,右手用力地攥着笔,骨节青白,毫无血色。

    云歌突然想起,昨天陆文君问过她的竞赛教练是谁之后,低声说过的一句话——“比我们这届的教练好。”

    云歌心中一沉。

    她不动声色地询问李沛然,“贾老师的教学水平怎么样?”

    李沛然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好啊!不好的话怎么能当崇礼的竞赛教练?这个位置多少人竞争啊!”

    云歌继续问道,“那贾老师对学生好不好?”

    李沛然继续点头,“贾老师对学生没话说,特别认真负责,特别关心学生,可以说一心扑在竞赛上。”

    云歌微微皱眉,目光在李沛然和陆文君两人之间徘徊一圈。两位学姐都是女生,李沛然的相貌还比陆文君出色许多,李沛然算是小美女,陆文君长相十分平庸……

    云歌默默划掉心中的一项怀疑。

    那究竟为什么,陆文君和其他竞赛生对贾老师有截然不同的评价和情绪?

    云歌将陆文君的微动作全都收在眼中,她可以确定,陆文君对贾老师的情绪十分负面——畏惧,或者厌恶,或者仇恨……或者都有。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