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空姐老婆〕〔诸天死亡游戏〕〔我来自海贼〕〔一戟平三国〕〔我的伯爵夫人〕〔震惊,我被女帝抢〕〔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开局绑定女武神〕〔西游之一拳圣人〕〔时能武王〕〔我有五个大佬爸爸〕〔鉴宝黄金指〕〔王爷,王妃貌美还〕〔青萍〕〔团宠妹妹六岁半〕〔横推从拔刀开始〕〔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战锤神座〕〔算死命〕〔医婿当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38章 第 38 章
    半天之后,  云歌回到寄宿学校,找到贾老师销假。

    云歌最近的变化,所有人全都看在眼里。

    自从崇礼的学生不停被外校的学生挑战,  云歌作为崇礼学生中唯一的一名高一学生,  是大家眼中的软柿子,因此挑战云歌的同学格外多,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将云歌作为突破口。

    显然,云歌的压力越来越大。

    连续输了五次之后,云歌请了半天假,显然是心态崩溃了。然而请假休息的半天时间,  云歌也并没有将心态调整好。她不复以往的规律作息,  每天晚上和陆文君一起做题到深夜。

    季婕在宿舍里对着云歌和陆文君冷嘲热讽,  “原来你们崇礼的学生都是这样取得的成绩啊……”

    “上课的时候那么狂那么傲,直接挑衅老师,回到宿舍天天熬夜学习,头发一大把一大把的掉……”

    “啧,  陆文君你头发快掉秃了吧?”

    “云歌,  我看你头发很快也要保不住了。”

    季婕不敢违背云歌的要求,  不情不愿地承担打扫宿舍卫生的工作。每次倒垃圾时都发现陆文君掉落的大把大把的头发。

    特别大的一团,  看起来非常恐怖,  目测每天都有几百根。

    陆文君听到季婕的话,  整个人顿时浑身僵硬,额头冒出冷汗。

    云歌注意到陆文君的反应,  但是装作没有看见,  毫不犹豫地开口怼季婕,  “没事,  我头发多,  不怕掉。”

    “倒是你,如果不是嫌自己头发在头上呆的时间太长了,不要来招惹我。”

    季婕看了云歌一眼,立刻闭上了嘴巴。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云歌真的能做出来伸手扯她头发这种事……反正云歌和她见过的学霸一点都不一样。

    即使云歌现在每天刻苦学习到深夜,但是季婕依旧觉得云歌和陆文君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的学生。

    季婕的目光落在云歌浓密的头发上,心中充满嫉妒。云歌的头发长得太好了,又浓又密、黑亮顺滑……

    发际线不高不低刚刚好,头型圆润、额头饱满,配上这样一头秀发,无论是梳马尾、披肩发……怎么样都很好看。

    或者说,云歌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不美的地方,从头到脚都很美,简直找不到任何一个缺点。

    季婕愤愤地将目光移开,想要为自己寻找一个同盟,转头对叶蔓说话,“学习还是要劳逸结合,叶蔓我看你学习时间就很短啊,你竞赛成绩不也很好?”

    叶蔓看了一眼季婕,没有接话。

    叶蔓现在不再对云歌热情,但是更瞧不上季婕。

    相比刚开始集训时,叶蔓对云歌的态度冷淡许多。叶蔓自己有钱、爱玩、头脑聪明,交朋友也喜欢找与自己相似的人,最看不惯拼命学习的书呆子。

    之前叶蔓以为云歌高一就能来参加寒假集训,头脑比自己更聪明。她还知道云歌在做学习直播,以为云歌是一个有新奇想法、学习创业两不误的人,于是很想认识云歌这样的朋友。

    不过她现在发现,云歌的好成绩全都是靠牺牲娱乐和休息时间得来的,甚至在牺牲自己的健康,叶蔓就对云歌不感兴趣了。

    像云歌和陆文君这样做,就算能到一时的成功,也绝对无法长久。

    果然,叶蔓发现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云歌在寝室里带着哭腔,给各科竞赛教练打电话,“孙老师,我要放弃物理竞赛了,我精力不够无法兼顾……”

    “我要放弃化学竞赛了……”

    “我要放弃生物竞赛了……”

    “我要放弃信息学竞赛了……”

    “老师,真的对不起……”

    云歌打了一连串的电话后,趴在课桌上,将脸紧紧地埋在臂弯里。

    季婕听得目瞪口呆,她顾不上叶蔓一向对她冷漠,拼命拉叶蔓的衣服,心中迫切地想要和叶蔓交流一下云歌的八卦!

    云歌竟然同时学习了这么多科竞赛?

    这怎么可能?

    同时学习这么多科竞赛的情况下,云歌的数学竞赛竟然还能达到高一就进入数学寒假集训的程度?

    云歌的数学竞赛教练难道没有意见吗?竟然愿意将参加寒假集训的宝贵名额给予一个同时学习了五科竞赛的学生?

    真是无法理解……还好云歌现在坚持不下去,哭着打电话给其他科目的竞赛老师说要放弃,否则云歌就彻底超出了季婕的理解范围。

    即使是这样,季婕的三观也摇摇欲坠,心中滋味十分复杂。

    云歌能同时兼顾五科竞赛那么久,还将数学竞赛学的那么好……已经是季婕以往闻所未闻的学霸了。

    最起码远远超过季婕。季婕自己和云歌之间的差距,大概有一个马里亚纳海沟那么大。

    季婕在没有弄清楚自己心中的复杂滋味前,就不由自主地将云歌在宿舍里哭着打电话放弃其他科目竞赛的事情散播出去了。

    季婕和同学们一起在食堂吃饭时,装作不经意地提起了两次,然后这个令人惊叹的消息就像长着翅膀一样,在寒假集训的五百名学生之间传播开。

    与此同时,云歌的数学竞赛教练也得到了消息。

    云歌给四科的竞赛教练都打了电话,扔出了要放弃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学竞赛的爆炸性消息,数学竞赛教练当然会知道!

    数学竞赛教练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其他四科竞赛教练轮流打电话前来质问他!

    数学竞赛教练心中也是懵的……他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把另外四个竞赛对手踢出局了?

    云歌这个天才学生以后就独属于数学竞赛了?

    天上掉馅饼了!

    但是以云歌的能力,寒假集训的强度明明不至于让她放弃另外四科竞赛啊?

    放弃一两科倒还正常,同时放弃另外四科?云歌参加寒假集训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数学竞赛教练打电话给云歌,打算仔细地问问她。

    云歌的电话在占线。

    物理竞赛教练,也就是班主任孙柏抢先一步,拨通了云歌的电话。

    云歌不慌不忙地接起电话,在班主任孙柏关切的询问中,说出早已打好腹稿的内容,“没什么……就是在寒假集训中,遇到了很多很厉害的竞赛生……感觉自己和他们的差距还很大。”

    “感觉应该先专精一科……现在一科都学不好,不能贪多……”

    “越是学习,越觉得自己还有很多知识都不会……”

    “为什么选择数学?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哪一科我都很喜欢。不过到目前为止,我数学学习的知识最多,花费的时间精力最多,干脆顺其自然地继续学数学吧……”

    “如果数学都学不好,其他几科到目前为止的进度更慢……更学不好……”

    云歌每一句话的语气都拿捏精准。

    带着几分茫然、几分焦虑、几分不自信。

    然而在电话这一端,云歌脸上的表情和她的语气完全是两回事。云歌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脸上的表情放松又慵懒,甚至时不时打一个无声的哈欠。

    孙柏显然接收到了云歌想要传递过去的情绪和状态,声音变得更加严肃,“云歌,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不要把自己逼太狠……”

    孙柏非常关心云歌的心理状态,在电话里开导了云歌许久。

    “我去学校看看你吧?”孙柏说道。

    云歌听到孙老师的话,惊讶地坐直身体,心中感动的同时又升起几分内疚。

    孙老师真心地关心着自己。这样关心自己的老师和长辈……她上辈子从不曾遇到,这辈子孙老师也是第一个。

    但云歌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孙老师的看望。

    她不是演员,没有演技。倘若面对面的相见,云歌能骗到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贾老师,却骗不过真正关心她的孙老师。

    日后再像孙老师解释和道歉吧……现在不能让孙老师坏了她的计划……

    前提是孙老师对贾老师所做的一切并不知情。

    云歌不动声色地试探,她和孙老师谈起贾老师这个人,“高二的数学竞赛教练贾老师……我感觉他的风格和我们这届的竞赛教练不太一样。”

    “贾老师分析的那些,我们这届竞赛生都没有听过。感觉贾老师真的非常热爱竞赛事业,不仅希望自己的学生取得好成绩,更希望我们省的竞赛蒸蒸日上……”

    孙柏笑了,“是啊!贾老师有能力也有野心,而且他对学生是真的好。”

    “他带的这届竞赛生里,有两个学生家庭贫困,贾老师经常给他们买吃的。一大包吃的塞给学生,我都碰见过许多次。”

    “不出意外的话,数学联赛你就是28th的选手了,高二就能获奖,不必再参加29th。”

    “所以贾老师也是你的竞赛教练,这次寒假集训就是贾老师带队,以后你跟着贾老师一起学习的机会还会更多。贾老师带出过很多省队学生的!你跟着贾老师好好学!绝对没问题!”

    云歌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孙老师对贾老师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孙老师对贾老师的评价很高,态度毫不作伪,并且主动提起了贾老师对两个贫困学生很好,经常给两个学生送一大袋吃的。

    如果云歌没有猜错的话,贾老师送给学生的一大袋吃的里,藏着“聪明药”阿德拉。

    如果孙老师知情的话,不会对云歌提起这件事。

    云歌无声地吐出一口气,心中略微轻快了几分,孙老师确实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好老师。

    结束和孙老师的通话后,数学竞赛教练的电话立刻打进来,声音中有几分惊喜,还有几分不可置信。

    “云歌!你真的选择数学竞赛了?别的竞赛都舍弃了?”

    云歌将自己刚才对孙老师说过的话,又原封不动地对数学竞赛教练说了一遍,语气中茫然、焦虑、不自信的情绪也一模一样。

    数学竞赛教练的声音突然紧绷,“云歌……你怎么会这么想自己?”

    “你要相信自己!你非常优秀!”

    “就算竞赛学习上遇到困难,这些也都是暂时的。你还可以参加高考,你还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

    “你最近压力是不是太大了?你放松一下。你要记住,不论如何,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不能为了一时的成绩毁掉身体。”

    “唔……老师建议你,不要再跟着高二学生一起学习了。之前是我没有考虑清楚,让你跟着高二学生一起学习,相当于拔苗助长。”

    “寒假集训你参不参加都无所谓,索性回家休息放松一下吧。下学期开学还是和高一竞赛生一起上课学习,我们稳扎稳打,把基础打好……”

    云歌一颗心沉下去。

    数学竞赛教练担心她成为下一个陆文君,试图挽救她,试图阻止这个悲剧的发生。

    但是云歌一点都不开心。

    数学竞赛教练的提醒含糊又隐晦,既想帮助云歌,又不愿牵连到自己。

    如果帮助云歌和保全自己之间存在矛盾,数学竞赛教练选择后者。

    陆文君,或许还有徐鑫,在他们的悲剧已经产生,数学竞赛教练却缄口不言。

    他在电话里对云歌说的所有话,只能证明一件事——他知情不报。

    他是沉默的帮凶。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