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天狂婿〕〔噩梦系统〕〔魔王是个受气包〕〔夫人她马甲又轰动〕〔报告机长:您的前〕〔从冒牌大学开始〕〔震惊,我被女帝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乡间诡事〕〔从重生西游开始打〕〔星际破烂女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地府巡灵倌〕〔1018〕〔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杨风叶梦妍〕〔上门赘婿岳风〕〔红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39章 第 39 章
    39

    季婕不遗余力地在寒假集训的同学中散播云歌心态崩溃、哭着放弃了另外四科竞赛的消息。

    在食堂里,  季婕每顿饭都和不同的同学们一起吃,然后装作不经意地提起云歌。

    课间去厕所、从教学楼走到宿舍楼……季婕见缝插针地抓住每一个机会,向不同的同学讲述同样的内容。

    季婕自认为小心翼翼地躲开云歌,但是她所做的一切,  全都落在云歌眼中。

    云歌满意点头。

    季婕帮了她的大忙,  否则她还要费心思将消息散步出去。

    季婕不收钱不收礼、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帮云歌完成了重要一环。

    最关键的是,  季婕完全自发自愿!自己完全不知道这是云歌想要让她完成的事,  即使日后被人审问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季婕的答案也只会是——她嫉妒云歌。

    云歌唯一做的事,就是在宿舍打电话时没有避开季婕——用时五分钟。

    季婕帮云歌将消息传播地寒假集训五百多名同学都知道——用时五小时。

    五百多名学生都知道的事情,  贾浩南自然也知道了。

    云歌感受到贾浩南的目光时刻追随着自己,每天都会和自己进行交流,  表达对自己的关心。

    总而言之,  贾浩南正在一步步获取自己的信任。

    而云歌也在贾浩南面前迅速表现出对他的信赖。

    “自从我爸妈离开后,您是唯一一个对我这么好的长辈……”

    云歌低着头,  掩饰自己的表情,  声音微微颤抖。

    “不知道这么说您会不会介意,  但是在我心中,  贾老师您就是一个慈爱的长辈。”

    她这样的话都说了!贾浩南总该行动了吧!

    云歌在贾浩南面前表现出的样子,是一个完美的猎物,  是陆文君的进阶版。

    无依无靠——陆文君家境贫寒,  云歌父母双亡。

    天赋极佳——陆文君成绩优异,  云歌在高一就取得了陆文君高二取得的成绩。

    为了竞赛获奖,可以牺牲一切——唔,难道是自己在这方面表现得还不够?

    云歌决定再添上一把火。

    寒假集训春节只放三天假,  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二。竞赛生们为了取得成绩,  确实要多付出很多辛苦。但是这些付出中绝不该包括健康,  甚至未来几十年的人生。

    腊月二十九,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教室里的气氛明显有些浮躁。

    “真不敢相信,明天就大年三十了!我今天还在教室里上课!”

    “今年连过年的新衣服都没空买!我妈说明天带我去逛街,但是好看的鞋子肯定要断码了!”

    “你们这些家在h市的学生已经很幸福了,我还要在宿舍多住一晚,高速夜路不好开,明天早上才能回家。”

    云歌也用手机偷偷给生活助理梁勤勤发微信,“今晚你不要开车来接我!”

    梁勤勤:“为什么?”

    云歌:“我现在的人设是生活艰辛孤苦挣扎的小可怜!”

    梁勤勤:“???”

    云歌:“总之你不能过来接我,否则扣半年奖金!”

    梁勤勤:“老板放心,就算天上下刀子,我也不会去接你的。”

    云歌:“……ok”

    云歌独自提着行李箱离开寄宿学校时,果然“偶遇”到了贾浩南。贾浩南一路将云歌送到了地铁站,将云歌送上地铁才离开。

    云歌确定贾浩南真的离开后,立刻给生活助理梁勤勤打电话,“来地铁站接我吧!”

    梁勤勤:“……半年奖金?”

    云歌:“对!你不来地铁站接我,就扣你半年奖金!”

    梁勤勤:“???”

    云歌下地铁后,一眼就看到了等待在地铁口的梁勤勤。梁勤勤接过云歌的行李,“明天除夕,你来我家吃年夜饭吧?”

    云歌拒绝:“不,我有事。”

    云歌被梁勤勤送回家后,发现自己的公寓里多出来许多东西。

    窗前多了一个木质花架,上面摆满了云歌叫不出名字的多肉,和开得正好的水仙花与蝴蝶兰。

    沙发旁多了一个小推车,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坚果、肉脯、巧克力、曲奇饼干……

    云歌将冰箱门拉开,果不其然,看到冰箱里也被水果和酸奶填满了。

    云歌看向梁勤勤:“我只有三天假。”

    梁勤勤毫不认输地看回来:“过年怎么能不买年货?”

    云歌没再说什么,虽说三天时间她肯定吃不了这么多东西,但是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很喜欢这种家里被填满的感觉的。

    反正公司里人多,回头把这些零食分一分,也不会浪费。

    云歌注意到,梁勤勤还对她的公寓进行了大扫除,每个角落都一尘不染,就连在微风中轻轻飘荡的窗帘都洗过了,颜色鲜亮,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床上的四件套自然更是新换上的,干净清香、蓬松柔软。布艺沙发的沙发套也是一样。

    梁勤勤对云歌说道,“洗澡水已经帮你烧好了,你直接就能用。”

    家里有个人操持家务的感觉真的太好了。上辈子她出差后回到单人宿舍,面对的只有落满灰尘的房间,还有冰箱里的过期食品。

    云歌瘫在沙发上,然后就再也起不来了。

    她朝着梁勤勤挥手,“你回家吧。”

    之前寒假集训时,云歌一点也不觉得累。但是现在回到家中,疲惫的感觉汹涌而至,充满了她的每一个骨头缝,让云歌只想在自己温暖舒适的小窝里一直瘫着。

    寒假集训的学习强度,云歌完全游刃有余。但是竞赛教练引诱甚至胁迫竞赛生服用会成瘾的管制药品的事,勾起了云歌心底最激烈的情绪。

    她要贾浩南得到惩罚。

    她要将贾浩南的同伙和后台一一揪出。

    切断这条罪恶之链,还学科竞赛一片清明,让世上不再有下一个陆文君。

    至于陆文君……希望她以后能戒断、能康复、能开始新的生活。

    云歌想到陆文君年轻的面孔,心中十分不忍。虽然她和陆文君在长相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是她从陆文君身上,总能看到几分曾经的自己的影子。

    云歌瘫在沙发上时,又接到了好几个电话,来自张秘书的、来自薛时晴的、来自祁旸的、来自班主任孙老师的……全都在邀请她一起吃年夜饭。

    云歌全都拒绝了。

    她茫然地看着手机,原来她的人缘这么好吗?

    拒绝掉所有人的邀请后,云歌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洗了一个热水澡后,又一头倒在床上。

    为了伪装人设,她每天的作息都向陆文君靠拢,这么多天下来,熬夜熬到灯枯油尽。

    如今迎来斗智斗勇的中场休息,云歌只想痛痛快快地补眠。

    她从晚上八点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二点,足足十六个小时,一直断断续续地睡觉。每次噩梦惊醒后,发现在自己的公寓里,就又安心睡去。

    虽然睡眠质量不好,但是时间足够长,云歌起床后感觉从身到心都轻快了许多。

    她用微波炉加热了一份梁勤勤放在冰箱里的快餐,打开物理竞赛书。

    寒假集训期间没有私人空间,云歌既然装作精力不济放弃学习另外四科竞赛,那么在教室、自习室和宿舍里都不能翻开其他科目的竞赛书看一眼。

    现在回家后能自由自在地看理化生信息学的竞赛书,云歌竟然体会到了看小说打游戏的快乐!

    云歌:…………

    当一件事情被禁止后,突然就充满了诱惑。

    云歌感觉自己仿佛一个惧妻的渣男,河东狮吼的正房太太回了娘家,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学四位美艳的姨太太任她选择,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选哪个好。

    恨不得将四人一把搂在怀里。

    云歌轮流学习四科竞赛,接到梁勤勤电话时,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

    梁勤勤在电话里对云歌说道:“我吃完年夜饭啦!在来你家的路上!给你带了夜宵!”

    云歌惊讶道:“夜宵?”

    她扭头一看,蓦然发现窗外已是一片漆黑,时不时有一朵烟花升空,在夜空中绽放。

    梁勤勤声调拔高:“你该不会还没吃晚饭吧?”

    云歌沉默。

    梁勤勤自然知道云歌的沉默是什么意思,“诶!你一个人也要按时吃饭啊!何况今天是除夕!”

    “那你等等我,我给你带了吃的!”

    刚挂掉梁勤勤的电话,薛时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带了烟花过来,我们一起放烟花!”

    梁勤勤和薛时晴都到之后,云歌又接到了祁旸的电话,“我在你家楼下,给你带了点吃的过来,你下来拿一趟吧。”

    云歌诧异道,“你怎么不上来?你按门铃,我给你开单元门……”

    梁勤勤和薛时晴都是自己上来的,怎么祁旸却让她下楼?

    云歌心念一转,顿时明白了,祁旸以为她一个女生在家,祁旸是男生,深夜不方便登门。

    云歌说道:“你按门铃吧!梁勤勤和薛时晴都在我这里!你上来一起吃夜宵!”

    祁旸拎着夜宵上楼后,梁勤勤带来的夜宵顿时就失宠了。祁旸拎来的菜全都是h市的老字号玉液厅打包来的,还冒着热气。

    玉液厅的菜肴一向不提供外卖服务,更何况今天还是年夜饭订爆的除夕夜,不知道祁旸是怎么把玉液厅里热气腾腾的饭菜打包来的。

    鲍鱼红烧肉、黄酒煮花螺、陈皮红豆沙、龙井炖牛乳……

    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摆满一大桌。

    电视机播放着春晚作为背景音,赵本山和小沈阳的小品《同桌的你》,让梁勤勤笑得前仰后合。

    小品结束后,云歌看看时间,突然拿起遥控器按下静音键,同时对梁勤勤、薛时晴和祁旸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要打个电话,你们别发出声音。”

    三人的动作猛地停下来,齐刷刷地看向云歌。

    云歌摆手,“你们吃!别出声就行!”

    云歌自己也没停,一边吃着夜宵一边拨通贾浩南的电话。

    “贾老师,我有一道题不会做,想请教一下您……”

    “啊!今天是除夕夜!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

    “打扰老师了!老师再见!”

    云歌的语气迷茫、惊惶、焦虑。全然是一个做题做到濒临崩溃的学生。

    然而云歌慵懒地倚在沙发上,正在用小叉子叉着鲜香滑嫩的花螺肉,吃的优雅斯文,享受无比。

    闭上眼睛听到的云歌和睁开眼睛看到的云歌,完全是两个样子。

    梁勤勤&薛时晴&祁旸:……?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