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空姐老婆〕〔诸天死亡游戏〕〔我来自海贼〕〔一戟平三国〕〔我的伯爵夫人〕〔震惊,我被女帝抢〕〔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开局绑定女武神〕〔西游之一拳圣人〕〔时能武王〕〔我有五个大佬爸爸〕〔鉴宝黄金指〕〔王爷,王妃貌美还〕〔青萍〕〔团宠妹妹六岁半〕〔横推从拔刀开始〕〔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战锤神座〕〔算死命〕〔医婿当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40章 第 40 章
    40

    春节假期,  陆岭在家中呆的百无聊赖。连续几天大吃大喝后,吃什么都不香了,手机电脑可以敞开了玩,  也就觉得不好玩了。

    这学期的期末考试,  陆岭考了专业第一。爸妈对此很是欣喜,  寒假从不催促陆岭学习,  给了他充分的自由。

    但是陆岭几天没学习,却心中痒痒的。他坐在书桌前打开书,下意识地用笔记本电脑搜索云歌的直播间号码,看到直播间里的面孔是薛时晴……陆岭才回过神来,  关掉了直播间。

    云歌已经有半个月没有直播了。

    自从她参加寒假集训,云歌就没空直播。

    粉丝们一开始都很理解,  也很支持。云歌虽然不再直播,但是也会在微博上和粉丝们分享寒假集训中的见闻。

    粉丝们对云歌分享的内容十分感兴趣,毕竟绝大多数粉丝都没有竞赛经历,更没有寒假集训的经历,云歌讲述的内容对大家而言十分新鲜。

    但是很快,云歌连微博上分享的文字和照片都暂停了。

    无数粉丝们焦急地召唤云歌,  云歌却迟迟没有回应。

    直到几天前,云歌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爆炸性的消息——

    “因为精力不够,学习直播和微博更新都会暂停,回归日期不定。我想全部精力都放在数学竞赛上,希望我能够拿着数学竞赛的奖杯回来与大家相见。”

    云歌这条微博一发,  粉丝们全都炸了。

    “云歌的意思是数学竞赛拿奖后才会回来?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竞赛生不都是高三才能拿奖吗?云歌现在才高一啊!”

    “全部精力都放在数学竞赛上?!云歌的物理竞赛和化学竞赛呢?不学了吗?”

    “放弃了吧!早就说过,  同时兼顾三科竞赛是绝不可能的,  不过是放弃的早一点还是晚一点的区别。”

    “这也太突然了?云歌之前明明将三科竞赛兼顾的很好啊!为什么一下子就要放弃两科?”

    “直播和学习又不冲突,  为什么云歌连直播都停掉了啊。呜呜呜呜云歌回来吧,  没有你的直播陪伴的日子,我的学习效率一落千丈。”

    “我早就说了,云歌之前同时学习三科竞赛,就是一个吸粉的噱头。现在直播停掉,肯定是竞赛内容越学越多、越学越难,学霸人设支撑不下去了……”

    “云歌!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度过难关!你在那头好好学习,我在这头好好学习,希望我们重逢的那一天都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们没有荒废光阴!”

    粉丝们的反应各有不同,有愿意等待云歌回归的,也有认为云歌自己学习好就行,直不直播无所谓的。

    这些反应都是正面的,还有许多负面的——

    云歌突然停止直播,对粉丝不负责。

    云歌突然从学习三门竞赛游刃有余,变得学习一门竞赛左支右绌,说明她根本没有那么学霸,之前的学霸人设都是伪装。

    云歌回归遥遥无期,要是真的过两年再回来,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粉丝肯定全都跑光,早有其他的学习主播崛起,就算云歌回归也红不起来了。

    室友李瀚得知云歌停止直播后,持有的就是后一种观点,“我就说,同时学习三科竞赛根本不可能!终于翻船了吧?”

    “云歌要是踏踏实实学一门竞赛,没准还能把直播一直开下去,高中三年赚一大笔钱。现在可好,赔了夫人又折兵,模仿她的学习主播一把一把,云歌很快就凉凉了。”

    陆岭却有不同的想法。

    云歌的天赋和实力,没有学过学科竞赛的人或许看不透,像陆岭这样亲身在学科竞赛这条路上走过,并且取得优秀成绩的人,却能看得一清二楚。

    云歌的天赋和实力都是陆岭的许多倍。

    一般竞赛生确实不可能同时学习三科竞赛,但如果是云歌的话……陆岭觉得没什么不可能。

    云歌放弃另外两门竞赛,陆岭总觉得或许有其他原因。

    总之不会是精力不济。

    云歌该不会生病了吧?陆岭心中有些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陆岭相信云歌一定会重新回来直播,他心底非常非常期盼云歌回归。

    只是这样的想法,陆岭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提起,对着同样认识并熟悉云歌的室友,陆岭更是没有吐露一个字。

    在云歌暂停直播后,陆岭突然明白自己的心态意味着什么——他现在已经是云歌的粉丝了。

    陆岭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生,从来不曾追过星,不曾当过谁的粉丝。如果他是哪个球星的粉丝倒也罢了,第一次当粉丝,偶像就是云歌这样年纪比他还小、竞赛届数比他还靠后、目前竞赛还没取得任何成果的小女生……

    这样的事如果被室友们知道,他一定要被嘲笑死!

    陆岭藏好自己内心的想法,从不曾说出口,但越是这样小心藏起,内心的想法就越是强烈。

    云歌会回来的。

    等到云歌带着骄人成绩归来时,如果他自己没有任何进步,他会感到非常羞愧的……

    陆岭沉思片刻,拿出手机给郑建业和赵一宸发微信,“今年的数学建模大赛,有兴趣吗?”

    陆岭没有发在寝室四人的微信群里,相处时间越长他越发现,他和李瀚志不同道不合。

    这学期期末考试,李瀚的成绩是专业倒数,还有一门课挂了科,寒假结束后要补考。但是这个寒假李瀚天天在群里呼唤他们一起打游戏。

    李瀚对参加数学建模大赛肯定是没有兴趣的,就算有兴趣,陆岭也不要这样的队友。

    郑建业和赵一宸很快就回复了陆岭的微信,“有兴趣啊!陆神带我们组队吗?”

    “有兴趣有兴趣,但是数学建模不是六月才报名,九月才比赛吗?现在刚刚二月啊……”

    陆岭拉了一个三人的微信群,在群里说道,“既然参加了,我就想认真对待,冲着全国一等奖去。”

    赵一宸立刻回复到:“陆神牛x!全国一等奖!陆神做队长,带我们飞!”

    郑建业:“好,既然参加,那就全力以赴!”

    陆岭露出一个笑容,“那从这个寒假开始,我们就要把书看起来了……”

    .

    云歌让崔盈盈关注着网上的舆论,但是没有重要的事情,不必汇报给她。

    三天假期倏忽而过,云歌补眠补得畅快淋漓,同事们更是拼命投喂她,吃的云歌小脸白里透红。

    眼看第二天就要回到寒假集训的住宿学校,脸上却是藏不住的好气色,云歌狠心熬了一个通宵。

    为了避免自己不知不觉中睡过去,云歌每隔十分钟设定一个闹钟,后半夜甚至连椅子都不敢坐了,直接站着到天亮。

    通宵的效果立竿见影,第二天早上,云歌嘴唇苍白,眼下两片青黑,整个人顿时变得憔悴了。

    虽然云歌没有说,但是梁勤勤也隐约猜测出云歌在搞一件大事。

    梁勤勤担忧地将云歌送回寄宿学校,忍不住叮嘱道,“身体第一,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能这样折腾自己的身体啊……”

    云歌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没事,很快就结束了。”

    云歌也万分珍惜自己的身体,但是如果她不这样做的话,会有更多人的身体受到损害、精神受到摧残。

    云歌回到寄宿学校后,贾浩南第一时间就来见云歌,看到云歌比放假前更憔悴的模样,眼中光芒飞速闪过。

    “怎么了云歌?你生病了?”贾浩南的语气中满是关切。

    云歌摇头,“没有,只是最近休息的不太好……可能压力有点大吧。”

    “还有半个月就是寒假集训的结业考试了,我要考第一。”

    贾浩南被云歌的野望惊讶到了,参加寒假集训的五百多名学生是全省最顶尖的竞赛生,其中只有云歌一个高一学生,其他人都是比云歌多学习一年时间的高二学生……云歌的目标竟然是考第一!

    云歌目光灼灼,“我一定要考第一。”

    她伸手揉了揉眉心,“不过可能我不应该总是想着这个,越是这么想,学习时就越无法集中注意力……”

    “只要注意力能够集中,我相信寒假集训的第一名只会属于我。”

    贾浩南目光一闪,终于下定决心,他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是我从国外代购的营养品,补脑效果很好,吃了之后注意力会很非常集中,你拿回去吃。”

    “记得按照说明书服用,少吃几顿不要紧,千万不能多吃,补品吃多了也会有副作用。”

    云歌小心翼翼地从贾浩南手中接过药瓶,“这很贵吧?”

    贾老师豁达一笑,“不贵!只要你们能取得好成绩,就是对老师最好的回报了!”

    云歌露出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

    只要能把你送进监狱,就是对你最好的回报了。

    云歌的表情有几分忐忑有几分期待,“贾老师,只要我努力,高二就能获奖吧?”

    贾浩南肯定道,“当然!”

    云歌趁机给贾浩南吃了一颗定心丸,“那我就是28th的竞赛生,接下来都没什么跟着高一竞赛教练学习的机会了。”

    “按理说,您才是我的竞赛教练。”

    所以放心吧,我的成绩就是您的成绩,不会被别的老师抢走的。

    所以有什么揠苗助长、丧心病狂的招数,全都可以不必心存顾忌地用在自己的学生身上了。

    贾浩南的笑容中果然多了几分安心和释然,“我们师生一起努力!”

    云歌露出笑容。

    她胸前的纽扣,是一枚隐形无线摄像头。早已将贾浩南将药瓶递给她的过程,全都清晰地记录下来。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