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天狂婿〕〔噩梦系统〕〔魔王是个受气包〕〔夫人她马甲又轰动〕〔报告机长:您的前〕〔从冒牌大学开始〕〔震惊,我被女帝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乡间诡事〕〔从重生西游开始打〕〔星际破烂女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地府巡灵倌〕〔1018〕〔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杨风叶梦妍〕〔上门赘婿岳风〕〔红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45章 第 45 章
    云歌考完物理又去考数学,  不过没有进入隔壁的高一竞赛班。

    而是上了一层楼,进入高二的数学竞赛班考试。

    云歌的数学竞赛学习进度,早就超过高一的数学竞赛生,  甚至比高二数学竞赛生学得更超前。

    既然要再考一场,  肯定要选择更适合自己的考试。

    云歌在考试时间过半的时候进入高二数学竞赛班教室,坐在讲台上的年轻老师一脸茫然,“你怎么迟到这么久?”

    “我这里还有一份卷子,你赶快拿到座位上……”

    年轻老师目光扫过教室,愣住了。

    高二数学竞赛生一共只有二十多人,教室里摆着二十多套桌椅,空间宽敞得很,  更是一目了然。

    年轻老师发现此时教室里没有空座位了。

    “怎么少了一套桌椅?”老师脸上的表情更迷茫了。

    高二数学竞赛生一多半都认识云歌,寒假一起参加过集训的陆沛然等人全都抬起头对云歌露出笑容,  七嘴八舌地对老师解释道,  “云歌不是高二的,是高一的。”

    年轻老师:“……高一的?走错教室了吗?这是高二数学竞赛班,  高一在楼下。”

    学生们立刻说道,“没走错没走错!云歌就是来参加我们高二的考试的!”

    “对!云歌竞赛水平比我们还高!寒假和陆沛然他们一起参加寒假集训,考了第一!”

    “云歌答我们高二的卷子完全没问题!”

    “云歌你迟到一个小时,  是刚考完其他科目的竞赛考试,  然后赶过来参加我们这场考试的吗?”

    年轻老师:…………???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啊?

    为什么他每个字都能听懂,  连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这一句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像他暑假在家看的玄幻爽文里吃瓜路人的台词风格呢?

    年轻老师没弄明白状况,  但是抓住了重点——云歌没走错教室,  是来考试的,  迟到半场考试的时间也不是不小心,  而是艺高人胆大!

    呦呵!年轻老师心中顿时万分好奇,  他倒想看看这个高一女生到底是什么天才,高一的水平就超过高二竞赛生不说,还敢用一半的时间完成考试!

    临时去找桌椅显然来不及了,年轻老师立刻从讲台上站起来,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云歌,“来来来,你坐在这里答卷子!”

    云歌看到教室里没有其他椅子了,她坐下后老师就要站着,摇头说道,“不用,我借用讲台一角,站着答题就行。”

    然而年轻老师坚持让她坐下,“你坐下答题!我站着监考!”

    然后云歌发现年轻老师所谓的监考,就是站在她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笔尖。

    云歌在草稿纸上演算,年轻老师的目光就看向她的草稿纸,云歌在卷子上答题,年轻老师的目光就看向她的试卷。

    好在云歌早已习惯了学习时面对摄像头直播,摄像头后同时有几千几万人,面对摄像头时被注视的感觉远远超过被年轻老师一个人注视。

    云歌丝毫不受影响地专注答题。

    年轻的郑老师惊讶地瞪大眼睛,震惊于云歌的答题速度。

    这份卷子是郑老师出的。虽然上面的题目不是他的原创,但也都是他从一本本竞赛书和一套套竞赛卷子中搜罗挑选出的题目,郑老师自己还改编了一些题目,费了很大力气。因此每一道题目的答案郑老师都熟记于心。

    第一道题——云歌答对了!

    第二道题——卧槽卧槽!竟然还有这种解法!这种解法比他看过的标准答案更好!

    第三道题——最终的答案是正确的,但是云歌的解法他有点看不懂啊?解题步骤看起来倒是简单明了,但是其中应用的公式和定理,好几个郑老师都看不懂……郑老师悄声翻开竞赛书,在其中寻找云歌写在卷子上的公式和定理……

    在数学竞赛领域,郑老师是一位完全的新手。

    作为高中数学老师,年轻的郑老师非常优秀,名校博士毕业。刚刚参加工作三年多,带领的第一届学生高考成绩就非常优秀,数学平均分全年级最高,班里有好几个学生高考数学满分!

    正是因为郑老师教学成绩如此出众,又是年轻老师,愿意从零开始钻研竞赛,身体能抗不怕熬夜……崇礼高中才将郑老师拉出来填上贾浩南被捕后空出来的数学竞赛教练的坑。

    这也是崇礼高中没办法的办法,优秀的数学竞赛教练凤毛麟角,每个教练都带着一批学生,一个萝卜一个坑,崇礼自己实在找不到富裕的萝卜。

    崇礼当然也想从外校挖人,但是外校的竞赛教练也都是学校的宝贝,所有高中的竞赛教练都拿着高薪,并且签有协议,绝不能在带竞赛生的过程中辞职,否则要赔付高额的违约金。崇礼也挖不到人。

    最终只能从崇礼自己的数学老师中,找出来最优秀的郑老师。给郑老师之前带了半年的高一班级换了新的数学老师,从此以后郑老师专心为高二学生当数学竞赛教练。

    郑老师原本正在家里舒舒服服地过着寒假,每天沉迷玄幻爽文。突然被学校提拔为数学竞赛教练后,玄幻爽文是没得看了,全都换成了数学竞赛书。

    虽然突击了几天,但是对数学竞赛领域,郑老师毕竟还是陌生的。

    他看到云歌写在数学试卷上的解题方法,顿时深刻地意识到,他自己的数学竞赛水平,还远远不如云歌这个学生。

    “我在数学竞赛领域也是一个完全的新人,今后和大家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这是郑老师今天在云歌进入教室前,对学生们做的自我介绍。当时谦虚的成分居多,但是现在看来,竟然真的说中了。

    郑老师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云歌的声音,突然打断郑老师纷飞的思绪,“郑老师,这道题是不是出的有点问题?”

    郑老师突然回过神来,惊讶地发现云歌竟然已经做到最后一道题了!

    他定睛一看,最后一道题是他自己改编过的题目,心中顿时一紧,“哪里有问题?”

    云歌指着卷子上的题目说道,“您出的这道题目,两个条件矛盾了。”

    “您看,我们可以先证明一个引理,给定正整数m,若数列{sn}中存在无穷多项与m互素,则m属于{an}……”

    郑老师瞪大眼睛认真听云歌对她说的话,然后……听……听不懂……

    郑老师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他走下讲台,走到其他学生身边,想看看其他学生都如何解答的最后一道题目。

    然后发现其他学生还没做到最后一题……

    云歌竟然是做的最快的??

    可是云歌迟到了一个小时啊!

    郑老师双眼冒光地看着云歌,云歌的数学竞赛水平真的太棒了!这么优秀的学生,是他的!

    片刻后,其他学生陆陆续续地做到最后一道题,一个个都在冥思苦想、面带犹豫。陆续有学生发觉最后一道题可能有点问题,但是没有人像云歌那样笃定,毕竟最后一道题目很难,他们只能解答出一部分,还不保证自己的解答全对……

    或许并不是题目有问题,而是他们不会做……

    郑老师看到学生们为难的样子,试探着将云歌对题目进行的修改写在黑板上,然后轻轻敲击两下黑板,“大家看一下,最后一道题改了条件。”

    郑老师心中有点发慌,他到现在为止都没弄明白自己改编的题目哪里出了问题,云歌修改过的题目又该如何解答……

    不过在郑老师将云歌修改过的条件写到黑板上后,他看到坐在下方的学生们全都眼前一亮,然后奋笔疾书起来!

    唉,看起来确实是他出错题了。

    他的水平还不如竞赛班的学生们。

    很明显,云歌的水平的确是所有竞赛生中最高的。

    考试结束后,郑老师拿着云歌的试卷去请教高一数学竞赛教练高驰。

    他批阅云歌的卷子有点困难……

    最后一道题目他还没弄明白,另外云歌有两道题目的解题方法郑老师也琢磨不透。

    郑老师只好厚着脸皮去请教高驰老师。

    高驰老师看到郑老师拿着云歌的卷子过来,脸色都变了——他当初将云歌推荐去寒假集训,为的是让云歌选择数学竞赛!

    谁能想到,云歌是选择了数学竞赛,结果却从高一跑到高二,不再是他的学生了呢!

    高老师内心一阵阵抽痛,不想帮郑老师解答疑惑,“我还有事要忙,回头再说啊!”

    高驰溜走疗伤,郑老师弱小无助,最终不耻下问去找云歌讲题。

    云歌为郑老师讲了三道题目之后,顿时为高二数学竞赛生担忧,郑老师虽然肯学习肯努力,但是对数学竞赛一知半解,这样的水平根本当不好竞赛教练。

    不谈论品德,只谈论教学能力和对竞赛的钻研程度的话,郑老师比贾浩南可差远了……

    这届高二竞赛生突然换了郑老师这样的教练,会不会在紧要关头影响成绩?

    云歌的担忧,并不是无的放矢。

    一个月后的月考,高二数学竞赛生的成绩明显下降。

    两个月后的期中考试,高二数学竞赛生的成绩惨不忍睹。

    竞赛生的家长们联合起来,到崇礼高中要求学校解决这一问题。

    家长们一起涌入校长办公室时,云歌恰巧刚被叫到校长办公室,校长正在询问云歌如何看待郑老师的教学能力。

    就在此时,一群家长们呼啦啦地走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校长,我们要让郑老师和高老师互换一下教学岗位!”

    “让高一的数学竞赛教练高驰来教高二的竞赛生!”

    “唉,要是贾老师还在就好了!高驰的水平也不如贾老师!但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凑合着让高驰顶上了!”

    云歌不可置信地看向中年男人。

    “贾老师还在就好了?好让贾老师给你的孩子喂药吗?”

    中年男人皱眉,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有人如此语气不善地对他说话了。他循着声音看去,发现对方只是一名学生,顿时更加愤怒。

    “真是笑话!借给贾浩南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给我们家孩子喂药!”

    “他喂药的那些孩子,都是什么样的家庭,我们家又是什么样的家庭?”

    “我们这些家长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贾浩南连我们孩子的一根汗毛都不敢碰!”

    云歌震惊了。

    她第一次见到这样有头有脸的……

    傻逼。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