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天狂婿〕〔噩梦系统〕〔魔王是个受气包〕〔夫人她马甲又轰动〕〔报告机长:您的前〕〔从冒牌大学开始〕〔震惊,我被女帝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乡间诡事〕〔从重生西游开始打〕〔星际破烂女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地府巡灵倌〕〔1018〕〔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杨风叶梦妍〕〔上门赘婿岳风〕〔红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46章 第 46 章
    46

    校长使出浑身解数安抚前来抗议的家长们,  年级主任、教学处主任等人全都被请来,一起和家长们交流沟通。

    一片混乱中,没有人注意云歌,  云歌就顺势留在办公室里,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看热闹。

    云歌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发现,  那个有头有脸的傻逼中年男人,是季婕的爸爸。

    教出季婕这样的孩子,父母很难是什么好人。

    虽然季婕爸爸的人品有问题,但是在这次家长们的抗议活动中,  季婕爸爸明显是牵头人物。

    云歌从大家的谈话中听明白,季婕爸爸在教育体系内工作,因此自持身份,  坚信被贾老师残害的都是别人家孩子,  绝不会是自己家孩子。

    季婕爸爸非常能说会道,这次抗议活动就是他将家长们组织起来的。

    然而季婕爸爸咄咄逼人,崇礼的校领导们也寸步不让。校领导们语气温和、态度极好,但是家长们提出的要求一条也没有答应。

    “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固然有其长处,  年轻一点的新老师也不乏优点啊,郑老师年轻,肯钻研、头脑灵活、没有思维定式……”

    “高二数学竞赛生集体成绩下滑?刚刚更换竞赛教练,  难免有些不习惯,  磨合一段时间就好了……”

    “把高一的高驰老师换过来?不行不行,频繁换教练对学生影响更大,  还是等他们和郑老师磨合一下……”

    “学校现在已经在全力寻找新的竞赛教练了,  就算找不到合适的竞赛教练,  等到九月份数学联赛考完后,  现在高三的教练就能来教高二的竞赛生了……”

    云歌很快就听明白,  校领导们是绝对不会将高一的竞赛教练高驰调到高二年级的。

    校领导们的考量,云歌思维一转,立刻想明白了。

    高二这一届数学竞赛生中,最优秀的两名学生,就是陆文君和徐鑫。如今两人都在住院,多半无法参加今年的数学联赛。

    也就是说,今年数学联赛崇礼少了两个有望进入省队,甚至拿到夏令营金牌的学生。

    每一届能出成绩的学生都是有数的,这一届最优秀的两名学生告别竞赛,剩下能出成绩的学生就寥寥无几了,甚至可能无人进入省队。

    而高一的数学竞赛生中,还有不少好苗子,获奖有望。

    目前只有高驰一个不错的竞赛教练,肯定要教高一,而不是去教高二。

    ——高二这一届的数学竞赛生,已经被崇礼放弃了。

    .

    屋漏偏逢连夜雨,崇礼的校领导们好不容易将家长们劝回去后。

    z省数学联赛组委会突然收到全国组委会的通知,28th数学联赛z省的省一等奖名额减半,省队名额减半。

    一时间,z省所有开设数学竞赛的高中,老师们齐齐哗然。

    各个老师、各个校长、各个家长们用尽浑身解数,希望数学联赛组委会收回成命,重新恢复到往年的名额数。

    然而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

    数学联赛组委会直言,z省获奖名额减半的要求,是全国排名顶尖的几所高校联合提出的。

    “就算我们收回成命,省一和省队名额照常给。获得省一的学生,那几所高校也不会像往年那样将省一学生全都收下的。”

    “z省这两年的数学联赛保送生质量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中途退学的、休学一年的、休学两年的、生病住院的……这样的生源,全国顶尖的几所高校怎么会愿意收?”

    “成绩不好、毕不了业还是小事,现在的高校最怕什么?最怕学生有心理问题、抑郁症、躁郁症……最怕学生自杀!一个学生跳楼,一年的奖金全完蛋!”

    “往年z省数学联赛输送来的,一个个全都是定时炸-弹啊!”

    “拿到省一后依旧保送不了顶尖大学,这和没有拿到省一有什么区别?”

    “届时全国31个省,所有省一等奖的学生都能保送那几所顶尖大学,只有z省的省一等奖有一半学生只能进入次一等的大学……对z省也不是什么好事,是不是?”

    z省各个中学的校领导都表示不在乎,z省教育厅也在努力与数学联赛组委会沟通,希望能保留往年的省一等奖名额数——竞赛生先拿到省一等奖,能不能保送几所顶尖大学可以再议。无论如何,拿到省一等奖总比没有拿到更有希望,拿不到省一等奖,那就真的无缘保送,只能掉头去高考了。

    但是组委会坚决不同意。倘若z省获得省一等奖的学生注定无法进入名校——那就意味着数学联赛奖项的含金量下降!

    这样的例子绝不能开!

    倘若今年的省一等奖名额减半,那就意味着今年会有一半的竞赛生两年多的日日夜夜的努力无法带来升学的回报。

    像崇礼高中这样富有学科竞赛经验的学校,对学生能否竞赛保送,预估的还是十分精准的,无望保送的竞赛生会提前被经验丰富的教练劝退,每年能有90%的竞赛生成功保送。

    但倘若今年名额减半,就会从90%的概率变为45%的概率!

    从极少数学生竞赛失败,变成一大半学生竞赛失败!

    一开始,老师们一边努力争取恢复和往年一样的名额数,一边牢牢瞒着竞赛生,以免影响竞赛生们的学习状态。

    但是很快,老师们发现事情已经无法扭转。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再继续瞒着学生们了。

    必须尽早让竞赛生们面对这个残酷的改变,做出抉择。

    放弃的,立刻备战高考。

    坚守的,也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年轻的郑老师将这个消息通知学生们,“我们这一届,数学联赛z省省一等奖的名额要减半。”

    所有学生目瞪口呆。

    当场就有女生哭了出来。

    这样的变故,对于十几岁的男生女生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下课后,季婕第一个冲出教室,飞一样地冲下楼梯,跑进高一物理竞赛班的教室,“云歌!都是因为你!”

    “全都是因为你!”

    “你害死我们这一届的数学竞赛生了!”

    “我们这么多人上不了清华北大,这么多人的一辈子受到影响,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季婕满脸恨意地朝着云歌嘶吼道。

    云歌:……?

    云歌不明白季婕在说什么。

    季婕伸手指着云歌:“你不要装傻!”

    “z省今年的省一名额为什么砍半?因为组委会知道我们z省有竞赛生靠大脑兴奋剂获奖!”

    “组委会怎么知道的?还不是因为你!”

    “你可不要和我说是巧合!是贾老师自己拿错了降压药和大脑兴奋剂!意外服用过量兴奋剂后去操场裸-奔!”

    “寒假集训我和你住在同一间宿舍,你一举一动我都看得清清楚楚!贾老师出事之前,频频叫你去他的办公室!”

    “那时候贾老师想给你吃大脑兴奋剂对不对?所以你才会知道这件事!然后你设计陷害了贾老师!”

    “是你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这件事!”

    “是你让我们省的省一等奖名额被砍半!”

    “我们这一届的数学竞赛生,全都被你害惨了!”

    云歌:…………!!

    “你认真的?”云歌仔细端详季婕的神色,发现季婕确实是这样想的。

    季婕不恨罪魁祸首贾浩南,却恨自己这个见义勇为的热心市民。

    “你该恨的人是贾浩南,不是我吧。”

    云歌觉得季婕的数学竞赛没救了,逻辑死成这样,这辈子怕是告别数学了。

    季婕理直气壮地说道,“贾老师在的时候,我们竞赛班所有人的成绩都比现在好太多!z省的省一名额是全国最多的!”

    “现在所有人成绩都下滑严重!省一名额直接砍半!”

    “我为什么要恨贾老师?我当然恨你!”

    云歌轻轻地哦了一声。

    “所以之前被迫服药的陆文君和徐鑫,直接被你忽略掉了是吗?”

    “还有贾老师带的上一届学生、上上届学生……以及贾老师没有被捕的话,以后还会有的下一届学生、下下届学生……”

    “受害的是他们,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对吗?”

    云歌发现季婕的逻辑其实十分自洽,她和季婕爸爸完全是同一类人,都是自私到极点的人。

    只看季婕自己的利益,季婕更愿意贾老师的罪恶不要曝光,就算曝光,也要等她拿到生一等奖保送名牌大学后。

    那时爆雷,就爆不到她身上了。

    季婕被云歌问的变了脸色,慌忙为自己辩解,“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季婕内心的确是这样想的,但是她当然知道自己不能承认。

    “唉——”云歌轻叹一口气,仿佛为季婕感到遗憾。

    “你们一家人,似乎都对平等不屑一顾。”

    “你爸爸认为你们的家庭和陆文君、徐鑫的家庭截然不同,你们是——有头有脸的——家庭,贾老师万万不敢对你下手。”

    “你心里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吧?你的竞赛成绩、你的大学保送,都比陆文君和徐鑫的健康乃至生命更重要。”

    “我们一家人眼中没有平等、没有公正,认为权势第一、强者生存。”

    “可是社会上的文明规则,明明是来保护你们的啊?”

    “你们那么蠢、那么弱,如果没有这些规则的保护,又该怎么办呢?”

    云歌轻轻地笑了。

    在季婕愤恨的目光中,将她请出了教室。

    .

    第二天,校长领着云歌走进高二数学竞赛班的教室,两人一齐站在讲台上,校长宣布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从今天开始,云歌同学和郑老师一起,担任你们的竞赛教练。”

    “虽然云歌还是一名学生,但是她的数学竞赛水平和教学能力,得到了全校数学老师和竞赛教练的高度认可。”

    “校领导经过会议讨论,一致认为,让云歌担任数学竞赛教练,对你们的数学竞赛成绩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云歌因为系统任务,自荐成为高二数学竞赛生的竞赛教练。

    然后得到了学校的认可。

    不,不只是认可,学校几乎将云歌当做了救命稻草。

    将高二这一届数学竞赛生的命运,都押在云歌身上。

    在竞赛生们满脸恍惚的一夜之间学妹变老师的表情中,云歌当着校长的面,宣布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为了适应减半的省一等奖名额,我们数学竞赛班重新开启淘汰制。”

    “一周后,我会进行第一次淘汰考试。两周后,我会进行第二次淘汰考试。取两次考试的平均分,最后一名,淘汰。”

    季婕脸色瞬间惨白。

    最近一段时间她无心学习,成绩一直是数学竞赛班最后一名。

    一周后、两周后的考试……来不及了!被淘汰的学生一定是她!

    一瞬间,季婕终于明白了云歌对她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可是社会上的文明规则,明明是来保护你们的啊?”

    “你们那么蠢、那么弱,如果没有这些规则的保护,又该怎么办呢?”

    ——她和云歌相比,确实是彻头彻尾的弱者。

    以权势欺人者,恒被人以权势欺之。

    云歌甚至不需要滥用权力。

    淘汰不合格的竞赛生,是竞赛教练毋庸置疑的权力。

    云歌光明正大的,断绝了她的竞赛之路。

    让她从不休息的寒假暑假,让她看书做题的日日夜夜……一瞬间变得毫无意义。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