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末乞丐皇帝〕〔战尊叶凡〕〔叶凡谭诗韵〕〔九龙战神叶凡谭诗〕〔叶凡谭诗韵〕〔叶凡谭诗韵〕〔龙归天下〕〔叶凡谭诗韵笔趣阁〕〔斗罗之我能支配时〕〔战尊叶凡〕〔叶凡谭诗韵〕〔一号战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沈清辞重生〕〔一号战尊〕〔圣手神医〕〔林阳苏颜〕〔一号战尊〕〔女尊之天香花神〕〔赘婿当道岳风柳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 48 章
    48

    云歌担任高二数学竞赛教练后的第一次考试,  竞赛生们的成绩有了显著的提升。

    和上次考试成绩相比,高二数学竞赛班的平均分提高了足足8分。

    家长们看到成绩单后,先是惊喜,  后是疑虑。

    云歌如果能让竞赛生们的成绩在前一段时间的下滑后,逆跌上涨,  家长们当然会非常惊喜!

    但是家长们心中依旧不太敢相信,云歌真的做到了?这次考试成绩进步,  会不会有其他的原因?

    季婕的爸爸第一个站出来,带头表示质疑,质疑这场考试的有效性!

    “郑老师虽然年轻,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郑老师接手竞赛班后成绩都一路下滑,云歌一个高一学生接受竞赛班后,竟然能提高学生们的成绩?”

    “肯定是这次考试有问题!”

    “肯定是这次考试的题目比以往都简单,  所以学生们的分数才比以前都高出一截!”

    “还有一种可能,  这次考试的题目,  云歌在考试前全都讲过了!她为了让学生们考高分提前透了题!”

    “一个高一学生能当好竞赛教练,  这种事太荒唐了!你们能相信吗?”

    季婕爸爸一针见血地说出了所有家长心中最担心的事情。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再让学校这样胡闹下去,  我们孩子们的竞赛成绩就真的被耽误了!”

    季婕爸爸带着一群家长再次进入崇礼抗议,  要求崇礼为高二数学竞赛生换一个可靠的教练。

    季婕爸爸说的冠冕堂皇,  但其实这场抗议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这次考试成绩作废。

    这次考试,季婕的成绩是倒数第一。如果这次考试成绩不作废的话,  那么季婕将被淘汰掉,再也无法学习数学竞赛。

    季婕一家人的本质都是相同的,他们都极其自私,  思考和行动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唯一的区别是,年轻的季婕还不懂得如何掩饰这一点,  中年的季婕爸爸已经很擅长了。擅长为实现自私的目的的行动套上冠冕堂皇的借口,甚至用这样的借口拉拢一批人作为自己的助力,帮助他一起实现自己的目的。

    崇礼的校领导们见到前来质疑考试有效性、强烈要求更换教练的家长们,头疼不已。

    云歌百分百是他们目前能找到的最好教练。

    云歌愿意接手高二数学竞赛班,是崇礼的校领导们在一片黑暗中看到的唯一希望。

    但是云歌的年龄、学历、资历……确实也都是硬伤。

    如果不是云歌的能力实在出众,崇礼的校领导们实在找不到能抵得上云歌的八成,甚至六成的竞赛教练,校领导们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拘一格降人才……听起来很美好,但实际上意味着之后无穷无尽的麻烦。

    云歌用教学成绩证明了自己,家长们紧接着就质疑考试成绩的有效性。

    校领导们努力解释:“云歌的确有真才实学,比崇礼所有的竞赛教练都更加优秀……假如崇礼要找一个骗子充当竞赛教练来安抚你们这些家长,为什么要找云歌?”

    “肯定要找一个名牌大学博士学位的竞赛教练!或者找一个有几十年教学经验的资深数学教师!”

    “找云歌来骗人?难道我们所有校领导都失智了吗?”

    “越不像骗子的骗子才能骗到人!还有比云歌更像骗子的吗?”

    刚刚被校领导们叫到办公室的云歌,推开门就听到了这句话:…………

    家长们听到校领导的话,面面相觑一番,觉得校领导说的也很有道理。

    请高一的云歌作为竞赛教练,这件事的确太不符合常理了。

    崇礼如果想应付家长,怎么可能会让云歌来当教练?的确会选择一个金玉其外的竞赛教练。

    让云歌来担任这个竞赛教练,家长们确实想不到除了云歌真的能将学生教好之外的理由了。

    荒唐到极致,反而显得真实。

    毕竟如果骗人的话,肯定也会骗得像样一点。

    崇礼的校领导们如果想骗家长……确实不会选择云歌……

    云歌过来之前,就得知了家长们这次抗议的两个重点。在云歌看来,这个问题再好解决不过。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不是谁喊的声音大谁就有理。

    “既然各位家长怀疑这次考试的难度,那么就请家长们自己来,或者请人来对比一下这次考试和以往多次考试的难度吧。”

    云歌递上装订整齐的一沓考试卷。

    家长们迫不及待地伸手接过来,看到这一沓卷子是这届数学竞赛生从高一入学开始到现在的,在这一年半多的时间里,每一次数学竞赛考试的试卷。

    每一份试卷上,都清晰明了地标注出考试日期,以及当时的竞赛教练是贾老师还是郑老师。

    有这样一沓试卷在手,云歌刚刚组织的考试的难度水平在之前所有考试中处于怎样的地位,是简单、中等,还是难,凡是数学水平足够的人都能判断。

    就算家长自己无法判断难度,也可以请人帮忙判断。

    季婕爸爸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之色,云歌竟然准备地如此周全!难道云歌出的卷子难度真的很高?

    季婕爸爸立刻说道,“就算卷子难度高,谁能保证你没有在考试前给学生透题呢?”

    “上课讲题的是你,考试出题的也是你!”

    云歌的目光落在季婕爸爸的脸上,她一眼就看出季婕爸爸今天的来意。无非是想判定这次考试无效,好让自己的女儿季婕不被淘汰。

    云歌揉了揉眉心,她的耐心已经告罄,“我在教室里讲的每一堂课、每一道题、每一分钟,都录制了视频。”

    “除了在教室里,我和学生没有任何接触。学生向我请教问题,我也都是在教室里解答的,也录在视频里。”

    崇礼高中为云歌配备了教师办公室。

    但云歌不允许学生随时进入她的办公室请教问题。

    云歌既是老师也是学生,她清晰明了地将自己的两重身份分割开,保证自己的学习时间。因此解答的学生的问题,云歌指定在每天最后一节自习课,在教室里进行。

    至于录制视频,也是云歌为了应对质疑,早有准备的。

    她知道由一名十七岁的高一学生担任竞赛教练,这样的事情前所未有、闻所未闻,难免会遇到质疑。

    于是提前向校领导说明情况,将自己上课讲题的每一分钟都录了下来。

    不过云歌原本准备应对的,是来自网络的质疑声。她不仅是学生、是老师,同时还是一名网络红人。

    上辈子当网红好多年对网络的深刻理解,以及这辈子在网上经历过的风波,让云歌随时保持警惕。

    没想到的是,她录制的视频倒是先在学生家长面前派上用场了。

    云歌话音落下,校领导办公室里的家长们全都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云歌这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哪有老师会将自己上课的每一分钟都录制下来的?

    季婕的爸爸更是彻底愣住了,“这……这……谁知道你有没有在视频没有录到的时候偷偷对学生漏题?”

    季婕爸爸的话让云歌的耐心彻底告罄。

    云歌眉头微微下压,“质疑我可以,但是你得有证据。”

    “你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质疑我试卷难度过低、考前泄露题目。我作为一名老师,非常耐心地对你们这些家长解释了,并且拿出了可靠的证据证明自己。”

    “现在,空口白牙、没有任何证据就质疑我的人是你,拿出可靠证据的人是我。”

    云歌轻叹一口气,双手抱臂,斜倚在身后的墙壁上,“来吧,按照你的逻辑来。”

    云歌目光直视季婕的爸爸,“季婕爸爸,季婕这次考试作弊了!”

    “虽然考场监控没有拍到她作弊的行为,但是她最近一段时间心思完全不在学习上!”

    “她不可能只比倒数第一名低5分,她至少要比倒数第一名低20分!”

    季婕爸爸瞬间胀红了脸,“你!你在胡说什么!”

    “既然考场监控没有拍到她作弊,你又有什么证据指认我的女儿作弊?”

    云歌摊手,“我不需要证据。”

    “我不必拿出证据就可以质疑你,但是你要拿出可靠的证据自证清白,这不就是你的行事逻辑吗?”

    “还有,季婕爸爸手腕上的手表价格不菲啊。作为一名公务人员,你的薪水无法支持你购买这样的奢侈品吧?”

    “我质疑你贪污受贿。”

    云歌语气轻飘飘,说出的指控却对季婕爸爸非常严重。

    季婕爸爸脸上青筋直跳,“你血口喷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

    云歌挑眉,“那你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没有贪污吧。你买奢侈品手表的钱是哪里来的?你们家每年收入有多少?存款总额有多少?”

    “全都拿给我过目一下,证明自己的手表是用合法收入购买的。”

    季婕爸爸怒火冲天,周围好几位家长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云歌现在对季婕爸爸做的事,不就是季婕爸爸刚才对云歌做的事吗?

    季婕爸爸刚才那么理直气壮,现在位置颠倒过来,怎么就无法接受了?

    其他家长们都不准备跟着季婕爸爸继续闹下去。

    在云歌十分爽快地提供所有的数学竞赛试卷和她所有的上课视频后,家长们就相信云歌作为竞赛教练的实力,相信这次考试成绩可以反映学生的真实水平。

    云歌和季婕爸爸两人之间谁有理有据,谁胡搅蛮缠,家长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至于季婕爸爸号召他们这些家长来崇礼抗议的原因,家长们也被云歌一语点醒。季婕这次考试成绩倒数第一,如果不想被淘汰的话,季婕爸爸当然要大闹,将这次考试成绩定为无效。

    大多数家长们已经相信云歌了,相信云歌是一个在短时间内就能帮竞赛生们显著提高成绩的教练,家长们现在看向云歌的目光,仿佛在看国宝。

    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名高一学生,而是一名有本事提分的好教练!

    家长们眼中的云歌,脸上不再是眼睛、鼻子和嘴巴,而是+8分、+10分、+12分!

    少部分格外谨慎的家长,心中想的也是将云歌提供给他们的试卷和视频带回去,请一位懂数学的老师帮忙看一遍,看一下是否真的如云歌所说。

    季婕在爸爸回家后,立刻激动地上前询问,“怎么样!这次考试作废了吗?有没有把云歌从竞赛教练的位置上赶下去?”

    季婕爸爸没有回答季婕的问题,愤怒地盯着女儿,“这次考试,其实没有问题,对不对?”

    “云歌当教练之后,其实教的很好,对不对?”

    “其他同学的成绩都进步了,只有你一个人的成绩退步了,对不对?”

    季婕看到爸爸愤怒的表情,害怕地后退一步,低下头不敢看爸爸的眼睛。

    季婕爸爸看到女儿的反应,自然什么都明白了,高声质问道,“为什么?已经高二下学期了!”

    “已经进入最关键的时候了!”

    “你的成绩为什么突然严重退步?”

    “寒假之前,你的竞赛成绩一直非常稳定,自从寒假集训之后,你的成绩就在飞快退步……是因为贾老师离开了?”

    “从贾老师换成郑老师后,所有学生的成绩确实都退步了。但是从郑老师换成云歌后,其他学生的成绩又都进步了!”

    “为什么其他同学都在进步的时候,你的成绩还在退步?”

    季婕面对爸爸的质问,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成绩一直退步,都是因为云歌!因为云歌成为了她的教练!

    季婕早在她和云歌在寒假训练营的宿舍里第一次见面前,就非常讨厌云歌。

    在她得知云歌破格参加寒假训练营后,就很讨厌她。

    不,她讨厌云歌的时间更早,早在听说云歌同时学习多门学科竞赛后,就非常讨厌她。

    ――季婕在高一的时候,也尝试过同时学习两门学科竞赛。

    因为季婕爸爸在教育系统工作,重视季婕的学习成绩,比一般家长更懂得如何让孩子进入名牌大学。在许多学生和家长都还没有听说过学科竞赛的时候,季婕的爸爸就为季婕选择了学科竞赛这条路,因为竞赛保送比参加高考进入名校的概率要高很多。

    季婕从初中就开始学习竞赛,和大多数进入高中才接触学科竞赛的竞赛生相比,季婕的行动早了三年,比其他竞赛生拥有更多的时间和更好的基础。

    因此,刚上高中的时候,季婕觉得自己很厉害,向老师们争取同时学习两科竞赛的特权。

    显然,季婕被老师们拒绝了。

    更准确地说,她同时学习数学和生物竞赛时,很快就因为生物竞赛成绩倒数被淘汰了。数学竞赛成绩也在淘汰边缘。

    季婕不得不立刻放弃生物竞赛,突击学习数学竞赛,才能够继续学习数学竞赛。

    当初季婕想同时学习两门学科竞赛,然后她失败了,灰溜溜地被淘汰。老师们说她不行,事实很快证明她确实不行。同学们在一旁看她的笑话,笑话她不自量力。

    然后季婕听说了云歌的名字,听说云歌想同时学习多门学科竞赛。一开始,季婕理所当然地认为云歌的结果会像她一样,灰溜溜地被淘汰。没想到云歌的结果和她截然不同。

    老师们一开始也像劝说她一样劝说云歌,但是接下来,季婕不停地听到云歌的名字。

    云歌同时学习三门学科竞赛,每一科都考了年级第一!

    而且其中两门竞赛的考试时间冲突,云歌考完一科后提前交卷进入另一科的考场,用一场考试的时间完成了两场考试!

    不,云歌不止同时学习三门学科竞赛,而是五门!

    五门竞赛,云歌在期末考试全都考了年级第一!

    云歌五门学科竞赛都考了年级第一的成绩后,老师们对云歌的态度变得截然不同,同时邀请云歌参加寒假集训。

    最终云歌选择了数学竞赛的寒假集训,数学竞赛的高驰老师高兴地请其他老师吃海鲜大餐。

    就连季婕的竞赛教练贾老师,在吃完海鲜大餐后也反复感叹,云歌要是他的学生就好了。

    那一瞬间,季婕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她和云歌想做同样的事,却得到了天差地别的结果。

    当初季婕想要同时学习两门竞赛,被老师阻止、被考试淘汰、被同学嘲笑后,她当然觉得丢人,但是丢人的感觉很快也就消散了。

    在季婕之前,从来没有哪个学生能够同时兼顾两门学科竞赛。既然人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她做不到不是很正常?

    然后云歌所做的一切,像一个耳光一样打在季婕的脸上。

    云歌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

    云歌同时学习的不是两门,而是五门。

    一年多以前的丢人的感觉卷土重来,变得更强了几倍,让季婕根本听不得云歌这个名字。

    季婕无法恨自己的贪心,无法恨自己的无能,无法恨自己的不自量力、不愿多付出却想要几倍的回报……

    于是她恨上云歌。

    她在宿舍里第一次见到云歌时,内心就充满了对云歌的嫉妒和仇恨。

    更不要说接下来的一桩桩一件件……当云歌成为季婕的竞赛教练,站在讲台上为季婕讲课时,季婕自然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在她知道云歌掌握着淘汰她的权力后,季婕更是完全崩溃了。

    她翻开数学竞赛书,再也看不进去一个公式。她只能拼命对爸爸说云歌当竞赛教练会毁掉她们这一届竞赛生。

    总而言之,竞赛成绩一直退步不是她的错,全都怪云歌。

    只要爸爸能联合其他家长将云歌赶走,那么她就不会被淘汰了。

    季婕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爸爸身上。

    但是现在,爸爸也失败了。

    她真的要收起数学竞赛书,挤上高考的独木桥了。

    季婕泪如雨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