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末乞丐皇帝〕〔战尊叶凡〕〔叶凡谭诗韵〕〔九龙战神叶凡谭诗〕〔叶凡谭诗韵〕〔叶凡谭诗韵〕〔龙归天下〕〔叶凡谭诗韵笔趣阁〕〔斗罗之我能支配时〕〔战尊叶凡〕〔叶凡谭诗韵〕〔一号战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沈清辞重生〕〔一号战尊〕〔圣手神医〕〔林阳苏颜〕〔一号战尊〕〔女尊之天香花神〕〔赘婿当道岳风柳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第 50 章
    云歌一行人进入暑假训练的寄宿学校的校门,  走在乔老师和邱老师中间的云歌被门卫拦下。

    门卫的工作态度一丝不苟,指着云歌,看向乔老师和邱老师,  “这是你们谁的学生?”

    “这个北门是专门为教师开的,学生要走正门。”

    云歌将自己的讲师身份卡递给门卫,  “我不是学生。”

    门卫狐疑地接过身份卡,看到上面竟然真的印着云歌的照片。虽然一寸证件照通常辨识度不高,  但是云歌的身份卡是本人无疑!极少有人证件照也这么美!

    门卫用力盯着云歌的脸,猜测云歌的年纪。云歌看起来明明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怎么可能有十七八岁的讲师?

    门卫忍不住问道:“你多大年纪啊?”

    云歌:“二十八,娃娃脸。”

    门卫顿时满脸羡慕。

    走进校门后,乔老师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

    教师出入暑假集训营比学生自由多了,  梁勤勤虽然不是老师,  跟着几位老师进入寄宿学校,  也一路畅通无阻。

    梁勤勤想起上次送云歌进入寒假集训营的场景,  顿时也笑了。上次是她装嫩,  这次是云歌装老。

    云歌一行人在暑假集训营签到之后,  各领到一把钥匙,  钥匙上贴着门牌号。

    教师的住宿条件比学生要好很多,暑假集训营没有给老师们安排校内的宿舍,安排在校外的一栋公寓楼里。

    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套房,  每个老师单独住一套。

    梁勤勤跟着云歌一起进入公寓,原本打算帮云歌打扫整理一番,但是进入公寓后发现屋里明显刚刚打扫过,  一尘不染。

    梁勤勤哇了一声,“这次的住宿环境,  比寒假集训好太多了!”

    “最好的是一人一间,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再也不担心遇到奇葩室友了!”

    梁勤勤禁不住感慨,“寒假集训的时候你还是学生,现在暑假集训你就成老师了!”

    暑假集训和寒假集训的竞赛生,基本都是重合的。

    云歌的第一堂课排在第三天,她站上讲台的那一刻,台下的竞赛生们全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就像云歌在崇礼当教练时,学校没有直言她是教练,而是说她是乔老师的助教一样,云歌在暑假集训上讲课,也找了一个理由:崇礼的讲师乔老师突发咽炎,云歌作为乔老师的传声筒,帮忙讲完乔老师准备好的内容。

    这个理由很敷衍,带着一种反正借口我找了,信不信由你的味道。

    竞赛生和老师们确实不相信,“难道崇礼没有第二个老师了吗?乔老师突发咽炎,完全可以让另一个老师来将乔老师备好课的内容啊!”

    “这不是云歌吗?她比我们还第一届吧?让低一届的学生为我们讲课?”

    “啊……云歌!我记得云歌在寒假集训的时候,因为压力太大崩溃了啊!她数学竞赛水平不怎么样吧?”

    教室里沸反盈天,然而所有的质疑声在云歌开始讲课几分钟后,全都消失了。

    竞赛生们再也顾不上思考为什么让云歌一个学生上讲台讲课,全都忙着拍照、录音!

    舍不得错过云歌t和黑板上的每一行字,更舍不得错过云歌讲的每一句话!

    传统的记笔记方式会影响他们跟着云歌的讲述思考,云歌讲课的节奏太快、信息量太大了!如果动笔记笔记的话,脑子就跟不上了!

    学习能力很强、平时一心多用都没问题的竞赛生们鲜少遇到这样的情况,只顾得上拍照和录音,回去后再整理笔记。

    这样干货满满的课程{x最快-发},实在是太爽了!

    竞赛生们听到了许多非常有用的,以往从来没有老师讲述过的内容,一个个兴奋地双眼发亮。太爽了!就像在炎热的夏天喝了一口冰可乐、在寒冷的冬天喝了一口热奶茶那样爽!

    直到课间休息时间,竞赛生们才有空开口说话,“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要让云歌一个学生讲课了!她讲的太好了!比我们学校所有的竞赛老师讲的都好!比暑假集训营前两天讲过课的老师讲的都好!”

    “我不相信云歌在代替咽炎的老师讲课……这些内容一定是云歌自己准备的。”

    “云歌太厉害了,她参加今年的数学竞赛吗?那我们省的省队名额,已经被她占去一个了。”

    “寒假集训时云歌压力太大、精神崩溃的样子,果然是装的吧?数学竞赛圈子里都在传,说贾浩南被抓是因为云歌钓鱼。之前我一直不信,现在我有点信了,云歌这个水平,即使在半年前,也不可能在竞赛生对她发起做题挑战的时候,频频输掉吧?”

    “寒假时我挑战云歌还赢了两次呢!原来云歌只是哄我玩一玩吗?太悲伤了……”

    “我艹!我突然想起来,我之前就听说过!我听说过崇礼有一名学生当了数学竞赛教练!当时我以为是谣传,根本不相信是真的,现在看来是真的啊,那个竞赛教练就是云歌吧!”

    “啊?云歌在崇礼也讲课?好羡慕崇礼的学生啊……”

    “那今年岂不是崇礼的学生又占优势了?”

    “算了,哪年不是这样啊,好在我们还有寒假集训和暑假集训的机会。云歌看起来也没有藏私,趁机能多学一点就多学一点吧!”

    云歌确实没有藏私。

    站在她自己的角度上,为了完成本届z省选手冬令营金牌数全国第一的任务,自然不能只靠崇礼的竞赛生,而是要靠全省的竞赛生一齐努力!

    站在崇礼的角度上,崇礼的校领导也完全没有藏私的意思,在越来越多的外省整合全省资源培养竞赛生的情况下,z省自然也不能各个学校关起门来学自己的。

    如果z省竞赛整体走下坡路,崇礼不可能一所学校独强。

    云歌将自己学习数学竞赛的所有收获,毫不藏私地讲出来,不仅学生们听得如饥似渴,从各个学校而来的竞赛老师也全都像海绵一样,拼命吸收听到的知识。

    寒假集训有五百名学生,到了暑假集训,只剩下了三百名。今年z省获奖名额减半,半年时间已经有两百名学生放弃竞赛了。

    但是阶梯教室里,坐满了不止五百人!

    前面坐了三百名学生,后面坐了超过两百名的老师!

    前往暑假集训的老师们一个不落地全都来了。每过一天,后排的老师人数还在不停地增加!

    许多之前没来暑假集训的老师们,都被自己的同事们叫过来了!

    “我录了视频,但我还是建议你一定要来听现场版!”

    “对我们的竞赛教学太有帮助了!真的!”

    于是各个城市的老师们,连日开高速赶到暑假集训营!

    n市本市的老师们更不要说了,直接来了一个n市数学竞赛教练全员大聚会!

    暑假集训营的组织老师们,看到云歌的课程反响如此强烈,询问云歌愿不愿意再多上几节课。

    云歌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暑假集训的时间太短,她还有许多东西来不及讲,无论多加几节课她都有足够的东西填满。

    暑假集训营不能取消其他老师的课,只能在晚间时段加课。每天晚上七点到十点,云歌多上三个小时的课。

    没有一个学生抱怨,所有的学生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全都高兴欢呼。

    上午、下午和晚上全都要上课,这样高强度的学习难免疲惫,然而白天其他老师的课上有学生打瞌睡,晚上云歌上课时所有学生却都神采奕奕,生怕错过一句话。

    毕竟云歌的课,错过一句话,很有可能一道题就听不懂了。

    其他学校的老师们,也全都万分珍惜这个机会,抓紧一切时间向云歌请教。

    崇礼高中着重培养的年轻老师邱彦斌十分无奈,他跟着才参加这次暑假集训,就是为了近距离向云歌学习的。

    万万没想到,如今向云歌学习的老师不止他一个。他不得不和全省的竞赛教练一起抢夺向云歌学习的机会!想和云歌说句话都要争分夺秒!云歌的身边总是围满了向她请教的人!

    乔芳和高驰第一次如此集中地听云歌讲课,心中也有很多感悟。有些自己感悟到的内容不知道对不对,还需要向云歌确认一遍。

    高驰很快就发现,云歌对待乔芳和邱彦斌十分耐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轮到他,云歌一句话都不和他讲。

    云歌对待外校的老师们,都比对待他好太多。

    每次高驰向云歌请教时,云歌只有两个字:“没空。”

    再加上云歌前往暑假训练营时,主动让乔芳和邱彦斌搭乘她的车,只绕过了他。高驰听说了云歌的车是七座商务车,座位完全够用。

    高驰观察几天之后,确定这不是巧合,“云歌,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高驰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高驰作为高一的竞赛教练,也曾经也云歌上过几节课,算是云歌的半个老师。

    对待云歌这个天才学生,高驰老师一直异常重视!视若珍宝!

    过去是师生关系时,两人没有任何矛盾。

    现在云歌的水平远超过他,他无法再教云歌,反而要向云歌请教。云歌从崇礼的学生,变成了崇礼的数学教练,但是高驰认为他和云歌之间依旧没有任何矛盾!

    云歌当教练,只是暂时的。

    以云歌的天赋和能力,她将来一定会展翅高飞,不可能困在一所小小的高中里当一名小小的老师。

    因此他和云歌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竞争关系!何况云歌对乔芳和邱彦斌都倾囊相授!

    “云歌,你对我有什么误会,尽管说出来。”

    云歌:“我对高老师没有任何误会。”

    高驰皱眉:“那我就直说了,为什么我每次向你请教,你一句话都不肯和我讲?”

    云歌:“没有呀,只是高老师向我请教的时候,我恰巧没有时间。”

    高驰拔高音调:“怎么可能?”

    高驰满脸都写着不相信!

    云歌上前一步,将嘴唇凑近高老师的耳畔,低声道:“是的,我讨厌你、针对你、一个字都不会教你。”

    “不过你拿不出任何证据。”

    就在高老师将要怒斥出声时,他听到了云歌的下一句话。

    “就像我确定高老师早就知道贾浩南让学生吃阿德拉,却一直装不知道,这件事我也拿不出任何证据一样。”

    高老师的声音卡在嗓子里,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脸上瞬间褪尽血色。

    云歌唇角微勾,“不过没关系。拿不住证据,也有拿不出证据的玩法。”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