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一天 第二章(我没办法不焦虑...)
    一句话,让两个人沉默下来。

    有差不多十几秒,周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无关审视,也不是洞悉,眼神平静,最后,他微微蹙眉:“什么意思?”

    成茁没明白:“什么什么意思?”

    周瞬重复她刚刚的发言:“你只有名字是真的。”

    成茁点头:“嗯。”

    周瞬说:“可你就站在这儿。”

    成茁还是点头:“嗯。”

    周瞬保持住那种很切实的困惑,这让他平滑的脸上多了些有人味的痕迹:“你总不能是假的吧。”

    成茁莞尔:“你意思是我不是鬼吗?”

    周瞬说:“对,大活人。”

    成茁说:“说不定我是呢。”

    “哦,我开始怕了。”周瞬平静地说着,握鱼竿的手依旧稳定。

    成茁又笑了。与陌生人聊天是当之无愧的解压方式。

    周瞬在湖边待了一个多小时。他手机里设有闹铃,一点半,铃声一出,男生便有条不紊地收拾起钓具。

    他轻松地告别:“我要走了,你请便。”

    成茁已经蹲在地上打了三个哈欠,见他要走,立刻拔高上身。无奈的是,瞧他总需要仰头。

    明明没长一张高个脸。

    眼皮薄薄的,眉毛也偏细长,隐在同样薄而碎的刘海后面,漂亮得毫不费劲,但他的眼睛拥有力量,有内容,会说话,在说“再见”。

    然后他说了出来:“再见。”

    成茁瞥一眼高处,大道与湖水被堤柳分割开来,白天四周青雾缭绕,夜晚却组合成一圈栅栏,将这里包围成桃源。

    成茁为此产生一种奇怪的错觉。她觉得,周瞬一旦上岸,就会去到另一个世界,他们将不再遇见。

    所以她没有立刻道别,而是说:“可以加你微信吗?”

    面前的男生几乎没有思考,只问:“你会发消息给我吗?”

    成茁一怔:“应该?”

    周瞬非常直白:“那不用加了。”

    成茁换肯定句式:“当然会发。”

    周瞬这才单手从卫衣兜里取出手机,调出二维码,给她扫。

    他的头像是水光粼粼的,赤金色的湖面,网名空白。

    成茁很少看到男生用这类头像,问:“头像是你拍的吗?”

    周瞬答:“不是,网图。怎么了?”

    成茁说:“不太像周围男生会用的那种图。”

    周瞬说:“这种图招财。”

    成茁抬眸,快扫他一眼:“你看起来很唯物主义。”

    周瞬没接这句,只催:“好了吗?”

    “耐心一点,”成茁利索地将好友申请发出去:“好了,奶味兔酱就是我。”

    周瞬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成茁看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周瞬说:“我其实有点后悔。”

    成茁:“后悔加我微信?”

    周瞬颔首。

    成茁问:“因为我的网名?”

    周瞬说:“因为你毫无羞耻心地念出这个网名。”

    成茁会意一笑:“可我说了,我除了名字都是假的,包括网名。”

    周瞬不以为意:“你不说没人会怀疑。”

    成茁愣了愣:“你是在夸我还是损我?”

    周瞬:“看你怎么理解。”

    —

    成茁忽然不想死了,因为答应周瞬要给他发消息,但这不代表生死在她看来如同儿戏,只是轻生的念头因外力阻碍而被暂时性地压制了。她不想将这种情绪变化草率归类为“死里逃生”、“峰回路转”——这些词汇都过于侥幸和积极,压力尚在,周瞬随手抽走了一根稻草,另一根随时会插进来,击垮她。

    上午八点多,她回到宿舍,倒头就睡。醒来时已是下午,成茁下床去卫生间,室友都揶揄地瞥她,其中一个打趣:昨晚累坏了吧。

    看吧,另一根稻草。

    明明是她亲手造就的问题,却变成了世界的问题,欺诈者自诩受害人,她觉得自己自私又可耻。她憎恶这样的自己。

    突然之间,成茁后悔到极点,为什么没有在周瞬走后跳湖,明明解脱就在咫尺间。

    她无法不“害臊”地笑笑,坐到书桌前,开机,履行约定,给周瞬发第一条消息。

    奶味兔酱:你会焦虑吗?

    空白人(他的朋友圈甚至也是空白的)的回复很快:偶尔。

    成茁问:我没办法不焦虑。

    周瞬:为什么焦虑。

    成茁:因为虚伪。

    周瞬:人多少都是虚伪的。

    成茁说:你是个虚伪的人吗?

    周瞬说:是。

    成茁有些意外,因为他的表达方式看起来相当直率可信:我不觉得你虚伪。

    周瞬:看,你不认为我虚伪,可见别人也不会觉得你虚伪。

    成茁心头闪过一瞬间的崩溃,像刀片快速地划过皮肤,血珠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主要是那只是一时的,我的真实能力与我塑造呈现的形象并不相配,我每天都活在一种随时被拆穿的恐慌中,为了经营这种形象,我烦透了,要累死了,你有看我朋友圈吗?

    周瞬说:看了。

    成茁:都是假的。

    周瞬:在“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这一点上你很真实。

    成茁语塞:……

    成茁:那我要说什么。

    又能说什么。

    周瞬:比如你的“假”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成茁回:很多。

    她警惕起来:我们关系深到可以聊这些了?

    周瞬不再继续这个问题:你喜欢你现在的网名吗?

    成茁说:不喜欢,但已经习惯了,我们一个寝室都是这种软妹款名字,很多男生也喜欢这种名字。

    周瞬说:你可以改掉。

    成茁猜:我看是你不想见到这个名字吧。

    周瞬:我已经给你备注了,对我影响不大。

    成茁好奇:什么备注。

    她没想到周瞬这么睚眦必报,他说:我们关系深到可以聊这些了?

    成茁:……

    成茁:我要改什么,给个建议。

    周瞬:不用问我,改成你想叫的名字就好。

    成茁想了想:麻辣兔头。

    对话框里安静了一会儿。

    周瞬:晚上出来吃麻辣兔头。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